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二十三节 何去何从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二十三节 何去何从


  隆重而简短的欢迎仪式,紧接着既是一个座谈会,大家都谈了这一年来在藏区工作的感受,省委书记邵泾川和省长荣道声都在百忙中来参加了座谈会,并做了重要指示。

  会场上的陆为民在简单谈了自己的感受之后,就开始神游天外。

  这一年来给他的感受太深了,西部地区的落后给了他很深的印象,在自然生态条件如此恶劣的条件下,干部群众依然没有放弃改变自己家乡改变自己命运的努力,依然干劲十足的向着既定的目标忘我工作,这让陆为民很是震撼。

  相比之下,昌江这边的条件只能说好得不能再好了,即便是条件最差的昌西州,比起那边来,也简直称得上是天堂,这边的大山和那边比起来就只能说是小丘了,而一些道路的崎岖破碎让二级公路在那边都只能说是康庄大道。

  原来总是觉得自己所处的地方太落后,基础条件太差,招商引资难度大,发展经济缺乏要素,但是到西部去呆一年,陆为民深刻领会到地区之间的差异,该如何来珍惜现有的条件来搞好工作。

  想到这里,陆为民身上都就有一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感。

  这一年就这么一晃就过去了,虽然身在西边,但是陆为民还是随时关注着昌江这边的发展变化。

  华东软件园最终还是出了状况。

  在陆为民赴藏区援藏一个月后的2000年4月下旬,由于宋州市和宋城区两级政府“强力推进”华东软件园建设,引发群众大规模集访宋州市政府,后部分村民上访到省政府,导致省政府大门被围堵二十分钟,造成极坏的影响。

  当然,这件事情在后来宋州市区两级政府组成了工作组,由常务副市长孙承利和宋城区委书记沙阳春分别担任组长,下设多个工作小组进入柴门镇开展工作。

  经过为期一个多月的工作,事态最终得到了平息。华东软件园项目在六月下旬得以顺利推进,但是却被拓扑集团方面以宋州市区两级政府不够重视为由,认为宋州市政府未能做好地方群众工作,违背了当初签署协议,导致*,影响到了华东软件园建设日程,给拓扑集团在招商引资上带来了很大被动,造成了拓扑集团巨大损失,要求市政府在政策上要予以更大优惠作为补偿,这也让宋州市政府相当不满。

  不满归不满。但是这样大的一个项目已经走到了现在这一步。也不是谁能够随意搁下来的。所以宋州市政府方面再是心里不舒服,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作出一些让步,以保证拓扑集团不半路撂挑子。继续把软件园项目推进走。

  不过一年多时间过去了,拓扑集团的招商引资进度却极其缓慢,所为入园的软件企业寥寥无几,而拓扑集团也以宋州方面迟迟未把土地证办下来交给他们为由,指责宋州市政府违背协议,严重影响软件园招商引资,而宋州方面则指责拓扑集团招商引资不善,工作推进乏力,导致软件园已建成区域大面积撂荒。两边开始扯皮。

  好在宋州发展势头虽然因为软件园项目建设蒙上了一层阴影,但是其他几个区县的县域经济发展依然让人振奋。

  以苏谯钢铁产业园区为核心的钢铁、钢构、集装箱、压力容器、机械设备制造等产业继续以蓬勃之势快速增长,稳稳保持着全市龙头老大的地位。

  麓溪的轻纺服装、文体用品产业、日用消费品产业发展迅猛,促进了物流产业发展,已经命名为宋州小商品城的商品集散市场建设推进迅速。预计今年年底就要建成投入使用,届时将会极大推进麓溪的轻纺服装、制鞋和鞋材、帽袜生产、文体用品、日常小商品产业的发展,形成良性互动。

  遂安的电子产业发展势头也一样不弱于苏谯的钢铁产业,出现了几家规模较大的国外知名代工企业在内陆设立的加工企业,这种劳动密集型企业的出现使得桐柏工业园区规模迅速扩大,桐柏镇也一跃为列全省十强乡镇之一。

  同样麓城、叶河、烈山的发展也开始出现了良好势头。

  麓城轻纺产业向下延伸,服装面料产业成为新的亮点,包括化纤纺织产业也异军突起;叶河依托荻港临港工业园区,发展机械加工、设备制造,也取得了较好的成绩;烈山煤矿和烈山焦化完成了一期扩建改造后,产能迅速提升,同时五十万吨煤制甲醇项目建设顺利,预计今年年底就能建成投产。

