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四十二节 安排打乱了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四十二节 安排打乱了


  陆为民“哦”了一声,没有再回答。

  难怪张天豪有点儿为难,吕腾是他定下的人选,估计早就和省里边通过气了,也许张天豪还打算向自己示好一下,没想到省委组织部另有安排,这让张天豪有点儿为难,不过陆为民倒不意外,自己初来乍到,就想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哪有那么好的事儿,在这个骨节眼儿上,陆为民甚至觉得是一件好事。

  失去了副专员的推荐权,对自己来说影响很大,估摸着张天豪本人都有点儿歉疚心理,毕竟当初他是有这个意思要给自己一番回报的,但现在不行了,自己可以退而求其次,眼前撤地建市带来的丰州市一分为三倒是个机会。

  如果没有这个契机,自己还真不好过多的过问手这三个区人事安排,但是现在张天豪估计也会有这种心态了,也许要考虑给自己一个补偿,那么倒是可以好好琢磨一下。

  见陆为民面色淡然中又有些若有所思的表情,黄文旭自然想不透陆为民此时复杂的心理活动,进一步道:“这也是惯例,现在各级组织部门对于提拔任职越来越主张异地交流,像我们丰州这样一次性缺员两个,晋职提拔,起码也是要有一个是异地交流来的。”

  “那我们本地就不能产生到其他地方去交流任职么?”陆为民淡淡的反问一句。

  黄文旭愣了一愣,脸上露出思索之色,“您的意思是我们在推荐人选上也还是可以考虑推两个?”

  “嗯,两个甚至三个都可以嘛。丰州这几年的表现也还差强人意,省里没有理由不闻不问,干部的提拔多少也往往表明省里对一个地区的认可程度,我看近几年我们丰州的干部出去的几乎没有,倒是进来的很多。你我甚至天豪书记都是外边进来的,虽然我和天豪书记以前也在丰州干过。但是那都是多年前的事情了,这两年丰州干部因为年龄原因退下去的不少,但是补充上来的相对较少,大家不是没有看在眼里。我们应当有所作为。”

  陆为民健步如飞,伏龙坡的山道并不险峻,虽然只有两米宽,但是还算是整修过的,很适合爬山登高,黄文旭也紧紧跟上。

  有所作为,黄文旭默默的咀嚼着这个词儿,心里也是一阵豁然开朗。

  这话说易行难,谁都想要推本地的干部晋职上位,他这个组织部长更是如此。能出干部,充分说明一地党委的能力,但这需要充分的政绩作为底气,而这个政绩目前更多的是以经济指标量化为依据。

  丰州这几年增速还看得过去,但是在总量上仍然不入流。要以此作为底牌,省里边未必认可。

  和省委组织部有良好的个人关系只是一方面,大原则却无法改变,黄文旭知道陆为民话语里的意思,但陆为民说得也没错,可以有所作为,也就意味着应该有所作为。这里边的含义很丰富,起码要去作,才能知道能不能为。

  你推不推是你丰州地委的事情,推上去用不用是省委组织部的事情,这完全是两个概念。

  你连推都不敢推,或者说省里边告诉你要占你一个名额只让你推一个。你不去多解释,不去做工作,就老老实实只推一个,这不能说明你听话令行禁止,只能说明你头脑不开窍。甚至可以说无能。

  当然省里让你推一个,你不分青红皂白推两三个上去,也只能落得一阵数落,起不到效果,这里边需要做的工作很多,要把组织部那边关节书挺好,相关领导那边的工作做通,然后光明正大推两三个上去,考察环节程序一样走完,就算是这一次上不去,但是基本程序是走完了,也就是说这个人是在省委组织部那边挂了号,而且是拿来就立即可以用的,万一日后有机遇碰上了,没准儿就是一场造化。

  而这种已经把程序走完的人选,如无意外,一两年内是肯定会给予考虑的,只不过是要走的位置好坏优劣冷热的问题。

  比如丰州地委副专员是副厅,昆湖市委副书记也是副厅,同样省档案局副局长、黎阳师专党委书记也是副厅,你会落到哪里,还要看上边的选择了。

  陆为民的意思很明显,地委要推人选,而且肯定应该推两个或者两个以上人选,推上去,考察照样考察,你省里要安排人来是你省里的事儿,但是你不能压住丰州干部的选拔,符合省委组织部的选拔条件,程序走完,用不用,什么时候用,由你省委组织部来决定,丰州地委无权置喙,把态度拿足,姿态做够。

