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一十四节 疏漏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一十四节 疏漏


  花幼兰到了中央,段子君、刘斌这些人在年前都需要拜访一下,另外这一次烈山五十万吨煤制甲醇项目也还结下了一些关系,虽然未必多亲密,但是不能弄成过河就拆桥,日后就真的别想办事儿了,所以哪怕只是一个普通的关系维护,也需要把礼节走到。

  这些细节问题很重要,常岚心细,且做事很符合陆为民心意,所以在年前陆为民也和常岚联系,在电话里交待了需要做的一些事情,现在常岚是来汇报反馈情况了。

  常岚简单的把情况汇报了,陆为民很满意,当然这也和常岚选择这个时候来汇报有些关系,虽然陆为民对此并不太在意,但是常岚能来,总还是令人高兴的。

  “怎么,这一次市委让老谢上,有没有情绪啊?”

  市里边研究驻京办主任任职问题上,陆为民没有发表意见,他知道这个问题上童魏秦朱四人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这是秦宝华透露给了陆为民,所以无论是书记碰头会上还是市委常委会上,他都没有多说什么,毫无悬念的东西他不想去浪费唇舌。

  “陆书记您都没情绪,我能有什么情绪?”常岚俏皮的反击道:“不就是一个处级干部么?怎么陆书记,您觉得我就只能在这个驻京办副主任位置上终老一生?”

  陆为民一愣,这女人,居然敢调侃起自己来了,简直胆大包天啊,而后边这两句话更是霸气四溢啊,这是在撩拨自己的自尊心呢。

  “常岚,你这话可真是有点儿意思,不过我很高兴。说明你并没有受到这些因素的影响,市委在你们驻京办这个人选问题上……”

  陆为民还没有说下去,常岚已经打断了陆为民的话头,“陆书记,您甭安慰我,我还没不至于脆弱到那种程度,倒是不说我常岚对这个驻京办主任不屑一顾。但是我说句心里话,驻京办主任本身也就是一个过渡位置,我在副主任位置上干了这么久,觉得自己其实干的也就是主任的活儿,思前想后,觉得这副主任和主任好像差别也没太大,至少在工作性质上,就那些事儿,您别觉得不乐意。您说这驻京办一帮人干的工作是不是性质差不多?当主任也就是总牵头,而副主任牵头干具体的罢了,性质差异不大。”

  陆为民笑了起来,“照你这么说,市长和副市长,书记和副书记。那也就是这种区别,若是要让大家来评判,也说书记和副书记。市长和副市长,性质差别不大,意义不大,恐怕很多人都不能答应了。”

  陆为民这么一说让常岚也忍俊不禁,想想也是,正职总牵头,副职具体牵头,本身也就是这么一回事儿,只不过驻京办主任那些活计委实琐碎一些,工作干了一年。但是最终扳起指头算一算,你干了多少有意义有价值的活儿?你干的活儿,谁能记得到?又有多少能写进政府工作报告?

  “陆书记。那我这话可能得罪领导了,您可千万别外传,要不我这小鞋就要一直穿到退休了。”常岚笑嘻嘻的道。

  “怕什么?只要脚够大,人家给你穿小鞋,你大不了一使劲儿把鞋挣破自个儿走就行了。”陆为民淡淡的道。

  常岚星眸中闪过一抹亮色,不过脸上却声色不露,“当个赤脚大仙的滋味儿可不怎么样,尤其是你道行不够却还要挑战法则的情况下,那就是自寻麻烦,稍不注意脚板心就得要给扎个大窟窿,痛着呢。”

  陆为民眼中也闪过了一抹异色,这女人是在自我解嘲还是在提醒自己,真有点儿意思啊。

  不过他不打算在和这个女人继续就这个问题打哑谜一直打下去了,甚至也不打算和对方再说这方面的话题,因为没有意义。

  “好了常岚,驻京办副主任的工作如果你真的觉得不满意,可以考虑调整嘛,不过市委市府里边工作性质都差不多,你有兴趣么?”陆为民笑着问道。

  “不,陆书记,我觉得也许现在就呆在驻京办更好,轻车熟路,谢主任也挺照顾我。”常岚耸耸肩。

  挺照顾的意思也许就是闲置你,不过驻京办就那么几号人,闲置和不闲置的差异不是很大,但是常岚似乎很能耐得住寂寞的架势,倒让陆为民不好多说了,事实上,他也觉得常岚暂时还是留在驻京办更好,她今天这么摆明车马的来自己这里,本身也就是一个姿态,回来未必有好的果子吃。

