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二十一节 何以为报,以身相许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二十一节 何以为报,以身相许


  杜崇山瞄了一眼搁在桌案上的请柬,他还真没想到,这个请柬还能送到自己桌上。

  一个老同学托人送过来的请柬,邀请他参加丰州一个企业的开工典。照例说这种事情杜崇山是不会参加的,除非是特别重大的项目,像一般的企业奠基也好竣工也好,要请动他都不太可能,不过这位老同学是杜崇山在党校时关系很不错的同寝室同学,现在在粤省担任副省长,他没想到这一个落户丰州的企业不过一千多万的投资,居然也能拉到他这个老同学的关系。

  杜崇山倒不是那种只以投资多少论英雄的人,但是全省十三个市州,他哪里有那么多精力来参加一个企业的开工典礼,何况这本来就是年边上,各种会议活动都是安排满了,远赴丰州去参加一个企业开工典礼,来去起码是一天时间,显然不太可能。

  不顾老同学还专门打来一个电话,也的确让他有些为难,只能含糊其辞的应承下来,表示有时间一定会参加,相信对方也能理解自己的难处。

  想了一想,杜崇山拿起请柬又看了看。

  万恒电气电气有限公司,这种做家电的企业在粤省很多,规模大小不一,几十万不嫌小,几千万也不嫌大,不过杜崇山也知道丰州撤地建市,双庙和伏龙两个区新成立,情况堪忧,基本上都是农业区,现在丰州大力推动城市市政基础设施建设,也就是要加快这两个区的发展,万恒电气设立在伏龙家电汽配产业园,这个伏龙家电汽配产业园大概就是伏龙区搞的一个工业区才对,也不知道目前丰州在这方面究竟有什么样的打算。

  丰州今年的经济增速还算可以,排在全省第五位,但是gdp排位却下滑了一位,被今年经济增速排名第一的黎阳超过了一位,总的来说丰州的经济基础还是薄弱了一些。虽然阜头县发展很好,但是一枝独秀改变不了丰州的大格局,利用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来加快经济发展是一个路子,但是仅仅是搞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也只是短暂性的刺激手段。如果没有合适的产业跟进,这种高增速也只是昙花一现。

  “笃笃!”门外轻轻敲门声。

  “进来。”杜崇山随口道。

  “省长,丰州陆市长打来电话,想要来汇报工作,看您有没有时间,……”秘书声音很轻。

  “陆为民?”杜崇山扬起眉毛,略微有点儿诧异,随手抬腕看了看表,“下午还有什么安排?”

  “三点有一个会议,四点二十要见香港客人。六点半要参加晚宴,只有五点半到六点钟有半个小时。”秘书对杜崇山每天的工作安排了如指掌。

  杜崇山犹豫了一下,半个小时有些紧,不过见香港客人可以压缩一下时间,争取五点钟解决。那个可以给陆为民一个小时时间。

  “唔,那请他五点十分到我办公室来。”杜崇山点点头。

  ***************************************************************************************************************************

  未能请动高晋的陆为民有些遗憾,不过想一想也在情理之中,这年前正是领导们最忙碌的时候,基本上连周末休息时间都被占满了,你说是在昌州、昆湖、宋州、青溪这些地方也就罢了,紧赶慢赶半天能解决。但是要到丰州,光是单边车程都要三个小时,这要去一趟,一天就泡汤了,在这年边上,怎么可能挤得出来一天时间?

  当然也不是挤不出。问题是领导觉得意义不大,一个集中开工仪式,也不过就是几个项目集中起来动工,总投资也不过几千万,在丰州市来说似乎是很有轰动效应。但是对于昌江省来说,就不够看了。

  高晋很客气,表示年前他还需要到京里去一趟,所以的确挤不出时间来,陆为民也只能遗憾的道别,那边张天豪想邀请荣道声也一样没有结果,省长更忙,加上早先就拒绝了的分管工业副省长,所以几乎就是空手而归了。

  无奈之余,陆为民才抱着死马当着活马医的想法联系了杜崇山的秘书,,看看能不能找机会向杜崇山汇报一下,即便是杜崇山不会出席,起码可以让杜崇山对丰州这边在产业培育和布局上的一些想法做一个了解,也可以为下一步的工作打下一个基础。

