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二十八节 将相和?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二十八节 将相和?


  原本陆为民和吕腾关系不算很深,陆为民也知道吕腾属于前任地委书记孙震的人,张天豪对吕腾的印象不算差但也不算特别好。

  孙震走了,吕腾被搁在古庆县委书记这个位置上有些尴尬。

  古庆的条件摆在这里,经济规模倒是差强人意,但是产业单一,要想突破难度不小,作为县委书记要想借此拿出一番政绩来,很考手艺。

  倒是经过这一番调研交流之后,陆为民觉得吕腾还有点本事和风骨,在很多问题的观点上相当实际,并不因为自己是专员就应声附和。

  吕腾提出的人弃我取观点也得到了陆为民的认可,对于高耗能产业,很多地方是谈虎色变,在很多人印象中这是应该淘汰的产业,但是陆为民和吕腾都认为,存在即合理,一个产业的发展只要是符合法律规定的,那么就只能依靠市场竞争来解决问题。

  像电解铝、建材、钢铁这几类高耗能大户,对于国民经济发展极为重要,你只能说是采取提供工艺技术来提高能耗比,提倡节能,但是你绝不可能说不搞这几个产业。

  之所以中国这几大产业一直会红火多年,一方面是市场需求量大,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从比较优势上来说,国内这几大产业仍然有很强的竞争力,这就决定了它们的生存能力。

  市场经济也决定了像这几类产业它会逐渐向电力充裕、电价低廉的地区转移,目前国内沿海地区铝型材产业相对发达,但是很快就会因为受到电力制约而向中西部内陆地区转移。

  像丰州这样既有比较丰富的电力供应,而且有紧靠长三角这样的重要市场,可以说应该是很有竞争力的,而该不该支持这一类产业在古庆的落户,陆为民和吕腾都觉得只要是符合法律法规的,政府就应该支持,但是应当正确引导。

  比如在项目和企业接入落户时应当鼓励上规模和节能工艺。政府可以在政策上予以支持,而且也应当明确一点,欢迎高耗能产业并不代表欢迎高污染行业,这完全是两个概念。

  按照吕腾的构想。目前古庆北边黎山峡江上在建的装机容量为20万千瓦的塔门峡电站虽然只属于中型电站,但是由于径流水量大,截流后蓄水量大,年发电量可达十亿千瓦时,这个电站预计将于年底建成,加上原来峡江上还有的两个小型电站,这样古庆的电力优势已经有了,以此作为招商引资的条件,是可以吸引一些产业到来的,而一些产业的到来又可以作为下一步上马火电厂的基础。用以转化古庆丰富的煤炭资源,进而进一步确定古庆作为能源供应大县的地位。

  陆为民甚至还和吕腾探讨过在黎山古峰口那一带的山垭上可以搞风力发电的试点,那里是整个昌西南地区最著名的风口,虽然无法和西北地区那些著名的风能富足的地方相比,但是在长江以南绝对算是风能富集的地区了。

  当然这其中需要操作的问题很多。尤其是谁来投资,如何来协调和国电公司方面的关系以及程序问题,也相当繁琐而复杂,其中难度也不小。

  不过陆为民已经在宋州时为华达钢铁和新麓山集团搞自备电厂时已经和电力系统有了颇多瓜葛,对于电力系统方面并不陌生,知道这个问题看似操作难度很高,但是也并非毫无头绪。

  两个人在这一点上谈得很投缘。就看在实际操作中能不能如愿了。

  ***************************************************************************************************************************

  这一段时间陆为民都很忙,调研结束之后,陆为民让吕文秀把自己的一些想法结合各县市党委政府的构想规划拿出一个初稿出来,然后在地委会议上进行了一个比较全面的汇报。

  照理说像地委会议这样的会上,作为地委副书记、行署副专员是很难享受到这样的“礼遇”的,尤其是像他这种初来乍到上任伊始的行署专员。你要拿到行署常务会议上去说说还行,地委会议上就显得有点儿超规格待遇了。

