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节 莅临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节 莅临


  省委组织部的别克新世纪相当宽敞,这是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栾华的座驾。

  2.5的排量,四幅方向舵,真皮滑爽,看上去很大气平稳。

  老美的车素来宽敞稳重,坐着也十分舒适,汽车奔驰在昌州到丰州的道路上显得静谧无声,甚至连一点风燥都感觉不到。

  陆为民本来以为会是贺锦舟送自己去上任,但是没想到却是和他交道不多的栾华送自己。

  栾华是个很内向的人,据说老资格的栾部长在省委组织部里也是一个奇人,不抽烟不喝酒,一生最大爱好,一是茶,二是象棋,三是京剧。

  茶不离口,棋不离手,曲也不离口,栾华是真的做到了这一点,据说每天上班是茶不离口,下班就是棋不离手,曲不离口,不是下棋,就是唱京剧,所以要论在部里的资历,无论是部长方国纲还是常务副部长贺锦舟,都差他几条街。

  车内的气氛显得很沉闷,陆为民也没想到栾华是这样一个奇妙人,一上车打了招呼之后就闭目养神,而和他一道要去丰州的组织部干部二处的干事小徐也是规规矩矩的坐在前排不吭声,再来一个认认真真开车的驾驶员,这三个小时行程可算是寂静无声了。

  这对陆为民倒也是一件好事,他可以安安静静的想一些事情。

  这两天把他忙得够呛,除了电话,也总还是有一些人要登门拜访的,这登门拜访不比电话,总得将求个礼节,起码得泡杯茶吧,闲聊两句谦虚一番,一拨人起码要十多二十分钟,一天来上几拨人,半天就过去了。弄得陆为民这两天啥事儿都没干,就搞接待了。

  从昌州出来,别克新世纪上了国道331,陆为民猛然回想起回想起十年前。好像自己也是从昌州出来,只不过当时是自己一个人坐长途班车到黎阳去报道,也就是在公共汽车上邂逅了苏燕青,十年后,自己从新踏上征程,再度走上这条路。

  道路并没有什么变化,因为昌昆高速车流量太大和重型货车太多造成昌昆高速部分路段损坏严重,所以部分路段正在整修,很容易堵车,所以司机选择了走路况也很好但是车流量要小一些的国道331。过了洛丘转道西南,省道s315到丰州,这也是原来陆为民经常走的一段。

  昆湖到洛门之间的昆洛高速建设也在进行,预计明年就能建成通车,与昆洛高速同期建设的还有昌桂高速和昌普高速的昌州到峡门段。从峡门分到向左68公里到桂平,向右72公里到普明,峡门县属于桂平市。

  除了以昌州为主要枢纽的高速公路网正在全力以赴的建设外,以宋州为次枢纽的高速公路网也在紧锣密鼓的建设,西宋高速早已经在前年底就开工建设,宋宜高速黄石——叶城段也预计要在今年七月向建党八十周年献礼,确保建成通车。只用了一年半时间这段18公里的高速公路就要率先建成通车,估计要创造历史记录。剩下的路段预计完工要到2003年去了,而宋秋高速也在去年下半年正式动工开建了,预计2004年底之前建成通车。

  这个时候陆为民才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偌大一个昌东南地区三个地市,黎阳、丰州、曲阳。竟然没有一寸高速公路,这简直不可思议。

  目前全省十三个地市州中,在建和规划的高速公路多达六条,加上已经建成的昌昆高速和昌青高速,八条高速公路。四个没有高速公路的地市州,除了昌西州外,剩下三个都在昌东南。

  不知道张天豪意识到这一点没有?

  陆为民已经下意识的开始以丰州地区行署专员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了。

  丰州的交通条件比起宋州来差了不止一筹,宋州濒临长江,而丰州只有丰江这条长江支流,内河航运的运力根本无法和宋州相比,五百吨以内的船舶就是最大限度了;好在现在京九铁路经过了丰州,但是公路交通却又是一大短板,一个没有高速公路的城市,永远无法承载起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不解决这个问题,丰州的经济发展就必然受到很大制约。

  昆洛高速正在建设,很快就要建成,而从洛门向西面延伸,正西方向是黎阳,西南方向是丰州,正南偏西则是曲阳,估计下一步是三座城市都要对洛黎高速、洛丰高速或者洛曲高速发展进攻,谁能拔得头筹,谁就能占据先机。

