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零三节 双线突破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零三节 双线突破


  按照省里的想法大概就是要等到昆洛、昌桂、昌普三条高速公路建成之后省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腾出手来,再由省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来接手诸如青昌高速、洛丰高速、洛曲高速和洛黎高速这几条高速公路建设。

  问题是现在丰州、黎阳乃至曲阳这些地市不愿意等下去,也不可能等下去。

  这关系到各地的经济发展,谁走到前面谁都占据优势,而宋州、青溪、昆湖、西梁这些地区显然已经尝到了高速公路建设带来的甜头,拔了头筹,占了先机,现在却还要让这几个地市等待,这如何能行?

  想必省里也觉察到了这一点,只是事关利益巨大,要让省里下决心,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老吴,你怎么看?”

  张天豪负手沉思良久,看着对面也在皱着眉头苦思的吴光宇,缓缓问道。

  “厉害,都说为民专员审时度势的本事超群,我以前还觉得是不是有点儿言过其实了,现在才发现我不是高看了,而是小瞧了。”吴光宇揉了揉脸,“您刚才也说了,省里对江南高速公路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是采取了限制的姿态,毕竟这不是咱们省里自个儿的企业,远东发展占了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股份,是典型外资控股,而江南高速在我们省里高速公路建设几乎占据了半壁江山,以宋州为核心的昌北地区高速公路建设都被江南高速垄断了,省里有所忌讳也是情理之中,但是我觉得问题不能单单只从一个方面来看,我觉得为民专员有句话说得好,关键在于省里你要怎么来看待江南高速在昌江省的定位问题。”

  定位问题?张天豪咀嚼着,默默点点头。

  “没错,西宋高速马上就要通车了,日后西梁主要货物输出都要通过西宋高速走宋州港上船,尤其是大宗的货物。比如有色金属,这对西梁经济发展极为重要,同样也会给江南高速带来巨大收益。我在西梁呆过,深知交通对西梁经济发展的制约。西梁没有铁路,又不通大江大河,如果没有西宋高速,也就是说连一级以上的路面都没有一寸,这对于西梁经济发展有多大影响,我太清楚了。”

  吴光宇不说则已,一说起来就是滔滔不绝。

  “宋振邦在担任西梁地委书记期间毁誉参半,就是在西梁本地争议也很大,赞的人多,骂的人也不少。但是有一点,那就是他在西梁道路基础设施建设上所花的心血是受到了上边肯定的,老百姓也认同这一点。西梁各县到西梁市区的道路全部建成了二级公路,对西梁各县的经济发展起到了很大作用。当然也有副作用,西梁地区为此背负上了巨大的债务包袱。导致了后来西梁城信社和合金会问题集中爆发,省里边为此去救火,高晋书记为此大发雷霆,但是即便是那样,省里也没有半句说宋振邦的不对,这说明宋振邦的做法是符合了发展潮流的。”

  这个情况张天豪也知道,当时他还在昌西州担任副书记。马上要到京里去挂职,这事儿当时也是闹得沸沸扬扬,一连串的挤兑事件让西梁顿时声名大噪,甚至引起了中央的关注。

  “宋振邦在西梁修路受到肯定,但是他也只修了地区内各县到西梁市区的道路,关键的西梁货物商品外运通道并未打通。西宋高速也提了很久。但是也没有上马,那时候省里集中力量在修昌青高速和昌昆高速,西梁那点儿gdp还打不上省里的眼,西梁也不是自己不想修,而是确实没有这个实力。动辄几十个亿的投资,西梁根本不敢想,就是江南高速成立的时候,西梁那点儿入股股金都凑不齐,还是远东投资代缴了一部分。江南高速成立之后首先就建了西宋高速,现在整个西梁地区上上下下都在眼巴巴的望着西宋高速通车,一旦通车,西梁地区的货物就不再用走青溪、昌州上铁路,而只需要到宋州,上船还是上铁路任选,带来的好处太大了,现在宋宜高速也在加紧建设,一旦建成,宜山的大宗货物一样可以走宋州上船,效益一样很可观,这对于宋州打造长江中游交通枢纽地位来说也是一大推动,所以为民专员会说这要从哪方面来看。”

