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十二节 谈事和谈人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十二节 谈事和谈人


  就在张天豪想要和陆为民谈一谈的时候,陆为民也打算和张天豪好好谈一谈。

  谈一谈这个词儿含义很宽泛,中国人用词造句充满了蕴含哲理和复杂内涵的本事,同一句话或者通一个词儿,用不同语气、在不同场合、通过不同人嘴里说出来,那就有不同的含义,每一个要素的变化都能赋予一句话一个词儿不一样的内涵精髓。

  张天豪打算和陆为民谈一谈也是考虑许久了,他原来是想等陆为民调研完毕之后再来推心置腹的谈一谈,但是他看目前陆为民的动作,觉得不能再拖下去了,早谈早好,始终要谈,一次就要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看看陆为民对此如何看待。

  他也相信自己的一些观点早已经通过这一段时间的点言碎语传递给了对方,对方似乎还在斟酌考虑,系统性的谈一次有助于消除和化解一些理解上的错误,也有助于赢得对方的理解和支持,丰州不能再等下去了。

  同样,陆为民也打算和张天豪谈一谈,但是谈的侧重点有所不同。

  他想要谈的主要方向是行署班子的构成问题。

  他对目前行署班子的构成很不满意,曹刚据说要卸任却一直没有卸任,同时还欠缺一个副专员,目前的班子结构显得残缺不全,原本他甚至还想谈一谈上官深雪这个秘书长的人选问题,但是他知道现在条件还不成熟,最起码这一年里他都要对上官深雪“礼遇有加”,保持一个“满意”姿态,他的重心在两名行署副专员的人选问题上。

  当然,陆为民没有指望自己可以获得两名副专员人选的选拔权,但是他希望能够和张天豪完成一次合作,赢得一个人选的提名。

  四个副专员中,王自荣让他有些失望,或许是王自荣年龄真的有点儿大了。或许是王自荣另有想法,总之陆为民觉得王自荣比起五年前退步了,多了几分老成世故,少了几分锐气魄力。

  曹刚不用说。不是他的菜,也不会成为他的菜,潘晓方差强人意,不过用在分管文教卫这一块上,也还能凑合,肉了点,但是如果经常敲打督促着,还是可以发挥作用的。

  重点是两大块,工商业和城市建设及交通,这也是决定丰州未来发展的关键。而只剩下宋大成一个人能替自己分担,陆为民还缺一个帮手。

  行署副专员人选也不是张天豪一个人能够决定的,决定权在省里,但是陆为民判断在这一轮自己到丰州后,副专员的人选问题上。省委可能会充分考虑张天豪的意见,所以他希望地委能够在两名副专员人选上迅速形成一致意见。

  陆为民知道这个一致意见不那么容易形成,怎么来实现这一目的,就要看他和张天豪的谈话了。

  不过他也相信张天豪需要自己,就像自己也需要张天豪一样,双方可以达成一个双赢合作。

  在此之前,他需要考虑谁到行署来更能协助自己推进工作。

  毫无疑问徐晓春是第一人选。徐晓春或许没有太突出的能力,但是此人各方面的能力十分均衡,尤其是在协调和执行能力上比较强,陆为民认为如果徐晓春来协助自己负责城市建设和交通建设工作,是比较合适的,尤其是徐晓春还曾经担任过一段时间的丰州市市长。对丰州市的情况也比较熟悉。

  古庆县委书记吕腾也是一个不错的人选,虽然陆为民和吕腾的交道不算多,也没有多少私交,但是他从江冰绫那里也能了解到一些情况,吕腾在财政系统的口碑还是比较好的。而且财政也相当熟悉,城市建设和交通建设涉及到海量的资金融资,吕腾来可以在这个问题上帮助陆为民减轻负担。

  陆为民来丰州之后才发现,也许丰州还是一个地区而不是一个地级市,所以在政府融资平台建设上居然还是一片空白,陆为民不清楚张天豪原来的考虑,或者是因为张天豪担任行署专员时间不长就升任了地委书记,所以在行署这边的心用得不够,或者说张天豪天生就是适合战略决策而非战术布局和执行,所以……。

