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零一节 人精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零一节 人精


  有着前世记忆的陆为民对于这种人脉上的延续是相当重视的,而中国又是一个极其重视礼仪的国度,那种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的行径不但起不到好的效果,反而会受到鄙夷,为官者戒。

  对于一个中国官员来说,人脉关系上的深厚与否,往往决定着他能走多远走多高,这不仅仅是体现在政治上的加减分,更深刻的体现在经济工作中,也许有些人脉不好在你的晋升上发挥作用,但是却能在你的工作政绩上为你添砖加瓦。

  在西宋高速和宋宜高速、宋秋高速问题上,陆为民就专门拜会过段子君,求得了段子君的支持。

  段子君并未有多少实质性的动作,他只需要有一个姿态,表示关注昌江的高速公路建设进度,或者在某个场合下发表一些期待昌江高速公路建设能够步子迈得更大一些,动作更快一些,这就足够了。

  中国官场上的领导们政治嗅觉比任何猎狗还要灵敏,段子君作为一个昔日中顾委的老领导,虽然早已淡出政界,但是随着时间推移,老领导们一个凋零老去,满足他们的一些最后愿望也是主政者必须要有的动作,最显而易见的就是一些老领导在临终前的一些要求,比如为自己家乡修一条路,或者争取一个项目,甚至县改市等等。

  陆为民不确定段子君的努力为三条高速公路以极高的效率获得了国家发计委和交通部的批准起到了多大的效果。

  这三条公路中西宋高速早已经开建,宋宜高速也已经进入了施工前的关键阶段,预计十一月份就要正式动工。而宋秋高速则已经获得立项批准,正式动工估计要在明年上半年去了。

  这三条公路上以外资、国资、民资形成的混合制投资主体,本身就充满了争议。

  这种争议有多方面的,一方面是认为这种混合制经济体体现了中国未来的发展方向。陆为民为此也在多个杂志报刊上发表署名和不署名文章,为这种经济模式摇旗呐喊,另一些人则充满了警惕的口吻,认为外资和民资大步进入涉及国家安全的基础建设领域。需要引起高度警惕,这种局面需要加以遏制,防止重要领域被外资和民资所控制。

  这一话题甚至又牵扯到了外资和民资在整个国民经济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问题,而这方面的争论从改革开放以来就从未停止。

  所以在这几条高速公路项目审批进度上也是时快时慢,但是最终还是快了起来,至少比起外省同时期同类型的项目要快得多,这也许就是段子君的威力。

  必杀技之所以成为必杀技就是不能常用,否则也不能称之为必杀技,像烈山五十万吨煤制甲醇项目。虽然也是一个合资项目。但是却是国企控股。在这一点上要好说许多,尤其是这还有省里的支持,所以陆为民无意再请段老出山。而是找上了刘斌。

  刘斌与陆为民的关系已经有些超越了曹朗的姐夫这么简单了,两人经常在电话上联系。陆为民只要到京,或者刘斌来昌,两人都要见面,主要是在一些经济观点和国家宏观经济走势上的一些见解进行探讨。

  刘斌尤其对陆为民在一些特定经济领域上的简介看法很感兴趣,比如像刚刚兴起的互联网领域,陆为民断言互联网的发展和出现将给世界带来深刻变化,推荐刘斌认真阅读尼葛洛庞帝的《数字化生存》一书,同时陆为民也提出了互联网的出现不但会给商业模式带来巨大变革,同时也会对实体经济带来巨大影响,比如计算机信息产业、个人电脑产业、通讯基础设施产业。

  对于互联网时代到来的预言有很多,但是像陆为民这样更为深入实际的谈及到互联网给实体产业带来影响的却不多,这一点刘斌也很欣赏陆为民的踏实,不去好高骛远的畅谈什么互联网将来发展走势,而是直接切入到对实体产业的影响,很不简单。

  作为一个地方官员来说,互联网行业走势不是他们能影响或者干预的,他们能做的是最大限度利用这些走势影响对实体产业的带动影响,来为本地经济发展服务,这才是他们的政绩。

  “这么快?我看看清单。”听到常岚已经把自己需要的东西准备好了,陆为民吃了一惊。

  他只是吩咐常岚替自己准备一些土特产礼物,说最好是昌江本省的,因为他知道作为驻京办里,这些东西最不缺,这里常年都备着各种昌江全省的土特产,可谓应有尽有。

  领导们口味习惯各不相同,很多领导不喜欢迎来送往的吃请,空手去拜访也显得不礼貌或者不合时宜,所以就需要一些润滑剂,而地方土特产就是最好的物件,当然有些俗一些的领导喜欢的不是土特产,而是更实惠的东西,那则不在其列。

