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九十七节 班子成员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九十七节 班子成员


  潘晓方感觉到了压力。

  陆为民来丰州这么久,虽然在对下边的区县一二把手们不太客气,但是陆为民有阜头和双峰的底气摆在那里,又有宋州经济这几年的狂飙突进做招牌,没有那个县委书记县长敢在陆为民面前放肆,拿有些人的话来说,在陆为民面前,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各人低眉顺眼听招呼。

  但陆为民对行署的副职们态度还是不错的,至少从来没有说过重话,就算是有些工作有不同意见,在办公会或者常务会议上,陆为民也更多的是把问题摆出来,让大家讨论,那种和眉善目的表现让很多人觉得吃惊,都觉得这不是陆为民的风格。

  今天陆为民的话虽然听起来很客气,但是潘晓方知道这已经是陆为民来丰州这小半年时间里对自己说得最重的话了,这表明陆为民内心很不高兴,很不满意。

  “专员,这个意见还只是初稿,我看过,也觉得有一些地方需要斟酌和修改,但是我想你要得急,所以就先把方案请你先看看,然后我们再来研究,……”潘晓方很奸猾,闻到味道不对,立即以退为进。

  “老潘,这不是需要斟酌和修改的问题,我觉得恐怕是你没有领会到我的意思,要不就是教育局曲解了我的想法了。”

  陆为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潘晓方绕圈子,他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来绕圈子,潘晓方这个人应该说还是能做一些事情的,但是行署机关出身的他原来就是玩笔杆子的,虽然在古庆去锻炼了几年,但是始终在主动性和工作激情上有所欠缺,就像通常所说的那样,癞蛤蟆,戳它一下,它才跳一下。潘晓方也是这样,你需要和他沉着脸说话,他才会引起足够重视,才会按照你的意图去执行。否则总会有这样那样的理由来拖沓。

  拿有些人的看法,这就是人贱,欠抽。

  “这个,陆专员,……”潘晓方额际微微见汗,他有些狼狈,没想到陆为民这么直截了当。

  “好了,老潘,这个方案需要大修,我提四点意见。第一,全地区的职教情况,尤其是职业教育学校办学力量,尤其是师资力量要进行一个详细摸底,也包括对学校的教育资源进行一次彻底摸底。搞清楚底数,我所说的彻底摸底,不是简单的教师学生教学楼地皮这一类的摸底,我要对我们职业学校教师和学生所有详细情况,其中尤其是老师情况有一个细致和精准的数据以及分析。”

  潘晓方已经拿出笔来开始记录了起来。

  “第二,目前这些职业教育主要存在哪些问题,哪些困难。最现实最迫切的问题和困难是什么,希望党委政府做些什么,而他们对职业教育的发展上又有什么样的想法和判断,这一点很重要,尤其是要了解他们对今后职业教育发展的看法;第三,我要一个目前民营职业教育的发展情况。我知道丰州这方面比较薄弱,但是再薄弱总有,摸底之后,也要向他们了解,私营资本办职教。他们最希望政府在哪些方面放开,哪些方面给予他们实质性的支持;第四,教育局和行署政研室要对目前国内职业教育发展走向进行一个调研分析评判,同时也要了解一下国外职业教育发达国家,比如德国,他们在支持职业教育发展方面有哪些值得我们借鉴的举措,同时结合我们丰州实际情况,看一看能不能找不出一条适合我们丰州发展实际的职教路子来。”

  潘晓方刚来及松一口气,陆为民接着又道:“教育局和行署政研室要认真就我提的这几个问题进行研究,要让他们明白,地委行署就是要在发展职业教育这一块上下大力气,这是我们丰州实现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关键所在,必须要走这一条路,而职业教育办得好坏,直接关系着整个城市的人才资源上的竞争力,对于我们丰州这种农业地区来说,这一点尤为重要。”

  潘晓方也不是蠢人,闻弦歌而知雅意,这一听就知道陆为民这是要在职业教育这一块上做文章了。

  丰州虽然是一个农业地区,但是教育水平却不差,丰州一中是全省小有名气的全国性示范中学,也就是所谓俗称的全国重点中学,全省也只有区区几所,而丰州在尚未建地区时就获此殊荣,而丰州二中后来也是异军突起,据说教学质量不输于丰州一中,所以丰州一中和丰州二中远近闻名,不少周边地市的学生都愿意走后门到丰州一中和二中来读书。

