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一十六节 必须要还以颜色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一十六节 必须要还以颜色


  如果说先前张天豪还只是一个程序式或者客套式的生气愤怒,那么这会儿虽然语气只是变得有些不客气,但是周培军知道这是张天豪真正有了一分怒意的表现。

  周培军一时间没有说话,他在掂量张天豪这番话的份量,毫无疑问张天豪是有些愤怒,但是这个愤怒程度有多高他还需要评估,作为老资格的地委委员、纪委书记,周培军对张天豪的态度并不像其他地委委员们那样俯首帖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纪委书记本身也对地委书记有一种天生的独立性,这一点并非周培军自己想象,而是从上至下的要求,当然这种要求并没有真正得到贯彻实施。

  “张书记,我刚才已经介绍了,我们纪委开展工作是完全按照程序走的,从国土部门反应过来的材料和我们掌握的检举材料中的情况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在全地区多个县区都存在着较为突出和严重的用地违规甚至违法违纪的行为,在阜头尤为突出,所以地区国土局选择了在阜头开展行动,他们也通报给了我们,所以纪委一方面配合国土部门调查和了解情况,一方面也要按照我们自身的程序推进我们自身的调查工作,……”

  周培军的话有点儿转移目标,但是却没有能让张天豪被遮掩住眼睛,他不动声色的道:“国土用地违规,有国土监察部门负责调查处理,再不济还可以请更高层面的国土部门来查处,纪委的职责是什么?”

  周培军接上话:“我们认为国土用地中也存在着以权谋私和权钱交易的行为需要进一步调查,……”

  “怀疑?有证据么?如果只是几封检举信,我想问一问这几封检举信是什么时候收到的?选择这个时候来启动调查,有没有其他因由?”张天豪已经有些不耐烦,在他看来,周培军这些伎俩太过于浅显,以为这样就能糊弄陆为民?真把陆为民当小孩子了。他敢肯定陆为民这个时候肯定已经收到了消息,恐怕现在正怒不可遏的向自己这里来。

  周培军脸色一寒,张天豪毫不隐晦的质疑让他有些受伤,不仅仅是因为对方对这个问题的态度。更在于张天豪对自己纪委书记身份的一种轻慢,这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张书记,纪委调查事情有纪委的程序和方法,我刚才说了,我们只是先期初查核实,是对一些反映出来的线索和情况进行一个核实了解的过程,并不代表什么,既非定性,也非落案,难道说这点权力纪委都没有了么?”周培军的声音也变得有些阴郁。不卑不亢的抗声道。

  “好,既然这么说,既然是核实了解,那我问一句,主要针对哪些人?”张天豪努力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怒意。他觉得自己已经给了周培军足够多的下台阶机会,如果对方真的还是这般一意孤行,那他这个地委书记也不介意要确立一下他这个地委书记的权威。

  周培军一窒,他以为自己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也许张天豪就叮嘱自己一番,说些原则性上的东西就大家下台,但是没想到张天豪却不吃这一套。很显然他已经琢磨出里边的门道了,这是回避不过去的。

  “张书记,因为只是核实了解,是最基本最初步的了解情况,凡是我们纪委觉得是知情者,我们都打算接触了解一下。涉及面也可能比较宽,下至普通办事人员,上至县委书记、县长,都有可能,这只是一个最寻常的询问了解。……,刚才晓阳他们说可能先要问一问具体负责的,比如当时阜头县分管经开区工作和国土工作的县委县府领导,甚至可能也会找老关和老温了解了解情况。”

  周培军默默地计算一下时间,先前纪委乔晓阳那边在通知到冯西辉时,乔晓阳就给自己打了个电话,表示冯西辉正在从一个镇上回城里,估计十多分钟就能把冯西辉带走询问,现在已经半个多小时了,估计冯西辉已经“到案”了。

  只要冯西辉“到案”,哪怕只是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的询问,哪怕现在张天豪就要让自己放人,那也无关紧要了,自己需要的就是这么一出,周培军心里很笃定,张天豪不太可能为这么一个事情就和自己撕破脸,毕竟自己这也是按照程序在走,现在也是准备向你汇报,纪委干部找哪一个人了解一下情况不过分吧,何况本身的确涉及到对方,你说不合适不恰当,咱们马上就不问了放人,行不?想到这里周培军心里更是泛过一丝得意。