  丰州历来就不是昌东南地区的核心,黎阳是老黎阳地区的中心城市,城市规模远大于丰州,而且工业基础也比丰州强,如果不是几年前从黎阳虎口拔牙把北方机械厂和长风机器厂拉到丰州,丰州的底子更是孱弱;曲阳是老建制的地级市,化工、采矿产业是支柱产业,城市规模也要大于丰州,而对于丰州来说,也许唯一的优势就是年轻,没有任何包袱,可以随心所欲的按照构想好的图画去勾画描绘。

  想到自己马上就要扛起这份重担,陆为民心里也有些沉甸甸的,一个地区不是一个县份,同样,像丰州这样的地区也不可能与宋州这样区位、基础各方面都有相当底气的大城市等同,在宋州用得上的也许拿到丰州就毫无价值,怎样把一个纯粹的农业地区变成一座新兴的工业城市,这也是摆在面前的难题。

  陆为民不认为自己双峰和阜头所取得的成功就可以复制到整个丰州地区,离开丰州四年,现在的丰州究竟是什么样,他心里一样没底,光凭一些枯燥的数字,是难以真正了解到丰州的底细的。

  ***************************************************************************************************************************

  别克新世纪三个小时后停在了丰州地委大院内。

  丰州地委大院和丰州地委行署大院遥遥相对,都是新的建筑群落,只不过地委是一幢三层楼的楼房,落落大方,后边有一幢二层楼建筑物,是地委书记、副书记以及地委办办公所在,前面这幢三层楼的楼房则是地区纪委、地委政法委、组织部、宣传部、统战部、农工部等部门所在了。

  行署大院要比地委大院大得多,一幢l式结构的五层楼大楼,侧面院墙有一排避开主要道路的僻静平房,陆为民知道那是信访局的所在,可以避免上访群众通过大门进出,而是直接接引到信访局那边的平房中。

  汽车直接开到了地委大院里,陆为民和栾华下车,张天豪、祁战歌、周培军、王自荣、黄文旭、魏宜康、曹刚、潘小方、宋大成等人都在门前站着了。

  其中也还有两三个陆为民不认识的人,陆为民默默对了对名字,这两人都应该是在自己离开丰州之后这四年才来的地委行署领导,他都不太熟悉。

  其中在丰州地委里边资历最老的应该是周培军了,周培军不再是政法委书记,而是担任了纪委书记,不过他一直未能再上一步担任地委副书记,四年过去了,周培军清癯的脸上似乎多了几丝皱纹,不过仍然是精神抖擞,看得陆为民也有些感慨。

  握手,寒暄,这个时候张天豪再没有了电话里那份热络亲切,而是很公式化的表示了对陆为民回丰州工作表示欢迎,栾华也不多语,简单的问了问张天豪的安排,下午两点半的地区处级干部会议,正处级以上干部参加。

  这也是惯例,如果是地委书记新上任,那么会议一般要开到副处级干部,但如果只是行署专员上任,则是开到正处级干部,但主要领导上任都需要单独召开干部大会,而非主要领导上任,一般说来就要就机会来参加某个会议,通过这种方式来推出。

  虽然各地情况不一,但是这几年丰州基本上是遵循了这个规律。

  在地区干部会议之前,还有一个小范围的会议,在家的地委和行署领导要见个面,虽然陆为民对于在座的大部分人都还是比较熟悉了,毕竟原来身份不一样,现在是以地区主要领导的身份回来,也需要一个符合常例的会议来露面。

  魏宜康已经是地委委员、地委秘书长了,而王自荣则成了地委委员、常务副专员,顶替了早已经到地区人大工委工作的焦正喜,同样曹刚也先于宋大成成为了行署副专员,而且在今年春节前担任了地委委员、宣传部长,同时行署副专员尚未卸任。

  虽然陆为民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看见魏宜康和曹刚二人时,他心里还是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看见黄文旭和宋大成是令人愉悦的,但是看见魏宜康和曹刚,却很难让人心情好起来,但是想一想魏宜康和曹刚究竟和自己有什么嫌隙过节,似乎也说不上,都是一些工作中很正常的分歧或者说竞争,难道说自己连这点的胸襟都没有了?日后还怎么当这个行署专员?

  新的一卷,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