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十节 我要的是干货!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十节 我要的是干货!


  邢国寿和冯可行看见陆为民下了车,都笑容满面的迎了上来。

  邢国寿和陆为民是党校同学,而冯可行则是落难的时候到了陆为民主政时候的阜头,应该说陆为民与两人的关系都很熟络,当然后来邢国寿到了大垣,而冯可行则随着陆为民离开双峰关系也变得疏淡起来,无论再好的朋友,久而久之不走动,也会觉得生疏起来,当然现在陆为民重新回到了丰州政治舞台的中心,那么有些关系也一样可以重新建立恢复甚至加固起来。

  “陆专员!”

  “国寿,可行,这么客气干什么?走吧,咱们以后别整这些花架子,没意义。”陆为民和两人笑着握手,然后叮嘱道:“我这是正儿八经的意见,记住啊。”

  “那怎么行?专员,你初来乍到,……”邢国寿笑了起来。

  “行,这一次是初来乍到,下一次我就是熟人了,自个儿来,不用你们迎来送往。”陆为民摆摆手,“一晃眼,都是熟人。”

  邢国寿和冯可行又和跟随在陆为民身后的行署秘书长上官深雪握手,尤其是冯可行,看得出来和上官深雪很熟悉,这更加确信了陆为民的判断,上官深雪浅雪姊妹都和张天豪那一系的人关系匪浅。

  丰州市委市府大院也是新建没几年的,落成日期也和丰州地委行署建成时间差不多,只不过丰州地委行署是建在了东沣河以东的新区建国路上,而丰州市委市府则是建在了东沣河以西靠近丰江的南华大道上,地委和行署与市委市府之间的距离不近,所以不少人当时都在说张天豪是想建独立王国,不想在地委行署眼皮子下边儿受人气。

  陪同陆为民调研的还有地区财政局、地区交通局、地区国土局、地区发计委、地区经委、地区农业局、地区水利局、地区公安处等行署主要部门的负责人。

  一行人进了会议室之后,陆为民打量了一眼丰州市这边的领导,除了邢国寿和冯可行这两个主要领导他还算认识外,其他人都不认识了,忍不住有些感慨。一走四年,丰州市就是物是人非了。

  邢国寿是从大垣县委书记调过来担任丰州市委书记的,冯可行则是从双峰县委副书记调过来任市长的,但冯可行还算是在丰州成长起来的干部。

  在来丰州之前的三天行署办就已经给丰州市委市政府发了通知。也就是关于行署专员陆为民到丰州市调研内容的通知,要求丰州市委市府做好汇报准备。

  事实上陆为民也清楚这种公式化的汇报其实是听不到多少实质性的东西的,面面俱到,蜻蜓点水,各方面都要汇报到位,并非他这一次的主要调研目的,但是你又不能把这个形式走一遍,漏了一方面都不好,日后都会成为相关部门认为是主要领导不重视本部门工作的说辞,所以必要的形式必须要走。

  不过陆为民还是让行署办给丰州市委市政府的通知中作了一个特定要求。就是汇报限制在十分钟之内,重点介绍丰州市当前社会经济事业发展,尤其是经济工作的基本面。

  邢国寿也很清楚陆为民的来意,在行署办发了通知之后,他就给陆为民打过电话。陆为民也在电话里谈了自己的一些思路,让邢国寿明白陆为民所来为何,在汇报中也好有针对性的重点介绍。

  “去年全市在克服了东南亚金融危机给国内经济带来的不利影响,经济增速保持平稳较快的发展势头,实现经济增速百分之12.8%,完成国内生产总值19.84亿元,其中第一产业实现……。财政总收入实现2.67亿元,实现增速10.9%,……”

  陆为民默默的记录着冯可行介绍的数据,这些数据其实他已经有了,行署办早就在他上任之后的第二天就把全地区各县市区2000年的各项经济数据上报了上来。

  受到98年东南亚金融风暴导致国内宏观经济形势不佳以及洪水的影响,丰州地区原本在96、97年两年保持的较高经济增速在98、99年连续两年出现了一个较大滑坡。这倒不是丰州一个地方,几乎是全省各地市经济增速都出现了较大滑坡,丰州还算是相对较好的,在2000年才算是出现了一个比较好的发展势头。

  陆为民皱着眉头听着冯可行的汇报,他仔细分析过丰州市的经济格局。第一产业所占比例依然很大,作为一个地区行署所在的市,第一产业比例仍然高达百分之四十八,二三产业所在比例居然只有一半,这在其他地方是不可想象的。