  不过张天豪却是一力主张要听一听陆为民这一段时间的调研之后的想法,才专门召开了这个会议。

  陆为民当然清楚张天豪的这个动作不仅仅是“礼遇”和“示好”那么简单,他不好说这是不是捧杀,但是他却知道张天豪这一手很厉害。把自己推得很高,也给了自己足够的支持,可以说真的做到了地委全力支持你陆为民来大展拳脚,这堂堂正正的阳谋让所有人都无话可说,而且都得要佩服张天豪的胸襟气魄。

  对于一个新来的专员,作为地委书记,能做到这一步可谓仁至义尽了。

  外界并不清楚张天豪和陆为民之间心照不宣的“君子之盟”,他们之间的约定只有祁战歌、吴光宇等寥寥几人清楚,甚至连王自荣也只是隐约感觉陆为民和张天豪能够如此迅捷的密切起来,背后肯定有什么条件交易。

  不过两个人在公开场合上表现出来的态度似乎很一致,让人很难觉察出其中有什么差异。

  只是这种书记专员在重大工作上的观点意见完全一致的表现实在让人觉得咋舌,不是说不可能一致,但是在一项几乎是覆盖整个地委行署全年工作的经济发展上观点意见完全一致,张天豪甚至表现出了对行署的具体战略完全支持态度,这就太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

  这可不只是表面上的态度那么简单,这也意味着你作为地委书记的姿态,那是不能随便出尔反尔的,否则只会损害你自己的威信。

  诺不轻信,故人不负我;诺不轻许,故我不负人,张天豪很推崇这句话,一直把他视为自己的座右铭,地委行署里边很多人都知道。

  地委会议上,陆为民全面详尽的阐述了自己通过近期的调研对丰州地区各县市区在经济工作上的一些看法和意见,并提出了自己的一些构想。

  鉴于省委省政府对丰州地区经济发展上的期待,陆为民也表示他和张天豪两人商量过,当前首要问题还是要解决经济发展问题,所以在这一轮的调研中,陆为民的重点还是放在了经济工作上,对其他工作暂时缓了一缓。

  地委会议上不少地委委员们都听出了陆为民的一些观点似乎和张天豪的一些主张惊人的相似。

  比如发展壮大县域经济,尤其是重点打造阜头作为全地区经济龙头的态度,但是作为补充,陆为民也提出了大垣发展的新思路,这一点让地委委员们都颇为吃惊。

  要知道大垣经济总量不算高,比起古庆、双峰甚至丰州市都要差一大截,产业也相对单一,一个家具制造业怎么看都觉得不像是能撑大局的产业,但是县委书记劳动和县长韩业辰都属于张天豪的嫡系人马,陆为民不去琢磨古庆、双峰和丰州市,却主动提出要把大垣经济发展作为另一个次重心,这向张天豪示好的姿态太明显了。

  联想到之前张天豪在一些场合下的态度,这就让地委委员们心里的滋味更复杂了。

  难道这两位真的能打破历史怪圈,创造一回一二把手精诚合作携手共进的典范?

  不是说没有这种范例,但是在座里边不少人都对张天豪和陆为民是知根知底的,这两人的脾性他们也都清楚,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张天豪和陆为民都属于那种桀骜不驯不肯为五斗米折腰那种角色,这个时候却来唱一出将相和,这可能么?

  要知道这可不是哪一项单一性的工作那么简单,经济工作,关乎全局,甚至对于一个想要在仕途上更进一步的主要领导来说,要说几乎就是全部也并不为过,像张天豪这种已经在丰州、昌西州以及中央多个地区和部门打磨过的角色,资历已经不缺乏了,缺乏的就是政绩,尤其是在经济工作上要证明自我,凸显自己的能力和成绩,这个时候他居然和陆为民“携手”了?

  他不怕被陆为民盖过风头,而陆为民也不介意被张天豪指挥着甘为配角甚至棋子?

  以陆为民的脾性,不应该啊。

  不过这帮人心里再是疑惑万千,却也无法说什么,对于党政主要领导能够把臂言欢肝胆相照,谁又能表现出不解或者疑惑?

  人都是这种尿性,如果张天豪真的和陆为民斗得不亦乐乎了,他们又觉得这一二把手缺乏涵养了,但如果两人却又相敬如宾携手合力了,他们又觉得这不可思议,甚至又难以接受了,主要领导都步调一致令行禁止了,他们的份量又在哪里去显示?

  什么也不说,只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