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三十七节 撤地建市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三十七节 撤地建市


  陆为民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

  张天豪的强势和影响力以及自己所处的地位不允许自己和张天豪发生冲突,即便是在一些工作观点上有些不一致,自己也需要隐忍和服从。

  这不是胆怯或者说懦弱,而是政治使然。

  工作上的观点分歧,你很难在较短时间内判断谁对谁错,孰优孰劣。就像壮大县域经济和重点扶持龙头县一样,你能说这种做法不对么?你能说扶持大垣就比扶持南潭效果更差?

  这本身就没有一个绝对的对与错,很大程度在于如何看待,而效果也许要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后才见得出来,而那时候早就水过三秋了。

  所以在这种事情上,陆为民需要有一个明确的姿态,支持张天豪的观点并不折不扣的落实,但是并不代表他就没有自己的想法。

  陆为民觉得自己不折不扣的执行落实了张天豪的意图了,但是他依然可以在自己行署专员这层身份上做一些自己认为可以做的工作。

  当然这需要根据这些工作的难度以及所需资源来评判。

  像推进城市建设促进丰州市的发展,这样的工作难度不小所需资源太大,他需要择机行事,而像支持南潭进行产业转型和培训,这不需要耗费太多资源,而自己更多的可以以自身身份来促成推进,那么他就可以大大方方出手。

  在当先政治生态环境下,作为行署专员的角色限制使得无论你做出多么大的成绩,更多的光环都会归结于一把手,这是国内政治生态下的格局决定的,陆为民很清楚这一点,谁也无法扭转这个大势,那么就他个人来说,他就需要在大形势下做出一些符合自己意图同时也能体现自身特色的动作出来,简而言之。就是要让自己的成绩更与众不同,要让高层心中有他一席之地。

  这不是政治作秀或者贪图政绩,而是要让自己的表现更耀眼,如果说没有半分私欲在其中。也有点儿矫情了,但陆为民觉得只要对公有利,这无伤大雅。

  张天豪的县域经济发展观点已经公之于众了,地委行署都在围绕这一点上做文章,而张天豪自己也在一些场合下提出了要把阜头和大垣打造成为丰州经济发展高地,也凸显了他的观点,那么陆为民现在要做的就是要在发展县域经济这一大框架下做一些更凸显自己个人风格的事情。

  他的想法就是要做到既不让张天豪太反感,但是又能显示出自己风格印痕,同时又能对丰州整体经济有所提升,实现三赢的目的。

  南潭只是自己规划意图中的一极。而这一极也非常重要,谁都清楚南潭并没有入张天豪法眼,而如果南潭能够在没有获得地区有力支持下有所作为,那么这将是一个极佳的亮点,所以陆为民在这件事情也相当用心。

  当然也有一个因素在其中。那就是张天豪对二徐观感都很一般,而二徐对张天豪都有些怨气,加上还有章明泉这个自己昔日的忠诚部下在南潭,那么在执行问题上就不会存在任何问题,陆为民觉得于公于私于情于理,都需要在南潭做出一番亮色来。

  ********************************************************************************************************************************************

  陆为民细细的查阅了丰州地区的城市建设发展纲要,发现在城市建设这一块。丰州地区的确是滞后了。

  虽然只是一个地区,还不是地级市,但是因为是地区而忽略了城市发展这一块,尤其是城市建设这一块,显然有些顾此失彼了。

  陆为民问过上官深雪,就地区这一级层面上来说。城市发展建设的确没有纳入工作重心,其主要原因就是地区和丰州市的责权利上划分不清晰,其结果就是有利可图的事儿大家都想要插手,需要投入的则大家都推诿观望。

  原本地区层面上是吴光宇和魏宜康在负责,但是吴光宇显然把更多心思放在了工业板块。而魏宜康本身也对这一块工作缺乏认知和热情,所以在这一块工作上基本没有长远的构想规划,当然也说得过去,那就是丰州面临撤地建市,建市之后,再来统一进行规划,不是更好么?

