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零二节 契机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零二节 契机


  不过这个想法陆为民也知道只能是想想而已,并不切合当时实际。

  因为以当初林家从印尼转移出来的资本数量巨大,不可能长期滞留于银行中,肯定要寻找投资渠道,而且需要一个保持有较高而又稳健的收益,正好遇到了昌江在高速公路建设工作上处于全国下游垫底的情况,省里这才开了这个口子,同意外资进入公共基础设施领域,这也算是一个机遇。

  林家资本即便不投资到高速公路上,也肯定会有其他去向,不可能一直搁置。

  丰州现在需要考虑的要拉住江南高速,同时还要为江南高速寻找一两个过硬可靠而且有人脉背景的合作伙伴。

  其实最好的合作伙伴还是昌江省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但是陆为民也清楚,省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现在的情况和江南高速公路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相似,甚至比江南高速公路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更拮据。

  省里三条最具发展潜力的高速公路建设,昆洛高速、昌桂高速、昌普高速都昌江省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直接排除了江南高速公路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的参与,自己独家拿下,此时也处于全面建设阶段,省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一样也是捉襟见肘,但是省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还有已经通车的昌昆高速和昌青高速作为后盾,所以还能勉力维持。

  西宋高速、宋宜高速和宋秋高速这种收益明显赶不上昆洛高速、昌桂高速、昌普高速的二线高速,加之当初省里也需要一些政策给予萎靡不振的宋州支持,这才开口子同意宋州和西梁地方政府与远东投资有限公司来组建江南高速公路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结果是到最后省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还是不甘心,硬生生插手进来参了一股。

  而现在想要开这个口子,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当然不容易并不代表不可能,在陆为民看来,这其实还是一个观念问题。

  大家都知道投资公路这一类基础设施建设收益是长久稳定的,从政府层面来说。这样有恒久稳定收益的项目当然要控制在自己手上最合适,这也是作为国有企业的天然优势,它可以作为政府的现金奶牛存在,尤其是像高速公路建设运营这样的项目。应该说当初江南高速公路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已经是一个异数了,一个不是由政府控股的高速公路投资运营公司,在其他地方看来绝对是难以容忍的。

  但是现实条件却摆在这里,昌江高速公路建设本来就相当落后了,你如果不加快发展,其对昌江全省整体经济发展的影响是巨大的,这种情况下,哪一个利益更巨大更重要,是作为政府收益这一块还是全省经济发展,很显然是后者。

  而宋州和西梁抓住了当初省里急于要让宋州摆脱萎靡困境、西梁急需一条高等级公路来打通交通瓶颈这一契机。同时也希望树立一个昌江吸引外资的典范,所以特批了江南高速公路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的组建。

  江南高速公路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的成立给昌江省带来的变化也是巨大的,一方面为省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腾出了手来全力以赴建设昆洛高速、昌桂高速、昌普高速这三条对昌江经济发展更具推进作用的高速公路,同时也让宋州获得了提前加快高速公路建设的契机,使得宋州经济也能提前受益于西宋高速和宋宜高速的建设。

  现在昌江省几乎是六条高速公路同时建设。这个建设力度不但在内陆地区,即便是在全国之内也是相当罕见的。

  尤其是在两三年后这六条高速路完全建成之后,整个昌江十三个地市州中除了黎阳、丰州、曲阳和昌西州这四个地市州,其余九个地市州都有高速公路相通。

  而按照省里规划,最迟明年年中青溪——昌西州的青昌高速公路也要作为对加快老少边穷地区经济发展的一大支点项目正式启动建设,再加上陆为民也听到了另外一个消息,那就是曲阳方面也在提出要建设曲阳到洛门的曲洛高速。建成后可以和昌昆洛高速对接,曲阳到昌州的高速公路也就全线贯通。

  据说交通部有意要在明年初召开全国高速公路建设工作推进会,昌江、南粤和鲁省也都作为现场会的一个选点,届时将会有国务院领导参加,会议将会对今后几年全国高速公路建设工作进行一个部署。