  吴光宇说得口水爆溅,显然是在西梁工作那一段时间的感受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而西梁对于打通交通瓶颈的渴望也对他有很大的刺激。

  “如果单从收益角度来看,无论是西宋高速还是宋宜高速,在今后建成之后的收益都是相当可观的,让给了外资占股达到百分之七十的江南高速,这对于省里来说的确有些难以接受,就像是一个下金蛋的母鸡,却要眼睁睁的交给别人,这滋味儿不好受。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如果江南高速没有建起来,恐怕西宋高速和宋宜高速到现在都还未必能动工,也就是说也许要到2005年以后西梁和宜山才有可能有高速公路,这对于西梁、宋州和宜山的经济发展无疑是很不利的,这就是一个孰轻孰重的问题。”

  张天豪微微颌首,“老吴,你觉得孰轻孰重?”

  “为民专员显然是觉得后者更重,一级政府不能盯着自己手里边儿的那点儿利益不松,却忽略了地方上的经济发展需要,这是典型的丢了西瓜拣芝麻,我赞同这个观点。”

  “问题是,现在还不仅仅是江南高速了,为民的意思可是应当发起募集,吸引我们昌江乃至外省的私人资本来组建一家新的投资公司,来参与我们洛丰高速的建设,这一步可算是跨得够大,江南高速也就罢了,现在再来一家抢食儿,你觉得省里那几位会不会跳脚?”张天豪嘴角已经有了一抹怪异的笑容。

  “跳脚?要跳脚大概也只有省交通厅和省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那帮人吧?如果连省里那几位大佬都要跳脚,那只能说明几位大佬的屁股坐偏了,心眼儿太小了,我觉得不太可能,他们顶多也就是在琢磨如何来平衡,或者说考虑这一步放得这么开,会不会有触动政策过线的风险而已。”吴光宇不以为然。

  “老吴,你这个观点好像和为民如出一辙啊,你都成了为民观点的忠实拥趸了。”张天豪悠悠的道。

  “如不如出一辙不重要,关键在于这对于我们丰州现在很重要。”吴光宇不理会张天豪的调侃,“我们丰州能先建设洛丰高速,那么我们丰州在和曲阳、黎阳的竞争中就会先行一步,我觉得我们必须要抢占这个先机。”

  “嗯,对我们丰州来说,的确很重要,关键在于省里的态度,为民的意思是我们要分别去和省里几位领导汇报,顺带摸底,看看他们的态度,做通他们的思想。”

  张天豪也知道自己压力最大,邵泾川那里会同意么?

  江南高速那是为了促成宋州,冒了相当风险,也得罪了不少人,现在这个口子要开,又有多少人会找各种理由跳出来骂娘的。

  而且这只是一方面,关键在于陆为民提出的开放私人资本进入高速公路建设市场,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突破,诚如陆为民所说,改革就是要突破,但是突破就有风险,而这么大的突破,风险有多大,张天豪是评估得出来的,这已经涉及到了国家大政方针,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国内尚无对私人资本开放的先例,对外资可以,但是对国内私人资本,高层仍然有很强的反对声音。

  风险和收益并存,陆为民在和张天豪说时就说得很清楚,就看省里有没有这个魄力来干这番事情了。

  即便是到这个时候,张天豪也没有把握能不能获得省里的支持,只能是先去摸摸底。

  ***************************************************************************************************************************

  “你打算去和姨父说?”一身居家装束的苏燕青手中正在熨烫的熨斗一顿,讶然的抬起目光来,“你怎么考虑的?”

  “我觉得,这不仅仅对昌江是一个机会,同样对豫省也是一个机会,夏省长刚刚接任省长,我觉得他应该也在考虑在哪些方面来求得突破,豫省是人口大省,十八个地市,地处中原腹地,在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上的压力一样很大,而且豫省的财政状况一样不容乐观,我觉得在某些方面和昌江有共通之处。”陆为民靠在沙发上,沉稳的道。

  夏力行是在十五届六中全会前夕被任命为豫省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的,任命为代省长之后,就赴京参加十五届六中全会,估计这也刚回豫省,陆为民打算去拜访一下夏力行。

  今晚十二点来爆发,兄弟们把推荐票准备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