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四十五节 宋州一夜,一夜宋州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四十五节 宋州一夜,一夜宋州


  听得季婉茹话语里充满了骄傲和自豪,陆为民脸上也浮起笑容,“看样子这一片都是在你带动下发展成为了以汽车销售业为主的区域了?”

  “差不多吧,汽车品牌越来越多,宋州老百姓买车的也越来越多,加上我们宋州交通发达,交通鄂皖,北边的鄂省和皖省来我们这边买车的也不少,除了轿车,货车和工程机械销售也云集于此,而气候一旦养成,就会有越来越多的销售商选择这一带开店,而客人也越来越多,这大概就是你所说的吸聚效应吧,相互吸聚,相互影响促进。”季婉茹嫣然一笑,“我也算是一个吃螃蟹者,所以市里边和去里边对我也比较照顾,去年我也增补为宋城区的政协委员了。”

  陆为民眉毛一样,没想到季婉茹居然也走了进政协这条路径,这倒是一个意外,不过想想也正常,季婉茹好歹也是汽车销售领域的名人了,这样一个建立起如此大的一个销售店面的漂亮女人,多少也是会引起一些人的关注的,拉入政协也在情理之中,而对季婉茹来说,进入政协当个委员,也算是商而优则仕的一种曲线运动方式吧。

  “哟,当区政协委员了,看样子下一步就该是进市政协了,政协对于你们这些商业强人可是十分欢迎啊。”陆为民笑着道。

  “我也是宋城区工商联常委,进政协也很正常。”季婉茹略显矜持的道。

  “噢,还是工商联的常委啊,难怪,身份越来越多,对你的汽车销售生意也会越来越有利啊,好事儿,好事儿,恭喜了。”陆为民一乐,这女人也还真不简单。对体制内外这点儿事是搞得听明白呢。

  见陆为民话语里有揶揄之意,季婉茹白了陆为民一眼,“身入此行,就只能随波逐流了。要想在宋州这块土地上把生意做大,当然也就要遵循规则了,当工商联常委也好,进政协也好,总比不当不进好,倒不指望这层东西能帮自己多大忙,起码也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怎么,宋州环境不好?”陆为民很惊讶。

  在他印象中宋州这方面应该是不错的,尤其是在经历了宋州官场地震那几年之后,基本上和梅黄时代有瓜葛牵扯的社会闲散人员都进被网罗了进去。那一场风波之后,宋州社会环境也好了不少,而且沈君怀和周素全担任市公安局主要领导期间,也是大力整顿公安队伍,宋州社会治安状况不敢说全省第一。起码也排在前三位。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指另外一个层面的不必要麻烦。”有些烦扰的季婉茹用手随意的画了一个圈,但是陆为民却看懂了。

  “哦,人在社会上总难免会被各种各样的关系所牵绊,这也很正常,处理好解决好就行。不用为这些事儿太过于感触。”陆为民笑了起来,“我觉得你是一个比较勇敢而洒脱的人,这不应该成为困扰你的理由。”

  ***************************************************************************************************************************

  窸窸窣窣的春雨敲打在窗玻璃上时,把床上的两人从沉睡中惊醒过来。

  “啊”了一声之后,季婉茹有些娇羞不堪的伸手想要拉过被角遮掩住自己裸露在外的肩头,但却发现两个人被中肢体还纠缠在一起。她这一动,立即就引发了一些反应。

  陆为民微微笑了笑,被里的手悄悄探了过去,在季婉茹的惊叫声中,紧紧握住了那对浑圆饱满的蓓蕾。细细把玩揉弄,满脸通红的季婉茹很快呼吸变得粗重起来,下意识的想要把身体向下蜷缩,最终还是忍耐不住钻入了陆为民的怀中。

  不得不承认,怀中这个女人处于一个女人最美好的黄金期,比起虞莱和隋立媛并不逊色的*,纤细可握的腰肢,圆润挺翘的丰臀,还有修长匀称的美腿,再加上那张吹弹得破的俏脸,无论是哪一点都堪称尤物,而结合在一起,就真正是尤物中的尤物了。

  一切似乎都显得水到渠成,在季婉茹的新居里,两个人就这么没有任何阻碍的滚在了一起,当陆为民深深的进入季婉茹的身体时,季婉茹甚至呻吟中略带哽咽的在陆为民耳边说了一句,迟到了六年。

