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七十二节 不得不服!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七十二节 不得不服!


  相较于魏宜康、曹刚等人的煽情,黄文旭的分析解释就显得要理性客观许多,完全是用数据来说话。

  他死死咬住周培军提到的这个10个亿的投资,逐字逐句的进行剖析,从10亿在全地区年度社会固定资产总投资的比例,再到10亿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可能产生的巨大效益,甚至具体细化到了可能收回多少税收,可谓细致入微,精辟到位。

  能坐在这个会议室里的地委委员们都是人精,煽情性的论断只能起一时效用,而客观理性的分析才是他们用于判断是非的基准,很显然黄文旭的这番话更能打动多数人。

  不过黄文旭显然还不打算就此作罢:“10个亿的投入,仅仅是它本身的投入就能收回一个多亿的税收,而更为关键的是这10个亿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所起的作用,这才是最重要的,这也就要谈谈在公共基础设施投入上的必要性了。丰州市一分为三,伏龙和双庙两个区加起来六十多万人口,百分之九十五都是农业人口,可以说,把丰城区一划出去,这两个区的人均gdp、人均财政收入、人均年纯收入都立马掉了几个档次,关键在于这两个区怎么来发展?培育产业,招商引资,你一片荒地,能招来商引来资么?你能手指一划就把人才项目资金吸引来了,产业培育起来了?让两个区自己慢慢发展,我估摸着它们现在连自己干部职工和教师队伍的工资奖金都未必能解决的了,你能指望它们自己搞基础设施建设慢慢谋发展?可以说,除非日后丰州市彻底对这两个区放任自流,不闻不问,等到哪天丰州市财政充裕了再来考虑,不过这意味着今后几年这两个区恐怕都要拖丰州市的后腿,要么就只能抢先一步,优先支持它们发展它们。让它们迅速摆脱目前的困境,赶上来!”

  黄文旭的话充满了强烈的警示意味,现在不对两个区加以大力支持,放在以后。就会付出更大代价,甚至成为丰州市脸上的两块伤疤。

  张天豪望向黄文旭的目光里已经充满了耐人寻味的味道,这个组织部长当得不一般啊,对经济数据只怕比吴光宇这个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还了如指掌,一个个数据从嘴里蹦出来,如数家珍,也难怪,没有三两三,不敢上梁山。

  “唔,文旭的观点听起来似乎很有说服力啊。大家觉得怎么样?分析一个问题,还是要客观理性,有理不在声高嘛。”张天豪的话飘忽不定,让大家捉摸不透这是在表扬黄文旭呢,还是嘲讽黄文旭。

  “老黄。你刚才说的挺顺溜,但是还是有一点你没有谈到,那就是如果按照10个亿的年投资来计算,这10个亿从何而来?城投集团么?那么城投集团又如何来弄到这10个亿?银行贷款?城投集团如果不以地区财政作担保,它能贷到一个亿已经不错了,10个亿,银行怕也不是傻瓜。没有财政担保会贷给它?可是如果财政担保,一旦我们刚才提到的10亿砸进去,不见起色,再砸10个亿,这30个亿进去了,如果没有像我们想象期望的那样招商引资弄来大项目了。产业培育起来了,怎么办?这30个亿谁来还?谁来承担这个责任?”

  魏宜康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他发现黄文旭是在偷换概念,说了一大堆,尽是没用的。关键的问题还是没提到,这钱怎么弄来,尤其是不能用财政担保来作为担保抵押,这一点是核心。

  见大家都有点真刀真枪撕破脸的上纲上线了,陆为民也觉得今天的火药味太浓了,魏宜康也好,曹刚也好,周培军也好,都是枪,枪是要听枪手的,枪手不发话,这些枪蹦跶得再厉害,也就那么回事儿,但是陆为民不希望擦枪走火,而张天豪到现在都没有明确态度,他估摸着是不是就是在等自己给他一个交待。

  “张书记,还是我来解释一下吧,可能我刚才的介绍也更多的专注于介绍这个构想规划的具体细节了,反而对这个大家最关心的关键问题没有讲清楚,也就是投入城市建设的投资从何而来,如果是三五千万,或者三五个亿,估计大家也没有这么关心,毕竟一提到三五十个亿,大家都要吸口凉气,对于我们丰州来说,这的确是一个震撼人的数目,觉得不可思议,但是我要说一句,今后三年到五年,丰州的基础设施建设的确要投入三十到五十个亿,甚至更多,因为我刚才介绍的那些基础设施项目,都是丰州作为一座地区中心城市所必需的,那么我们怎么来筹集这些资金完成投资,实现我们城市的高速有效的建设发展?大家可能也想到了城投集团,可城投集团有这个能耐么?”

