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三十四节 微妙之局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三十四节 微妙之局


  阜头和大垣成了宠儿,什么资源政策都往这两地倾斜,丰州市是主城区所在,古庆有资源,双峰也有一定产业基础,唯独南潭和淮山,人口最多,经济发展最落后,照理说这本来是最应该支持的,但是从现在地委行署表现出来的姿态来看,南潭和淮山很有点儿被放弃的感觉。

  谁都知道资源也好,政策也好,就那么多,给了你,也许别人就得要少一块。

  像丰州到大垣的丰大公路,虽然只有十六公里,但是这条道路标准极高,一旦建成,基本上就是把大垣彻底拉近了丰州城区,而这种毗邻市区而又具有良好的产业基础和基础设施的地区在招商引资上是最具有吸引力的,而且也是最容易发展起来的,也难怪地委行署这么感兴趣。

  阜头现在的产业已经具有一定规模了,进入了良性发展阶段,可以说不需要地区多大支持,也能实现自我增长,但是地区仍然不遗余力的给予支持,像阜河三桥已经提上了议事日程,据说地区交通局要给予一定财政补贴,同时丰州经阜头到洛门的高速公路据说地委行署也在积极促成,要力争在明年立项开建,进一步打通交通瓶颈,而这是典型的肥上添。

  而南潭想建设与南边闽省的崇安的南崇公路,打通南潭南下进入闽省的道路,这条路名义上是省道303,但是路况很差,根本达不到二级路面,南潭一直希望把这条路进行改建,改善南潭南下出省的状况,但是这个规划已经提了几年,地区和省里都是以地质条件恶劣投资巨大为由束之高阁,这也让徐晓春和徐越颇感无奈。

  陆为民的态度还算相对好一些的,至少还是在南潭扎扎实实呆了一个整天,但是其他地区领导对于南潭的关注度就明显不够了。

  张天豪从担任行署专员到就任地委书记。迄今为止也知道南潭来调研过两次,因为其他工作来过三次。

  而按照徐越的统计,地委副书记吴光宇平均要去双峰三次才会到南潭一次,要去阜头五次才会到南潭一次。王自荣好一点,但是去双峰、古庆和南潭的次数比例也起码是2:1,可以说地委行署里边对于南潭的发展也的确是有点儿束手无策的感觉。

  也难怪徐晓春和徐越两人都对地委有些怨气,地区在有些方面的确做得太过了太露骨了一些。

  只是徐晓春和徐越也知道这也是形势使然,丰州地区要想拉近与前面几个地市的距离,又要避免被黎阳和曲阳这些地市追上来,就不得不有所侧重,唯有经济大县经济强县发展起来,才能拉动全地区的经济增速,而像南潭淮山这样的农业县。花太多精力也许在地区领导眼里就觉得不值。

  但是对于徐晓春他们来说,地区这样的做法无疑太伤人心,而且地区始终要面对落后地区的发展,你现在置之脑后,只会让落后地区和其他县市差距越来越大。而以后你再想要来弥补回来,那么付出的代价就会更大。

  当然对于一任领导来说,他的一届任期就这么长,他只需要考虑他这一届任期里成绩光鲜,让上边认可,能够为他提供一个更上一层楼的台阶,领导关注、媒体聚焦都更容易向靓丽的一面倾斜。而选择性的忽略阴暗面,所以这种情形下领导作出这样的抉择也无可厚非。

  只不过这样就亏了南潭和淮山了,你越是干不出成绩来,地区里边就越不会重视,各方资源也理所当然不会像你倾斜,而反过来地区不重视。资源不向你倾斜,你发展的机遇也就越少,你想要发展起来的难度就会越大,这就是一个悖论。

  ********************************************************************************************************************************************