  常岚来得快去得也快,半个小时后,已经很优雅的拿着坤包消失在走廊里,不过那种顾盼神飞春意盎然的模样,让陆为民都有些担心走廊外边过往的人们是不是会怀疑这个女人在自己这里和自己有过什么,一个接近四十岁的女人,他可不想在这方面染上什么不好的名声,哪怕这个女人身材再好,脸蛋也够味道。

  ***************************************************************************************************************************

  如果知道苏燕青也是今天乘飞机离开昌州返回京城过年,陆为民肯定不会选择同一天和岳霜婷去云南,好在苏燕青是下午三点钟的飞机,而陆为民则和岳霜婷是下午六点半的飞机。

  送走了苏燕青,然后又回到昌江大学岳霜婷家中,把满心欢喜的岳霜婷接到,两个人又在家里亲昵了一番,弄得陆为民和岳霜婷都有点儿动情。

  陆为民有些发凉的手指拈上女人细嫩的乳肌,感受到那两点蓓蕾迅速凸起,忍不住就想要去解岳霜婷的牛仔裤纽扣。

  岳霜婷虽然也情浓似火,但是也知道现在不是时候,把陆为民深入自己胸罩的手按住,另一只手拉住正在解开铜纽扣的另一只手,小声的呢喃着告诉陆为民晚上到昆明在好好休息,休息那个词儿说得特别轻,让陆为民黯然叹息之余也只能收拾起那份要把岳霜婷就地正法的心思。

  陆为民开着大切诺基和苏燕青到了龙台国际机场,两个人穿得都挺厚实,但是也知道到了云南那边恐怕就得要脱掉不少,那边气候要温暖许多,温度至少要比昌江高上10度以上。

  两个墨镜和围巾包裹,再加上风雪帽,两个人怎么看都像是一副要出远门的样子,但实际上也是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尤其是两点过才把苏燕青送上飞机,现在却要和另外一个女人飞云南去度假,这样大的情感反差真的要强心脏的人才能适应。

  陆为民他们两人在候机室呆的时间很短,之前他们一直坐在停车场的车上,毕竟在昌州还是不太方便,就算是穿得再厚实,如果特别熟悉的人,依然能够辨认出啦,春节期间乘飞机外出的人不算多,但是一旦碰上,这孤男寡女,就算陆为民现在还未婚,但是日后结婚对象却不是牵手的这个女人,多少也有些麻烦。

  一直到时间差不多,两人才手挽手进入候机室,迅速办理了登记手续,然后顺利登机。

  “咦?”坐在另一头的两个穿着呢子大衣的男子中的一个漫不经心的扫视着前方,突然间发出一声奇怪的声音。

  “怎么了?”另外一个男子不耐烦的道:“又看见什么熟人了?你的熟人有这么多么?”

  “不,不是,不算熟人,但是好像他给我的印象太深了。”男子已经站起身来,疾步追过去,但是对方两人却已经入了安检口,因为没有带什么行李,一男一女迅速就消失在了安检口那边。

  疾步走到安检口的男子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两个背影,确信自己没有看错人之后,这才慢吞吞的回到原来的座位上。

  男人还是那个男人,肯定没错,但是女人却不是季婉茹,他很确信。

  虽然这么几年来老板似乎从没有提起过这个女人了,但是他却知道那个女人始终是老板心里一根刺,他太了解老板的性格了,只要是他的东西,绝对不会容许别人染指,尤其是在女人这方面就更为明显。

  据他所知季婉茹已经回到了宋州,而这个家伙现在已经是宋州市委副书记,攀爬速度之快,让人吃惊。

  而毫无疑问季婉茹之所以离开丰州回了宋州肯定是和这个男人到宋州高就有密不可分的关系,甚至可能早就沦为这个男人床上的禁脔了,而且他也相信以季婉茹的风韵,没有那个男人能够拒绝得了。

  可是现在这个男人却又带着另外一个女人在春节前夕出门,看样子更像是要出门度假,这可有些意思了,很显然这两个人的打扮是不想让人认出来,这也就意味着这个女人不是男人的老婆,或者正牌女友,他并不确定陆为民是否已经结婚。

  这太有意思了,相信老板也会对这个事儿感兴趣。

  还有,我要继续更,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