  这一句话让陆为民竟然有一种勃然爆发的冲动,浪费了六年?还是真的是一段孽缘?他不知道。

  手指间的那份脂浓肌润的感觉让陆为民有一种想要狠狠蹂躏的冲动,季婉茹的身体无疑是陆为民身边女人中最完美的一具,或许比不过虞莱的饱满结实,也不如隋立媛的肥腴丰嫩,甚至也不及甄氏姐妹的珠圆玉润,但是纤腴得宜的丰润却是其他女人所不具备的,可以说无论是胸还是腰腹还是臀,增一分嫌多,减一分嫌少。

  似乎是觉察到了陆为民身体的变化,季婉茹略有些羞涩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但是在陆为民有些粗暴而又霸道的动作下很快就雌伏下来,温柔的奉送上自己的臣服。

  双腿如绵,缠绕着陆为民腰际,很快就演变成一团火焰,燃烧两人。

  陆为民感觉得到,这女人应该是久旷之身了,起码在自己进入她身体时竟然有一些不适,难道说这么多年这个女人都没有了男人,在等着自己?如果是这样自己收获的就不仅仅是得意和自豪,更多的却是沉甸甸的压力了。

  “总算得偿所愿,报了一箭之仇。”季婉茹在起伏不定的喘息声中呢喃道。

  “什么一箭之仇?”陆为民有些好奇。

  “哼,不告诉你。”季婉茹有些羞意,身体一阵紧缩,刺激得陆为民如痴如醉。

  笑靥如花堪缱绻,容颜似水怎缠绵。

  ……

  云收雨散。

  “你刚才不是说报什么一箭之仇么?当然是莱子喽。”季婉茹翻身爬起来伏在陆为民身上,水汪汪的眼瞳和嫣红的双颊,蓬松的乌发,煞是勾人,“她不是一直在说对不起我么?说抢了我的男人,我说你谁的男人都不是,都别想,但是她还来刺激我,说甭管怎么样,你的心里总有她的一个角落,这不是故意来惹我么?”

  陆为民抚弄了一下季婉茹的秀发,若有所思,“也许她说得没错,我这个人真的心无定性,连我自己都搞不明白,……”陆为民摇摇头,仰起目光望着天花板,“这儿环境不错,你把那边的房子给你弟了?”

  “嗯,我弟马上要结婚了,他现在调到市检察院了,他们周检对他很好,把他列入了后备干部,我听他说也许明后年他有机会提副处长。不过检察院是清水衙门,收入也不高,你也知道我弟弟那个人,不会也不敢去搞那些歪门邪道,所以哪里买得起像样的房子?”说起自己弟弟,季婉茹一下子心情都变得好了许多,“他对象是麓溪检察院原来他的同事,处了两三年了,女方家庭情况挺好,可是这要结婚,起码得有套房子吧?市检察院那边房子也早就分配完了,现在又都是商品房,就我弟那样,不知道要攒多少年才能攒出一套房子钱来?我还怕他学坏呢,所以干脆我就把我那套房子给他了,反正他也一直住在那里,位置也合适,离他们俩上班的地方都不算远。”

  听见季婉茹说起她弟弟就这么来劲儿,陆为民也有些感触,季永强看样子也成熟了不少,既然都列入了市检察院的后备干部,固然可能有自己的关系,但是也说明季永强还是有长进的,起码在人情世故方面要成熟很多了。

  “不知道永强有没有兴趣到基层政府部门去锻炼一下?我觉得光是在检察系统工作接触的东西太狭窄了一些,如果见识更宽广一些,对他成长更有好处。”陆为民随口道。

  “我也问过他,他不想出去,就觉得在院里挺好,他很满足于现在的工作,单位领导也很欣赏他,周围同事关系也比原来好多了,所以感觉挺好,……”季婉茹幽幽叹了一口气,“还是看他自己吧,我觉得还是要看他自己的兴趣,他不愿意,我们也不勉强。”

  “也好,宋州现在发展势头很好,干部的收入条件也会水涨船高,永强的性格倒是挺适合在政法系统干,如果出去深入社会,对他反而未必是好事。”陆为民想想也是,季永强虽然有所改变,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过于方正的性格其实并不适合在政府中发展。

  “嗯,宋州这几年发展的确很快,今天你也跑了一圈,比起两年前变化太大了,一环线通车了,长江二桥和二环线也在规划了,听说湖山大道和平行的通山大道、美湖大道三条大道要同时向南延伸,彻底打通东西岭的隧道,三条隧道一旦打通,那么东岭和西岭的南边就一下子和市区联系起来了。”季婉茹声音略略有些沙哑,沙哑中更富有磁性,“我觉得宋州真的很有发展前景,如果你能回宋州来就最好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