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二十四节 家的感觉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二十四节 家的感觉


  陆为民回到家中时,家里没有人。

  看着有些陌生的这一切,陆为民觉得自己似乎还有些无法适应。

  五一节七天假期,也算是给他的婚假,鉴于援藏工作的特殊性,陆为民也没有能享受够晚婚假期,基本上结婚一切都是苏燕青在安排布置,从新房简单装修到婚宴的布置安排,包括亲友的邀请。

  虽然力图要控制规模,但是陆为民也知道有些时候无法免俗,所以他不得不提早向省纪委报备,在昌州这边二十桌,已经是控制又控制,压缩又压缩了,然后还到京里办了五桌,主要是苏燕青那边亲友以及陆为民的一些外地同学诸如曹朗、骆康和黄绍成等人。

  所以他在这个“家里”呆的时间不过两天三夜,。

  站在窗前,陆为民四下打量,结婚的时候的确没有没有多少心思来打量,现在才来看这个“家”的情况。

  小两室一厅,和九十年代的房型结构差不多,卧室比较大,客厅反而比较小,还有一间就用作了苏燕青的书房了。

  陆为民推开书房门,一个很古朴看上去有些历史的书桌摆在靠窗处,台灯的样式倒是挺新颖,窗明几净,背后一排书柜,在侧面则有一对沙发,看上去简洁明了。

  陆为民走到书柜前看了看,三层书柜分成了九格,塞得满满实实,看得出来居中二层那一格应该是苏燕青经常翻阅查看的,而最上一层的书则是不常用的,工具类书籍比较多,陆为民也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苏燕青的书柜里,基本上没有小说和诗歌这一类的文艺类书籍,绝大多数都是政史、财经和社会科学这一类的书籍。

  埃米尔?路德维希的《拿破仑传》、卡耐基版本的《林肯传》、《我的奋斗》这一类书有相当部分,也有被很多人视为过时落伍的《*选集》,这让陆为民既感觉惊奇。但是想一想又觉得在情理之中。

  居然有一本《我的奋斗》这让陆为民颇感惊讶,这本书肯定是国内没有的,看了看是繁体字,估计是来自香港或者台湾的翻译本。也没有出版社的名字,也不知道苏燕青是从哪里弄到的。

  站在书柜前,出了好一会儿神,陆为民才耸耸肩走开,看样子苏燕青似乎根本没有考虑过自己的需要,这书柜都被她给填满了,自己怎么办?

  他在宋州那边的书还有不少,都搁在常委楼里。

  虽然省里在仓促间免去了他的职务,但是他却没有时间去收拾,当然宋州市里边也不会为这种事情来催促。常委楼还有多的,林钧去也一样有他住的地方。

  回到客厅里坐了一会儿,陆为民觉得自己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都说从高原上下来会有醉氧想象,一个明显表现就是想睡觉。陆为民努力想要让自己振作精神,但是发现居然没什么效果。

  推开卧室门,格局还是和结婚的时候一样,一张结婚前拍摄的二人艺术照悬挂在床头,而床头柜上还摆了一张小的二人合照,照片上两个人都很有点儿文艺青年的范儿,陆为民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

  窗帘是拉开的。窗户半掩,因为是二楼,还是安设了防护栏,纱窗紧闭,天青色的床单和叠放得相当整齐的被褥看上去竟然有一种不忍破坏的格调。

  不过陆为民是真的有些困了,座谈会强撑着。这会儿似乎就没有必要了,打了个呵欠,陆为民脱掉鞋,把外套脱掉,顺手拉开被褥。盖在身上,就沉沉睡去。

  ***************************************************************************************************************************

  苏燕青和邻居——省政府法制办的一个同事说笑着一起上楼。

  对方就住在她的对面,是俩邻居,平时关系还不错,年龄也相仿,只不过对方比她早结婚好几年,丈夫在省建行工作。

  照理说在省建行是随便能够分到房的,不过她丈夫原来在昌州市建行下边的县支行担任领导,去年才调到省分行,所以也还没有房子,本打算是要买房,但是还没有考虑好,所以暂时还得要住在这边儿。

  上了二楼,两个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开着各自的门,苏燕青一打开门,就看见了陆为民的鞋,情绪荡漾间,忍不住“咦”了一声,对面的女人听得苏燕青声音,转过头来,看见了摆放在门口的男式皮鞋,顿时明白过来,“你们家那口子回来了?”