  “归根结底还是要靠自己,你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那就是不切实际的虚妄。”陆为民很坦然的接过斟满的酒杯,平静的道:“我知道你们肯定要说地区太过于功利,太过于趋炎附势,但是市场经济本来就是如此,我们丰州地区的条件摆在这里,在地区尚不具备雄厚的财力来支持各县市区的发展时,地区必须要有所选择,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个论断用在让一部分地区先发展起来也没错,平均用力,既不符合市场经济法则,同样也不能产生实际效益,就像一条路一样,是每个县都修一截,还是集中力量先修好一条最需要的?高速公路的建设为什么都是从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开始建设?都是这个原理。只有这样地区才能积累更多的资金,为下一步的发展提供更充足的财力支持。”

  陆为民毫不讳言的话让饭局上的气氛似乎一下子沉闷了不少,徐晓春和徐越一时间都没有了话。

  “我说了,靠别人都靠不住,还得要靠自己。地区的支持顶多也就是一个添头,起不到决定作用。我当过县长,也当过县委书记,不客气的说,我在双峰和阜头干的时候,地区对县里的支持更多的是道义上精神上和口头上的,能不给我们设置障碍添乱我已经阿弥陀佛了,我从来就没有指望他们能给我们什么实质性的帮助,当然,这可能与当初地区条件的确太差有关。”

  “南潭现在的条件比起当初的双峰和阜头更差么?我看未必吧,如果始终抱着一股怨气在心里,看什么都不顺眼,做什么都想要去攀比,我觉得恐怕什么工作都干不好。”陆为民自顾自的往下说:“晓春书记你和我都在南潭干过,南潭经开区起步的时候什么样,你很清楚,一穷二白,白手起家,还不是搞起来了?为什么我们当初能搞起来?还不是凭着一股精神?!徐越,你在大垣当县长,大垣家具制造业怎么发展起来的,你有发言权嘛,难道是凭空自己冒出来的?你不花心思费心血,人家企业项目就自己来你们大垣了?明泉,你是和我一起在双峰洼崮创业,又一起到阜头去打拼的,难道说我们是成天坐在办公室里,喝着茶,看着报纸,吹着风扇,人家投资商就眼巴巴上门来了?项目就自己落户了?”

  “我告诉你们,这就是一个心态问题,更是一个精神问题!心态不端正,精神萎靡不振,就是地区支持你几个亿,你一样做不成事!只要心态端正,精神振奋,不需要谁来施舍,我们一样能干成事!”

  陆为民微微提高了声调,似乎要说给在场所有人听。

  看见上官深雪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章明泉轻轻咳了一声,小声道:“专员,吴书记和大垣劳书记、韩县长他们在隔壁206,他们也知道您在这边,可能一会儿要过来敬酒。”

  “没什么,我知道。”陆为民神色不变,点点头,“他们听见更好,这话也同样适用于他们大垣。”

  ********************************************************************************************************************************************

  吴光宇没想到自己端着酒杯过来,却在门口听到了这样一番话。

  若是至于自己一个人也就罢了,可后边还跟着劳动和韩业辰。

  他不知道陆为民这番话是要说给他听,但是若是要针对自己,也不完全是。

  地委对南潭和淮山支持的缺失并不是什么秘密,也不能说是地委就偏心眼儿,因为的确资金资源都有限。

  你南潭要修南崇公路,那本来就是省道要以省里的资金为主,地区交通局也只能摇旗呐喊帮补一番,不可能自扛重担,地区也扛不起,那是九十多公里山路,海量资金的需求,吴光宇估计如果没有省里来承头,就是再干一届,丰州地区也未必有这个意愿。

  这是现实情况决定了的。

  看见劳动和韩业辰脸上也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吴光宇知道陆为民这番话二人也听见了,想一想也是好事,怎么去理解也是二人的事情,也免得劳韩二人骄矜忘形了,当然这话传到张天豪耳朵里,又会是一番什么样的风波不好说,但这却不是自己能干预的。

  “老劳,老韩,为民专员这番话我觉得适合于我们丰州地区所有县市区,人一定要靠自己,内因才是决定事业成败的关键,寄希望于外部支持,只能说明对自己缺乏底气和信心,哪怕一时成功,也最终要露出本相。”吴光宇转过头来淡淡的道。

  月票呢?我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