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六十四节 资源,助力

第十四卷 俏也不争春 第一百六十四节 资源,助力


  听得陆为民这一答话,在座的众人都活跃了起来,尤其是刘国政和焦挺之,有这样一个定期聚会的机会,几乎就是为自己的政治前途铺上了一条锦绣大道,只要陆为民不出意外,两三年后接任张天豪的市委书记可能性极大,而以陆为民现在的表现,可以说他的前程无可限量,这对于这一班人来说,无疑都有着巨大的益处。

  “嗯,市长,我看这样也对,甭管日后大家在哪里工作,也能有这样一个机会回忆和回味那几年我们在一起奋斗的光辉岁月,也是值得的,不过大家工作肯定都比较忙,未必能凑得到一块儿,在小聚时间上还得要考虑一下啊。”关恒也答话道。

  “唔,市长,我看一个季度或者半年比较合适,就咱们几个,就今天这样的标准和风格,最合适,轻松自在,……”宋大成建议道,“老刘这么热心,下一顿可就定到你那里了啊,这可就说定了。”

  陆为民含笑点头认可,刘国政也是兴致勃勃的拍胸脯表示一定安排好,到时候给在座的众人打电话。

  陆为民对于众人心态还是比较了解的,像刘国政和焦挺之,又或者关恒和章明泉,这里边大概没有太多想法的也许就是宋大成和佟舒了。

  宋大成是不在乎,因为他是自己的副手,工作需要使得他们长期在一起,不需要这样的方式来拉近感情;佟舒呢,则是还有点儿懵懵懂懂,又或者说,她还对官场上的这种情谊文化不太了解,没有意识到这种感情联络和巩固的方式会给自己的政治前途带来多少助益,但是陆为民相信佟舒会逐渐意识到这一点的。

  关恒和章明泉的想法比较近似,虽然两人早已经和自己联系在了一起,但是现在却和自己不但在职位上距离越来越大,而空间上的距离使得他们有了一种疏离感。

  即便是如关恒和章明泉这样和自己关系原来是相当密切的。但是也会因为自己的职位不断升迁变化,进入自己这个体系圈子中的人物也会越来也多,其中一样不乏与自己关系紧密能力出众的角色,就像自己在宋州工作了几年一样。黄文旭、雷志虎、杨达金、令狐道明、李幼君、苗奇伟、魏如超、顾子铭这样一大批人就进入了自己视野,而宋州几年,也让自己和关恒、章明泉他们的关系相对变淡了不少。

  像现在这种情形,他们和自己能够比较私人的在一起吃顿饭聊聊天的机会也不算多,也许一年就是那么寥寥几次,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在一些官方场合或者有其他人在场时候的应酬。

  所以他们也有了一些紧迫感,像这样一个自己乐于见到的私人聚会,皆大欢喜,何乐而不为?

  至于说刘国政和焦挺之的心态就更能理解了,能够有这样一个机会和自己以及宋大成这样的领导在一起私人聚会。对于他们来说这份人脉资源也许就能很好的建立并巩固起来了,哪怕是关恒和章明泉这样角色,也许下一步就是副市长或者常委,各人的造化谁又能说得清楚?更不用说关恒现在本来也就还是焦挺之的直接领导。

  ********************************************************************************************************************************************

  站在走廊栏杆外,感受到来自江畔的清风。陆为民背负双手,“不急不躁,阜头的势头已经很好了,不要再急于求成,底子摆在那里,你要自我拔高去和昌化、香河、苏谯这些县区比,那是自找罪受。哪怕我们雄心再大,但是也要认清形势,脚踏实地。”

  关恒笑了起来,“市长,以前你好像不这么说啊,老是鼓励我们要志存高远。怎么……”

  “志存高远和我刚才说的矛盾么?”陆为民瞪了关恒一眼,“阜头你本身和十强县的前几名就有很大差距,何况人家那几个县区也一样有很强的成长性,你觉得你把目标瞄准别人就一定能赶上别人?你再跑,人家也不是走。说不定人家在飞呢。我只是说要做得更扎实一些,不要大起大落,就稳住现在的发展势头,今年进前十强坛子里捉乌龟,不要出什么其他状况。”