  不过陆为民很清楚,虽然政府性的融资平台在日后会遭到来自各方的猛烈抨击和攻讦,但是谁也无法否认政府性的融资平台对于推进城市化进程尤其是在基础设施建设上所发挥的作用是无可替代的,城市化进程严重落后的情况下,地方政府没有太多的选择,尤其是在竞争日趋激烈的情况以及政绩观的牵引下,政府性融资平台是首选利器。

  在陆为民看来,政府性的融资平台并非洪水猛兽,关键在于一个度的问题上,可控、适当超前这是陆为民对政府性融资平台的要求,资金要用在刀刃上,该投入的不手软,不该投入的坚决不给,当然说都很容易,党政领导看见手里宽裕了,头脑能不发热的太少,大笔一挥,汹涌而出,最后如吸毒一般难以自拔。

  丰州的城市建设相对落后,除了在成立地区时吸引了北方机械厂和长风机器厂来落户后,因为形势需要打高了一段时间城市建设后,后来几年里基本上就是停滞不前了,行署方面没心思在这方面投入,而丰州市却没有这笔财力来投入,所以造就了目前丰州的城区偏小、散乱,这也极大的影响到了丰州城市的形象。

  陆为民来丰州后也和昔日的一些老朋友老同事一起闲聊过,像陈鹏举,现在已经是北方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北方机械厂)的总经理,和自己谈起北方机械厂落户丰州时,就认为是一个失策,丰州成立地区将近十年,城市规划建设上依然是一个县城的格局,厂里边不少去过昆湖和青溪以及洛门的职工,都认为当初应该选择这几个城市落户,而不该在丰州这个旮旯里,大骂当时的主要领导瞎了眼。

  这也给了陆为民很大刺激,一个缺乏形象的城市,你在发展经济尤其是招商引资的竞争力上就会丢失很多分,同等条件下,投资者当然会选择城市更具魅力环境更好的地方,尤其是一些层次比较高的项目更是如此。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选好自己的助手才是首要任务。

  陆为民还不清楚张天豪对这两个副专员人选有什么想法,这都需要沟通协商,当然还有妥协,甚至交易。

  ***************************************************************************************************************************

  张天豪想和陆为民谈事,陆为民想和张天豪谈人。

  人和事永远都是工作的两大要素,选对了人,事半功倍,做好了事,自然也就凸显了人。

  陆为民知道不管是选择谁,这都会在整个丰州引起一*的人事调整。

  徐晓春是南潭县委书记,吕腾是古庆县委书记,抑或张天豪还有其他人选,比如地区发计委主任竺孝达,双峰县委书记邓少海等等,但无论动那个都会牵扯一连串人事变动,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就算张天豪和自己有了共识,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正处升副厅,也就意味着正处级干部也要出缺,同样县委书记是含金量最高的正处级,那么就还有那些含金量不那么足的正处级想来争夺这空缺出来的位置,而也就还有更多的副处级瞅着可能那些一路挪出来的正处级位置,以此类推。

  这是一个系统工程,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敲得定的,更何况副厅级干部的任命权还在省里,就算是自己和张天豪达成共识,这里边还有要做通省里的大量工作去做。

  陆为民正琢磨着该如何来和张天豪来开这个口时,却接到了张天豪的电话。

  “为民,枇杷山春色正浓,伏龙岭山奇水秀,明天是星期六,有没有空,回不回昌州?不回去的话,那我们就一起去踏踏青怎么样?当然,如果你家小苏愿意来,那更好。”张天豪在电话里声音透露出一股亲热,让陆为民都有点儿不适用了。

  “枇杷山?伏龙岭?天豪书记,你雅兴不浅啊!好啊,那就明儿一早?”

  陆为民愣了一愣,张天豪居然邀请自己去踏青,当然这踏青肯定是一个由头,也就是借这样一个机会来商谈或者交流一些事情,陆为民若有所悟,看来张天豪也还是有些坐不住了,自己的调研不太顺利,在丰州市里边又发了一回飙,这地区里边都传响了,这拖下去不是办法,无论是张天豪还是自己,都觉得是该见见面交交心的时候了。

  “好啊,那就九点钟怎么样?枇杷山悠然亭上,在那儿品茗可是人生一大快事。”张天豪应道。

  “好,这算不算是一出煮茶论英雄啊。”陆为民笑着回答。

  月票,推荐票,我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