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四十五节 选项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四十五节 选项


  祁战歌微微皱起眉头。

  陆为民提出的组建城市融资平台公司,也就是丰州城市投资发展公司的想法不是现在才有的,事实上才来丰州上任,他就在地委会议上提出来过,认为丰州城市建设严重滞后,不但极大影响到了丰州城市形象,同时也对丰州城市经济发展起到了极大制约作用,尤其是在丰州撤地建市之后,这个缺陷会显得越来越明显,所以加快城市建设步伐已经刻不容缓了,而对于一个财政贫弱的地区来说,依靠财政直接投入来加快城市建设是不现实的,那么走城市融资平台来滚动发展就是唯一出路。

  但即便是城市融资平台公司的发展实际上也建立在两个因素之上,一是财政担保,二是城市土地的增值率上,第一条是启动的关键,第二条是城市融资平台自我滚动发展的源泉,没有这两条,城市融资平台公司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根本无法发展起来。

  张天豪一直对陆为民的这一构想有些担心,虽然像宋州的城市融资平台发展比较顺利,但是张天豪认为宋州和丰州是有差别的,不宜完全效仿。

  宋州城市经济本身就比较发达,城市人口更是丰州城市人口的十倍,加上这两年二三产业经济发展很快,也为宋州城市发展提供了一个相当优越的条件,而丰州不一样。

  丰州传统上就不是一个城市,而是一个县城,设立地区历史很短,如果没有北方机械厂和长风机器厂的话,丰州比起阜头来更不具备一座城市的条件,即便是长风机器厂和北方机械厂落户丰州后,丰州的城市发展仍然很慢,可以说最初丰州把希望寄托在长风机器厂和北方机械厂落户并没有真正达到目的。

  现在丰江以东、东沣河以北地区被视为丰州新区,但是发展仍然不尽人意。除了两大厂和地区的主要行政机关搬迁过去了外,修了几条干道马路和一些单位宿舍外,变化比起六七年前并不大。

  准确的说,丰州的城市建设还停留在一个比较低层次的水准上。当政者对于丰州城市经济发展该如何布局规划建设,还没有一个明确的思路。

  正因为如此陆为民才提出要全面启动丰州城市建设,利用撤地建市这一契机来谱写丰州城市经济发展新篇章,当然这里边最重要的一环,就是利用城市融资平台公司来充当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的主力军。

  “张书记,丰州市改区,伏龙和双庙都是一穷二白,面临着发展的巨大压力,为民认为这从长远来说,对丰州是有利。但是在近期内,去给丰州带来比较大的压力,丰城好一点,而那两个区要发展,怎么发展。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基础设施建设,以伏龙和双庙这两个区目前自身的条件来说,根本不具备这个能力,所以还得要靠地区,也就是日后的市里来,市里今后几年在基础设施建设上的投入会相当巨大,除了通过融资平台来解决。没有其他出路。”

  张天豪沉吟了一阵,“这是个问题,看来为民也是倍感压力,坐不住了,这个问题行署可以先行考虑,不过……”

  祁战歌点点头。“一分为三给为民压力也很大,我觉得为民的意见有一些道理,丰州撤地建市,以后丰州就是地级市了,作为地级市。其核心地位是要由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这三个要素来体现,而具体体现就是城市综合性的建设,但以现在丰州城区的情况,不要说和洛门、黎阳这些已经改市或者即将改市的地方比,就算是和阜头这样的县份比都有些寒碜,更不用说和宋州、昆湖、普明这些老地级市相提并论了。”

  张天豪搁下毛笔,微微扬起头来,出神了好一阵之后才轻轻叹了一口气,“战歌,我何尝不知道城市的重要性?尤其是像我们这样的农业地区,中心城市对一地经济的带动作用是显而易见的,丰州本身成立地区历史就短,对于其他几个县的凝聚力向心力吸引力就比较薄弱,照理说丰州在成立地区之后是应该加大力度推进城市建设的,但是事实上丰州在两大厂落户之后,本来是一个机会,但城市发展反而停了下来,说句不客气的话,我个人认为前两任地委行署是有责任的。”

