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八节 贵有坚持,善于妥协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八节 贵有坚持,善于妥协


  让陆为民烦扰中夹杂喜悦的不仅仅是苏燕青怀孕的问题,几乎是在同时,隋立媛也怀孕了,之比苏燕青晚了不到一个月。

  这个消息可真是来的让陆为民有些意外。

  虽然陆为民早就给隋立媛了一个承诺,如果她真的还想要一个孩子,他乐意给她,话虽然这么说,但是陆为民内心却并没有真正做好准备。

  但有些事情却不由自主。

  隋立媛从未怀疑过陆为民的话,所以当陆为民给了她这个承诺之后,她就陷入了狂喜之中,不仅仅是这个承诺本身,而在于这个承诺蕴含的意义,这说明陆为民并没有这是把她当成一个在一起睡觉的女人,而是把她当成了一个在一起生活的女人。

  一起生活当然会在一起睡觉,会做男女之间那种事情,但是在一起睡觉,在一起做成年男女之间那种事情,却并不意味着就算是一起生活了。

  生活这个词语含义很丰富,你要深刻领会才能感悟得到。

  但是对于隋立媛来说,她已经是一个快四十岁的女人了,无论她外表多么风韵犹存,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漂亮女人,她自己却很清楚她已经不年轻了,而且还是一个二十多岁女孩的母亲。

  而陆为民却想给她一个孩子,这让她欣喜若狂。

  隋棠已经表明了她志在四方的志向,而她今后该怎么生活,她自己也有些迷惘,而这个时候陆为民给了她这个承诺。

  她清楚陆为民语不轻出,但是一旦出口,那就是深思熟虑后的考虑。

  所以在恣意承欢之后,终于有了这样一个结果。

  隋立媛在告诉陆为民她自己怀孕的时候曾经有个决定,如果陆为民真的没有做好这个思想准备的话,她宁肯不要这个孩子,但是在那一瞬间她观察到了陆为民是发自内心的惊喜和激动。所以她更兴奋喜悦。

  至于说这个孩子怎么生下来倒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事实上在有这方面考虑的时候隋立媛就已经开始考虑淡出三姝集团的管理工作。

  三姝集团不缺高管,事实上在进入稳步发展期后,一些从内部培养起来的高级管理人员已经开始逐渐挑起大梁。而在隋立媛的刻意培养下,麾下已经有不少可以帮助隋立媛承担起责任的人才。

  所以当隋立媛发现自己怀孕之后,就积极开始移交自己手上的工作,并向董事会提出她因为身心疲惫需要休整一段时间,想要在未来一段时间只保留董事职位,而不再担任公司实质性的高管。

  这个想法在三叔集团内部并没有引起太大波澜,毕竟隋立媛早就放出了这种风声,而且也做了很周全的准备,所以也很顺利获得了批准。

  当然有些事情很难瞒住内部人,尤其是深知隋立媛底细的几个核心人员。即便是隋立媛准备和掩饰工作做得再好,也难以瞒过像范莲、朱杏儿乃至石梅这些人。

  不过她们都很默契的在这个问题上形成了缄默,或者说她们纵然有些怀疑,但是都还是下意识的去忽略。

  两个孩子分别在两个女人腹中的出现让陆为民思维一时间也有些适应不了,虽然在平时生活中。这并不会给他带来多少麻烦,但是在感情上他却不可能不受困扰,毕竟这是自己的血脉,苏燕青那边比不用说,而隋立媛已经在开始做到香港定居的准备,手续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而这个时代要定局香港根本不是问题。只要你有钱。

  今天梅琳的提起又让陆为民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

  “我孤家寡人更好啊,可以独自去偷欢,这怎么会让烦恼?”陆为民开着玩笑。

  梅琳仔细观察了一下陆为民的表情变化,若有所悟的道:“市长,是不是双庙和伏龙法院受理那两起案件的事情?好像这事儿闹腾得有点儿大啊,你是打算要特立独行坚持到底?”

  陆为民扭头反问。“梅琳,你觉得我该坚持么?值不值得?”

