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八十五节 种子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八十五节 种子


  当务之急,就是把江西这一片的基础设施建迅速建设起来,哪怕一时间完成不了,但是至少你要启动起来,得给人以希望,能让大家看得到希望,只有这样,先前所做的一切也才有落实敲定下来的可能。

  这也是为什么陆为民力促昌达实业、美能建设和和兴建筑这几家企业赶紧启动起来的原因。

  相较于伏龙区这边的急得跳脚,双庙那边的情况要略好,拓达集团的两个项目,基本上都是依托拓达水泥厂,周边有现成的空地,而拓达水泥厂周边的道路和码头早已经是齐备的,一切都是万事俱备,只欠项目拍板就开建,所以一敲定,项目建设就迅速启动起来了。

  离心玻璃棉项目在敲定之后也开始了前期的准备工作,选择也就选择在了西一环北三段和人民路延伸段汇聚点的对角那一面,而普生管材的原厂址就在日后双庙区政府驻地——文武镇上,也就是日后的文武街道办事处,人民路延伸段一直向西跨越一环路西段再向西面延伸两公里就是文武镇,而这一段延伸段虽然被尚未成立的双庙区列为日后双庙区成立后的一号工程,但是就目前来说,双庙还没有这个经济实力来修这一段已经超出了他们实力的道路。

  双庙这边的情况之所以比伏龙好,就因为他们紧邻经开区,许多区域仅仅是一路之隔。

  经开区的基础设施基本上是齐备的,无论是道路还是管线,只需要向双庙这边延伸过来就行,所以在美能建设和和兴建筑接手之后这边,人民路的延伸段和西一环北三段立马就沿着汇聚点开始分别向南和向东开建。

  西一环北三段以西就属于双庙区,以东属于经开区,而人民路延伸段和西一环北三段作为交汇点,将按照预留立交的模式来建设,立交桥的投入太高。丰州暂时还承受不起,但是为了日后发展的需要,丰州却又不得不先行预留建设立交桥的土地。

  看着桌案上的来自各区县的经济数据,陆为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能够感受到来自各区县经济脉搏跳动带来的勃勃生机。同样也为面临的各种巨大困难带来的压力感到窒息,基础设施上的严重滞后,让他有一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压抑郁闷了。

  这怨不得人,丰江以西在丰州撤地建市之前的确从来没有纳入过城市建设总体规划,比江西之地条件好得多的江东河北之地,不也是拖拖踏踏搞了这么多年的开发建设,一样没见出多大成效来。以至于这一次城市规划建设总体方案出来时,很多人都质疑为什么不把建设重点优先向丰江以东、东沣河以北的地区倾斜,却要先行来开发建设毫无基础的江西荒地。

  好在昌达实业、美能建设和和兴建筑已经启动了,而且也都是多头启动,合力对进。这样可以有效的提高建设进度,也能让预定的在开年之后几个重要的节段能够完成初步建设,确保一些标准化厂房建设顺利启动。

  时间,时间,现在缺的就是时间,一晃就是几个月过去了,陆为民发现忙碌起来的时候时间是过得飞快。不知不觉自己到丰州就已经四个多月了,而丰州地区的寿命现在也在一天一天缩减。

  祁战歌和黄文旭这一段时间的主要精力都放在撤地建市这项工程上去了,行署这边主要是王自荣在负责,有时候潘晓方也被拉进去,陆为民基本上没有过问,正如他和张天豪所说的那样。撤地建市就是一个程序问题,丰州是地区还是市,不仅仅是看你这块牌子和公章换没换,更重要的还是看你城市变没变,二三产业有没有发展起来。老百姓的收入涨没涨,这才是根本,也是关键。

  “陆专员,经开区糜主任来了。”吕文秀的话打断了陆为民的沉思。

  “哦,请他进来吧。”陆为民收回思绪,糜建良来了,估计也是压力不小,这一段时间他一直没有怎么过问经开区的事情,也让宋大成不要过多敢于经开区的事情,经开区的干部问题,陆为民已经专门和张天豪商量过,一些涉及到地委行署领导的家属,都去打了招呼,该调离的调离,不愿意调离的那就要有准备接受任务的心理准备,完成不了从书记主任到普通干部,都得要有奖惩逗硬的心理准备。