  像苏谯和遂安这些县份,第一产业的比例早已经缩小到了百分之二十以下,即便是像烈山这样的县份,第一产业比例也已经只占到了三成,甚至叶河的第一产业比例也只占到了四成,可丰州市居然还占到一半。

  这是丰州市经济发展的症结所在,城市化进程严重滞后,当然这和丰州市的第二三产业没有发展起来有很大关系,第二三产业发展不起来,就会制约城市化进程,同样城市化进程拖后腿,就会反过来对第二第三产业的发展产生负面影响,尤其是对丰州市这样的地区行署所在地区,第三产业本该是占有相当比例的,起码也比其他县要高出一截,但是从数据上来看,丰州市第三产业比重仍然是相当可怜,比阜头和双峰都要低。

  在冯可行汇报完毕之后,邢国寿又作了补充,陆为民一直只是听,没有插一句话,甚至也没有发一句问,这让邢国寿和冯可行都有些忐忑。

  眼前这一位是搞经济起家的,这些经济数据对他来说,稍一估测,就能掂量出里边的轻重来。

  会议室里呈现出一种奇异的安静,陆为民手中的签字笔轻轻摇了两下,这才启口问道:“国寿,可行,丰州市去年的经济数据我们都耳熟目详了,19.84亿的gdp,怎么说呢?在全地区第四,正好中不溜,可是咱们丰州市可是地区行署所在地,它叫市,而不是县,什么叫市?通俗一点说,那就是城市,城区,大家都知道城市城区的经济是要比以农业为主的县份要强的,而且要强很多才对,可我们都看到,丰州市的第一产业比例,高啊,真不是一般化的高,我们都知道,在现代社会,一个第一产业比例偏高的地区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里经济不发达,还处于农业社会,以农业为主,这不符合我们丰州市的定位。”

  会议室里只有一阵洗洗刷刷的钢笔尖在纸面上摩擦产生的细微声音。

  “丰州市的定位是什么?是全地区也就是日后丰州建市之后的中心城区,是全地区或者说全市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政治中心不用说,文化中心我觉得咱们丰州是都还很欠缺,基础设施上的投入严重不足,当然这和地区有很大关系,但是经济中心,这句话名不副实,而且是严重的名不副实,阜头gdp比丰州高出一大截,古庆和双峰也比丰州市高,这说不过去,在我看来,这也是丰州市委市府一级党委政府班子的耻辱!”

  陆为民的语气变得凌厉起来,如毒蛇吐信,咄咄逼人。

  “你邢国寿搞不来经济么?你冯可行只擅长农业工作么?”陆为民眯缝着眼睛,微微扬起下颌,语气说不出的冷峭,“你邢国寿在当大垣县委书记时候提出来的因地制宜大力发展家具产业,现在大垣已经成为咱们昌江远近闻名的家具制造中心,连昌州那些家具城的老板都是言必称大垣,你不是搞得很出色么?你冯可行在双峰工作时和我探讨双峰的经济发展不也是头头是道,很有看点嘛,怎么到丰州来就水土不服了?我记得你就是土生土长丰州人嘛,怎么近乡情怯,地委行署眼皮子下边,反而缩手缩脚玩不转了?”

  邢国寿和冯可行脸都是红一阵白一阵,其他地直机关和行署各部门的领导以及丰州市参加会议的人员也都是噤若寒蝉,谁也未曾想到陆为民这坐在会议室里听了好一会儿,都是和颜悦色的,怎么突然就发起飙来了?

  “先前你们邢书记给我打电话,我就说我来没好话,就像上一次的干部大会上我所说的一样,我来不是打和牌,谈情谊的,我来就是找问题,说问题,并解决问题的!”陆为民抖了抖丰州市的汇报材料,“应该说问题分析得也算靠谱吧,但是我没看到你们丰州市委市府对目前丰州市经济发展症结的有什么好的想法和意见,都是一些泛泛而谈的空话套话,什么加大招商以资力度,培养主导产业,激发创业活力,加快城市化进程,这些话找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让他翻阅一个星期的《人民日报》、《昌江日报》,他就能花团锦簇的给你写一大篇,我不需要!我要的是干货,实打实的干货,你们打算具体怎么干!”

  唯有用最热忱的码字精神和最符合心意的桥段来求兄弟们给几张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