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六节 秘书长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六节 秘书长


  陆为民最后一句话猛然提升了几个声调,在略显空旷的红旗礼堂里显得格外刺耳。

  “总还抱着我们比黎阳好,比曲阳强的心思,却看不到我们和它们的差距,我们相比它们的劣势,这非常危险!我告诉你们,我97年从丰州离开到宋州工作时,也是自得意满,觉得宋州也不过如此嘛,当时宋州gdp是98亿,我们丰州是91亿,也就是7个亿的差距,可是现在呢?去年宋州完成gdp361亿,比我们超出了213亿,相当于我们两倍半有多,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大家,我在宋州工作了三年,很清楚,不是宋州干部本事有多大,老百姓有多么厉害,而是宋州本身有着雄厚的工业基础,他们只是暂时陷入了困境低迷,一旦走出了迷途,找准了自己发展的路径,就能迅速走出困境,实现复兴。”

  “黎阳和曲阳和宋州的情况相仿,它们的工业基础可能无法和宋州比,但是相对于我们丰州,他们仍然强太多,我们丰州仅有的几家大型企业还都是趁着人家黎阳打盹儿时从黎阳‘偷’来的,一旦他们醒悟过来,而我们还沉迷于现在的成绩上不思进取,我可以断言,两三年内他们就又可以把我们丰州甩出几个身位!到时候,我们丰州又只能全力以赴的去和昌西州争夺全省最后一名了!”

  陆为民最后一句话终于让在座的所有人哗然之后窃窃私语起来,这个预言的刺激实在太大了一些,丰州重回倒数第二,甚至去和昌西州争夺倒数第一,这太让人无法接受了,但是陆为民的预言却非无的放矢空穴来风,而是有理有据,甚至是极有可能出现的。

  “对不起各位了,本来我这个新官上任。是该将一些展望美好未来鼓舞大家士气的话,但是天豪书记和我商量了一下,觉得我们的干部们情绪已经够乐观的,乐观得有点儿过了头。居安思危这个词儿现在你们是听不进了,只能让我来给你们泼一瓢冷水冰水,好好清醒清醒,我希望的这番话能够让大家冷静下来,更理性一些的看待我们当前的工作和存在的问题,待会儿天豪书记还要做重要讲话,一切以天豪书记所说的为准,有得罪大家的地方请大家包涵谅解了。谢谢大家!”

  陆为民气不喘色不变的结束了他自己就任行署专员的第一次讲话,其中几乎没有半句夸赞褒奖的言语,有的只是深可见骨的剖析和毫不留情的抽打。让在座的所有人都意识到以前那个青葱稚嫩的角色早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是在宋州“兴风作浪”三年又去了藏区“蛰伏待起”一年的强人。

  在张天豪讲话期间,台上台下很多人都在忍不住在揣摩,这位新的专员到来,会给丰州带来什么。而同样强势的张天豪和他搭档,又会在丰州搅起一场多大的风雨?

  ***************************************************************************************************************************

  去藏区期间顾子铭虽然留在了宋州,陆为民倒是没有太多不适应,当时在藏区,虽然担任山南地委副书记,但是谁都知道那是挂职,具体工作轮不到他来亲手操作。更多的是向上联系和在一些观念理念上的指导灌输,他一个人也能胜任。

  但是回到昌江,尤其是到丰州之后,,没有秘书的不方便一下子就显现出来了。

  哪怕陆为民对丰州的情况很熟悉,但是很多具体细微工作。尤其是一些工作联系却需要一个秘书去打前站,所以这事儿还成了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

  行署秘书长兼行署办主任上官深雪是个女同志,刚满四十二,原来是地区妇联主任,陆为民在丰州工作时。上官深雪在大垣县委担任宣传部长,当时是最年轻的宣传部长,只不过差一点被下派到双峰担任县委常委、宣传部长的陆为民给把记录打破,好在后来陆为民没有担任宣传部长,而是去了洼崮,所以这个记录也一直被上官深雪保持着。再后来吕文秀调到淮山担任了一段时间的组织部长、县委副书记,最后到地区妇联担任的主任,今年初上官深雪被突兀的调到行署办担任秘书长,也是让很多人大跌眼镜。

  陆为民也有些郁闷,怎么张天豪会选一个女同志来担任行署秘书长?尤其是这个行署秘书长是今年初才任命的,陆为民不由得有些怀疑,这张天豪是不是有意想要恶心下一任行署专员,专门弄一个女人来当行署秘书长,最起码一段时间内你还不好换这个行署秘书长,你说这不是故意膈应人么?

