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三十六节 孩子问题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三十六节 孩子问题


  “困难恐怕哪里都有,各有各的不同,穷地方有穷地方的难处,富地方有富地方的苦恼,丰州大概属于穷地方吧,我这个当市长的也算是深刻感受捉襟见肘的滋味了。”陆为民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在他看来,丰州存在的困难看起来很特殊,但是你真要到其他经济条件好的地方,一样会有各种各样的矛盾和压力。

  宋州好么?现在都是瞄准昌州在冲锋了,但是去年经济增速骤然下滑,虽然昌州的经济增速也低于全省平均水平,但是昌州经济总量大,单从绝对数值来看,宋州和昌州的距离又拉大了。

  昌州作为全省经济头羊,就好么?也未必。作为头羊,这种被人在后边紧追不舍的感觉真是不好受,尤其是昌州又是省会,还是副省级城市,被宋州这样虎视眈眈的角色紧盯着,当一二把手的滋味也一样是相当复杂的。

  昆湖作为全省老三怎么样?恐怕也一样是有苦道不出,原本是千年老二,现在起却被宋州逆袭超越,虽然发力苦追,但是宋州增速也不慢,这种形势下,你想要扳回这一局一样是难上加难。

  每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只有你身处其中,你才能真正体会到,外人尝不出其中酸甜苦麻辣的。

  见陆为民这么说,苏伏波心中暗自称赞,自己这个女婿还算是头脑清醒的,不是那种飞扬浮躁的角色,起码这话就说得很客观理性。

  有些人老是觉得自己生错了地方,不是这里不对劲儿,就是那里有问题,总而言之比不上邻居,总觉得别人干得好是占了这样条件好,那样机遇赶上了,却从未想过如何最大限度的寻找机会发掘潜力,来实现自身的突破。陆为民的态度就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嗯,为民,你这种心态就很好,每一个地方都有其优势和特点。同样也有劣势和不足,关键在于你如何来扬长避短,取长补短,我知道丰州这个地方条件不算好,但是它是新建地区,现在改市了,不像很多老城市,各种历史遗留问题多,包袱重,新城市也就有可以放开手脚大干的好处。关键在于你们党政班子要一条心,要学会同舟共济,学会妥协忍让,……”

  苏伏波的话也是经验之谈,陆为民也知道老爷子是搞经济搞企业的行家。原来在昌钢担任多年的一把手,对于经济工作自有他自己的独特见解,所以也没有客气谦让,就把丰州当前情况,以及自己的一些想法做法和盘托出,也想要请老爷子帮着评估一番。

  “丰州是新城市,市政基础设施建设落后。现在撤地建市,但是这也给了你们丰州市委市政府机遇,一座城市的发展关键要素有两条,一个是产业,一个是城市建设,这两者互为作用。对于目前的丰州来说,城市化的基础很薄弱,而一座城市的城市化进程主要还是取决于产业发展,你能不能把二三产业搞起来,吸引第一产业的剩余劳动力从田土里边走出来。这是关键中的关键,所以我认为你在丰州城市市政基础设施建设上有很对性的像两个新建区倾斜,扶持两个新建区的产业培育发展,定位是准确的,只有当产业发展起来了,形成了产业链,产生了吸聚效应,才能入滚雪球一般让产业越滚越大,而产业要实现滚雪球式发展,那么就要求有更优越充裕的基础设施来满足,而现阶段,集中所有资源推进两个市辖区的工业产业发展,是明智的。”

  在自己女婿面前,苏伏波也没有客气,畅所欲言。

  陆为民也介绍了自己在发展产业上的一些想法,也得到了苏伏波的赞同,在苏伏波看来,像丰州这样发展处于中下游的城市,不要试图去搞什么高精尖和高科技产业,人才资源和城市定位决定了你无法好高骛远,只能因地制宜的搞传统产业发展,当然在新兴产业初露苗头的时候你能不能抓住机遇那是另说。

  两爷子谈得很入味,本来也就喝了几杯酒,所以很多话题也就放得开,也谈到了今年即将召开的*,谈到了私营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定位和未来十年国民经济发展的路径,陆为民也谈了很多自己的观点,也让苏伏波再度见识了陆为民眼界思路上的一些不同于常人的东西。

