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五十三节 破冰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五十三节 破冰


  伴随着撤地建市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丰州地委组织部也显得越发忙碌。

  黄文旭和三个副部长外加上几个处长副处长,这一段时间都处于超负荷状态下工作。工作量实在太大了,要搭起新建两个区的党委、政府班子,这不是光凭嘴巴上讲两句,或者拉起名单随便勾勒画几个圈那么简单的事情,拿到书记碰头会上被质疑或者在地委会议上过不了关,组织部就是要挨尅的,工作能力也是受质疑的。

  一个班子首先要确定下来的就是党政主要领导,而一旦主要领导确定不下来,在围绕其搭班子时就会遇到很多问题。

  如果只是换领导那都很简单,班子成型,只要主要领导主动去融入班子就行了,但是新搭班子,那就需要大家全面磨合,而磨合需要一个轴心,那就是主要领导,所以选择主要领导非常重要,而一旦确定下来,组织部门围绕其搭配班子成员的工作才会迅速运转起来。

  这一轮整个人事大变动已经开始初现端倪,丰州地委关于行署新增副专员推荐人选意见已经上报到了省里,而省委组织部效率也相当高,对吕腾和徐晓春二人的考察工作也已经有条不紊的展开,消息灵通的人都清楚,吕腾出任行署副专员不会有任何悬念,但是他高升之后的县委书记将由来接任,却成了一个巨大悬念。

  照理说接任古庆县委书记的最顺理成章的人选应该是县长尹尧筠,但是古庆不比其他县,尤其是目前地委对阜头、古庆和双峰三个经济强县的发展越来越重视的情况下,尹尧筠能不能接任古庆县委书记悬念颇大。

  尹尧筠在古庆的表现平平,完全遮掩在吕腾的光环之下,这样一个人选能否在吕腾离开之后扛起古庆发展大旗,很多人都持质疑态度,这其中也包括张天豪。

  “战歌是什么意见?”看着黄文旭递过来的资料,张天豪迅速浏览一遍。放在茶几旁。

  “战歌书记的意见是由尹尧筠出任城建投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但是……”黄文旭苦笑着没有说下去,张天豪很敏锐的觉察到了,“为民反对?什么理由?”

  “陆专员认为城建投公司今后几年的工作量相当大。需要一个兼具开拓精神和实际工作经验的人选来承担这个重担,尹尧筠不合适。”黄文旭这两天也是被这几个关键人选的安排布置弄得都快要神经衰弱了。

  “你们组织部的意见呢?”张天豪仰起头想了一想。

  “部里的意见觉得主要还是城建投公司的性质,如果城投公司日后只是单纯的承揽城市建设这一块工作的话,尹尧筠还是合适的,毕竟他原来也在建委干过,也算是内行,但是陆专员的意见是建设只是城建投日后业务一部分,规划、建设、融资、经营,日中规划和融资经营职能更重,建议组织部重新挑选人选。”黄文旭回答道。

  “那为民没有合适人选么?”张天豪沉吟道。

  “他说他也没有合适的推荐人选。说实在不行,让组织部是不是可以是试行一下公选,鼓励大家自己报名通过演讲、考试,最后筛出候选人,再来由地委进行票决。”黄文旭缓缓道。

  “哦?你们组织部的态度呢?”张天豪眼睛一亮。目光定在黄文旭的脸上。

  “张书记,我觉得可以试一试,城市建设投资公司毕竟是企业,哪怕是由我们政府领导干部担任主要负责人,但是其性质还是企业,企业的主要职责就是以盈利为目的的经营,也许它要承担一部分公共职能。但我认为不影响其根本性质,所以我个人觉得可以一试,当然要先上报省委组织部那边,求得他们得理解和支持。”黄文旭眼睛中闪动着一抹精芒。

  说实话他最初也被陆为民这个“不靠谱”的建议给弄愣了,但是后来越想越觉得有意思,这样一个尝试对于丰州地委组织部。对于他本人来说,都绝对是一个机遇,而且他也相信把这个意见反馈给张天豪,也绝对会让张天豪大感兴趣,果不其然。从张天豪眼中跳跃的火花,他就知道这事儿勾起了张天豪莫大的兴趣,甚至超过了对这个职位由谁来担任本身。

  “公选?有点儿意思,”张天豪抚摸着下颌,若有所思的道:“文旭,要搞这个公选,是不是应该把整个城建投班子人选都拿出来选啊?要制定规则,发布消息,组织考试,时间上能不能来得及?”