  看见上官深雪坐在自己对面,陆为民总觉得有些面熟,短发,一副黑框眼镜,文静优雅中又透露出一副干练气息,陆为民有些疑惑,联想到此人的姓氏,陆为民猛然反应过来,“上官秘书长,你们上官这个姓氏好像不多见啊?”

  上官深雪正在汇报着近期行署办的工作,却没想到这个心不在焉的年轻专员突然间,问起这个问题,心里一阵发堵,“是啊,专员你觉得很好奇么?百家姓里有的姓氏都不算少见吧。”

  听出对方语气里的不善,陆为民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呃,不是,上官秘书长,我就是觉得你的姓氏和名字都有点儿独特,呃,不知道上官浅雪和你……?”

  “她是我妹妹。”上官深雪略感惊讶,她没想到陆为民居然会认识上官浅雪,妹妹早在三年前就调到省政法委去工作了,没想到陆为民居然认识。

  “哦?是你妹妹?难怪我总觉得看着你眼熟,但是在我记忆中好像和你没什么交葛,我在阜头工作时你还在淮山工作吧?”陆为民点点头,“上官浅雪好像已经不在丰州工作了吧?92年我还在地委办工作时,和她有过交道,在一起吃过一顿饭,对你妹妹英姿飒爽的模样也是印象很深。”

  “嗯,我以前是在淮山工作,她前年调到省政法委去了。”上官深雪见陆为民是真认识自己妹妹,脸色稍稍好看了一些,“陆专员,您的秘书问题,您看是就在行署办选一选,还是……”

  这其实就是一个变相的建议了。

  对于秘书的选拔,很多领导的口味不一样,有些喜欢自己选,有些则无所谓,听从办公室安排,有的则是一路带走,如果没有援藏这一年的耽搁,也许陆为民就把顾子铭带过来了,当然还要看顾子铭愿不愿意,但现在他就只能再选一个,重新来适应。

  “这样吧,你把行署办的合适人选名单筛选一下交给我,我看看。”

  陆为民深知秘书的重要性和紧要性,上官深雪既然和上官浅雪是两姊妹,而上官浅雪和张天豪关系不一般,所以他不得不防着一点,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有时候就是大意失荆州,他可不愿意在这些明显可以避免的低级错误上出状况。

  “那行。”上官深雪也不多言,有不少人都盯着陆为民选秘书这事儿,也有人和她说过,但她知道这事儿对方多半是不会听自己的,陆为民不是外来户,对丰州的情况很了解,谁想随随便便往他身边塞人肯定行不通,她也懒得去操这个心。

  看见上官深雪优美的背影和臀部曲线消失在门口,陆为民这才收回目光。

  他当然不会对一个四十出头的女人有什么想法,只是单纯的欣赏,这女人很有点知性气息,也很会打扮,铁灰色的西装套裙不但没让她显得老气,反而很有一分飘逸感,和上官浅雪的那种英武豪迈截然两样。

  如果抛开这其中的因素,他倒是不介意对方在自己身边任职,只是这行署秘书长太重要了,他宁肯选择一个更稳妥的角色。

  不过就目前情形来说,要想换人不现实,所以在无从选择的情况下,他也只能接受。

  虽然选择行署秘书长一般说来是专员的权利,但是你一来就要换人,而且是一个刚上任半年时间都不到的人,显然是对张天豪的不信任,同时也是对上官深雪本人的侮蔑,所以陆为民还不能这样做,即便日后要做,也得要有一个合适的机会和理由。

  上官深雪来向陆为民汇报了两件事情,一个当然是秘书问题,一个是第一次行署常务会议的召开时间和内容。

  前者属于陆为民个人来处理,后者则需要根据地委会议时间和内容来确定。

  陆为民想了一想,拿出通讯录看了一会儿,这才决定自己首先要做的几件

  事情。

  还能再投几张票么?很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