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三十一节 花明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三十一节 花明


  送走了楚耀澜,张天豪本来是要立即回丰州的,但是他现在不得不改变行程,留在昌州了。

  他要好好评估一下,陆为民来丰州的可能性。

  从表面上看来,三个候选人,尤连邦是可能性最大的,据他所知,尤连邦得到了省长荣道声的鼎力支持,如果说在邵泾川不设特定立场的情况下,荣道声的态度当然就是最关键的了,当然姚放也不弱,汪正熹对姚放青眼有加,作为老资格而又是分管党群的副书记,汪正熹的态度素来很关键,所以单单只从表面上来看,那么陆为民绝对是最弱的一环,也应该是最早出局的一环。

  但是事情往往都不会如大家想象的那样简单,陆为民已经被任命为省政府政研室副主任了,这个时候却出现在丰州地区行署专员候选人名单里,这本身就说明了很多问题,大家认为不该出现的,却出现了,傻子也能知道这里边有人在推动,岂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邵泾川不设特定立场,并不代表谁都会忽略他的态度,谁能影响到他的态度倾向于自己支持的人选,那么他就在事实上了赢得了这场胜利。

  当然邵泾川因为葛存林的事情之后已经与荣、汪等人有了默契,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态度,陆为民背后的人能不能影响到邵泾川不好说,所以这里边一时间还真难以判断。

  张天豪也分析了力推陆为民的人,邵泾川不算,除开荣、汪二人外,能够在省里具有发言权的也就那么几个,高晋算一个,杜崇山算一个,方国纲算一个。

  杜崇山来昌江时日不长,没听说和陆为民有什么交织,估计不可能是他。而高晋和陆为民的关系张天豪则有些看不清,若有若无,不敢确定,但是方国纲和陆为民是绝对有瓜葛的。

  据他所知陆为民在从宋州市的常务副市长迈向宋州市委副书记的时候是发挥了关键作用的。也就是说陆为民这一次位列三个候选人之一,极有可能就是方国纲在里边使劲儿,而方国纲和邵泾川的关系也不一般,这也是张天豪担心的问题。

  担心归担心,张天豪无法明面上狙击陆为民,只能通过曲线手法,甚至曲线手法时都还不好过分表现出他对尤连邦的支持,只能采取一些比较含蓄委婉的手段来助一臂之力,当然他也相信这个时候尤连邦也在浑身使劲儿,也许多了自己这一把力。尤连邦就能多一份机会。

  ***************************************************************************************************************************

  楚耀澜有意无意的把张天豪的意见透露给邵泾川时,邵泾川也有些意外。

  同样在他看来张天豪和陆为民是一个战壕的角色才对,没想到事实却往往与你预料的相反。

  “耀澜,你觉得张天豪是在忸怩作态呢还是其他原因?这是不是他真实意图表示?”邵泾川沉吟了一阵才问道。

  “不像,张天豪只是明确表示了对尤连邦的欢迎。我感觉得出来,他是真不希望陆为民到丰州,甚至宁肯姚放去,也不愿意和陆为民搭档。”楚耀澜也还是有些搞不懂张天豪是怎么想的,只能猜测。

  “原因呢?你知道的,张天豪和陆为民都是和夏力行关系很密切的,一个在黎阳给夏力行当过地委办主任。一个在丰州给夏力行当过秘书,这说不通啊。”邵泾川也有些好奇,“真没想到他们俩关系居然还这样。”

  “邵书记,我觉得张天豪和陆为民私人关系也许还是不错的,张天豪只是不愿意和陆为民结成工作搭档,这是我的感觉。大概是张天豪觉得陆为民这个人不太好驾驭吧。”楚耀澜不清楚邵泾川在这个人选上的偏向,但是他知道老板这一次是有让一步的意思,所以荣、汪和高三人才站了出来,当然也少不了方国纲。

  “不好驾驭?”邵泾川觉察到了一些什么,点点头。“作为地委书记该驾驭的是局面,而不是人,尤其是某个特定人,你能让人家心服口服的服从与你,团结在你身边一起工作,那才叫驾驭,而不能总想着怎么去驾驭人,那不叫驾驭,那叫控制,没有谁愿意被人控制,更何况是一个主要领导。”

