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八十节 潮起 5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八十节 潮起 5


  陆为民一番话就让邓少海和蒲燕悚然一惊,招商引资过亿元?这可能么?

  一个连牌子都还没有挂起来的筹备组,一个多月时间居然实现招商引资过亿元,这让像双峰这样的老牌“经济强县”情何以堪?

  更何况双庙那边的情况邓少海和蒲燕都很清楚,他们俩都是原来在地区呆过相当长时间的,丰州市那边情况很熟悉,丰江以西有啥?除了经开区那地盘上还有点儿小模样,其他地方就是不是良田就是长草的地方了。

  “老邓,蒲燕,坐井观天的心态要不得啊。双庙动作大,伏龙也不小。徐越到深圳、东莞,冯西辉到中山、顺德那边已经去了十多天了,动员了各方人脉,寻找各种关系,我在南粤那个同学都在说我们这边干部是不是都像他们去这几个人那么敬业,说如果都是这样,我们昌江赶上他们南粤只是时间问题,我都觉得光荣啊。我那位同学说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敬业的内地干部,每天基本上都在这些家电企业里边转悠,弄得他帮忙联系的几个部门工作人员都累得不行,管他是十几二十个人的小厂,还是几百上千人的大企业,了解市场,探讨投资可能,推介我们这边的投资环境,一家一家企业找,一个一个老板拜访,目的就是一个,邀请人家过来看一看,看有没有机会可能把厂子转移到我们这边来,或者到我们这边来开分厂,搞贴牌,他说他是个书记区长,人家都不相信,说是不是个乡镇上的书记乡镇长还有可能,怎么可能书记区长县长亲自来拜访他们这种三五十个人的小厂老板,……”

  杨铁锋也有些坐不住了,有些不解的道:“陆专员。这他们俩也太敬业了吧,伏龙区这边班子虽然搭起了,但是年底要挂牌,事情恐怕也很多吧。这两个人一起走了,这边事情谁来牵头啊?”

  “老杨,哪边事情都多,关键是你要分清楚孰轻孰重,孰急孰缓。搭架子组班子这些日常性的工作,其实就是一个程序性的工作,方向定了,方案定了,按照既定程序走就行了,但是你班子架子搭起来了。年底牌子也挂起来了,产业有没有?再说现实一点,你税源有没有,财政收入从何而来?指望着那点儿农业税能养活一帮干部,来谋发展?”陆为民语含深意。“有人说闫天佑和齐元俊以及徐越和冯西辉分不清大事小事,分不清轻重缓急,头脑不清醒,我看说这个话的人头脑才是真正不清醒,搞不清现实紧迫性,分不清什么是大事小事,要不就是那种只会坐在办公室里高谈阔论指点江山的货色。”

  邓少海和蒲燕脸都是一阵火辣辣的感觉。他们俩先前听到双庙和伏龙两个区的主要领导在尚未挂牌之前就全部跑到外边去招商引资时,还是觉得有点儿过了,就算是你这任务再紧迫,这也得要从明年才开始,现在你们就这么一窝蜂的扑出去,这也太热切了一点。没想到陆为民这话就跟上来了,说到他们心里深处。

  “徐越告诉我,他回来之后九月份之前还要去一趟重庆,还要在重庆去呆几天,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在重庆去招商引资看看能不能吸引一些摩配甚至摩托车生产企业到我们丰州来发展,这一趟他还要顺带到广州,目的也一样,冯西辉回来之后就马上要去浙省,日程就基本上排得满满的,我看这才是懂政治讲政治谋发展的高度统一,搞不明白自己手里边最现实最迫切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那么他这个主要领导就当得不合格。”

  “你不趁着还没有挂牌之前去跑,这一挂牌成立之后,只怕各种事情压身,你还能轻而易举走得出去?我看这充分说明人家头脑清醒,比很多自以为聪明的人头脑清醒得多。”陆为民最后总结,看了一眼面色沉郁的邓少海和蒲燕,又扫了若有所思的杨铁锋和巩昌华一眼,“当然,各地有各地的实际情况,我们不能强求各地做法都一致,但是我还是要说一句,我们丰州现在是六县一市,明年加上经开区就是六县四区,无论哪个县区,别说在全国,就是在全省都属于比较落后的地区,最迫切的任务就是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群众生活水平,而最现实最迫切的问题就是要解决我们各区县的农村剩余劳动力出路问题。”

