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九十一节 另一端的丰收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九十一节 另一端的丰收


  沈子烈现在还是庐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作为省委常委、庐州市委书记尚权智的得力臂助,沈子烈在庐州应该说是混得不错,而且尚权智在庐州的动作也不小,在援藏期间,陆为民也经常接到卢莹的电话,谈及尚权智和沈子烈的表现。

  陆为民也明白卢莹的意思,要自己找机会得帮她一把。曹朗也和自己打过电话,说到卢莹的表现,也谈了卢莹的意图。

  要说卢莹三十出头已经是堂堂正正副处级干部了,也算仕途顺风顺水了,但是这谁都知道处级干部是个坎儿,你这一耽搁,三五年就过去了,等到三十七八你还在副处级位置上厮混,这辈子注定也就是一个副厅到顶了。

  卢莹显然是有些野心的,尤其是在看到陆为民与她同龄,同样是白手起家,却已经是副厅,自然心里也是有些想法的,没想到这陆为民去一趟援藏回来,却陡然爬上了正厅职位,这让卢莹心里更是如猫抓一般难受。

  这人和人之间差距咋就这么大,陆为民在学校里时的表现也只能说是差强人意,怎么回到地方上却是青云直上,就算是给地委书记当过秘书那又怎样,短短一年时间的秘书能给他带来多大的造化?虽然曹朗早就和卢莹说过,不要去追求那些无谓的比较,但卢莹内心的那份不平衡还是让她花了好长时间才抚平。

  想到这一点,陆为民才意识到自己好像一晃回昌江都快半年了,庐州那边却还没有去,卢莹在自己走马上任时打过电话来恭喜,没有提其他事情,但是陆为民却知道这女人很聪明,不提就是提。

  心里想着庐州那边,陆为民话语却还是落在昌州这边:“恽廷国也算有点儿本事,当副书记也不亏。这两年昌州的速度发展也不算慢,宋州紧赶慢赶也没有能撵上昌州,恽廷国当常务副市长功不可没啊。”

  “没被宋州赶上就功不可没?没这个说法吧,宋州去年gdp已经达到了361亿。和昌州相比只有110亿的差距了,但是今年上半年宋州gdp就达到了221亿,同比增长35%,今年宋州突破450亿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可今年昌州呢?上半年gdp才堪堪过250亿,预计全年gdp连破520亿都有困难,增速不会超过12%,按照这个速度下去,明年宋州就有可能要和昌州并驾齐驱了,谁当全省第一都说不清楚了。就这样,恽廷国还能当副书记?不是莫计成在那里帮他摇旗呐喊,他能行?”

  岳霜婷对恽廷国印象也很差,除了张静宜的原因外,岳霜婷在市府办主要是负责市长铁林这一块的工作。而恽廷国本来就是莫计成用来制约铁林的一颗棋子,而且这颗棋子发挥的作用相当大,自然爱屋及乌,岳霜婷对恽廷国的印象也就恶劣起来了。

  “这不能说明昌州增速太慢,而只能说是宋州增速太快,你看看昆湖和青溪,前年昆湖还比宋州高出一大截呢。去年就被宋州超越了,从今年上半年来看,差距又拉大了许多,昆湖的增速也不算慢,去年比全省经济平均增速还高出三个百分点,可就这样还不是越落越远?宋州今年百分之三十多的增速的确有些猛。但是第三季度宋州增速也放慢下来了,7月增速只有26.3%,8月增速只有24.9%,预计9月还会进一步下滑,下半年增速可能只能达到22%左右。一拉平,全年增速估计也就是25%左右。”

  陆为民耐心解释,“宋州之所以这两年能够如此快发展,也是得益于97、98、99年三年宋州在招商引资、产业培育以及基础设施建设上的巨大投入,所以2000、2001乃至明年都会是收获季节,估计经济增速都不会低于20%,昌州盘子大,因为是副省级城市,固然有这样那样的好处,但是受到的各种约束也比较多,省里干预的时候也很多,所以在很多工作上反而没有宋州那么放得开,不能完全说是恽廷国无能,虽然我对恽廷国也毫无半丝好感,但是这个事情上我还是要替对方辩解一下。”

  岳霜婷瞥了陆为民一眼,“为民,你在丰州的动作也在我们这边都能听得到呢。”

  “哦?昌州都能听得到,说我怎么了?”陆为民略感惊讶,你说省里知晓了解,这不奇怪,或者你说昌州对宋州知晓了解,也不奇怪,毕竟宋州和昌州现在已经是竞争对手了,可丰州这点东西只怕还没有打上昌州方面的眼吧?

