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十二节 没机会就创造一个机会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十二节 没机会就创造一个机会


  作为普明市委书记的安德健可以在其他方面帮自己,但是在争取方国纲到南潭考察这一步上却不是安德健能做的,或许以安德健和陆为民的关系,安德健可以给陆为民打电话,但是徐晓春知道,安德健不会打这个电话,而且打了这个电话也一样不会有多少效果。

  有些事情必须要自己去争取,而不是依靠别人。

  “为民市长,张书记那里我已经专程去汇报过了,他的意见是时间比较紧,方书记的考察线路安排基本上确定下来了,如果还要调整,就要看你这边的安排了。”

  徐晓春是在东沣河大桥上拦下陆为民的。

  他本来直接去了市政府,但是从上官深雪那里打听到陆为民和吕腾、宋大成都在跑几个参观考察点,下午陆为民都未必会回市政府,所以也就只有给陆为民打电话了,他甚至有些担心陆为民不会接他的电话。

  张天豪一脚把皮球踢回到了陆为民这里,实际上这是一种变相的拒绝。

  陆为民不相信徐晓春听不明白这里边的含义,但是看见徐晓春汗渍扑面而又略显疲态的面颊,“看情况”这个婉拒的词儿他实在有些说不出口。

  他清楚徐晓春年龄上的劣势已经耽搁不起了,十一年前的徐晓春风华正茂,而现在已经五十出头的他在在这十一年间只从副处级走到了正处级,而要想从正处级岗位走上副厅级,也许机会就只有一次。

  陆为民脸上有些复杂为难的表情让徐晓春一颗心微微下沉。

  虽然方国纲到南潭考察未必就能起到多大作用,但是如果南潭的表现能够给方国纲留下一个比较深刻的印象,那么安德健那边的运作递话也许就要增加不少底气,这也是他为什么厚着脸皮也要来走这一遭的缘故。

  张天豪不会给自己多少机会,徐晓春当然清楚,事实上在陆为民这里他已经藏了一些话,张天豪最初是很干脆的拒绝了自己的意见。明确告诉自己方国纲的行程基本确定,不太可能有大的变化,但是徐晓春也是硬着头皮恳求,张天豪碍于情面才给了这样一个托词说法。让自己来找陆为民。

  徐晓春知道自己已经得罪了张天豪,不过他不在乎,省委组织部的考察已经过了,也就是说,自己能不能有机会上一步,主动权已经不在丰州市委这边了,而在于省委那边。

  现在的张天豪顶多也就是不待见自己而已,却不会有意给自己设什么障碍,毕竟给自己下烂药上眼药对他毫无意义,更何况自己如果真的能走上一级台阶。起码也算是又给丰州市委市政府腾出了一个实打实的县委书记职位,没有谁不愿意见到这一幕。

  当然前提是自己的这一步不能影响到关恒,想到这里,徐晓春心里也有些苦涩。

  陆为民幽幽的吁了一口气,“晓春书记。不是我不想帮你,但是方书记只来两天,而且一号上午已经确定了要参加两座大桥的竣工剪彩仪式,顺带还得把一环路和经开区、双庙化工建材产业园看了,基本上都是走马观花,三十号上午和下午是看阜头,这也是市委定下来的。洛丰高速,阜城古城暨影视文化产业园,经开区电子产业园,连青云涧——翠峰山景区都没有时间看,都是排得满满的,一号下午只有一个小时看伏龙家电汽配产业园。然后就是听取市委汇报,我不知道张书记所说的安排是让我怎么安排。”

  先前陆为民是提过考虑南潭作为参观考察点的,他的提议是三十日上午可以安排方国纲视察洛丰高速阜头段,下午两个小时看完阜头的工业园区和影视文化产业园,然后剩余时间考察伏龙家电汽配产业园。十月一日上午行程仍然是两座大桥剪彩仪式,然后看经开区和双庙,午饭后休息一个小时到南潭看四十分钟,然后返回丰州市委汇报。

  但是这个建议被张天豪否决了,张天豪认为三十日一个整天安排给方国纲视察调研是比较合适的,尤其是三十日下午要看影视文化产业园和工业园区,这是整个丰州社会经济事业发展的典范代表,这个下午不宜再安排其他参观点,晚间也是安排在阜头昌南香格里拉酒店住宿,然后第二天一早到丰州参加活动。

  这种情形下,实际上也就只有十月一日一天时间安排,而且整个日程安排也已经报给了省委办公厅那边,当然,如果要临时更改丰州市委市政府不是不可以,但是理由呢?