  “现在不少地方都在组织大量输出劳动力,尤其是向长三角和珠三角以及京津地区输出,认为这样可以使得农村劳动力创收,实现农村居民增收,但是我要说,这是再万不得已别无他法的最后一条路,也就是说这是在地方政府用尽一切办法都无力解决我们本地农村剩余劳动力就业创收之后,才用的最后一招,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输出,尤其是出省到外地,会带来很多社会问题,这些问题会随着时间推移逐渐显现出来,所以我不太支持这种方式。就我个人的观点,我觉得我们丰州虽然贫困,虽然落后,但是还不至于走到这一步,我们各县区在创造就业上都还有相当大的余地,即便是有些县,比如南潭、淮山这些农业人口大县,农村剩余劳动力较多,可能需要输出,但是我觉得在我们丰州地区就能够消化大半,而在双峰,我认为这个问题是完全可以做到自我消化的,也就是说,我们双峰县委县政府在发展产业创造就业消化农村剩余劳动力和实现农村居民增收问题上做得还不够,甚至还很不够!”

  ……

  这顿饭吃得气氛很凝重,虽然后边儿邓少海和蒲燕都频频举杯,希望把气氛重新营造起来,但是谁都知道现在他们的心思不在吃饭上了,陆为民也没有勉为其难,倒是很配合的喝了好几杯骑龙岭的特产药酒,这也是他很久没有尝的药酒了。

  ***************************************************************************************************************************

  晚饭后,陆为民有单独把邓少海和蒲燕留下来,分别单独长谈。

  吕文秀看着了时间,邓书记和专员谈了55分钟,而蒲县长和专员谈了65分钟。

  陆为民谈完之后,书记县长都各自回县里,而他们一行人则住在了长风宾馆。陆为民谢绝了县里相关领导的作陪,表示在骑龙岭住一晚之后就会直接返回丰州。

  陆为民这一次到阜头和双峰算是轻车简从,除了他和吕文秀外,就只有地区行署办公室一位副主任、政研室一位副主任和一个工作人员,一台斯柯达甚至显得空荡荡的。

  接到电话时,陆为民还有点发懵,十点过了,这电话是哪儿来的?

  电话号码有些眼熟,但是一时间陆为民没有反应过来,一直到按下接听键听到电话另一端传来“喂”一声之后,陆为民才反应过来。

  陆为民走出房间,旁边房间的门半掩着,吕文秀正陪着两位主任和另外一名工作人员玩着扑克。

  “专员,您要出去?”吕吕文秀见陆为民似乎要出门,赶紧收牌站起身来。

  “不,没事儿,你们玩你们的,我出去转一转。”陆为民摆摆手,很自然的道。

  “那我陪你……”吕文秀放下扑克。

  “不用,这里我比你熟悉,在这我可是呆了一年多时间,我想一个人出去转一转,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这时候天气最凉快,空气最清新,也正适合想想事情。”陆为民制止了吕文秀的相随,“你好好陪着两位主任玩一玩。”

  陆为民出了门。

  长风宾馆和北方宾馆是第一批在骑龙岭风景区建设的宾馆,基本上是按照三星级的标准来建设的,由于建的时间比较早,所以选取的位置相当优越,正好位于景区入口处的侧面,只需要几步路就可以走到景区售票处和入口处。

  这一带已经被完全开发出来了,整个这一片土地都被平整开来,因为这部分是景区脸面,所以除了最初的几家宾馆旅店外,几乎后期进入的都在建筑标准和规模上作了限制,一般的个体私营小型饭店和旅店都不允许在这一圈,而是统一规划在了旁边的春水路那条街道上,虽然也很便捷,但是却没有当路。

  夏荷路已经成为了名特小食一条街,北方宾馆就正好处于名特小食一条街的对面,长风宾馆与北方宾馆相隔不到五十米,所以当陆为民走到北方宾馆对面时,远远就看到了那辆红色的桑塔纳。

  虽然已经是十点过了,但是这一带仍然是相当热闹,尤其是名特小食一条街街口这一截更是人声鼎沸,从宾馆旅店里出来的游客们三五成群的涌向小食一条街,去品尝各种名特美味,显得异常繁华。

  辛苦码字,诚心求推荐票,兄弟们有的请支持几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