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四十三节 下属,同僚,诤友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四十三节 下属,同僚,诤友


  “嗯,本来以为是一分为二,没想到一分为三,吕腾的问题如果没有意外,也是一个空缺,再加上老丁这又出了状况,赶上了啊,对很多人来是好事儿,对我们却是头疼事儿啊。”黄文旭活动了一下胳膊,深呼吸了一口林中的新鲜空气,走到山脚下,这里的植被主要还是以不太高的乔木为主,但是密度很高,遮天蔽日,在林荫道中漫步,感觉很舒服。

  “就算是当初没有预计到一分为三,但是你们部里边一个大致的计划还是应该有的吧?”陆为民瞥了对方一眼,“这正是你们组织部体现自身应对能力的时候,就像你自己说的,无数人都伸长脖子等着你们的朱笔圈点,你还在这里矫情,别人听着怎么想?”

  黄文旭再度苦笑,“陆专员,您这是开玩笑呢,粗方案当然有,只能说有一些后备人选。其他人选倒是好说,但是您想书记区县长这些职位人选,动辄牵一发动全身,吕腾要走,我是考虑过的,但是老丁是意外,而且又多了一个区出来,两个主要领导人选立即空置出来,就算是我心里有些底,但是张书记怎么考虑的,您和祁书记的意见,我也得征求,其他常委像吴书记、王专员那边有没有什么想法,都要考虑进来,我担心省里那边下文太快,这边要求成立筹备组,基本上各方人员就要各就各位,时间太短,考虑就难免没有那么周全了。”

  从黄文旭的话里陆为民能听出几个意思。第一,古庆县委书记人选已经是有了,而冯可行可能变更最初的考虑要到淮山,估计张天豪也也有这个意愿,那也就说没太大悬念了,而龙飞想下区县,这个话题黄文旭早就透露了,估计会到某个区县担任区县长;第二。张天豪大概也没有想到丰州市会一分为三,而冯可行接任丁立晖到淮山的话,丰州这一轮县处级干部中几个比较重要的位置人选都还处于酝酿阶段,双庙和伏龙两个区的书记区长人选张天豪应该还没有考虑成熟。当然这没有考虑成熟不是说他心里没有人选,而是指这个人选并没有明确,还有商榷斟酌的余地。

  而黄文旭之所以来把这个消息透露给自己,意图也很明显,如果陆为民有想法,那么就应该提早考虑了。

  伏龙岭上越往上走山势相对要陡峭一些,行进起来也越发费力,陆为民和黄文旭两人都走出了一身汗,但是山中凉意森森,空气清新。两个人兴致都很高,没有下山的想法,都是健步如飞往上走。

  准确的说,按照现有态势,双庙区和伏龙区的书记区长人选都还处于待定状态。再加上吕腾如果按照计划要担任副专员,那么古庆县委书记需要一个有一个比较过得硬的角色去扛担子,陆为民估摸着冯可行多半也是考虑过去古庆的,但是现在黄文旭没提这事儿,而是说冯可行到淮山,也就意味着冯可行哦这个想法恐怕没有得到张天豪的响应,或者说张天豪有意向人选了。

  但张天豪无论选谁到古庆担任县委书记。这个谁都会腾出一个正处级位置来,既可能是地直某个机关的一把手,也有可能是某个区县的书记或者区县长去接任。

  陆为民猜测张天豪很有可能会让劳动到古庆去担任县委书记,而让韩业辰接任大垣县委书记,这样可以最大限度保持局面的平稳。

  而古庆县县长尹尧筠也算是资历深厚了,陆为民不太清楚张天豪怎么安排对方。但陆为民估计如果张天豪没有让尹尧筠接任古庆县委书记,肯定也要给尹尧筠安排到一个其他合适位置才能说得过去。

  不管怎么样,也就是说这一轮人事调整,可能会有双庙、伏龙两个区委书记区长四个正处级干部职位出来了,冯可行到淮山。但是确定的是龙飞会下来,相当于抵消,但是吕腾升任副专员的话,还会空一个正处级位置,这也就意味着五个正处级职位空缺。

