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九十八节 分析,评估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九十八节 分析,评估


  陆为民不指望自己每一个副手都能像宋大成那样沉稳踏实,大气勤勉,也不能指望像吕腾那样精明果敢,气度过人,但是像潘晓方却明显在能力和魄力上都欠缺了一些,在班子里边就显得有点儿平庸了。

  他能担任副专员更多的是靠他起步较早,而且占据了行署秘书长的职务,然后又刚好到了古庆去担任了县委书记,而古庆那两年情况也还不错,可以说是多方机缘凑巧成就了潘晓方,否则按照潘晓方的能力水准,陆为民认为他如果担任文教卫这些他所分管某个部门的一把手也就是极限了。

  即便是与梅琳相比,潘晓方的不足之处也是十分明显的,尤其是作为一级领导,在工作主动性上的欠缺,几乎就是致命的,这意味着你丧失了奋发向上的精神,失去了追求更高目标的动力,这也就意味着你所分管的工作会安于现状,欠缺精益求精的神魄。

  相比之下,陆为民觉得王自荣有点儿显得老态龙钟之相,潘晓方的谨小慎微优柔寡断,这让他都觉得自己这一届班子里边不尽人意,宋大成和吕腾让他很满意,哪怕吕腾并非他最属意的人,但是吕腾的能力毋庸置疑,梅琳正在显示她的才干,让陆为民很期待,甚至连行署党组成员、行署秘书长上官深雪都有其独到的一面,可恰恰一个常务副专员和一个资格仅次于常务副专员排名第二的副专员,两个人让他最不满意,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不过陆为民也得到一些消息,王自荣正在谋求更进一步,而且据说也有了一些眉目,不过陆为民感觉,以王自荣目前的状态,即便是王自荣能够再进一步,只怕也不可能是让他感到满意的位置了。正厅级岗位选择余地很大,随便哪个厅级单位的党委书记都能安排一个正厅级职位,可这是王自荣想要的么?陆为民担心王自荣到时候会大失所望。

  陆为民对王自荣的走与留还是比较关切的,相较于王自荣的走。陆为民更希望王自荣留下来,虽然他也知道这种可能性不大。

  王自荣留下,至少可以让自己不需要担心另外插进来一个和自己不对路的副手,尤其是在年底撤地建市之后这个副手可能就是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市政府的第二把手,如果这个人和自己不对路,那么就会对自己形成很大的掣肘,自己就不得不花更多的精神来对付内部的牵制。

  更让陆为民担心的是,已经有多种迹象显现魏宜康和曹刚都是冲着这个位置上来的。

  上一次地委会议上魏宜康和曹刚两人争先恐后向自己发难,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向张天豪示好。在他们看来,无论张天豪和自己背后达成了什么样的默契,但是书记和专员始终是不可能穿一条裤子的,这是政治格局决定了的,而无论张天豪对地委控制力有多强。也无论他的胸襟有多么宽广,他都需要一个在日后的市政府里安插一颗钉子,一个能够牵制陆为民而又能够为他所用的棋子。

  相反,资历最老的周培军的附和不过是一种发泄,这反而更让陆为民放心。

  现在陆为民也无法判断魏宜康和曹刚的表现是否已经引起了张天豪的注意,从目前状况来看,自己和张天豪之间的蜜月期还没有过。但是这并不代表张天豪就会对自己彻底放心,如果能够有一个机会对自己构成牵制,而这个牵制的主动权却又掌握在他自己手中,他当然乐见其成。

  谁来当自己常务副手,陆为民知道自己并没有多少发言权,相反。魏宜康和曹刚倒是可以动用很多自己资源来攻关,而如果有张天豪的暗中支持,这两人上位的可能性都很大,而面对这两人都是自己不愿意的,拒绝得了一个。拒绝不了二个,所以陆为民没有打算在这上边花太多心思,他把更多心思放在了现有的班子成员上。

  吕腾不用他担心,一来和自己在不少工作思路观点上比较一致,二来城市建设这一块工作量太大,吕腾也没有其他太多心思,更何况吕腾背后是张天豪,无论是魏宜康还是曹刚都不会去得罪吕腾;宋大成他也不用担心,经开区那边有糜建良这种老手把关,魏宜康和曹刚的手要伸进去不容易,而宋大成在工业这一块上的表现,相信魏宜康和曹刚都不会轻易去伸手,小心打伤手。

