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五十九节 心境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五十九节 心境


  “德隆不止入主昌州商业银行一家吧?”夏力行微微扬起眉头,“像德隆这样庞大的企业入主地方,对于地方经济的提振的确拥有很强的示范效应,而且德隆以实业起家,如果能入主昆湖商业银行,建立起比较好的关系,对于昆湖来说,的确有所裨益,但是老邵的谨慎也非毫无道理,一个扩张太快的企业集团,肯定对于资金的需求很大,入主地方商业银行会不会有就是要把商业银行作为关联贷款的主要来源地,这一点也很难说。”

  茅道庵没想到夏力行居然没有支持自己的这一想法,事实上现在他也还在和德隆方面有联系,就是希望德隆方面能够继续和昆湖方面商谈入主昆湖商业银行的事宜,但是夏力行的这番话却相当于给他提了一个醒。

  “省长,你觉得德隆入主地方商业银行是有其他意图?”茅道庵心里一紧,市里边一直在和德隆联系着,近期德隆方面还会来昆湖考察谈判,他还满怀信心,希望能够在这一轮谈判中有所突破,现在夏力行这样说,不能不让他多一个心眼儿。

  “不太好说,德隆在国内名气太大了,控制着多家上市公司,体量很大,而且不少企业在行业内都居于龙头地位,所以照理说德隆的实力是不存在问题的,但是德隆发展速度太快了,而且涉及领域太宽,食品、汽车配件、冶金、金融,看似主业很风光,但是这么多产业怎么来整合,德隆是否具备整合这么多产业这么多企业的资源和能力?春节为民和我聊起过这个事儿,他认为德隆入主昌州商业银行存在一定风险,要慎重,我还觉得他有些太谨慎,但是我后来也通过一些渠道了解到一些情况,觉得他的话不无道理。”

  夏力行说得很委婉。事实上他和陆为民在这个问题上观点是比较一致的,做实业就老老实实做你的实业,跨领域做实业本身风险就很大了,那也就罢了。现在还要把手伸进证券、银行,企图打造成为一个综合性的航母巨舰,向韩国三星和日本三井那样的财阀式集团发展,国内的政治经济生态环境是否允许,尤其是国家目前是否支持这种私营财阀的出现,这些都是现实问题,在夏力行和陆为民看来,起码风险大了许多。

  “据我所知德隆还在和湘省的几家城商行谈判入主事宜,我还有些担心昆湖商业银行挤不进场呢,省长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要重新考虑斟酌一下,别糊里糊涂栽了进去却出不来了,那才是成了罪人了。”茅道庵沉吟了好一阵后才道:“看来是需要请一些专业人士调查之后再来做一个综合性的评判了。”

  “这样最稳妥,但是专业人士调查也未必一定准确,昆湖城商行的情况应该算是不错的吧。引入战略投资者的目的是什么?上市?现在恐怕难度不小,即便是引入战略投资者,要获取上市指标也比较难,所以我建议你最好稳妥一些,……”夏力行点点头,举举手中筷子,“吃菜。”

  “地方要想发展经济。还是需要一个属于地方上的银行,农工中建这几家银行现在向商业银行转型,越来越重视自身盈利,在有些政府需要支持扶持的产业上就没有那么顺从了,讨价还价,讲条件。市里边也作难,倒不是说城商行就不讲求自身盈利了,但是起码政府主导的工作是从长远角度来考虑的,你要服务于本地经济发展,地方经济发展了。也才对你金融企业更有利啊。昆湖城商行盘子还是太小了一些,引入战略投资者,一方面可以让政府抽出一部分资金来处理其他问题,另一方面也是想借助战略投资者的人脉关系进一步加快城商行的发展。”茅道庵介绍道:“昆湖这两年要说发展速度也算是比较快了,我们一直是把昌州作为追赶目标,但是没想到距离昌州近了,却又被宋州赶超上来,只能说不是我们发展慢了,而是宋州发展太快了。”

  这一句话引得夏力行又笑了起来,“道庵啊,这话有点儿像是说不是*不努力,而是共军太狡猾啊。”

  茅道庵也哈哈大笑起来,“省长,宋州发展虽然也很快,但是今年好像他们速度已经放缓了,我们昆湖有信心追赶上去。”

  ********************************************************************************************************************************************