  梅琳沉吟不语。

  这件事情她略有所知,事实上这一段时间里市委市府高层关于这件事情的争论很大,还未上市委常委会,但是在领导们私下的交流探讨上已经引发了相当激烈的辩论。

  梅琳内心是站在陆为民这一方的。不仅仅是因为她是民主党派人士,而是她能够理解到陆为民对法治社会建设进程的认识。

  简而言之,法治社会建设必须要尽早抓起,而且越是困难越是具有挑战性的时候推进这项工作更能起到最佳效果,而且她非常认同陆为民的那个观点,那就是法治社会建设的根本在于普通民众的认可和执行,但是关键却在于政府干部尤其是政府领导对这个问题的认知程度。

  只有当政府领导干部率先做到了尊重法律遵从法治的时候,你有理由相信老百姓能够做到这一点,而最难的也恰恰是让彻底根除政府领导到普通干部内心深处的这种凌驾于法律之上和排除用法律解决问题的心态和观念。

  但是梅琳也承认张天豪的观点并非没有道理。

  丰州当下的情况很复杂,时间节点上也很关键,张天豪从市委书记角度上来考虑问题反对陆为民的意见也是有其道理的,一旦诉讼案件呈现出多米诺骨牌效应式的反应,基层政府的威信会受到多么大的损害和影响,这对于今后一段时间内基层政府推进工作会起到多大的负面影响,的确不好估量。

  张天豪关注点在什么上面,这不是秘密,市委市府上下都很清楚张天豪的注意力焦点,那就是经济工作,凭什么关恒成为省委组织部这一批干部考察对象,不就是因为这两年来阜头稳定高速的经济增长么?

  阜头表现出来的对全省十强县名额志在必得的这一强势动作,足以为关恒赢得了一个副厅级干部考察名额,这甚至在市委常委会的推荐上根本没有任何对手。

  陆为民的意见如果得到执行的话,任何人也无法判断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因为根据现在反馈回来的情报消息,的确有不少人都在盯着这个问题,起初在丰州撤地建市之前的几桩针对丰州市的诉讼案件现在分担到了三个区,在陆为民看来可以利用新一级行政区政府新气象来破旧迎新,但是老百姓会这么看么?

  一旦在老百姓心目中形成了“不良印象”,各种各样的诉讼会不会接踵而至?又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市长,该不该坚持,我觉得可能只有您自己才能决定,值不值得不是一个问题,只要是您自己认为值得,那便值得。”良久,梅琳才启口道:“我认同您的想法,但是张书记也有他对当下丰州时局的认知判断,我不认为他看不到您的意见中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但是在节奏进度上你们可能有分歧,虽然我讨厌折中和妥协这一类做法,但是作为处于我们所处的位置,我觉得可能只能选择和寻求一个折中。”

  这是梅琳的意见,陆为民个人应该坚持,这是一个领导干部必须要有的态度,对自己观点意见的坚持,但是却需要服从组织决定。

  陆为民笑了起来,梅琳的话说得很委婉而中肯,这其实也是他自己的想法,他是市委副书记,虽然他有他的坚持,但是肯定要也要服从于市委的统一决策,但是在统一决策之前,他必须要尽自己所能阐述清楚自己的观点,让所有人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坚持,虽然这未必会获得大家的认同。

  和徐悲鸿所说人不可无傲气,但不可无傲骨一样,陆为民认为,做人,贵有坚持,同样,为官,要善于妥协,这不矛盾。

  ********************************************************************************************************************************************

  “哗众取宠。”曹刚语气里没有半点犹豫,“也不知道他想从中捞取什么?”

  “年轻人,算得太精未必是好事,还能有什么?沽名钓誉而已。”一场病之后,周培军瘦了不少,精神甚至都萎靡了许多,这一两个月才慢慢恢复过来,在一个星期之前获知了市委常委会讨论议题时,就毫不客气的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曹刚瞥了一眼精神状态明显不如以往的周培军,心中却有些说不出的味道,周培军跌了这一筋斗,只怕他自己都未必清楚,这一跤跌下去,也许就把他自己的政协主席位置给跌没了,张天豪对他不识大局的印象很难在短时间改变,据他获得的消息,张天豪已经有意要调换他这个纪委书记了,而周培军也许只能弄一个人大副主任作为安慰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