  “都说你要抢班夺权,连张天豪都退避三舍。”岳霜婷咬着嘴唇,看着陆为民,“我都不明白这究竟是褒还是贬,总而言之,我觉得这话总有点儿不是滋味。”

  “抢班夺权?哼,我不想抢班夺权,张天豪还不答应呢。”陆为民没好气的道:“丰州就这德行,还用得着抢班夺权?现在不是抢班夺权的时候,而是各人把手里工作拿起来的时候,现在我连坐办公室的时间都没多少,每天日程安排得满满实实,马不停蹄,六县一市,马上就要变成六县三区,外加一个经开区,这么多‘权’搁那儿,就等人去抢呢。我倒是真心希望多出现几个能抢班夺权的能人,一个区一个县的权力都抢去,我乐见其成,就等着看表现。”

  “张天豪是老狐狸,坐到他这个位置上,权力是你能抢得去的?你要抢班夺权,好啊,他心里比谁都高兴,你把权力揽在手里了,那就得干事儿啊,权力越大,责任越大,而且丰州的情况摆在那里,全省末流,你抢班夺权了,总得要拿出点儿像样的东西来吧?gdp是不是翻个番了?财政收入呢?城乡居民收入呢?这些几百万老百姓都瞪着眼睛看着呢,那么多干部也都不傻,琢磨着呢,权责统一就是这意思,你拿了权,却又作不出事儿,做不成事,那你自己就变成了夹尾巴狗,自己都没法向下边人交代,就这么简单。”

  陆为民算是深刻体会到了权力带来的压力,尤其是伏龙区,徐越和冯西辉都是自己一力举荐的人,好啊,都给你了,你说怎么就怎么,都按你的要求来,同样,伏龙区的发展也就要拿上台面来说,想要糊弄谁,没门儿,现在都盯着伏龙区,甚至张天豪都看着伏龙区,就要看你伏龙区能折腾出一个什么样子来。

  这不但给了徐越和冯西辉巨大压力,同样也给陆为民极大压力,尤其是在闫天佑和齐元俊领衔的双庙区表现突出的情况下,徐越和冯西辉的表现就更引人关注,这也是陆为民为什么要给黄绍成打电话,请他务必要支持徐越和冯西辉一把,把在南粤那边的招商引资活动安排好,免得这两人空手回来,那可就真是打自己的脸了。

  也幸好徐越和冯西辉在顺德、东莞、南海、中山几地的努力没有白费,的确也交出了一张答卷,当然答卷能不能变成让人满意的答案,还要一段时间。

  ***************************************************************************************************************************

  陆为民的大切诺基沿着鱼西公路缓缓的行驶着,路况的确很好,而路上车也还不算多,尤其是在过了鱼峰县城之后,路上车辆就更少,很显然这条路还没有真正发挥出想象中的效益来。

  进入西峰山区,道路两旁的景致陡然一变,变得赏心悦目起来,赤橙黄绿青蓝紫,详实打倒了水彩磨盘,水彩颜料就这么毫无征兆的洒落在了山间林中,扑面而来的空气中还带着一些新开通路上特有的那种气息。

  这一切都和自己无关了,但是看到这条公路,他内心还是有一种莫名的自豪感。

  鱼西公路不能说是自己一手缔造的,但是自己在其中的作用,绝对可以排前三。

  而现在绝大部分人都还没有意识到鱼西公路的重要性和独特性,这条穿越了西峰山的道路将让西塔紧紧的与昌州联系起来,甚至让无数昌州人都以为西塔是昌州的一部分。

  路两旁的广告牌也开始多了起来,陆为民知道这是李幼君他们的功劳,西塔的影响力还很薄弱,而作为一个在工业产业上缺乏基础的农业山区县,如何来凸显自己的定位,相信西塔人已经意识到了。

  李幼君在给陆为民的电话中已经提到了省体育局和省旅游局都对西塔作为户外旅游休闲基地的这一提法越来越感兴趣,越来越重视,尤其是在今年五月成功举办了“首届中国?西塔山地自行车越野邀请赛”之后,西塔的“全国第一户外运动旅游休闲基地”这一招牌已经开始频频见诸与各种媒体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