  这一番招呼打下来,很多人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有四五个人都陆续调出了经开区,还有两三个干脆就直接办提前退休的手续了,空缺出来的干部职位人选,陆为民告诉宋大成,让糜建良自己选人,看上谁选谁,地委行署不干预,但是如果如此放权给他,到时候还拿不出像样的成绩出来,只怕就要拿话来说了。

  也该和他好好谈谈了。

  ***************************************************************************************************************************

  周培军背负双手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炎热渐渐散去的秋日,一动不动。

  知了的嘶叫声依然宏亮,却不知道它的命运已经无多,无论是人还是昆虫,其实都并不知道自己的命运早已经注定,总还以为可以一搏来改变自己,周培军原来也一直这样认为,但是在经历了这么多年的波折之后,他已经学会了淡然。

  在对待自己命运的问题上,他已经没有抱太多希望了,当然也不是毫无牵挂,地改市,看样子无论是焦正喜还是章丘育都还要顺利过渡,这样也好,三年后,也许自己就更有机会。

  对自己的命运的把握他能淡然,但是对一些超出自己预料的事情,他发现自己却很难保持淡定,甚至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儿返老还童的感觉,变得火气旺起来了。

  苟延雄刚走,他心情很不好。

  作为老部下,在地区政法委跟随自己多年,不敢说劳苦功高,但周培军认为苟延雄上个副书记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尤其是这一轮的人事调整如此之大的情况下,也就是顺水人情的事儿,可组织部那边居然敢把苟延雄给拿下来了。

  先前他还不敢相信,黄文旭就这么牛,居然半点面子不给自己?还是他不明白苟延雄和自己的关系?当然不是,黄文旭是何等机敏老练的角色,搞不清楚这里边的门道,他会冒然去做这些得罪人的事情?

  严晓苏那边的传递过来的消息,的确是在上书记碰头会之前苟延雄被拿下来了,而不是在上书记碰头会时被拿下来了,这是两个概念,之前被拿下来,那就是黄文旭在其中作祟了,会上被拿下来,那范围就大多了,张、陆、祁、吴,外加黄,无人皆有可能,而前四者的可能性更大,理论上如果是黄文旭的话,他没有必要这么多此一举,要真这样作,那就肯定有其他原委。

  很显然苟延雄是被黄文旭拿下来的,可黄文旭为什么拿下苟延雄?像苟延雄所说他和黄文旭从无交道,更谈不上什么恩怨,而严晓苏也说了,他也转弯抹角的问过了,黄文旭的回答是主要领导有异议,所以拿下了。

  理论上黄文旭不太可能为这种事情撒谎,也没有必要,那如果是事实,那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黄文旭口中的主要领导只能是张、陆二人,张天豪显然不可能,如果是张天豪的话,只怕苟延雄早就被一脚踹到那个旮旯里去了,但陆为民,苟延雄又怎么会得罪了陆为民?

  陆为民才来几个月时间,可以说无论是纪检监察还是政法这条线的工作,他基本上都没有过问过,唯一谈得上过问的,就是要求纪检监察部门在大型公共基础设施工程建设上要采取跟进方式,专门建立一套跟进追踪体系,防止“工程建起来,干部倒下去”这种情况的出现。

  正如苟延雄自己所说,他和陆为民也从来没有什么交葛,也没有得罪过陆为民,甚至连得罪陆为民的机会都没有,如果是陆为民给黄文旭打的招呼,就有些蹊跷了。

  苟延雄的话周培军当然不会轻信,陆为民也不是疯子,初来乍到,人年轻,能做到这个位置上,他对干部调整这里边门道还能不清楚?

  无缘无故的干涉人事调整,显然被不可能,可以肯定是有原因的,尤其是苟延雄在阜头工作,那是陆为民发家的老巢,免不了就会因为一些琐事儿而得罪了陆为民的什么老关系,只是以陆为民在丰州的人脉,他也不会不知道苟延雄走哪条线,但是看来自己还是高估了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地位和分量了。

  大伙儿还有票么?推荐票啊,给几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