  苏燕青面颊浮起一抹明媚的桃红色,有些羞涩的点点头,“可能是吧,就说今天回来,但没说啥时候,谁知道这一大早就回来了。”

  对面女人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心领神会的点点头:“估计你们那口子还没有吃饭呢,赶紧去做饭吧。”

  被对面女人那似笑非笑的目光看得全身都有些发烧,苏燕青赶紧含糊其辞的“嗯”了一声,急忙进门,小心把门关上,这才舒了一口气。

  两个大包丢在地上,洗漱用具和换洗衣物都还没有拿出来,苏燕青打量了一下客厅,没见到人,却看见卧室门半掩,一阵细碎的鼾声从卧室内传了出来,她小心的搁下包,走到卧室门前,看见被子斜搭在男人身上,男人沉沉入睡的面孔浮现在眼前。

  就这样站在门口,静静的注视着那张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脸,苏燕青竟然有些呆了。

  不知道站了多久,一直到男人翻了一个身,苏燕青才从痴望中惊醒过来,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才好。

  想了一想之后苏燕青才把门轻轻拉上,自己回到了客厅里。

  陆为民不在家,苏燕青就自己对付,有时候就在省政府机关食堂里对付一顿,有时候呢就回家随便做一点,她对吃上不太讲究,米饭、面条都能对付,这一点上和陆为民倒是有些相似。

  估计到陆为民应该还没有吃东西,苏燕青也不知道该给陆为民做点儿什么,现在再去买菜时间也来不及了,本以为陆为民可能会下午才回来,没想到这家伙却是这么早就跑回来睡大觉了。

  思前想后,苏燕青觉得干脆就做一顿西红柿煎蛋面,陆为民喜欢吃,她也喜欢。

  当番茄煎蛋面的浓郁香气弥漫在厨房里时,陆为民似乎也被这香气勾引得醒了过来,没有穿外套,陆为民翻身起来,径直走到厨房门口,依着厨房门,静静的注视着正在忙乎的苏燕青,内心却是浮想联翩,难道这就是家的感觉?

  苏燕青眼角余光感觉到了什么,转过身来,看见陆为民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心里也是一动。

  两个人的目光碰在一起,交融,然后分开,既像是陌生人,更像是久别重逢的家人。

  “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打个电话和我说一声?”苏燕青红唇似火,脸上淡淡的笑容里隐藏着一抹羞涩和欣喜。

  “我打了啊,不过谁曾想到这个座谈会会安排到上午就直接搞完了,我还以为要放在下午,中午也可以骗一顿饭吃,没想到省里边还是这么吝啬,我们辛辛苦苦在藏区卖命替他们争光添彩,回来就是干瘪瘪几句话就把我打发了,一顿饭都不招待,也忒没人情味了,下次我不去了。”陆为民半真半假的开着玩笑。

  “还有下次?凭什么?省里干部这么多,发乌纱帽的时候,一个个把脖子伸得比长颈鹿还长,这要援藏了,一个个缩头乌龟一样,我太清楚了,要求大家自愿报名的时候,这个有高血压了,那个有糖尿病了,要不就是肾结石了,总而言之上高原都是要当场倒地不起的病,什么德行?!”

  苏燕青对陆为民去援藏并没有太大的怨气,但是却对自己单位里有些人要分排名额时的表现感到厌恶。

  一个个畏之如虎,深怕这好事儿落在自家头上,平时一个身体健壮如牛的模样,打网球,游泳,户外运动,一个个玩得比谁都行,这会儿全怂了,装出一副走几步路都要喘粗气的模样,太让人恶心了。

  听得苏燕青这般一说,陆为民也忍俊不禁,“行了,燕青,这种人这种事儿哪都有,好逸恶劳,人之天性,不过要想当官,又想偷奸耍滑,那就玩不转了。”

  “可别说,越是这种人,那蝇营狗苟的精神头儿比谁都足,也不知道这些人心里究竟在想什么。”苏燕青不屑一顾的道。

  “好了,燕青,把面端出来吧,再让你在这里点评一番,我这面就没法吃了。”陆为民赶紧打住。

  苏燕青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脸一热,赶紧把两碗面端出来,这也是她最拿手的,香气扑鼻,令人垂涎。

  月票,推荐票,一个都不能少!我要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