  楚耀澜深以为然。

  “我们地方上有些领导心思不是放在如何团结一班人齐心协力搞好工作,却一门心思想要拉圈子结对子,总喜欢搞一言堂当老大,这种想法很危险,也不符合我们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是把民主集中制原则的精髓理解偏了,如果说这个领导一段时间方向走对了倒还好,一旦走偏了,那么就很容易给工作带来巨大损失。”邵泾川进一步道。

  楚耀澜已经感觉到了邵泾川观点态度的变化,至少比起两天前来是如此。

  两天前邵泾川的态度不偏不倚,甚至他还感觉是不是老板是有意让荣汪二人pk一番,看看尤连邦和姚放谁能胜出,但是今天他感觉风向变了,老板的倾向性出来了,居然是偏向了陆为民!

  楚耀澜分析了一下是不是因为自己说了张天豪态度倾向的缘故,觉得不完全是,恐怕在此之前老板已经有了一些想法,而自己把张天豪的态度介绍了之后,似乎加强了老板的某种想法。

  楚耀澜立即就想到了高晋,除了高晋似乎也没有其他人现在可以让邵泾川改变态度。

  问题是楚耀澜是知道老板对陆为民的观感的,最初邵泾川对陆为民还是印象不错的,但是随着宋州经济的腾飞,似乎陆为民影响力水涨船高,老板有点儿想要压一压陆为民的意思,要知道宋州搭档的那是老板的嫡系,陆为民这喧宾夺主就不是味道了。

  再加上后来陆为民因为华东软件园的问题和童魏二人有了分歧,起了隔阂,所以老板很果断的把陆为民踢进了援藏工作组,轻描淡写的就把陆为民搁到了省政府政研室副主任这个清水位置上去坐着。

  陆为民援藏归来也没有什么动静,楚耀澜还琢磨着老板是要把陆为民搁在这个位置上好好夹磨一番,没想到这才几天时间,老板心思又变了。

  实事求是的说楚耀澜也觉得陆为民是丰州地区行署专员的好人选,最起码要比姚放强,姚放主要经历都是在团委,195厂团委,后来到团省委,然后才一步登天到了昆湖担任市委副书记,丰州地区本来经济就不发达,如果再去一个对经济工作不太擅长的专员,这对丰州地区发展很不利。

  当然选择一个专员人选也需要综合评估考虑,不过怎么看陆为民也比姚放合适,至于说尤连邦和陆为民谁更合适,楚耀澜不好评价。

  “邵书记,我觉得丰州地区还是应该选择一个对经济工作比较熟悉的干部,我觉得老尤和为民都还是比较合适的。”楚耀澜知道了老板倾向性,也就试探性的问道。

  “嗯,老高来找我谈过了,他认为我们昌江的经济发展出现了一个趋势,那就是西北高东南低,就像一个跷跷板,一边高,一边低,高的就是西北这一片,像昌州、宋州、昆湖和青溪、宜山都集中在中部偏西偏北,而东南则明显低落,黎阳、丰州、曲阳经济总量明显不足,除了一个昌西州在西边外,甚至连洛门地区现在发展势头也不太好,所以他觉得咱们应该要考虑发展东南这一片的经济。”

  在楚耀澜面前邵泾川也没有遮掩什么,“他认为丰州可以作为一个尝试,虽然这几年丰州的发展势头还行,但是丰州的工业基础实在太差了,一二三产业严重不平衡,所以把丰州确定为一个试点地区来打造,是值得的,而要试点,首先就是要把班子配强,尤其是要选拔一些善于搞经济工作同时又敢大胆闯锐意进取的干部去冲一冲,不要怕出问题,而像丰州这样的地区也不用担心出点儿问题会给省里带来多大影响,正是尝试的最好选择项,我觉得他的意见有些道理。”

  楚耀澜已经明白了邵泾川的意图,他试探性的问道:“可是荣省长好像很认可老尤,老尤在发计委工作多年,也很有经验,也是一个合适人选,……”

  楚耀澜有些担心,老板之前是和荣道声他们有些默契的,这会儿要变卦,荣道声会答应么?

  邵泾川知道楚耀澜的意思,悠悠一笑道:“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让大家都来评判一下嘛,书记碰头会如果意见不统一,可以上常委会来议一议,都是为了工作,都可以坦诚布公的谈一谈,我觉得这也是好事,民主集中嘛。”

  冲锋,求票,惠而不费,人人都有,砸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