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三十七节 远去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三十七节 远去


  这种消息传递得很快,下午上班之前,也就是两个小时之内,常委会研究结果就已经传遍了丰州和曲阳,当然也还有宋州。

  在宋州关注陆为民的人依然很多,即便是援藏一年,他的影响力依然在润物无声的发酵。

  华东软件园的没落让宋州市委市政府面临一个极其尴尬的局面,同样在东北软件园等其他几个拓扑集团兴办的软件园一样是曲高和寡,无人问津,这个时候宋州市委市政府内部尤其是市人大那边已经有人开始反思,柴门镇那边的老百姓持续不断的上访,过渡费问题、要求继续在原来土地生活和种植问题,都困扰着宋州市委市政府。

  特别是大批原本已经被拆迁的农户看到原来自己生活的土地历经一年多时间仍然荒置,纷纷把自家原来拆迁了的材料重新在原址上搭起临时建筑,这样既可以解决暂住问题,平白落下过渡费,又可以就近找一些零碎土地来种些蔬菜瓜果谋生,可谓一举两得。

  宋州市委市政府对此也是头疼无比,谁都知道这些原住户一旦重新在这片土地上站住脚,下一次等到真的要用地的时候,你想让他们离开,恐怕又要面临一份不菲的补偿,但是现在华东软件园的情形却又无可奈何。

  你不让他们在这里逗留,他们就质问政府为什么要故意把土地荒置都不让他们利用起来,信誓旦旦的保证一旦政府要用地他们就毫无怨言的离开,可谁都知道这话可信度不高,但又无法回答对方的问题,一年多时间过去了,曾经许诺的来自全国各地的软件企业进入仍然遥遥无期,华东软件园变成了宋州市委市政府的一块心病,一块伤疤。

  相反随着鱼西公路的开建,省体育局和省旅游局都看中了西塔的优越地理位置。开始联手在西塔建设户外休闲运动和旅游基地,有意要把西塔打造成为昌州市民出行运动旅游的后花园;烈山五十万吨煤制甲醇项目建设进展顺利,年底竣工投产已经确定,届时烈山的经济格局将步入一个新的时代。

  现在关于陆为民的去向似乎都有点儿成为了宋州市委市政府高层的一个禁忌。大家都下意识的回避着提到陆为民,尤其是在童、魏、孙等人面前,倒是秦宝华和后来接替陆为民的林钧等人还时不时提及。

  陆为民援藏归来一直没有明确去向也曾经让宋州一干人私下热议过,大家都在琢磨陆为民到省政府政研室担任副主任究竟算是个什么样的安排,闲置,冷藏,还是蛰伏?没想到峰回路转,陆为民竟然玩出来这么大一个动静。

  ***************************************************************************************************************************

  李幼君还是在鹰喙岩山岭上获知这个消息的,他是陪省总工会一位副主席和省老干部局一位副局长到天心湖考察,这两个单位有意在这里建设一座工人疗养院和老干部养护中心。这也是西塔打造“昌中最后一处原始妙境”这张名片的效果之一。

  这不是小事儿。

  随着鱼西公路建设推进迅速,从未开发而处于半原始状态的西峰山终于向昌州人撩开了面纱,这个时候昌州人才惊讶的发现,居然就在距离他们市中心不到三十公路的所在就,会有这样一处山岭、溪流、湖泊、植物群落如此和谐融在一起的地方。

  山不高。但是植被绝佳,湖泊和溪流连为一体,最为关键的是紧邻鱼西公路,一旦鱼西公路建成通车,甚至是可以把汽车停在公路旁,徒步就能直入山区,去感受一下原始气息。

  鱼西公路虽然工程量不算小。但是距离只有那么一点儿,一旦全力推进建设,进度相当快。

  西塔方面也有意识的开足火力开始在省市的报刊媒体上进行宣传,完全是把西塔当作了昌州的一部分,首届“西塔杯”摄影展举办得相当成功,一大批美仑美奂的摄影作品在《昌江日报》、《昌州晚报》、《宋州日报》等本地媒体上发表。引起了昌州市民和宋州市民的极大兴趣,一些户外运动爱好者和徒步旅行爱好者甚至等不到鱼西公路竣工了,就纷纷前来西峰山探险,迅速形成了一股热潮。

  更让西塔方面心动的是一些房地产开发商也开始意识到了这一点,有几个颇有实力的房地产开发商已经陆续联系西塔方面。要来考察旅游地产的发展前景,当然这一切都要等到鱼西公路竣工通车以后了。

