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七十三节 谈钱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七十三节 谈钱


  而后张天豪的定板语也显得干净利索,没有半点拖泥带水,要求行署就丰州撤地建市之后的城市建设总体规划方案设计尽快拿出一个比较完整的方案来,利用撤地建市契机,向上边争取更多的用地指标,为下一步城市建设打下坚实基础。

  陆为民也听出了张天豪话语中隐藏的意思,多争取用地指标,主要还是针对城投集团作为政府土地一级市场的代理人这一角色,还是希望城投集团尽可能的早一点解开与财政挂钩的关系,让城投集团利用这个土地一级市场的垄断地位自行运作,这也符合陆为民对城投集团的定位,两个人在这一点上倒是比较一致。

  本身依靠财政来进行城市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在日后也不会是主流,在城市房地产行业兴盛一时的情况下,任何地方政府都无法拒绝房地产行业给地方财政带来的丰厚受益,垄断土地一级市场从中赚取地差只是一方面,但是就是这一方面只要运作得好,也基本上能够扛起全市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的重担了。

  当然作为前世走了一生的人,陆为民也很清楚地方政府这种吸食毒品式的土地财政在2013年房地产市场开始走低之后给地方政府带来了多么大的重创,尤其是那些在二三产业培植税源上不力主要依靠土地财政的地方,更是陷入了无穷困境,发展无钱,甚至保工资吃饭都成了问题,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依赖于某一种收益显得多么脆弱,而要断这份奶的时候是多么痛苦。

  陆为民的观点很明确,房地产市场给地方财政带来的收益属于“快钱”类型,那么这份“快钱”当然要用,但是一定要用好,一方面要用于补偿民生上的欠债,另一方面就是要定向用在产业培育上,当然用于产业培育这一指覆盖很宽泛。基础设施建设也包含在内,就看操作者如何来理性运作了。

  就目前来说,陆为民认为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是必须的,尤其是双庙和伏龙两个区都面临发展的巨大压力情况下。给予两个区有力的支持是义不容辞的,否则两个区沦为丰城区的附庸,只会让地改市这一历史新的一笔变得无比尴尬。

  ***************************************************************************************************************************

  地委会议的内容对丰州干部们来说是永远保不了密的,这就像纸包不了火那么自然。

  地委会议上的激烈碰撞很快就衍生出了几个版本,活灵活现的流传于坊间。

  什么“三英战吕布”,这个“三英”不用说,“吕布”究竟是指黄文旭还是陆为民也有两个说法,什么“赤壁大战”,这“曹孙刘”阵营怎么来划分也众说纷纭,当然与会者自然对这些说法不屑一顾。但是细细一想,这地委会议里本身也就是这么一回事儿,敌友难辨,有时候他会是敌人,有时候他就会成为朋友。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周培军原本一直是夏力行的嫡系,陆为民同样是,但是随着夏力行淡出昌江政坛,陆为民的异军突起,主客异位,周培军似乎也就对陆为民不太待见起来了。至于说魏曹二人,似乎可以列入陆为民的“宿敌”这一类型,但是“宿敌”究竟“宿”在何处,“敌”在何处,好像也说不上个什么来。

  魏宜康和陆为民的竞争早已经是过去式,而且魏宜康获胜似乎对两人来说都是好事。魏宜康固然先上一步,但是而后陆为民却获得了更好的发展前景,这已经被证明了,这似乎算不上什么仇怨;曹刚和陆为民的搭配似乎也不能算差,书记和县长之间的斗而不破外带更多时候的“携手共进”本身也就是常态。甚至可以说在曹刚和陆为民身上都获得了双翼,两个人都双双获得了升迁,这怎么也不像是“宿敌”带来的结果。

  不过这一次地委会议似乎坐实了地委里边的阵营划分,陆为民、王自荣和黄文旭被牢牢的捆绑在了一起,魏曹周三人貌似也被划入了一党,这有点儿牵强,不过局外人管不了那么多,随随便便都能找出那么一二十条理由来证明他们有必要也只能走在一起的理由。