  看见佟舒有些拘谨的坐在自己面前,双腿紧夹,腰背笔挺,左手握在右手手腕上,俨然一副汇报工作的模样,陆为民忍不住笑了起来。

  “至于么?这么紧张干什么?都是熟人熟事了,你们的报告我看了,也签了,请学锋市长和人事局那边抓紧时间办理,你们市局也要主动和省公安厅那边联系,我的意见是编制虽然这一次给得比较多,但是我不赞成一次性就招录齐,我的意见是最好分批次,比如每年招录多少,有一个比较均衡的计划性,这也是从长远考虑,集中在一年招录,第一对招录警察质量肯定有影响,第二,几十年后年龄大了,退休了,这样一大批处于同一年龄段的警察,也对那时候的公安机关会有一些影响,所以我说你们要有一个长远规划,比如五年、八年招录计划,每年多少,分批次招录补齐。”

  陆为民举了举手中的文件,“这个意见我也签在上边了,你市局党委拿回去之后也考虑一下吧。”

  佟舒舒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小心的把文件批复接了过去,“谢谢陆市长了。”

  “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说什么谢谢?你们市局班子调整基本告一段落,近期工作怎么样?”陆为民把身体靠在椅子里,随口问道。

  佟舒犹豫了一下,这个问题不应该由她这个政治部副主任来回答,哪怕她是在主持政治部的工作,而是该林局长或者负责日常工作的晁局长来回答,但是陆为民问起,她也不能不答。

  “陆市长,市局党委坚决服从市委市政府的调整安排,市局党委为此专门召开了全局中层干部大会,政治部和纪委也拿出了关整顿队伍做风的意见,结合此次市局党委班子调整一并进行,应该说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现在晁局对队伍政治思想和纪律作风抓得很紧,基本上每个星期他都要下去暗访抽查和调研,尤其是市局四个分局以及交警、刑侦和治安几个部门,都是他重点暗访对象,我也陪同晁局去暗访过几次,从近期暗访抽查情况来看,效果是非常明显的,童立柱调任交警支队长之后,对队伍管理抓得尤其严格,枪、车、酒、赌四个问题成了高压线,……”

  听得佟舒有条不紊的介绍起市公安局的“工作经验”来,陆为民也禁不住莞尔一笑,“行了,行了,佟舒,我不是强勇,也不是祁战歌,你们队伍建设上取得的经验好好总结,不过我更重视的是队伍作风转变对战斗力的提升,体现到我们丰州社会治安状况上,比如发案率变化、老百姓安全感提升,尤其是双庙、伏龙和经开区那边招商引资项目比较多,建筑工地比较多的地方,之前我是听到了不少反应社会治安不好,尤其是建筑工地上盗窃和强行送材料和包工程的情况,我都一一转给了强勇和老林,请他们过问,也就是要求他们在抓队伍整顿的时候要把这个成果体现到实际工作上来,近期省党代会马上就要召开了,希望公安队伍以饱满的热情和昂扬的斗志以及扎实的成绩来向省党代会召开献礼。”

  佟舒也终于抿嘴一笑,放松了心境,“陆市长,您的指示,尤其是关于强买强卖和包工程的情况,据我所知市局刑侦支队专门成立了专案组,在摸这个情况,相信要不了多久就应该有反馈回来。”

  “嗯,那就好,我们丰州刚刚撤地建市,很多工作还处于摸索阶段,尤其是在打造上佳投资环境上,我们市区两级政府都花了很大心思,我不希望由于社会治安问题而影响到我们这种环境氛围的营造,这一点上,市公安局要理所当然的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来。”陆为民摆摆手,“好了,不说工作上的事情了,说说你自己吧,到丰州来工作心情要好一些了吧?”

  听得陆为民这一问,佟舒下意识的瞟了一眼门外,陆为民笑笑:“我这里有客人,非特殊情况,是不会有人来打扰的。”

  “谢谢你了,市局这边领导对我都很关照,我的心情也很好,林局是个好人,对我很好,晁局虽然在工作上严肃认真了一些,但是私下里还是挺和蔼的,其他几位局领导都挺好,现在部里工作我也刚上手,虽然也挺忙,有点儿累,但是心情舒畅,我……,真心感谢你。”佟舒脸颊泛起一抹红晕,眉目间多了几分少女般的娇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