  徐晓春注视着陆为民,他当然清楚张天豪实际上变相拒绝了自己,推给陆为民来解决无外乎就是一个借口,但是他不能不来,哪怕有一丝机会,他也要争取。

  如果不争取,他会遗憾一辈子,而如果争取未成,那是另外一回事。

  “陆市长,可否考虑把伏龙家电汽配产业园安排到上午,挤一挤时间,下午给南潭一个小时的机会?”徐晓春咬着牙沉声道。

  陆为民轻轻叹了一口气,默默盘算了一下。

  从阜头过来需要一个小时,哪怕是八点钟出门,到丰江二桥也应该是九点钟左右,完成两座桥的剪彩仪式,起码需要一个小时,加上路上耽搁和预留时间,起码要半个小时,也就是如果一切顺利也要十点半才能完成。

  剩下一个半小时看经开区、双庙和伏龙,也就意味着要删减参观点,这又会伤及其他人的利益,宋大成和糜建良,闫天佑和齐元俊,还有徐越和冯西辉,只怕心里都会不高兴,而且关键张天豪会同意这种做法么?

  很显然张天豪不会同意,但是这个恶人却需要自己来做。

  除非徐晓春能拿出一个让令人信服的理由来,让张天豪都能觉得南潭真正值得一看。

  “晓春书记,我只能说就目前的情况没有可能,除非南潭能拿出一个理由来给市里,认为南潭值得作为参观点。”陆为民字斟句酌。

  “陆市长,可是市委先前为什么不给南潭一个发言的机会呢?”饶是徐晓春在官场历练几十年,这个时候心绪也有些烦乱,语气里也多了几分愤懑。

  丰州市委几乎是在没有任何预兆也没有任何讨论的情况下就把方国纲的参观点定了下来,谁都看得出来本来是来丰州参加两座大桥的剪彩仪式,但是却多出一个整天来看阜头,意图再明显不过了。

  说是要用阜头社会经济事业发展的成果来彰显丰州社会经济事业发展的成功,衬托张天豪县域经济发展战略的高瞻远瞩也好,有意要烘托关恒和温有方县委县府一般人勤奋务实锐意进取也好,总而言之,阜头已经成为了丰州的头牌代言,但是即便是同样有上佳表现的大垣都没有被列入考察点,其他县区当然也无话可说。

  只是对于徐晓春来说,这意义又不一样,所以也才有这样的愤慨。

  “晓春书记,你要理解,市委这样的安排由市委的考虑。”陆为民知道这个时候解释没有太大意义。

  陆为民清冷淡然的目光和语气让徐晓春瞬间冷静下来,这一刻他突然才意识到自己和陆为民之间的距离已经是如此之大,对方已经不再是南潭那个小秘书,也不再是和自己平起平坐的县长书记,甚至也不再是那个和自己利益没有太大的外埠官员,现在他是丰州市长,他不但要考虑他自己的利益,同样也要考虑全市的统筹,而自己个人利益得失在他心目中能占到多少?

  几十年的官场生涯让徐晓春立即就恢复了理性,现实的残酷和利益的分明让他立即意识到了自己这种情绪的危险性,他很快调整了一下情绪,问道:“陆市长,您能给我们南潭一些好的建议么?”

  这个想法也是陆为民无意间琢磨到的,但是究竟成不成,他没有半分把握,不过对于急于想要获得这样一个机会的徐晓春来说,哪怕是一根稻草,他也要紧紧抓住。

  “我看得一则新闻,德国联邦经济技术部中小企业司一位官员近期在沪上考察,德国驻沪上总领事陪同他考察了德国几家在沪上的合资企业,我记得南潭首家来自欧洲的外资企业应该就是你们南潭前两个月签约的那家德资企业吧?x?好像汉译名叫科隆世家?”陆为民脸上浮起一抹笑容。

  徐晓春精神大振,目光中闪跃着火焰一般的光芒,“陆市长,您的记忆力真好,是的,就是科隆世家,他们的厂房正在紧锣密鼓的建设期间,预计十月就能彻底完工,德国人作风很严谨,他们的生产设备已经到港宋州,现在就可以运到南潭,另外近期还有一家德国地板生产企业也在我们南潭考察,只不过这一家威克公司规模要比科隆世家小许多,但是他们在做实木地板上颇有信誉,……”

  “企业大小不是问题,据我所知,德国政府对中小企业的重视程度丝毫不以亚于大型企业,甚至有过之。”陆为民摆摆手,“这样更好,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目标600,我在努力,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