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六十三节 信誉无价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六十三节 信誉无价


  难怪康明德的民德集团在双峰这几年基本上没做什么工程,估摸着也是曹刚和邓少海把康明德给伤了心,蒲燕说找民德建设垫资建设工业园区市政基础设施建设,被民德集团婉拒,这还是蒲燕第一次遇上这种事情,政府重点项目找一家民营企业来承建,居然被拒绝,这让她很没面子,也很想不通。

  “行了,老康别小家子气一样在那里哼哼唧唧了,做生意哪有随时都顺风顺水的?你以前就没出过事儿?这胃口养刁了才会这样,你好歹也还是咱们丰州人不是?都说发了财要回报家乡,现在让你回家乡发财你都还不愿意了,真把我们丰州当成叫花子了不成?”陆为民装作一脸阴沉的模样道。

  “陆专员,我没这个意思,但是有些人的确不敢打交道了,民德不是亏不起,也不是拖不起,但是话要说到明处,你说这两年困难,工程结束之后需要一年或者两年后才能把款项结清,我能理解,合同上大家写明,但你不能答应半年然后拖我三五年,我这公司还是几百号人,也都要吃饭啊。”康明德语气也缓和了不少,“像和你陆专员打交道,我就没有这个压力,我在宋州,南城新区的建设我知道大家都在争,都觉得是肥肉,我就少去或者不去,我不求赚大钱,但是求赚稳当的钱,这资金流才能稳定不断链啊。”

  “唔,老康,我不和你废话了,丰州撤地建市,城市建设大幕即将拉开,恐怕你也知道了,丰州市一分为三,丰江以西成立双庙区和伏龙区,丰城区那边是老城区。但是新城区这边基础设施基本上是一片空白,地区,也就是下一步的丰州市,准备尽快推进新区。也就是丰江以西、西沣河南北的道路、桥涵等基础设施建设,力度会很大。我也不瞒你,我回丰州的目的,就是要把丰州建设成为一座新兴的工业城市,城市建设会是一个重要方面,城投集团即将挂牌成立,下一步丰州城市建设将会依托城投集团来开展,但是城投集团目前力量还很薄弱,它下属可能会组建建筑公司,但是丰州新城区这么大一个盘子不是城投集团下属建筑公司一家能吃得下的。也需要和欢迎我们丰州以及全省的建筑起来参与丰州新城区的建设。你民德集团起步于我们丰州,总部也在我们丰州,我希望民德集团也能在这一轮丰州城市建设大潮中抓住机会,多发财,同时也为丰州城市建设发展做出贡献。”

  陆为民开门见山。奔向主题。

  “呵呵,陆专员,其实你招我老康来丰州,我就知道个大概了,没说的,你陆专员需要,我老康当然全力支持。不过听陆专员您的意思是,这新城区的建设很快就要拉开?我知道西沣河两岸基本上都是滩地,南边就一个南渡镇,北面还好一点,经开区还占了一块,有点儿底子。这要全面拉开建设,首先就得要解决跨河跨江的问题,西沣河上的桥早就老旧不堪,不敷使用,而省道315的公路桥也显然适应不了现在城市发展需要了。要建恐怕就得要先建这两座桥才行啊。”

  康明德的话一下子就让陆为民对这个家伙刮目相看了,这家伙厉害啊,看样子也是在来自己这里之前就做了一番工作的,居然一眼就看出了要发展新区的控制性工程就是桥梁。

  现在西沣河东西两岸仅靠一座老桥联系,机动车通行都比较困难,而西沣河南边的s315公路桥,由于是省道主干线大桥,但是桥梁规格不高,桥面尽宽标准低,就是目前只能说堪堪够用,如果一旦伏龙区这边一旦进入开发阶段,势必极大的增加这座桥梁的负荷,很容易引发交通拥堵。

  西沣河以北的双庙区因为有新建的人民大桥通往丰江以东,而人民大桥规格比较高,目前还算比较顺畅,但是要打通西沣河南北,同样需要一座像样的桥梁,而伏龙区这边更需要一座桥梁来和江东的老城区联系起来,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让伏龙区和老城区这边紧密联系起来。

  “行啊,老康,眼力劲儿见涨啊,嗯,我不瞒你,丰江上和西沣河上都要各建一座桥,而且这两座桥都是迫在眉睫的,必须要马上开建,否则这对于我们下一步关于新城区的开发会有较大影响,但你恐怕也知道,现在丰州还是地区,要到年底才撤地建市,丰州目前的财政更是惨淡,我才接手,囊中羞涩,所以我才会找你来,没错,你别用这种眼光看我,就是让你垫资修,我要能拿出钱来修,我用得着找你?多的是人求着来修!”