  会议选址在何处无疑是一个很明显的昭示,意义很重。目前粤省和鲁省都在争取这个现场会要放在它们省召开,昌江当然也不甘示弱,也在尽力争取,但是花落谁家,现在还未可知。

  也许这是一个契机。

  邵泾川差不多了。需要一个光鲜的收尾为他下一步的去处留下一个豹尾,而荣道声要想顺利上位,也一样需要一个充满突破性的动作来证实他作为精英派人物在昌江的表现并非浪得虚名,改革开放,如果没有实际的动作表现来支撑,而被视为一个夸夸其谈者,那他的印象在上层就很可忧了。

  这就是一个契机,甚至还能变成一个人情,一个给马道涵的人情,当然这个人情会有一些风险,但是没有风险的好事从来就不存在,如果马道涵连这点儿胆魄也没有,他这个副省长也就真的没啥前途了。

  “老吕,也许我们还有一些机会。”陆为民沉思良久方才道。

  吕腾愣怔了一下,琢磨半天,这家伙也不吭声,这个时候突然这么来一句,“机会?专员,机会在哪里?”

  “在中央,在省里,也在我们这里。”陆为民笑了笑,找省里,是要政策,但是仅仅省里还不够,这个口子需要中央的点头,而中央点了头,还得要省里有兴趣,你得给省里足够的利益,那些人才会动心,而中央省里都说通了,还得要有下家,下家就得要丰州自己来找了。

  吕腾一下子来了兴趣,看着陆为民道:“专员,你说这么作?”

  “不急,这事儿还得要和天豪书记好好商量一下,这一局棋太大,举全丰州地区之力也未必能行,得群策群力。”陆为民神秘的笑了笑,“我相信天豪书记也会感兴趣的。”

  ***************************************************************************************************************************

  张天豪发现自己的所有心思都被陆为民的想法给吸引住了,而谁来当这个常务甚至马上要到来的撤地建市都被他搁在了脑后。

  不能不说这个家伙是个妖孽,脑子里冒出来的点子是一个接一个,而且还都是惊世骇俗,让人叹为观止的。

  起初张天豪对陆为民的建议并不感冒,甚至可以说觉得陆为民这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但是随着陆为民一步一步抽丝剥茧,分析当前从中央到地方尤其是到省里的局面,张天豪才意识到自己虽然很高看陆为民了,但是仍然低估了对方。

  江南高速公路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的情况张天豪很清楚,在他看来那就是一个特例,是98、99年昌江受到东南亚金融危机冲击,经济出现疲软,而东南亚外资向国内转移,而宋州作为邵老板派出的两大心腹坐镇的经济重镇亟待摆脱“阳痿”局面这一特定时间节点上才特批成立的。

  可以说是诸多机缘因素凑合在了一起,邵老板个人意志,宋州的特定情况,国际大气候对昌江省经济影响,东南亚华资进来的典范作用,这几条集合在了一起,才促成了江南高速公路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的组建。

  即便是这样,到最后时刻,省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仍然不甘寂寞的插了一脚。

  据说目前省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正在谋求扩大在江南高速公路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中的股权,而江南高速公路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则企图积极通过上市来解决这个问题,当然这都不是短时间内能解决的问题。

  实际上现在省里限制江南高速公路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在省内的发展的姿态已经很明显了,横跨昌皖两省的宋秋高速本来是早在1999年省里研究过了的,但是却一直被搁置,这让江南高速方面也是很有意见,一直到今年江南高速已经在皖省那边获得了通过,甚至提前启动了前期准备工作,倒逼昌江这边作出表态,省里才勉强同意开工建设,这也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省里不希望省内高速公路建设再由江南高速来主导,而希望由省里自己来干,让省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自己来干。

  但是摆在面前的问题是,省里自己没有那个能力来独干,但是又不希望别人来干。

  第一更,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