  段子君和刘斌显然都不属于那一类。

  陆为民每一次到京拜访段子君都是一份很菲薄的土特产,有时候是几斤大淮山的干笋、干菇,有时候是几斤双峰的地道药材或者药酒,又或者是来自阜头的笔墨纸砚工艺品,总而言之,不值几个钱,但是去带着浓浓的乡土气息,总能博得段子君的喜欢。

  上一次陆为民还专门让人给段子君带去二十斤蠡泽湖大米,段子君还专门打电话来感谢,说很喜欢蠡泽湖大米的味道,也让陆为民颇为得意。

  蠡泽湖香大米是泽口特产,米粒珠圆玉润,而且纯生态绿色,不用化肥和农药,产量不高,但是却很地道,价格却不菲,主要是泽口一家专供外销的集体农场生产,每年都是被包销一空。

  当然在不菲,一包大米也就是一两百块钱,比起那些动辄送金送玉的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中的小儿科了。

  浏览了常岚递过来的清单一眼,陆为民内心惊奇更甚,不是说常岚的安排不合口味,而是太合口味了,简直是揣摩透了自己的想法意图,也迎合了收礼者的口味。

  送段老的是两包大米,一套阜头笔墨纸砚的精品套装,还有一盒大淮山精选干菇,而送个刘斌的则是一包大米和两罐双峰骑龙岭特产药酒。

  关键是除了大米是宋州特产外,其他几样都是丰州的地方特产,这常岚是怎么知晓这种喜好的?

  看见陆为民满意中略带惊喜的目光望过来,常岚心里也是微微得意,“陆书记,去年以来你安排送的东西我都有记录,段老和刘主任的喜好也能看得出来,所以您现在安排,我就冒昧替您组合搭配了一下,不知道您满意不满意?”

  去年以来?去年年初自己是刚担任常务副市长,也是到宋州的第一个春节,没想到这女人居然这么心细,把这些细节都一一记录下来了,而且还能根据实际情况进行组合搭配,这份心可不简单。

  “唔,我很满意,就按你这份清单来安排。”陆为民颌首示意,“常岚,驻京办工作很忙吧?”

  “陆书记,驻京办的事儿您也知道,平时都是些琐碎事儿居多,但是这又是咱们市里在京里的一个窗口,关系到咱们市里的形象,来来往往都是领导,也是我们市里与京里各部门单位的一根纽带,平时看不出,关键时刻就得要发挥作用。”常岚浅浅的笑道。

  “常岚,你到驻京办多久了?”很欣赏常岚这种不卑不亢的气度,陆为民顺口问道。

  陆为民平素对驻京办这一块工作基本上没有过问过,甚至对驻京办有哪些人,都不太清楚,事实上他在市委担任副书记也好,市政府担任常务副市长也好,更多的心思还是扑在经济工作上,和驻京办这帮人接触并不多,也是担任常务副市长之后以往内春节边上需要一些安排,才和常岚接触过一次,日后联系也就顺理成章找了常岚,但是基本上都是顾子铭在负责接洽联系,只是这一次来京呆的时间比较长,才算是和常岚接触多起来。

  “陆书记,您可是不关心我们驻京办的人啊,都说您是倏来倏往,难得见到你一面,人家领导来,好歹也要来关系问候一下,您倒好,不少时候来我们京里,都没有找我们驻京办吧?”常岚笑吟吟的道。

  “咦,谁说的?”陆为民有些意外,这驻京办这边人也知道?

  “没谁泄露你的行踪,我们也得要向我们的领导汇报工作啊,有时候汇报时候,领导就要说某某书记某某市长来京如何如何,可是我们却发愣,陆书记您没来驻京办啊?弄得我们还不敢吱声,是不是我们工作表现不好,让领导不满意了,领导来京里才不找我们驻京办啊?我们哪样工作做得不好,您开个腔吱个声,我们改啊,这样不来,秘书长知道了,那不还得要怪罪我们?”常岚笑得很开心。

  陆为民有些尴尬,这女人是个人精,啥事儿都瞒不过,而且夹枪带棒的话让你还觉得欠她一大个人情了。

  第一更,求推荐票,大伙儿都有,砸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