  黄文旭没想到张天豪的想法比自己还来得敏捷,居然已经在考虑要把城建投公司的所有人选都拿出来搞这个“公选”,而且直接问到了时间能不能赶得及,这说明对方已经接受了这个意见。

  “嗯,张书记,来向您汇报之前,我就在部里研讨了一下,我觉得还是比较可行的,标准很简单,因为城建投是正处级单位,那么要报考一把手必须要副处级以上,笔试考题可以有市委党校出题,考题范围可以商榷,面试就是本人演讲,所有地委委员和相关领导作为评委参加,然后打分,两项按照一定比例整理出来就是综合得分,选出的前三或者前二名作为候选人,经过组织部考察审核符合各项标准之后,再交由地委票决。”

  黄文旭有条不紊的说出自己的想法,让张天豪颇为满意,这一系列的构想虽然未必符合原有的约定俗成的程序,但是却并不违背《党政干部选拔任用条例》的规定,最终结果还是要由地委来拍板,只不过把组织部门的酝酿和征求意见的权力给“剥夺”了,而交由所谓的笔试和面试来进行筛选。

  “文旭,你可真是想法精妙啊,干部选拔权力是我们党委组织部门的一项重要职责和任务,当然也是权力,你这轻轻一推手,就把担子推了出去,表面上看起来很新鲜民主,但是我们组织部门的职责体现在哪里了?难道说就是资格审查那么简单?最后交给地委来拍板,也不管他们适合不适合,而地委委员们对这些干部又有多少了解?”

  张天豪内心深处已经被黄文旭的这一番想法打动了,但是他却知道这样一个动作没有那么简单,这不是简单的试点,而是一个破冰。

  公选这个词儿见诸于报的频率不算少,但是基本上是流于理论上的探索,真正要落实到实处,并不多,而且丰州这一下子就要上升到处级干部,而且是万众瞩目炙手可热的城建投这个新生事物上,可以说聚万千目光于一身了,弄得好,也许就是一个大蛋糕,弄不好就是一个大炸弹。

  要干,就得要干好干成,而且要杜绝一切可能被人质疑的可能,不能说做到完美无缺,最起码要让人觉得这个破冰试点是向好的方面发展,要让人感觉到这是一种向好趋势,所以这其中要做的工作还很多,尤其是在具体细节问题上需要仔细雕琢处很多。

  对于张天豪的担心,黄文旭也考虑过。

  的确,这样一来最为重要的组织部门前期酝酿、征求意见和考察权力被极大的削弱了,甚至可以说被剥夺了,而且还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那就是是不是有资格参加,然后通过笔试面试成绩优秀的就是最合适的人?实绩这一块怎么来体现?而这一点恰恰是以前组织部门考察选拔一个干部最关键的一点。

  在这个问题上不容否认主观性比较强,组织部门考察干部首先看所在单位推荐,列入推荐的后备干部名单要有理由,哪些方面优表现秀,做出了那些实绩,获得了哪些荣誉,威信如何,干部群众评价如何,这些都是组织部门考察的重要依据,而在用公选这种方式来体现,这些因素就被淡化了。

  当然,组织部门也以在名单出来之后再去考察,但是那种特定情况下,恐怕没有哪个单位会对自己要出去的干部说坏话,其实质效果和真实性恐怕就要大打折扣了。

  “张书记,这个问题我也在考虑,这毕竟是新生事物,陆专员也只是提了这么一提,具体中间还有很多关节,我想了一天,也只能考虑出一个大框架来,您说得对,如果按照这种方式,组织部门的权责就被淡化了,但是其民主性和公开性却提升了,我觉得这是一个方向,但是如何来完善其中不足和缺陷,恐怕还需要一些时间多方征求意见来弥补完善。”黄文旭点点头道:“但我觉得这值得我们去尝试,或许我们能摸索出一条路径来。”

  “嗯,文旭,我赞同你的意见,这是一个方向,也是一个改革尝试,你和省委组织部那边联系一下,把我们地委的意见提出来,请他们也下来帮我指导,力求做到最好。”张天豪满意的颌首,“要记住一点,无论我们怎么做,都是为了更好的开展工作,这一点要牢记。”

  继续补更,求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