  听到周培军一提到当时阜头分管经开区的党委政府领导,张天豪心中顿时一阵敞亮,眼神顿时也变得凌厉起来。

  看来周培军和乔晓阳是存了心了,这个时候动冯西辉,这是直接要塌陆为民的颜面了,若这事儿真是这样了,陆为民绝对不能善罢甘休,这撤地建市就真要演绎成一出龙争虎斗的大戏了,这绝对不行。

  “老周,既然只是核实了解,我觉得你们在方式上可能要慎重,不能采取容易误导或者说造成不良影响的方式,我建议可以这样,把关恒、温有方以及阜头县委县府所有涉及到和可能涉及的领导和具体经办人员你们都一并通知到,一起了解,不宜个别询问了解,避免造成不良影响,引来流言蜚语。”张天豪知道这个事情上自己不能再有任何妥协了,否则就真要出大事了,“就这样了,如果真的有谁的行为真的构成了违法违纪和犯罪,需要采取措施,必须要按照程序报经地委研究决定!”

  张天豪斩钉截铁的语气让周培军意识到对方不可能在这个问题上让步了,事实上他也很清楚,就算是自己站在张天豪那个角度上,尤其是现在这个时段,也绝对不允许有什么幺蛾子出现,而自己针对冯西辉的动作已经超过了他的底线,不过张天豪不知道的是,这会儿好像已经有些晚了。

  “张书记,既然你这样决定了,我们纪委也无话可说,只有服从,不过先前晓阳他们已经分成几个组出去了解情况了,可能现在已经接触了一些人,当然,只是最纯粹最初步的了解,没有任何其他举动,这一点请张书记放心,……”

  周培军的笑容里似乎充满了睿智的揶揄味道,看在张天豪眼里却格外刺眼,他的心旌动了一动,他没想到周培军居然用先斩后奏这一招,造成既成事实,就算是你挽回来,解释清楚,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些都不重要了,关键是你已经被纪委弄进去过的了,能挣扎出来,那就是你得幸运了,还指望其他,就有些不合时宜了。

  这一手很毒,也够阴狠,羚羊挂角,干净无痕,让你找不出理由来发难,一切都是那么中规中矩,令行禁止,效果却很好。

  张天豪心中暗叹一声,如果真是这样,陆为民和周培军之间的冤仇就有点儿不死不休的感觉了,现在自己需要做的是安抚好陆为民,让陆为民的暴怒不至于影响到下一步撤地建市的工作。

  张天豪注意到周培军的态度显得很泰然,他心中微微一动,看样子周培军似乎是对这件事情很笃定,可他有什么仗恃?是认定自己不会为这件事情和他撕破脸?好像有点儿,可自己会为这件事情和他翻脸相向么?显然不会,受损的是陆为民,冯西辉不适合了,换一个人就行,还是让陆为民来提名,这也算是一个交待了,这对自己来说也算做到仁至义尽了,至于说陆为民内心的憋屈,恐怕只能暂时忍一忍了。

  姜还是老的辣啊,周培军算是把这里边的门道算计得门儿清了。

  ***************************************************************************************************************************

  陆为民和周培军在走廊里走了一个对面。

  很显然周培军是才从张天豪办公室里出来,不想猜,陆为民也能想得到张天豪和周培军经历了一波交锋,不过从周培军这个老狐狸脸上还真看不出多少端倪来。

  看见陆为民过来,周培军放慢脚步,“为民专员来了,我刚和天豪书记汇报了,我们丰州地区在国土方面违规违纪想象很严重,地区纪委和国土部门正在进行一项专项行动,牵涉人不少,这也是一个共性问题,天豪书记正在琢磨如何在既不影响工作,又要严肃法纪的情况下开展这项专项活动,估计要请你去研究一下。”

  “是么?”陆为民淡淡的道:“丰州地区存在问题不仅仅是国土上吧?我看政法工作里边也不少,的确需要好生整顿一下了。”

  周培军悚然一惊,两人目光交汇碰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