  祁战歌没有吱声,他知道张天豪是很看不起李志远的,认为李志远优柔寡断缺乏魄力不说,眼界心胸都有些问题,他对孙震的观感还行。

  李志远主政丰州期间,恰恰又是苟治良担任副书记,郭洪宝担任丰州市委书记,可以说那几年也是关键的几年,两大厂落户丰州本身是一个很大的契机,但是丰州却没有抓住,东沣河以北地区的城区发展状况就可以看出一班,张天豪认为丰州落到现在这个地步,李志远要负很大责任。

  孙震接任地委书记之后虽然有所改善,但是孙震有孙震的想法,在阜头、双峰、古庆县域经济一定有基础的情况下,孙震要力图展示丰州地区作为一个农业地区向工业地区迈进的步伐和速度,所以很多精力也扑在了阜头、古庆和大垣几个县的经济发展上去了,事实上这几个县的发展也的确为孙震挣来一份政绩,否则以丰州地区经济总量在全省排名第十位的水平,孙震凭什么到升任副省长,哪怕是一个偏远穷省的副省长?

  当然说句不客气的话,谁不为自己政绩着想?孙震那么做也没错,起码丰州地区除开经开区外的七个县市原来都是一穷二白的农业县,现在总还是有了一些工业底子了,自己现在想做的不也就是想要延续孙震的做法,在县域经济发展上更上一层楼,做出更耀眼的成绩来,让自己的仕途也可以更为光明么?

  大哥莫说二哥,谁想法都一样,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很真实深刻。

  但是张天豪作为地委书记,他当然明白自己的私欲需要在服从原则和法理道德之下,他定下了大力发展以阜头、大垣为主有一定基础县份的县域经济,并不代表他就对其他能给丰州带来发展的想法排斥,关键在于,这个想法能不能实现,会不会带来的后遗症?

  在张天豪看来,陆为民的想法是好的,但是却忽略了这个想法的难度,也低估和忽略了这个想法的风险以及后续可能带来的巨大后遗症。

  组建政府融资平台无疑是陆为民借鉴了在宋州的做法,但是宋州和丰州差别太大了,经济基础相差更大,淮南为橘淮北为枳的事儿不少见,弄巧成拙欲速则不达的事儿也屡有发生,张天豪不清楚陆为民对这个问题考虑得又多成熟,但他认为这中间风险是非常大的。

  融资平台要启动,只能是以政府财政做投入,或者是以政府财政担保兜底来贷款,当然后期可能是以征用土地来进行倒手转化,张天豪对此并不陌生,他在昌西州也干过常务副州长,也做过这方面的尝试,但是实话实说,效果不佳,在他看来,昌西州和丰州的情况是比较类似的,是无法效仿昆湖、宋州这样的城市的。

  但是当国务院关于丰州撤地建市尤其是丰州市被一分为三之后,张天豪的想法微微有些变化了。

  原因很简单,双庙区和伏龙区这两个即将组建起来的行政区被列入了日后丰州市的市辖区,而市辖区意味着什么?好歹也是市辖区,而且紧邻丰城区,这也意味着大规模的城市建设势在必行。

  当初自己考虑如果只是一分为二,那么借助原来经开区那边的一些基础,把西沣河以北地区纳入市区进行必要的开发建设,也说得过去,但是现在西沣河南北被划分为了两个区,而西沣河以南的情况更糟糕,联系西沣河以南地区除了省道315的老大桥外,就只有一座东沣河上的公路桥,而这座公路桥堪堪只能满足两辆汽车错车而行,比s315的公路桥还要狭窄不少。

  同样,作为日后伏龙区的区政府驻地,南渡镇的情况张天豪也心知肚明,纯粹就是一个农业乡镇,也许沾点儿光的就是地理位置靠近城区了。

  这种情况下,伏龙区和双庙区纳入丰州市城市总体规划建设就成定局了,而且张天豪也考虑过,就算是在自己其他方面诸如县域经济发展上做出了耀眼成绩,但是领导要来丰州考察,首先是要到丰州市委市政府,而作为市委市政府驻地的丰城区还差强人意,但是你能避免领导不去双庙和伏龙两个区看看么?从昌州过来本身就要过伏龙区,自己能只把沿线裱糊一番来糊弄领导么?被有心人设套故意在关键时刻抖落出来,又该怎么办?

  张天豪不能不想得深远一些,往往领导对你的观感也许就死一个印象就能毁了,他不能不做此考虑,而现在陆为民的构想就成为一个可供参考的选项了,这也是他认为要慎重考虑的因素。

  继续,努力,这两天事儿多,更新不准时,但我会保质保量!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