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零九节 健力宝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零九节 健力宝


  春节前总是最忙碌的一段时间,但是相较于去年,陆为民觉得自己真的幸运许多。

  很多涉及到具体以部门单位的年终总结会虽然都向他发出了邀请,但是主动权却在他了,也就是说他可以选择去,也可以选择不去,而作为常务副市长的话,他就不能不去。

  在发出邀请时,各部门单位都显得有些小心翼翼,似乎认定了这为市委副书记和常务副市长之间的不对路,这让陆为民也很郁闷,就算是他和孙承利之间有很大分歧,但是最起码场面上的礼节还是要讲的,再怎么也不可能在会场上有什么冷场的情形。

  不过既然大家都这么认为,陆为民也就将错就错,索性就推掉了很多会议,也省得别人难做。

  所以他也就有更宽裕的时间来干他自己想干的事儿。

  夏力行回昌江了。

  陆为民头大如斗。

  很显然苏燕青已经把他和她的事情和自己的姨父说了,而现在陆为民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

  怎么办?于公于私,于情于理,他都无法回避。

  当然,对陆为民来说他也没什么好回避的,既然已经给了苏燕青一个承诺,那么也就是什么时候兑现承诺的问题罢了。

  岳霜婷和甄婕都已经知道了这个问题,黯然神伤的同时,两个女人却似乎都表现得格外理性。

  她们都一致认为陆为民的确是需要一段婚姻了,让陆为民颇为意外的是,岳霜婷和甄婕都认为苏燕青未必是陆为民最适合的婚姻对象,现在的选择也许就是日后的懊悔,当然这个懊悔更大程度应该是源于苏燕青一方。

  陆为民给甄妮也打了电话。告诉了他这件事情,甄妮在电话里只说了一句“知道了,春节我会回来”就挂了电话,让陆为民也是心里一阵发虚,但是从甄妮的口气里他又感觉好像甄妮似乎早就对这一点有思想准备,并没有什么愤怒或者绝望,这让陆为民放心之余也有些说不出的怅惘。

  男人就是这么贱。如果真的甄妮要纠缠不休的话,陆为民又要患得患失了,而如果甄妮弃之如敝屐,陆为民觉得自己似乎又有点儿受伤了。

  反倒是虞莱和隋立媛是最不在意这一点的,也许她们早就意识到会有这么一天的到来,所以早就有思想准备,倒是虞莱颇为放肆的在床上和陆为民肉搏时问道苏燕青能不能给他带来这么刺激的感觉,让陆为民忍不住把虞莱再度蹂躏了一番。

  谁也不知道生活会有什么样的变化,无论是陆为民还是他身边的女人们。

  陆为民突然发现。自己身边的这些女人们中对于自己家庭另一面的了解似乎除了隋立媛之外,其他人反而都是模模糊糊的,无论是岳霜婷还是甄婕抑或虞莱,似乎都只是一鳞半爪的知晓一些,而苏燕青似乎了解就更少。

  但现在还是不是这样,陆为民不确定。

  或许陆为民自己不太在意这一点。作为一个重生者,金钱对于他来说本身就欠缺一些吸引力,而如果这个东西更是达到一个层级。那么就更是索然无味,真正只是一个数字了。

  ***************************************************************************************************************************

  “你真的确定了?”陆志华坐在沙发里,玩味一般的捏着一支烟,烟在她的食指和中指间灵活的翻动着,陆为民一度以为陆志华学会了吸烟来排解压力,但是还好,不是,她只是想要借助玩弄烟卷这种行为方式来集中注意力。

  “我想也该有一个结果不是?”陆为民不置可否。

  “我看你很不心甘情愿的样子,如果你真的不想要婚姻,那就别结婚。我知道干你们这一行如果没有家庭相当于有缺陷,但是如果有一个不满意的婚姻,你会更痛苦。”陆志华翘起二郎腿。盯着陆为民道。

  “婚姻肯定是需要的,只是我不确定我自己在这段婚姻里能够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陆为民耸耸肩,在客厅里来回踱步,“我不确定,我能扮演好这个丈夫角色,我真的没有多少信心。”陆为民脸上迷惘和怔忡的表情显示他在这上边是真的没自信了。

  陆志华想到弟弟从公司借了一辆车给一个所谓的红颜知己,而那一次在宋州华廊饭店遇到的那个顾姓女人,这一切都昭示着自己这个弟弟在感情或者说女人方面并不安分。

  “是因为那个搞艺术的女人,还是那个姓顾的女子?”陆志华问道。

  陆为民一愣,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陆志华说的是谁,摇摇头,“不完全是,一言难尽。”

  陆志华狠狠的盯了陆为民一眼,“你的感情生活很丰富多彩啊,那你还结什么婚?”

