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三十七节 创意,试点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三十七节 创意,试点


  看着邢国寿从容淡定的游走于几位副市长和下边区县长之间时,陆为民才意识到了政治仕途诱惑性对一个人的吸引程度,陆为民只是很很含蓄的和邢国寿提及过上官深雪的经历,邢国寿的工作就立即变得了“精彩”好几分,如果说最初那一个月的表现是是八十分,那么*之后的这一个月,邢国寿得分起码是九十五分了。

  就连上官深雪这种前辈秘书长和小字辈副市长都对邢国寿的表现大感惊异,在他们看来,邢国寿能够接下这项工作或许可以接受,毕竟作为体制内的干部,组织决定,你没有太多选择余地,只要你还打算继续在这个体制内干下去,但是从区县委书记到市政府秘书长位置上能迅速完成角色转换,而且还能干得如此出色,他们就真的有些佩服了。

  “老邢干得不赖,很到位啊,市长。”吕腾忍不住在陆为民唏嘘感慨,竖起大拇指,“还是你厉害,我一直小瞧了你在人心玩弄上的本事,起码我做不到能让老邢这样转换角色,我印象中,他一直是怨天尤人的,好像谁都欠他的,没想到到市政府来了,反而变了一个人一般,难道打击真的能让人成长?”

  吕腾已经逐渐可以陆为民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了,而同样陆为民对吕腾的认可度也一样在提高。

  “行了,少在我面前说这些,说正事儿,东一环的事儿,田大宝原来不见踪影,我看他进入角色的速度也很快嘛,当了书记,就知道来打滚撒赖了?当区长时,怎么没见这么卖力啊?”陆为民没好气的道。

  “嘿嘿,老田这也是有些着急啊。”吕腾知道陆为民对田大宝的表现有些不满。这家伙在担任丰城区区长时不见人影儿,像个隐形人,这一兼任书记,立马就像变了一个人。反差太大,难怪陆为民有些恼火。

  “着急?当区长就不着急?”陆为民轻哼了一声,“算了,不说了,东一环现在成了瓶颈,要真正实现市区货车分流,过境车辆绕行和市区货车分时段进城,东一环这一步绕不过去。”

  “市长,东一环拆迁量相当大,而且在一些老路段上改建。一来拓宽需要拆迁两边大量商业门面,补偿标准很高,二来涉及户数多,难度大,时间上也比较紧。前期丰城区方面工作做得不够扎实,我已经批评过田大宝了,他也承认在工作力度上不够,现在区里成立了工作专班,一位副书记和一个副区长挂帅,专门负责这项工作,估计下一步进度会快一些。但我有个建议。”

  对于吕腾的建议陆为民素来很重视,他知道这个家伙思路也很灵活,很擅长在工作中找到灵感。

  吕腾把地图当着陆为民展开,手指在地图上滑动。

  “我的意见是否可以考虑建一条东一环的补充线路,从这里向东再推进一公里,绕过目前的三门碑、陈官集这一线居民和商铺集中区域。正如田大宝所说的那样,市里规划出炉之后,区里的拆迁工作极为被动,这一线区域的企事业单位和居民都相互勾连起来,给政府施压。在赔付标准和面积以及动迁补偿路段上不但提出过高要求,这也是丰城区方面进度缓慢的主要原因,按照目前丰城区方面计算的补偿方案,其补偿金额将会大大超出当初预算,而且就是这个方案估计都还会有变化,所以我不太看好,但如果我们向东推进一公里,虽然是全线重建,但是因为避开了拆迁集中区域,其补偿金额会大大下降,这一线拆迁量很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唯一多出来就是一南一北两公里的建设增量,但无论是从推进速度和效率来说,还是资金效率上来说都是值得的。”

  陆为民目光游动,“你是说要放弃原有路线?”