  这还是摆在明面上的,张天豪还没有没有其他想法,这其中还会不会有其他人事变动,都说不清楚,但即便这样,已经足以让无数人侧目心热了。

  也难怪大家都对撤地建市充满了兴趣,撤地建市,一个丰州市一分为三,凭空就多出来多少职位,这几乎成了许多人为之奋斗的动力,陆为民不能说这些人的心思错了,但是如果没有能够把抓工作和占位置这两者以一种合理的心态结合起来,陆为民觉得,这说不定带来的还不是好事儿,也未必能真正达到撤地建市的初衷,甚至可能起反作用。

  但现在谁要去说这些,那也是自找没趣,哪怕是陆为民,大家心思都盯在位置上,都说有为才有位,但反过来何尝不是有位才有为,只有给了你更合适的平台,你才能施展出你更大的本事,这话也没错,关键你如何把握了。

  “文旭,你和张书记、祁书记这么久一直在一起工作,我算是初来乍到,我不了解,难道说你心里一点儿底没有?”陆为民不想绕圈子,黄文旭能够拿出这个姿态,已经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自己再要说其他,只会伤人心,说以他径直道:“我听了你的意思,难道说这五六个正处级干部,尤其是双庙和伏龙两个区的班子组建,天豪书记就没有一点倾向和思路?”

  黄文旭见陆为民问得直接,也放慢了脚步,正好是上一个缓坡,两边草木葱茏,绿荫匝地,正适合两人单独交心,“照理说不该如此,但是我感觉张书记在这方面的确没有太多倾向,我觉得他的心思还是更多的放在几个基础比较好的县份上,像阜头、古庆、双峰,现在还有大垣,丰州市他原来就有些成见,现在一分为三,我感觉他兴趣更淡,当然我觉得也有可能是他认为你对丰州市这一块的兴趣比较浓,而近期你的一些做法也比较投他的心思,有意要示好,……”

  “示好于我?你觉得张天豪需要向我新来的这个专员示好么?”陆为民似笑非笑的反问道:“你这话是不是有点儿过了?”

  “不,陆专员,别小看他的胸襟气度,虽然他有时候也很强势霸道,但是此人对大局还是把握很准的,深明取舍之道,他有不少口头禅,我记得一句,既要马儿跑,那就得给马儿吃草。”黄文旭摇头。

  “他现在虽说接任地委书记时间不算长,但是他辗转丰州和昌西州,又到京里去染了一水,也是胸怀万里,丰州这个池子在他心里估计太浅了,大概也就算是个台阶吧,他现在一门心思也是要干点漂亮光鲜的实绩出来,作为自己的底气,都知道阜头算是你的发迹地,但是阜头基础好,最有条件搞起来,他就要全力扶持阜头,而丰州市本来是他起家的地方,但是丰州这几年沦落了,底子薄了,他毫不留情的搁在一边,得罪不少人也不管不顾,就凭这一点,我觉得他是能有一番作为的,尤其是你来了,我认为他也看准了,你想在丰州干一番事业,而他也想丰州完成龙门一跃,有孙震的先例在那里摆着,他认为他自己应该比孙震更有条件更有机会,所以在很多事情上,只要是他觉得有利于工作的,他都会放手,哪怕是他自己不一定完全认同的,我觉得这就是他最强的过人之处。”

  一个在任组织部长评价一个在任地委书记,而且评价得如此深刻直白,毫无掩饰,陆为民也有些震惊于黄文旭的气魄和变化,他意识到黄文旭已经不再是一年多年那个在麓溪担任区委书记的黄文旭了,而是真正完全进入了地委委员、组织部长的黄文旭,其表现出来的气势和分析力,远远超出了原来的境界,陆为民不得不承认环境改变人,而且越是复杂越是重要的岗位就越是能锻炼人改变人。

  陆为民的脚步也放得更慢,蝉鸣声也渐渐小了下来,陆为民一边思考,一边问道:“你的意思是天豪书记是准备在丰州市一分为三这个摊子上放手给我?”

  黄文旭很含蓄的笑了笑,“陆专员,再放手他也还是地委书记,主动权还是掌握在他手里,所以我建议您,如果你真的有什么想法,不妨早一点和他交换一下,他这个人都说独,霸道,但是那要对人,我相信您可以做到让他接受,当然在人选上您也要三思,我想您清楚这里边的尺度。”

  陆为民很欣赏的看了一眼黄文旭,这家伙能不怕触怒自己提醒自己,这一点很难得,他也就怕黄文旭真过分尊重自己或者囿于私谊而失去了这个可以对自己的工作提出最中肯最清醒意见的同事和诤友,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小瞧了对方,这样最好。

  什么也不说,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