  陆为民苦笑,最终还是摇头,“姐,这事儿您就甭操心了,这种事也只有当事人自己能解决,别人的药,都无效。燕青和我也许多年了,我和她关系很好,我只是有些担心我和她未必能在这段婚姻中扮演好各自的角色,好在我们都不是感情冲动的人,就算是有问题,我想我们都还是能处理好。”

  “我感觉你对你自己这段婚姻很没有信心,不过那种对自己婚姻很有信心的人其结果往往并不好,恰恰是对自己婚姻充满危机感的,也许会有一个好结果。”陆志华想了想才慢慢地道。

  “姐,谢你吉言了。”陆为民仰起头,“最麻烦的是燕青的姨父居然是夏书记,这让我情何以堪啊。”

  陆志华笑了起来,“行了,别在那儿装了,多大个事儿你也得去面对,夏书记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现在也没犯啥错误,不就是和小苏走到一起了么?他会祝福你们的。”

  “正因为他会祝福,我才压力山大啊。”陆为民不想再解释了,岔开话题,“你看好健力宝?”

  陆志华是去年九月间在和陆为民的电话中谈到健力宝的事情的。

  起因是陆志华昔日在粤省创业时的一个老熟人谈到了健力宝已经把总部搬迁到了广州,三十八层的健力宝大厦赫赫在目,但是健力宝的经营状况却在迅速恶化,从1997年以后就开始一路下滑,98、99连续两年都在快速下滑,其势头似乎有难以逆转的架势。

  从陆为民那位熟人传递过来的消息,三水方面似乎有意要解决困扰他们的健力宝问题,三水市政府那边与健力宝经营团队的关系日益绷紧,已经恶化到了一种难以共存的状态下了,这也是导致健力宝这个昔日的东方魔水黯然失色的主要原因。

  陆志华和他的团队是从保健品起家的,补精益髓液一举成名,也造就了现在华民集团所拥有的庞大体系,但是现在华民集团现在干的更像是投资公司干的事情,始终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真正核心经营方向,所以陆志华也一直在寻找适合他们的东西,而这一次健力宝让他们动心了。

  保健品和饮料产业实际上是有着很多的共通性的,这是陆志华他们想要切入健力宝的一大原因,而另一个原因就是陆志华他们的团队基本上都是从南粤那边起家的,对于南粤市场非常熟悉,再加上健力宝这一已经确立的民族品牌,虽然已经有些颓势,但是陆志华他们很希望却接受这个挑战,来重振甚至是进一步打响健力宝这个品牌。

  “嗯,我看好,不过现在时机似乎还不成熟,我现在是以投资者身份出现,所以必须要选择最好的时机,健力宝还没有到最适合收购的时机,虽然三水方面已经有出售的想法,但是这个想法还没有到最迫切的时候,也就是说他们双方关系还没有恶化到爆发临界点的时候,但据我了解,他们想要和解基本不可能,相互的不信任已经根深蒂固,这是我们的机会。”陆志华轻描淡写的道:“一到两年之内,我会拿下健力宝。”

  陆志华双手环抱在胸前,语气里充满了自信,让陆为民也有些心折,自己这个姐姐经历了这几年的打磨,已经越发气定神闲了,可以面对任何人任何事而镇定自若。

  “姐,健力宝和你们当初创立的补精益髓液可不一样,它的辉煌是建立在它有一个相当富有创造力的精英团队,就算是你们能买下它,但是你们能真正做好它么?你们怎么来处理你们和健力宝原有经营团队的关系?”陆为民见陆志华颇为自信,忍不住道。

  “为民,你真你以为你姐啥都不懂么?我们花了近一年时间来琢磨健力宝,你真以为是白吃干饭啊?健力宝的经营团队也许很强,凝聚力也很紧,但是他们有致命缺陷,那就是政商关系的交恶,作为一个国企,这是致命的,至于我们真正要将接手的话,对于原有团队,要么就是彻底驱除,要么就是全盘纳入为我所用。”陆志华看着陆为民一字一句的道。

  继续求任何票,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