  “不,我说了,可以考虑双管齐下。先建补充线路,市长你看,补充线路这一线基本上属于岗地,建设费用会更高一些,但是基本没有拆迁,很多属于无主坟地,在进度上可以大大加快。而我们把补充线路一提出来,我估计原有线路上那些拆迁户就会立即得到消息,那些准备漫天要价的,准备联合起来给政府施压的,就会一下子傻了眼,从实际来说这一线大部分都属于棚户区、城中村,政府迟早也要考虑他们的拆迁重建,他们从内心来说也是希望获得改造的,政府当时初衷也是如此,但是个人私欲都是无穷尽的,一旦被撩拨起来,再加上还有一些有心人在里边鼓捣,就不可收拾了。这样有了一条补充线路,政府这边也进可攻,退可守,只要补充线方案获得批准建设起来,一环路绕城线就是完整的,至于说从那一条线过,并不重要。”

  吕腾的建议很有创意,陆为民略加思索,就反应过来,“老邢的建议?”

  “嗯,老邢给我的建议,他认为可以先修补充线路,如果老线路能谈拢,可以同时开建,这样如果双线并进,可以使得这这两线之间的区域开发大大加快,而这一区域位置优越,极为适合作为日后丰州城东部区域的一块商务区。”吕腾点点头,“我认为老邢的这个意见是比较中肯的,唯一……”

  “唯一的问题就是市政府又要多投入一大块,老邢这一招拉人下水用得很娴熟嘛,他都不当丰城区委书记了,还在替丰城区考虑,比田大宝还尽心啊。”陆为民笑了起来。

  “不完全如此,三门碑和陈官集这一线是我们丰州老县城的棚户区,房屋建筑结构和电气线路老化严重,几乎全部都是平房,但是区位很好,土地资源利用率低下,这一块如果能够通过一环路改造纳入进来,可以彻底解决这一区域的拆迁新建,不是你也说做到前面始终赢得主动,我在琢磨着,西边我们搞得如火如荼,但是那主要还是以吸引外来投资者在我们西部的工业集中区投资建厂为核心,同时以市级四大班子和行政机构搬迁来推动城市中心西迁,但是城市的人气聚集并不一定以城市政治中心转移为转移,东城这边始终是最重要的城市居民区,而解决这一部分居住条件落后的群体住房问题,既能改善百姓生活,同样有利于土地资源集约化使用,还能进一步提升城市形象品位,挖掘土地商业价值,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

  “何乐而不为?”陆为民被吕腾的问话气乐了,“这话你来问我?应该我来问你才对,向东推进一公里,你应该清楚这又需要多投入建设资金?规划需要重建,时间赶得及?这还不说相当于重建一条东一环,这投入上怎么说?好,就算是你所说的那些天花乱坠的好处都是事实,问题是我们现在的财政支撑得起么?”

  吕腾并没有被陆为民的反问给吓到,不慌不忙的道:“市长,这些我都考虑过,也和老邢探讨过,但是这片区域的开发意义重大,对于东部城区的建设有很大的推进作用,我们先前对城东这边的确是有些轻忽了,但亡羊补牢,未为晚矣,我和老邢商量过,还是先动补充线路,这边难度更小,尤其是拆迁上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边先建,然后再来和三门碑和陈官集这边慢慢搞水磨工夫,三个月不行,就半年,半年不行就一年,相信那些企业和个人在看到补充线路这边进度越快,他们就越心慌,这也有助于我们达成协议,完成拆迁后,如果一时间没有资金来启动,可以考虑通过商业化开发来解决,也可以暂时放一放,根据目前国内房地产市场发展趋势,放一放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嗯,那拆迁的老百姓怎么解决?一直租房?”陆为民立即问道:“如果老百姓一直租房,而他们原来的居所一直未开发,那么等到土地价值升值了,他们内心的不平衡就会酿成反悔冲动,甚至出现重新返回的问题,很麻烦,宋州已经出现了这种情况,进退两难。”

  “这是我想向你汇报的第二个问题,我们市里边是不是可以考虑先建后迁的问题。”吕腾目光中闪动着一抹光芒,“这个问题我早就在考虑了,但是一直没有考虑成熟,也没有合适机会,但是这一次我觉得可以先行试一试。”

  “先建后迁?”陆为民心中也是一阵敞亮,这家伙果真是有些思想,这种做法一直到多年以后才开始在各地零星有试点,但是不能不承认这种先建后迁可以有效的避免很多麻烦,解决很多问题。

  “对,先建后迁。”吕腾也观察到陆为民目光中的亮色和嘴角笑意,意识到这位市长也应该是在这个问题上早就考虑过了,英雄所见略同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第三更,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