  但是潘晓方和梅琳就让陆为民有些担心了。

  梅琳之前让陆为民有些担心,但是接触了几次之后,发现梅琳无论是在能力上还是魄力决心上都绝对是一把好手,彻底颠覆了自己对民主党派干部的看法,看来民主党派干部中一样藏龙卧虎,当然,自己这种观感还只是表面上的,还需要梅琳在今后的几项工作中来证明她自己。

  至于潘晓方,陆为民也只能如此了,人走到这个年龄阶段,基本上人生观、世界观都已经定型,还要指望着谁去改变谁,那都是不切实际的,陆为民要做的也就是趋利避害,扬长避短,尽量把潘晓方做得最好的一面发挥出来。

  好在潘晓方至少没有太多花花肠子,在人品上还是可堪信任的。

  副手中,吕腾不用说,哪怕他很亲近张天豪,但是个人性格决定了他干工作更多的是对事而不对人,所以陆为民反而放心,宋大成就不用说了,梅琳这边,陆为民相信自己已经成功的点燃了她内心的野望火焰,她会知道怎么做,潘晓方这边,只要随时敲打着,也不虞其他,只要这几点做到了,无论是魏宜康还是曹刚来,陆为民都有把握不让日后的市政府脱离自己的掌控。

  ***************************************************************************************************************************

  “哟,江总,怎么几日不见,晒黑了不少不说,怎么人也瘦了一圈?”看见江冰绫进来,陆为民扬起眉毛,笑吟吟的拿起茶叶盒扬了扬手,“冻顶乌龙,来一杯?”

  江冰绫看看四周无人,咬牙切齿的道:“还不是你?催命一样,弄得吕专员也是成天把我们集团几个人使唤得像狗一样,我这一个月,没哪一天是准点下班过的!”

  “别乱栽诬,吕腾折腾你们,怨我什么事儿?”

  陆为民亲自泡茶,也只有区区几个人有这样的待遇,江冰绫既有些得意,又有些担心,深怕这个时候有人进来,看出端倪来了。

  “哼,有你这样下达任务的么?地区还没有撤,市区都还没有正式划分成立,你就可劲儿的下达任务,我知道吕专员的性子,他不是被你逼得狠了,也不会这样把人当牲口使唤。”江冰绫没好气的道。

  “冰绫,你们有那么累么?你们只是业主方,可能在成立之初这一段时间忙一些,理顺之后,还是这样,那我就只能说你们城投集团班子有问题了。你们作为业主方在建设上该干什么,难道什么都要事必躬亲?你分管融资财务,各人做好自己的工作,城投集团日后的工作量还会越来越大,如果不能合理分配,那我担心你们几个怕是撑不下去啊。”陆为民斜睨了江冰绫一眼。

  “你说得轻巧,这么多项工程基本上是同时开工,你有要求那么高,我们城投集团刚成立起来,摊子就这么大,人就这么多,你先前把话喊得那么响,什么纪委监察局都来人磨刀霍霍,一副要找人开刀的模样,我们敢大意?谁愿意去闯这个风头?大家只有辛苦点儿,我们城投集团班子几个成员每个人都分了工,一个人盯一块,我盯着一环路西段、西沣河以南这一段,这一段距离不短,好在昌达实业还算努力,现在已经动起来了,我心里稍微踏实一些。”江冰绫看样子也是的确累得不轻,说话时都有些说不出的疲倦。

  “冰绫,工作努力认真是必须的,但是也要劳逸结合,还有你盯着一环路西段这边,难道就你一个人?你可以在你们集团选一个你信得过的人呢,让他也帮着干,这个工作就是一条要求,懂行,有责任心就行,昌达实业我了解,也算是打过多次交道了,一般说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但是这条路对于我们丰州很重要,不能因为他们以前和我们合作得好就放松,所以要特别在一些小细节上盯紧,这不需要我教你,你自个儿心里知道怎么干,我只是说你要学会合理分配,尤其是要学会如何调动你们城投内部工作人员的积极性,你现在可是副总了。”陆为民耐心的道。

  凌晨码字,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