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零五节 陆为民的人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零五节 陆为民的人


  除了马道涵,高晋那里也需要去做专题汇报,在这一点上,陆为民还是比较有把握的。

  陆为民知道目前陆志华和高晋关系良好,在西梁城市商业银行的组建上,陆志华和高晋的关系处理得很好,而且高晋在对私营经济的态度上已经有别于老稳健派的观点了,认为应当支持私营经济通过市场经济规律发挥更大作用。

  而对于公共基础设施领域,高晋并不排斥私营资本发挥作用,尤其是在昌江这种经济较为落后的地区,高晋观点更为明确,应该支持外来和本地私营资本进入更多的产业领域。

  当然,高晋也好,马道涵也好,在这个问题上,他们都还只能起到边鼓的作用,关键还得要看邵泾川和荣道声的意见。

  陆为民认为在目前这个时段下,邵泾川和荣道声的观点应该是趋于一致的,尤其是在这种事情上,可能会有担心、犹豫和矛盾,但是陆为民坚信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这两位应该会有一个抉择,而且应该是比较一致的态度。

  张天豪是聪明人,自己虽然没有把话挑明,但是以张天豪的智商,是不需要把话点透的,他很清楚自己这个意见意味着什么,会带来什么,权衡利弊之后,他也会做出决定,这一点不需要陆为民来操心。

  ***************************************************************************************************************************

  国庆节几乎是一晃而过,黄金周对于陆为民来说基本上没有什么概念了,这段时间太忙了。

  还有一个多月丰州就将正式撤地建市,各方准备工作都已经基本就绪,甚至连各个部门单位的吊牌、公章、文件头都差不多准备得差不多了,可以说就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撤地建市的准备工作陆为民前期并没有操太多心,但是当王自荣确定要离开丰州去省地震局担任局长之后,陆为民就不得不操心了。

  省地震局显然是一个相当生僻的单位。生僻得很多人都有些想不起,日常具体中似乎没有多少人能和它牵扯上什么关系,这样一个超级冷门单位对于王自荣来说,近乎于一个安慰奖。在很多人看来,哪怕是在常务副专员位置上再熬一熬,到丰州市成立之后到丰州市人大去当人大主任都比这个省档案局听起来舒服。

  不过对于王自荣来说,这个结果也算是差强人意了,最初他获知自己的去向并不是档案局,而是省广播电视大学担任党委书记,这个位置很难让人心情好起来,现在换到了地震局担任局长,不管怎么样,这总算是一个“局长”一把手。至少在心理上能给人一些安慰。

  在王自荣逐渐放手而陆为民自己接手之后几天,陆为民就意识到了这活儿不好干,繁琐而密集,基本上每天都要被拴在这上边,就别想干其他事情了。当初自己让闫天佑和徐越他们丢开建区的事儿,真是明智之举,问题是现在要丢给其他人,也不合适,当然,也有合适的人选,上官深雪。

  把所有工作交给上官深雪也让上官深雪牢骚满腹。不过这种情形下她也只能咬着牙受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还是陆为民对她的“信任有加”,常务副专员的工作委托给她这个行署秘书长来全权负责,这难道不是器重?

  曹刚、魏宜康以及何学锋的竞争也在日趋激烈化。

  陆为民还真没有想到何学锋居然也要想来插一脚,在他看来,自己来了这么久。何学锋一直显得很是超脱,基本上不怎么参与地委行署这边的事情,俨然一副旁观者的模样,没想到这个行署副专员的位置一出来,立即就让他“原形毕露”了。

  想想也是。何学锋的年龄不算太大,而相对于曹刚和魏宜康,他担任地委委员的时间更长,从这个角度来说,他是有优势的。

  虽然说现在提拔任用不完全是看资格资历,但是他何学锋也是担任过行署副专员,又担任过地委委员,工作一样没有出过什么差错,和曹刚、魏宜康相比,三人的在晋位副厅级干部之后的经历基本一致,而何学锋担任地委委员的时间却要长于二人,这一点优势,也许就能起到关键作用。