  2000年宋州国内生产总值完成了362亿,紧逼昌州的471亿,已经超过了昆湖的345亿,毫无悬念的成为了昌州老二,正式确立了昌江双核之一的地位。

  不过宋州在2000年的经济增速虽然依然高居全省榜首,远超其他地市,但是同比环比都明显放缓,而且就经济总量上而言,与昌州的差距依然比较大,一百多个亿的绝对数值差距也让省里某些领导心里有些失望,短时间内宋州要赶超昌州看起来依然不太现实,尤其是在2001年第一季度宋州经济增速进一步放缓到38.6%,看似仍然非常高,但是却同比下降了26个百分点,也映证了这个可能。

  不过总体来说,宋州这一年仍然交出了一副相当华丽的答案,尤其是实现了对昆湖的超越,让宋州成为当之无愧的昌b,这对于重塑宋州干部群众的信心具有很重要的意义。

  在陆为民去援藏之前,昌江省委就已经免去了陆为民的宋州市委副书记,转而给了陆为民一个省政府政研室副主任的虚职,陆为民连一次都没有去过这个部门,他也不知道自己回来之后会不会要安排自己正式到这个部门去任职,不过他现在也不想去想其他,省里给了援藏工作组每个同志两个星期的假期,可以好好休整一下,他也打算安安心心休息一阵。

  在援藏工作组中只有陆为民的职务是在援藏前临时进行了调整,当然理由也很充分,宋州经济发展担子很重,作为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不可或缺,这也说得过去。

  接替陆为民担任宋州市委副书记的是昆湖市常务副市长林钧,而林钧之前是荣道声带过来的省政府办公厅秘书一处处长,在昆湖只是短暂担任了一年多一点的常务副市长就转任宋州市委副书记。

  郭跃斌在电话里也和陆为民笑着开玩笑,说宋州的局面现在是群雄逐鹿,各方都在掺和,反而形成了一个平衡版图。

  童魏二人算是邵系,而秦宝华则是前任省委书记田海华遗留下来人马,与高晋也有很深的渊源,也是昌江本土成长起来的干部,孙承利则是汪正熹的旧部,朱小平是省委组织部下派干部,与方国纲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现在来的林钧则是带有浓厚的荣道声个人色彩,再加上他自己这个明显属于省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龚德治的嫡系部下,可以说宋州梅黄时代的人马全数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全部来自外埠,曹振海、沈君怀和黄鑫林这三个本土干部就成了市委班子里一个很好看的点缀。

  陆为民也觉得很有意思,宋州的局面一片大好,自然都希望去沾沾光,不算是摘桃子,但是到宋州这一轮狂飙突进的经济发展辉煌图画中去染一水,在步入下一个台阶的时候也能有一个更硬气的说法,这太正常不过了。

  反倒是自己却被莫名其妙的安排加入了援藏工作组,一去就是一年,这一年来宋州的这一切似乎也和自己没啥关系了。

  他当然不信自己在宋州留下的烙印就这么容易消失了,而他对宋州的感情也让他无法忽略掉宋州每一个变化,所以每当宋州这边的干部和他联系谈起宋州的种种时,他虽然不插言不发表意见,但是都是竭力想要多听一些,希望别人谈得更详细一些。

  座谈会终于结束了,领导们都纷纷叮嘱工作组一行人好好休息,保持一个健康的体魄和旺盛的精力,为回来之后的工作做好准备,几个领导在和陆为民握手说话时,都是充满了鼓舞激励,仿佛陆为民是才从战场上荣归的功勋将士,让陆为民甚至有点儿要告老还乡的感觉。

  陆为民也觉得有些好笑,难道说自己半个月后就真的要到省政府政研室去上班?自己好像烂省政府政研室的门朝那边开都不知道,甚至不知道自己这个副主任有没有给安排一个办公室。

  政研室的工作陆为民大略还是知晓的,主要还是就省里的中心工作进行调研,并提出相关建议,为省领导决策提供参考。

  并不是说这项工作不重要,但是陆为民确实没有想过自己会去从事这项工作,还真有点儿觉得不真实。

  还是要求票,月票,推荐票,我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