  “陆专员,您的意见很对,我觉得部里边应该这样走,我也会找机会向张书记汇报一下,我相信他应该会支持。”黄文旭跟上陆为民的步伐,朗声道。

  “天豪书记那么聪明的人,他怎么会不懂?他不过是在选择时机罢了。你提出来也好,但提之前可以先和省委组织部那边沟通一下,尽可能的把意图沟通好,你和战歌书记,甚至我,都可以出面去协调一下,把工作做到前面,最后如果还有问题,再请天豪书记出面嘛,我记得天豪书记和方部长渊源很深呢,甚至可以直接找邵书记汇报嘛。这关系到我们丰州干部的人心士气问题,不可小觑,同样也关系到你们丰州地委组织部的威信问题。”陆为民摇摇头,微笑着道:“文旭,永远不要小看天豪书记,他思路清晰着呢。”

  “我知道,张书记深谋远虑,考虑问题的角度也和我们不一样。”黄文旭笑笑,“不过我们站在各自的角度位置上,也只能按照我们自身的意图来开展工作。”

  “唔,文旭,你这种心态是好的,但是很容易给人一种自我疏离感,你意识到么?”陆为民看了一眼和自己并行快步的黄文旭,“但组织部长,和其他角色不一样,事实上你就是地委组织人事工作的智囊,地委需要什么样的干部,提出标准,你就要拿得出来对应的人,而这只是基本的,一个优秀的组织部长,要做到不断的把具有各种风格和优势的干部不断推荐给领导,让领导在心目中早已有数,而不是到需要的时候才来找你要,我的意思你明白么?”

  黄文旭笑了起来,“陆专员,您这个要求太高了,张书记是什么样的人,你也清楚,想要左右他的想法,也许会适得其反。”

  “谁说要去左右他的想法了?”陆为民反问,“耳濡目染潜移默化这话怎么说?作为组织部长,你就是为地委,或者说为地委书记在人士选择决策上提供无数套最优方案供他选择,平时工作怎么做,你难道不懂?你能游刃有余随心所欲提前让他接受,让他认可,难道这叫左右?”

  黄文旭不再言语了,这个话题不好深谈,叫不叫左右,能不能做到,能做到什么层次,这都是一两句话讲得清的,很多东西大家也只能在心里自个儿体味,不足为外人道,再贴心的人也只能点到即止,陆为民和自己交心到这个地步,已经是极为难得了,可以说大大超出了一般上下级和朋友的关系了,换了任何人,黄文旭相信自己都不可能和对方谈到这么深层次。

  “陆书记,丰州市一分为三,丰城区名字确定下来了,沣南区和沣北区据说在名字上还有调整,沣南区可能会用伏龙区这个名字,而沣北区可能会用双庙区这个名字,据说是省里觉得这样更能体现历史传承。”黄文旭岔开话题。

  “哦?这样好啊,伏龙岭也好伏龙坡也好,寓意诸葛亮,不管是否符合历史,但总算是有这么一段渊源传说嘛,双庙,是指文武庙?文庙我知道,武庙在哪里?”陆为民顺口问道。

  “武庙在坛子口,北郊外,香火旺着呢,既拜岳王,又祭关帝,分裂坛子口东西两头,在国内也比较少见,一个叫岳王祠,一个叫关帝庙,所以这双庙也有两层意思,一方面是指文武庙,一方面是岳关两位武神庙。”黄文旭笑着道:“我也觉得这双庙区比沣北区好听,嗯,原本说冯可行可能要去双庙当区委书记,但是现在可能有变化。”

  “哦?难道冯可行想去沣南,嗯,伏龙区?”陆为民颇感惊讶,冯可行好像不是那种勇挑重担的性格啊。

  “不是,昨天老丁的家属从京里和我打了电话,说老丁的病已经基本确诊了,是恶性的,可能老丁就要留在京里做手术,化疗和放疗,家属转达老丁的意思,请地委早作考虑,不要耽误工作。”黄文旭沉吟着道。

  淮山县委书记丁立晖在陆为民来丰州之前就到省里治病,但是省里一直没有能确诊,五一前去京里排队检查,检查结果刚出来,陆为民也一直没有能见到人,这个结果让人无语。

  陆为民吸了一口气,“那冯可行想去淮山,那双庙和伏龙两个区的安排不是全都打乱了?”

  凌晨码字,唯求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