  关恒听出来一些不一样的味道来了,犹疑的歪了歪头,问道:“市长,是不是有什么……”

  “*之前,省委组织部可能还要考察一批干部,我的意见是推荐你,估计天豪书记那边也应该没有什么问题,锦舟部长那里我也提前帮你预热了一下,他只说好好表现,工作拿起来,别添乱,你懂的。”陆为民没有回头,淡淡的道。

  一股子热血从胸腔子里涌荡出来,饶是关恒心性算是沉稳的了,也被陆为民这突如其来的一番话给搅荡得有些乱了,好一阵后才把自己心境平复下来,“市长,晓春书记不是才列为后备人选么?我这个……”

  徐晓春上次是和吕腾一并列入的,而且省委组织部也完成了考察程序,照理说如果有提拔人选首先应该考虑他才对。

  陆为民轻轻吁了一口气,“南潭在经济发展上欠缺了一些说服力,上一次虽然是在程序上走完了,但是省委组织部这一次的意思还是要考察一批在经济工作上取得突出成绩的干部,这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呢,也不是说我们丰州一次就只能产生一个人选嘛,万一组织部认为我们丰州这两年表现比较突出,着重考虑我们这边呢?”

  关恒不太相信陆为民后边这话,一次从丰州出两个副厅级干部?谈何容易。

  丰州不是昌州,也不是宋州,估摸着现在在这种比较零碎的届中提拔中一次能出两个副厅级干部的,除了昌州也就只有宋州有可能了。

  陆为民话语里的意思很明显,省委组织部这一轮考察是很有针对性的,经济工作成绩优异的,大家为啥都一门心思要在经济工作上出成绩,不就是都看到了现在从中央到地方越来越重视经济工作,而善于搞经济工作的干部越来越受重视么?

  关恒知道徐晓春和陆为民关系也很好,只是这种是事情没让的可能,何况这也不是你让不让的问题,所以一时间也没有开腔。

  “晓春那边的确有些遗憾,不过我听锦舟部长说,这一次是省委主要领导定下来的原则。”

  陆为民也知道关恒理解到了自己话语的含义,这的确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贺锦舟那边说的很明确,要选拔经济工作上能力特别突出的干部,那丰州除了阜头外,也就真找不出其他了,何况张天豪那里虽然态度还不明确,但是他相信张天豪肯定也是这么考虑的,关恒一走,温有方就顺理成章接任县委书记,对于温有方来说同样是一个莫大的机会,谁都知道在阜头这个位置上呆上两年,只要不出大问题,晋位副厅级干部的机会太大了。

  “市长,我明白了。”关恒也不客套,“我知道该怎么做。”

  “嗯,这段时间别出问题,哪怕是小问题,有些时候就是细节上就能毁了一个机会,阜头现在的表现足够说明一切了,在细节上再完善一下,我估计组织部那边很快就会下来,不要搞个措手不及,还有,如果有什么还没有处理好的,能搁一搁就搁一搁,能拖一拖的就拖一拖,能解决好的尽量解决好。”陆为民叮嘱道:“你走了,也能给老温腾个位置出来不是?”

  关恒笑了起来,“我也不想赖在这里啊,我在阜头一晃也呆了六七年了啊,但你们得给我机会才行啊。说实话,每次看到老温,我也觉得挺对不起他的。”

  关恒的冷幽默让陆为民也忍俊不禁,“行了,别给我贫嘴了。”

  “市长,老邓这一次不是又要很失望?”关恒想起什么似的。

  “有什么好失望的?大家都是凭实力说话,什么是实力,为官一任,政绩就是实力,庸者汰,平者让,能者上,这个道理大家谁还能不明白?”陆为民不以为然,“觉得自己资历深,资格老,四平八稳没出事,排排坐赤果果,就觉得该轮到自己吃果果了?那谁还用得着殚尽竭虑搞工作,就比年龄工龄得了。”

  听得陆为民这话可真是有些不客气,关恒也只能笑一笑,双峰今年的表现也只能说一般,据说蒲燕还是很使劲,但是一个地方的发展不是某一个人使劲儿就能行,这还有多方面的因素集合而成,有时候你就是得势不得分,动作再大,使劲再多,就是见不到成效,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需要一些运气。

  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