  “为民,你和燕青也不小了,是不是该考虑要一个孩子的问题了?”好容易等到苏伏波和陆为民话题告一段落,终于找到插话机会的白园迫不及待的道。

  “妈,我和为民商量过了,先顺其自然,如果等一两年都还没有动静,再说。”苏燕青虽然是女孩子,但是在自己父母面前倒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本来也是两个人商量好的计划。

  “顺其自然?荒唐!这种事情怎么顺其自然?”白园脸色不渝,“你们俩也老大不小了,孩子问题是大事,必须要尽早考虑了,高龄产妇对大人孩子都有风险,过了三十五,风险就会越来越大,这事儿必须要听我的,尽早带孩子,我和你爸现在都清闲下来了,带了孩子你们俩照顾不过来,就送回京里来,我和你爸替你们带,正说闲着没事儿干呢,趁着我和你爸身体还结实。”

  陆为民和苏燕青面面相觑,还是陆为民反应快,反正这种事儿主动权掌握在自己和苏燕青身上,老岳母再想,也使不上劲儿,所以马上表态:“嗯,这事儿听妈的,我和燕青一定努力。”

  本来苏燕青有些不高兴,但是看见陆为民一本正经的表态,又忍俊不禁,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这有什么好笑的?我看这事儿关键就在你!”白园狠狠瞪了一眼自家闺女,“日后年龄大了带孩子的苦处有你受的,亏你这会儿还笑得出来呢。”

  还是苏伏波打了圆场,把话题岔开。

  陆为民也是舒了一口气,今儿个已经遇上两波说带孩子的事儿了,隋立媛显然也是动了要孩子的心思,否则今下午不会那么疯。

  隋立媛都三十八了,正宗高龄妇女,不过苏燕青要带孩子是头胎,肯定风险要大一些,而隋立媛看她丰乳肥臀的模样,本身年轻时候又生养过,估计就是四十来岁带也问题不大,关键还是怎么生养下来的问题。

  隋立媛虽然没说出来,但是陆为民也知道对方的顾忌。

  第一是她自己的身份,这么多年在外界都是洁身自好葳蕤自守的形象,这突然在快四十岁的时候却还要生一个孩子,孩子父亲是谁?恐怕立马就会引起轩然大波,保密工作做得再好,但是在国内,你恐怕都无法真正做到保密,这一点是最大的问题。

  三姝内部知道自己和隋立媛关系的不算少,范莲、朱杏儿以及石梅,她们就算是拿不准,但是一旦隋立媛要生孩子,立马就能联想到自己,要说可靠,这三女都应该是可靠的,朱杏儿和石梅不必说,范莲现在的身份,也让她与三姝集团牢牢绑在一起了,何况自己也算是对她有救命之恩,只是这女人的嘴巴真的很难说,谁也不敢打百分之百的包票。

  大话说了,可是要兑现落实,却不得不考虑周全,谋定而后动素来是陆为民的风格,不打无准备之仗,这也算是一场高风险的战争。

  要生这个孩子就只能到国外去生,而隋立媛还得要消失一段时日,至于说生下来之后的问题也是麻烦,甚至隋立媛日后可能不得不面临退出三姝管理层的现实,陆为民第一次发现自己低估了这件事情的复杂性和困难性。

  不过陆为民这事儿倒是没有什么后悔,一个女人能够无名无分守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不管最初的原因是什么,作为男人起码也应当给对方一个交代,陆为民觉得作为一个重生者如果连这一点都无法承诺,那自己也真的就太失败了,蝴蝶翅膀都能煽乎起一场飓风,自己能改变那么多周边的历史,难道说还能解决不了这样一个问题。

  他不信。

  不是有句话么?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陆为民觉得这事儿还不至于到那种层度,风险肯定有,就看怎么来通过周密的安排和布置来降低和管控了。

  话又说回来,干什么事儿又没有风险了?

  陆为民倒是对隋立媛的脾性很了解,退出三姝管理层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隋立媛的权力*不大,甚至就没有多少权力*,三姝集团的副董事长也好,执行副总也好,对她来说都意义不大,真要退隐,只担任一个董事就可以了,并不损及个人利益。

  这事儿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车到山前自有路,活人也不能被尿憋死,办法总比困难多,陆为民相信能够找到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补昨晚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