  陆为民不想在进行一场代理人的战争,他希望尽早敲定,估计张天豪也希望这样,所以他决定自己亲自操刀上阵了。

  “城投集团开始运转,目前地区财政是拨付了1500万作为启动资金,听起来好像有点儿滑稽,1500万,10个亿,这差距太大了,的确,如果让城投集团只靠这1500万要撬动每年10个亿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也是不可能的,那么要让财政拿几个亿出来,也同样不可想象,那该怎么办?”陆为民淡定自如,“城投集团会获得政府在两大块的支持,一是处理合金会后遗留在手中的存量资产,二是在土地上政府将授权委托它在土地一级市场代行政府权责,用所获土地转让出让所获资金来进行滚动式开发,当然由于1500万的启动资金过于单薄,在前期城投集团在进行土地征收、收储上可能会依靠政府财政,因为这牵扯到大量的基础设施前期建设投入,但是我想这个时期会比较短暂,所涉及的金额也不会太大。”

  陆为民这一番话出来,立即引起了在座地委委员们的一阵窃窃私语。

  应该说陆为民的话在情理之中,1500万启动资金要撬动每年10个亿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本身也不现实,陆为民谈到的这两块倒是符合目前丰州实际情况。

  99年合金会清理之后,由于各县市区要解决合金会归并入信用社问题,纷纷向地区财政和省财政借钱,所以地区手里边也捏了不少县市区抵押过来的资产,主要是一些企业和企业用地,这一块估计起码也有几千万,而垄断土地一级市场开发向二级市场供地,才算是真正为城投集团提供了一个可供操作的大平台。

  “为民专员,可否明确一下,你所说的这个短暂时期和所涉及金额的具体数?大家心里都还是有些不踏实啊。”曹刚忍不住问了一句,问出口之后,才觉得自己有点儿咄咄逼人了,但是话已经出口,他也就顾不得许多了。

  “嗯,我个人考虑两年时间为限,金额么,财政为城投集团担保不超过三个亿吧。”陆为民略作思索之后道。

  陆为民自画界线,也让在座众人松了一口气,无论是魏宜康还是曹刚或者周培军,在这个问题上都不好再发难了,应该说这个意见还是相当克制了,两年时间不算长,修一座桥估摸着工期也是两年,而道路建设,一环线没有三五年根本下不来,金额,三个亿的贷款担保,地区财政还是承担得起的,所以三人都没有吭声。

  不过陆为民确没有打算就此打住:“我理解大家的担心,主要还是我们财政困难造成的。而财政困难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我个人觉得是两个因素,一个是我们税基缺乏,税源不足,二是我们非税收入没有抓起来,而非税收入中很大一块就是土地出让金,我们丰州房地产市场发展缓慢,当然这里边客观原因很多,但是具体表现在我们的土地出让金收益上比起其他地市来就十分悬殊,这两块都制约了我们财政增收。就目前来说,培育产业是扩大税基增加税源的根本出路,这也是一地财政壮大的根基,但是较短时期内,房地产市场的发展也能为我们在废水收入上提供一个应急之道,所以我们下一步的想法就是要两条腿走路,相互促进,加快我们丰州整体经济的迈进步伐,让我们丰州社会经济事业发展走得又快又稳。”

  “另外我也想重申一点,行署也好,下一步的丰州市政府也好,都是在地委市委的领导下开展工作,如果行署或者市政府在重大工作事项上存在问题和隐患,地委市委都有权力及时予以制止和纠正,所以我从来不认为我所提出的这个城市建设规划方案就是完美无缺的,它本身也还需要在今后的工作中不断修正,同样地委市委也一样会监督行署市政府的工作,我相信在地委市委的领导下,行署市政府有能力在下一步我们城市建设这场攻坚大战中为全市人民交出一副满意答卷来。”

  漂亮!张天豪心里冒出这个词儿,这家伙这番话精到家了!堵得人无话可说,不得不服!

  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