  对于此种看法,陆为民只能摇头无语。

  丰州干部的思维显然还没有真正从农业地区的固有枷锁中走出来,即便是吴光宇,因为长期在西梁工作,也有这种思维。

  西梁陆为民也去过,以前本身也属于比较落后的农业地区,城市建设在宋振邦时代也的确大建大造过,但是缺乏长远理性的规划,而主要是想要利用城市建设来拉动gdp增长,吴光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太看得惯宋振邦的做法或者吃一堑长一智了,所以在这上边兴趣不大,更有兴趣去搞招商引资和发展工业经济。

  一个地区到一个地级市的表面转化是相对比较简单的,说句难听一点的话,国务院一纸文件下来,省里来个领导一宣布,丰州地区地区各类牌子换成丰州市,丰州市的换成某某区的,红萝卜公章一改,也就了事大吉了,但是你要真正从地区向地级市的转变,实现从本质上的转化,其中需要做的工作太多了,尤其是像丰州这种本身设立地区的历史就比较短,精神思想底蕴上无法和黎阳这样的地区相比。

  今年是昌江省撤地建市高峰年,洛门在年初完成了撤地建市,黎阳地区也在五一完成了撤地建市,西梁撤地建市是定在了十月,也就是说丰州将是全省最后一个完成撤地建市的地区,完成以后,昌江省就只会有十二个地级市和一个民族自治州了。

  丰州地区的撤地建市放在了明年一月一日元旦节,距离现在还有达半年时间,但是各项工作的推进却有点儿不紧不慢,似乎大家都觉得地改市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儿,没什么特别的改变,甚至陆为民觉得连张天豪好像也是这种心态,这让他也很郁闷。

  之所以意识不到地改市的重要性,其根源就是没有明白城市经济在日后经济主体的重要性,张天豪强调县域经济发展的重要性其实也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表明他并没有真正认识到地改市对丰州的重要性,也没有认识到丰州地级市的成立将会真正确立起丰州整个地区的经济核心,从今以后丰州市区才会成为整个丰州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意识不到这一点,他们当然就不会对城市发展建设有更深远更长远的考虑和布局。

  别人可能意识不到这一点,但是陆为民却很清楚,一座城市的建设需要一个近、中、远期规划,近期很多人都能理解,但是中远期规划很多人就未必能看得到了,尤其是在近期规划有些时候需要为中远期规划做准备的情形下,很多人就更无法理解了。

  丰州在撤地建市之后市辖区这一块的调整也有几个方案,但是据说方案一直没有真正敲定下来。

  由于丰州市区地处三水交汇处,丰江、东沣河、西沣河,东西沣河错位注入丰江,使得丰州市在这一区域被划分成了不规则的四块,除了枇杷山所处的的西北区块有相当大一部分属于经开区外,属于老市区的东南区块和目前发展比较快的东北区块以及处于待开发状态的西南区块都属于丰州市。

  因此在方案上也是提出了两个,一个是直接以丰江划界,丰江以东也就是包括东沣河两岸的东部区域成立东沣区或者丰城区,丰江以西、西沣河以南则为西沣区,而丰江以西、西沣河以北部分属于经开区,但是经开区以外仍然属于西沣区。

  还有一个方案则是上半部分不变,丰江以东为丰城区或者东沣区,丰江以西、西沣河以南为沣南区,丰江以西、西沣河以北除经开区外的区域为沣北区,也就是说,日后丰州会成为三个行政区外加一个经开区。

  两个方案事实上都保留了丰江以东目前丰州的精华地区,只不过第一个方案将整个丰江以西划成一个区,而第二个方案将丰江以西再以西沣河为界划成了两个区。

  从苏燕青那边获得的消息来看,第一个方案获批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但是陆为民却认为从长远来看,第二个方案的构架会更好一些,虽然丰江以东是目前丰州市的精华区,但是就土地资源来说,第二方案的沣北区和沣南区更具备发展潜力,划分成为三个区也更有利于日后市一级政府在规划上运筹帷幄,不至于变成非此即彼,只有丰城区和西沣区可供选择。

  在这个问题上,陆为民也曾抽时间向高晋汇报过自己的看法,也获得了高晋的认同。

  继续努力,不屈不挠,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