  陆为民看着康明德变化的脸色没好气的道:“怎么,刚才说得口水爆蘸,这会儿就露馅儿了?觉得被我套上了还是怎么的?不就是点儿银行利息么?贷款有问题,我替你解决,行不行,一句话,不行,趁早说!”

  康明德瞪着眼睛半晌没说话,事实上他知道陆为民招自己来丰州是干什么来了,他也做好了一些思想准备,但是他没想到陆为民是要让他来建桥,这事儿可摊大发了。

  都说金桥银路铜房子,建桥最赚钱,可你知道建桥投资有多大么?

  就西沣河和丰江上这两座桥,造价起码都是四千万以上,康明德估算过,丰江上建桥,伏龙区这边就算是找江面比较窄一点的地段,起码也是一千二百米以上,造价起码在七千万以上,弄不好就得*千万,而西沣河好一点,但河面也要在六百到七百米左右,加上引桥,没四千万拿不下来,这无论那座桥,这一垫资垫进去可真叫摊上事儿了,光是银行贷款利息都得要让你头大三圈。

  这陆为民的口气,摆明了不是说建完验收合格竣工通车就能结账拿钱的,分明就是要自己垫资一段时间,这得要逼死人啊,而且他感觉陆为民恐怕还不仅仅是只让自己来建一座桥那么简单,如果单单是一座桥,哪怕就是丰江大桥,七八千万垫进去,他也认了,但肯定不会那么简单,还得要继续进去,要不陆为民会这么郑重其事的和自己谈事儿,而且还说银行贷款他替自己解决,有这么好的事儿么?

  “陆专员,您这摊子太大了,不比宋州南城新区差,我老康就是上了您说那个啥富豪榜,估计也吃不住,还别说我现在小胳膊小腿儿的,哪里经受得起啊,就这两座桥,都得要把人给压死了。”康明德苦笑着道。

  “甭在那里哭穷,丰江大桥我不找你,人家陆海集团早已经主动承揽了,如果西沣河大桥你不愿意干,昌达实业也愿意干,你看着办吧。”陆为民瞥了康明德一眼。

  “哦?陆海和昌达也都来了?”康明德眼睛一亮,“那敢情好,我心里踏实多了,陆专员,您也别这么说,西沣河大桥还是交给我们民德吧,估摸着你提那个条件,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干,昌达梁总那里我知道,他在洛门那边陷得不浅,能抽出多少精力来?”

  康明德笑眯眯的表情也让陆为民心情一松,今儿个明说就是要找帮手来的,城建集团刚组建,地区把丰州建筑二公司直接划拨给了城建集团,作为城投集团下边城市建设开发公司的子公司,但是丰州二建效益不好,人员老化,冗员颇多,还需要进行整顿,而城投集团现在也只有这个子公司以及初期地区财政准备拨给的一千五百万启动资金,要想拉动整个丰州新城区的建设显得太过单薄了,所以陆为民也只能厚着脸皮联系昔日的老熟人,让他们来先支撑场面了。

  在很多人看来,这是让对方来挣钱,但是这苛刻的垫资条件足以让所有人退避三舍。

  按照陆为民的的估算,光是两座桥投资预算下来,静态投资都要在一点二亿作用,动态投资要算到1.4亿作用,丰州财政根本支撑不起,按照建设周期为一年半到两年,建成后惯例是验收合格后三个月到半年就要结清,最长一般不超过一年,也就是三年内丰州光是在这两座桥就要支付一个多亿,显然不现实,尤其是在新城区建设还有海量的道路和其他市政基础设施建设,如果都像这两座桥一样,丰州财政只怕还用不到三年就得要破产。

  所以陆为民是打定主意要让建筑商垫资,而且垫资时间也要按照五年来规划,也就是说建成之后两到三年来结清。

  陆海集团那边陆为民已经和对方基本谈妥,但陆海集团毕竟是大型国企,在融资方面不是问题,而且融资成本也要比民企低,所以问题不大,但是康明德能这么爽快的答应下来,一方面说明这家伙这几年的确发展不错有些底气了,一方面也说明对方是真心实意愿意和自己打交道。

  啥也不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