  张天豪的态度似乎是不偏不倚,把决定权交给了省里,事实上决定权也的确在省里,但是省里在作出决策之前是肯定要征求张天豪的意见的,而这个征求意见极为重要。

  没有谁知道张天豪在这一轮的争夺中支持谁,至少在目前是看不出来。

  本来也就是一个工作分工上的调整,按照正理地委自行作出决定就可以了,但是这只是理论上的,其他地委委员要成为行署常务副专员,副专员任命必须要由省政府作出,而到了撤地建市之后,要相当这个常务副市长,一方面市委常委身份需要来源于省里任命,同样另一方面有需要按照程序由人大常委会任命或者由人代会选出。

  但不管怎样,随着时间的临近,一切总算是要尘埃落定了。

  陆为民也希望这一天早一点到来,这可以让大家不至于那么长时间的难受,既有新的常务副手,也有丰州撤地改市,这样亲身感受丰州地区从无到有,再从有到无,这一个轮回都被自己感受到了,感觉也还真不一般。

  当然在此之前,该干的工作还得一丝不苟推进,一旦丰州市成立,紧接着就是选举,然后就是春节,一系列让人手忙脚乱的程序杂事,真正要等到彻底理顺,只怕就要明年二三月份去了。

  ***************************************************************************************************************************

  从黄文旭办公室出来,犹豫良久,郭怀章还是决定去陆为民办公室一趟,汇报工作。

  汇报工作这个词儿听起来有点儿别扭,倒不是说郭怀章接受不了向自己一个同学汇报工作这种事情,事实上从古庆到伏龙,成为等待挂牌之后就要被任命的区委副书记时,郭怀章的心态就已经无比的端正了。

  他很清楚,没有陆为民的点将这个区委副书记位置是永远轮不到自己的。

  不说张天豪对自己待见不待见,或许张天豪早已经不把过去那点儿事情放在心上,但是你能保证下边人不去迎合张天豪而故意打压自己?

  陆为民有点逆流而动一般,把徐越、冯西辉和自己捏合在一块儿到了伏龙这个一穷二白的新区,意图很明显,就是要让伏龙区有所不同,有所突破。

  谁都知道伏龙区是一片白地,来这里就是白手起家,徐越是受张天豪打压的角色,自己一样不受待见,冯西辉却是从一个普通常委直接跨越了几步到区长这一角,可以说这个组合本身就具有很强的挑战性和挑衅性,连郭怀章自己都觉得,如果伏龙区不拿出一点像样的东西来,不但自己这三人可能日后不好过,恐怕连陆为民都要受到一些牵连,这相当于是陆为民替自己三人背了书。

  正因为如此,无论是徐越还是冯西辉,工作起来都是相当玩命,这几个月里,徐越不但去了南粤,还两赴浙省温、台等地,冯西辉三赴南粤,又辗转去了鄂、渝等地。

  可以说针对伏龙的情况和未来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伏龙区里拿出了几套招商引资方案,分别针对不同的投资群体,在郭怀章看来,至少丰州,还没有哪个能把招商引资工作做得这么细这么有针对性,而且还是书记区长亲自挂帅。

  如果这样伏龙区的招商引资工作都还不能取得成绩,郭怀章就只能说是天绝伏龙了。

  从黄文旭那里离开时,黄文旭问自己去陆为民那里汇报工作没有,郭怀章老老实实说很久没碰上陆为民了,黄文旭若有深意的说,该去汇报还是要去,郭怀章受教。

  出来之后郭怀章叹了一口,他知道有些东西摆脱不了,在很多人心目中,自己现在已经彻头彻尾的成为了陆为民的人了。

  想想也是,两人同时初中同学,又一起在南潭参加工作,同在南潭县委办一个小单位里共事,如果没有这一份情谊在,陆为民凭什么煞费苦心的把自己从古庆组织部长一步提到了分管党群的副书记位置上,哪怕伏龙只是一个新区,一个穷区,但是这毕竟是一个正经八百国务院批准的县级行政区,自己也真正成为这个行政区的三把手,这样的姿态难道还不足以说明一切?

  无意间看到居然上点赞周榜了,兄弟们能否点赞一下,让官道无疆在点赞榜上多呆两天?致谢。

  最后,还是要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