  虽然说丰州在普通教育这一块相当不错,但是丰州在职业教育这一块上却乏善可陈,就目前来说,除了在双峰当时借助北方机械厂和长风机器厂两厂的技校搞起来一个技校外,目前全市像样的技校也就只有在阜头和丰州本身有,而丰州最有名还不是北方机械厂和长风机器厂的技校,而是从长风机器厂出来的的几个老师自己办起来的南都技术培训学校。

  这所学校位于南渡镇,在规模上虽然不及北方机械厂和长风机器厂的技校,但是由于办学风格灵活、培训技能贴近实际,加之收费合理,很是吸引了不少人到这里来学习,陆为民对这所学校进行过考察,想法也很简单,就是要大力扶持这一类民办职业技术学校的发展,促进丰州的农村剩余劳动力通过这种短期职业教育培训能够迅速向城市工业熟练劳动力转化。

  潘晓方也听出陆为民显然是对目前的职业教育格局不满意,要在这上边有突破,略作思索之后就道:“陆专员,你的意思是不是要在民办职教上做文章?”

  陆为民心里也在说,潘晓方的确也很聪明,能当到副专员,脑瓜子还是很够用的,稍微一琢磨就能琢磨出味道来,“嗯,老潘,现有的职教格局不适合我们丰州社会经济事业的发展了,而且是很不适应,你看看昌州、宋州以及昆湖、青溪这些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市,哪一个职业教育不是搞得红红火火,我们丰州落后有其历史原因,也有现实原因,我们要找准切入点,一个一个的查缺补漏,在职业教育这一块上,我们必须要下大力气来解决,关系到我们丰州今后十年二十年的发展后劲,但我们地区政府这一块的力量有限,我们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

  “民办职教,我们政府给予政策支持?”潘晓方沉吟道。

  “对,政策支持,但是什么政策支持,不能仅仅是口头上的政策支持,私人老板也不是傻子,搞职教他们是想要赚钱,这一点必须要搞清楚,但是我们政府却又需要他们在这一块上搞起来,土地上的,财政补贴上的,毕业学生就业问题上的,这一系列问题上,我们政府都是可以发挥作用的,我相信民办职教也应该看得到这一点,也是有前途的,关键在于我们如何来扶持民办职教符合我们政府的产业发展意图和转化劳动力实现劳动力增收这一终极意图。”

  陆为民这个题出得很大,潘晓方觉得有些棘手,看来自己太小瞧这位了,他要的根本就不是一个泛泛而谈的规划构想和意见,而是一个切合当前实际的理解可以操作的方案,这个方案就是建立在充分的调研基础之上,而现在自己做的这些工作显然还远远不够。

  “专员,先前我对你的意图理解有些偏差,现在我基本上明白了,不过这个方案要出来,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需要行署办和教育局重新有针对性的进行一次调研,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潘晓方吞了一口唾沫,为难的道。

  “我再给你两个星期时间,你督促行署办政研室和教育局立即办这件事情,我建议你们可以剖析一下南都技校的发展历程,这算是一个解剖麻雀,顺便也了解一下,像民办职教在发展壮大上还存在哪些制约和瓶颈,哪些是我们政府能够予以解决的。”陆为民也没有客气,潘晓方的性格他很清楚,你如果不把压给他加紧一点,他又得要拖拖踏踏。

  潘晓方点点头,“好,这件事情两个星期会拿出一个方案来。”

  看见潘晓方的背影消失,陆为民才吐出一口浊气,潘晓方的情况他比较了解,班子成员中他能力上可能是缺陷最明显的了,管文教卫已经是最适合他的了,甚至在陆为民看来,他连新来的梅琳都不如,一个缺乏野心和魄力的领导,往往也就缺乏动力和执行力,这一点上潘晓方表现得特别明显,他很满足于现状,对自己分管的部门和单位管理督促也很宽松,这让文教卫这一块的干部们都觉得潘专员是个好领导,很好说话,潘晓方在这一圈里人缘关系很好,不过这恰恰是个问题,这也让一些有些能力个性的领导不太听潘晓方的招呼。

  这两天单位事情多,欠的会补上,请兄弟包涵,给几张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