  李幼君搁下电话他就给苗奇伟打了一个电话,说了情况,电话信号不太好,说话断断续续。

  “咱们怎么办?估计陆书记现在应该是很忙碌吧?”苗奇伟在电话另一头笑着道:“我们这会儿去,是不是有些添乱啊。”

  “老苗,你这话说的不对,怎么教添乱?陆书记就是再忙,这会儿心情也是极好的,我们去恭贺一下,添添喜气,是好事儿啊。”李幼君拿着手机走到一边,看了一眼那边正在陪着省里来的两位领导站在鹰喙岩上俯瞰下边的天心湖的顾子铭,介绍着一旦鱼西公路通车,这里将会建成华东地区最高的蹦极基地。

  顾子铭现在已经是西塔县人民政府副县长了,他是去年陆为民离开宋州援藏之前下来的,初任县长助理,今年年初被县人大常委会任命为副县长。

  “那需要不需要准备一点儿东西?”电话里苗奇伟语气有些犹豫。

  陆为民去年去援藏,只有五一节回来结婚,虽然他们都得知了消息,也赶去了,但是陆为民专门和来宾打了招呼,一律不收礼金,大家都能理解,所以都是空手去,有些人带了一些不值钱的土特产或者小礼物,陆为民也专门安排人作了登记,而今年春节陆为民仍然在藏区没有回来,所以大家也是在电话上拜了年。

  一直到陆为民回来,李幼君和他都打算去拜访一下,但是陆为民那一段时间安排基本上都满了,也是在电话里一推再推,没想到推到现在,陆为民却要去丰州任职了。

  苗奇伟的问话让李幼君也有点儿为难。

  陆为民结婚他们是听从安排空手去吃了一顿饭,很有些不好意思,这去年春节,他们俩刚上任,知道陆为民的作风,没敢去乱表示,就弄了点西塔土特产,竹编工艺挂件,连他和苗奇伟去陆为民那里时都觉得有点儿寒碜,实在是太不值钱,但是陆为民很喜欢,今年春节没去成,这会儿去恭贺,怎么弄?

  对他和苗奇伟两人,陆为民算是有知遇之恩的,还不仅仅是知遇之恩那么简单,还是把自己和苗奇伟扶上马,狠狠的送了一程。

  他们都清楚童云松和魏行侠甚至秦宝华之前是没有考虑过他们俩的,如果不是陆为民的努力,他们俩可能还是原地踏步,又得是市里边来人到这里继续镀金。

  他们走马上任了,但是西塔的困窘局面摆在面前,怎么来打开局面?打不开局面,他和苗奇伟一样只有灰溜溜夹着铺盖卷儿到那个冷僻部门去养老的份儿,陆为民和他们俩一起调查摸底,然后一起研究分析,寻找如何能够让西塔走出一条不同于其他县区发展的道路,这也才有了鱼西公路和全省户外运动和旅游休闲基地这一提法,也这才有了省旅游局和省体育局合作伙伴这一动作,也才真正打开了西塔的发展新路。

  按照封建时代的说法,陆为民这叫举主、座师,恩重如山,*人不兴这一说,但李幼君和苗奇伟都认可陆为民对二人的帮助和支持,没有陆为民的鼎力支持,也就没有当下西塔的局面。

  苗奇伟话语那么犹豫,说准备一点儿东西,当然就不仅仅是普普通通的“一点东西”那么简单了,可据他所知陆为民是从来不搞这一套的,也很忌讳这一套的,这要拂逆了他的意思,吃排头事小,坏了印象就糟糕了,这可不是什么伸手不打送礼人那么简单的事儿。

  踌躇良久,李幼君才一咬牙:“老苗,我看这事儿咱们还是悠着点儿,陆书记的性子我们都知道,纵然是大喜事,咱们把心意尽到,你要出格了,反而不美。”

  苗奇伟在电话另一头也同意李幼君的意见,不过他在电话里也表示,恐怕无论如何要抢在陆为民到丰州之前请陆为民吃顿饭了,拖了这么久,陆为民都又要另赴新职了,这顿饭都还没有能请到,实在是不合适。

  “好,对了,老苗,我来联系,联系好了我再和子铭说一声,到时候我们仨一起。”李幼君搁了电话。

  兄弟们你们的票呢?每人能不能多给几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