  没想到杜崇山那边的回话让陆为民产生了一丝希望,下午五点十分听汇报,这是一个好兆头,一般说来五点十分到吃晚饭时间六点半会有一小时二十分钟,即便是需要提前去,起码也有一个小时时间,而给自己一个小时时间实际上就是一个很重视的信号了。

  陆为民不相信杜崇山不清楚自己这个时候请求汇报意味着什么,而给自己一个小时间,也就意味着他给了自己一个说服对方的机会。

  要说杜崇山应该算是省领导里比较陌生的了,虽然在担任丰州地区行署专员这段时间陆为民也和对方接触过几次,但是双方没有多少私谊,也就没有一个在一个时间比较宽裕的情况下进行过沟通汇报。

  见丈夫想事情想得有些出神,苏燕青收拾完碗筷之后回来,陆为民还是那副沉思的表情,苏燕青忍不住开口道:“一个集中开工仪式,有那么重要么?要说你们那些项目投资规模都不算大,最大的也不过两三千万的投资,据我所知,杜省长的日程安排基本上是排满了的,不太可能抽得出一个整天时间来参加一个不伦不类的集中开工仪式。”

  听得苏燕青给自己泼冷水,陆为民哑然失笑,“燕青,你这样说太不厚道了吧?什么叫不伦不类?投资规模大小我觉得这也是一个相对的说法,没错,两三千投资要放在昌州或者宋州也许算不上什么,但是对于我们丰州来说却不一样,说句难听一点的话,伏龙和双庙,就是一个一两百万的项目,那都不是书记就是区长亲自作陪看点拍板,我们容易么?我觉得锦上添花的事情意义不大,但是雪中送炭却能让人记忆深刻,杜省长如果乐于去参加昌州、宋州这些地方大项目的开工典礼,却不愿意来我们丰州为我们这些白手起家的地方助一助威,这恐怕不太好。”

  苏燕青忍俊不禁,“为民,你这是在喊冤叫屈啊,怎么,杜省长不来你们丰州就是不厚道了?我说过杜省长要去参加其他地市的开工典礼么?杜省长就没有其他工作么?你这是随便往杜省长头上扣帽子啊。”

  “呵呵,这是你的理解,我承认年边上领导们都很忙,但是大家都知道丰州撤地建市,这样一个穷困农业地区要重新迈上走城市化工业化的道路会有多么难?基础设施建十分落后的地方你想要吸引投资难度有多大?而沿海地区那些投资商们能够被我们拉到丰州来投资,我们作了多少工作?很多投资商都希望领导能来看一看听一听,其实他们并没有指望领导来一趟就能为他们解决多少实际困难,但是领导能来就是一个姿态,一个态度,他们需要的就是这个,往高处说,这关乎我们丰州市的招商引资环境也不为过,这样一种情况下,领导都贵足难踏,我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被陆为民这番话噎得有点儿无言以对,苏燕青狠狠的瞪了陆为民一眼,“你的意思是领导不来,就是不支持你们丰州工作了,领导来了,把你们招商引资环境就大幅度改善了?”

  “嗯,这是我的理解和看法。”陆为民当仁不让的道:“未必准确,但是我相信省领导来一趟,对我们丰州这两个新成立的区的下一步发展是绝对有很大促进作用的。”

  苏燕青看了陆为民一眼,淡淡的道:“你用这种想法去说服领导,很难,杜省长是常务副省长,常务副省长的工作范围不仅仅是经济,你老是抱着发展经济这个角度来说事儿,我觉得杜省长未必能被你说动,除非你还有能其他更能打动他的东西。”

  陆为民眼睛一亮,苏燕青把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自己还不明白,那就真的是在和苏燕青怄气了。

  赶紧一拱手,陆为民站起身来,笑眯眯的道:“有请贤妻赐教,为夫洗耳恭听。”

  苏燕青妩媚的瞪了陆为民一眼,“我给你透露了省里边的秘密,你何以为报?”

  “以身相许如何?”陆为民转了转眼珠子,“今晚梅开二度,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如何?”

  一句话把苏燕青羞得满面通红,饶是老夫老妻,但是这种荤话也还是有些接受不了,但是想到陆为民又是好久没有回来了,鱼水之欢的滋味儿也让人向往,忍不住心旌乱动,“死相!”

  推荐朋友介绍的一本历史类小说,《大宋良医》,喜欢历史的朋友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