  但是像祁战歌、吴光宇甚至何学锋这几个人的形象就模糊起来了,当然更有最后的大佬张天豪,对于张天豪与陆为民之间的关系,很多人都一直在揣摩分析,但是却总是难以把握住要点,不过八卦者都认定张天豪的态度决定着祁战歌、吴光宇以及何学锋等人的态度,也就是说,陆为民的成败仍然掌握在张天豪手中。

  至于说地委会议研究的具体事宜,这反而没有引起太多人关注,尤其是普通干部。

  对于他们来说,修两座桥也好,一环线也好,对于他们来说都太过于遥远,修与不修似乎与他们关系都并不大,丰州城就这样,十年前就这样,十年后也就这样,估计十年后,变化可能会有,但也不会大,就是有点儿大,分散在十年间来,估计大家也就潜移默化的接受了,不会有太多惊奇。

  但是地委会议的决定对于有些人来说,就弥足重要了,像双庙区和伏龙区的干部,像对丰州房地产市场已经产生了兴趣的一拨人。

  ***************************************************************************************************************************

  “动作不慢嘛。”陆为民站起身来,在办公室里踱了一圈,“拓达集团的这几个项目,争取到当然是好事,但要注意,拓达新材料公司的减水剂项目其实是一个化工项目,务必要注意环保问题,要防止对方利用我们丰州目前急需投资上项目的这种心态在环评上给我们使坏,逼我们让步,我和环保局老王是打过招呼的,环保是一把锁,谁要开都不行,必须要环评过关才给钥匙,这一点你们也别想去找环保局走后门,我不答应。”

  闫天佑和齐元俊面面相觑,苦笑着点点头。

  “至于说预拌混凝土项目,我觉得可以大力支持,这是一个很有发展前景的项目,尤其是在我们丰州城市建设即将掀开大幕的时候,预拌混凝土对于城市建设节约材料、提高效率、清洁环保都有很大的益处,这个项目上要开绿灯,全力扶持,这个项目也对进一步延伸拓达集团建材产业链具有很好的示范效应,当然,选址也要选好,尽量避开可能产生影响的区域,你们把握好。”

  “陆专员,预拌混凝土项目拓达集团还在考察,但是相关人员也和我们交过底了,他们要根据地区,也就是市里边下一步的城市建设方案来确定立项开建时间,这一点上……”闫天佑还是比较谨慎。

  “老闫,你可以开诚布公的告诉他们,每年十个亿的基础建设投资不会少,甚至会更高,而且不会等到年底正式撤地建市之后才启动,下半年,嗯,准确一点吧,九十月份就要动起来,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等。”陆为民摆摆手,“让他们也别等,赶紧动起来,你们区里,目前班子里边不是已经有了一个大致分工么?确定一个人,专门盯着这两个项目,把这两个项目搞起来,一年少说也能为你们双庙增加几千万的gdp,税收起码也是几百万,对于你们双庙来说,也是能解解渴的了。”

  “陆专员,还有个事儿我们也得向您汇报一下。”齐元俊和闫天佑交换了一下眼色,启口道。

  “说吧,在我面前还忸忸怩怩干啥?”陆为民知道多半又是要牵扯钱的事儿,这双庙和伏龙,来谈事儿,基本上都脱不开要扯到钱上去,想想也是无奈,穷地方,你不谈钱,谈什么?

  “也就是税收分成的问题,地区今后几年要在丰江以西有比较大的基建投资,这涉及到建筑企业在我们双庙和伏龙两个区辖区的建设经营活动问题,但是可能参与这些工程建设的这些建筑企业的注册地多半都是在丰城区或者市里,这就涉及到一个纳税地的问题,闫书记和我商量过,市里是不是应该出台一个相应的指导性政策意见,尤其是这种建筑经营活动,纳税地有回旋余地的,应该向我们这些新建区倾斜,您也知道我们双庙现在的财政状况,闫书记和我每天想到十二月这区一成立就是要说钱,心里就发慌,觉都睡不好,闫书记就这么一个多月,人都老了三岁,鬓角上白发都出来了,……”

  啥也不说,兄弟们谁还有推荐票没投的,赶紧给老瑞几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