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四十九节 以退为进意为何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四十九节 以退为进意为何


  祁战歌沉默不语。

  事实上从十二月就开始有了一些关于张天豪的一些传言。

  在他们这个层面上,一些空穴来风的无稽之谈对他们来说影响不大,但是有些传言却并非无中生有,即便是祁战歌也无法断言这些传言毫无因由。

  传言集中在张天豪身上。

  有说张天豪在丰州担任市委书记这一年多的表现上佳,尤其是丰州社会经济事业发展深获省里主要领导认可,说张天豪要到昌州市担任市长;也有说中组部近期在重点考察四十八岁以下的中青年干部,作为交流培养和提拔对象,尤其是要着重从地方上选拔一批干部到中央部委去高挂任职,张天豪要到即将新组建的商务部担任部长助理;也还有说鉴于张天豪在丰州这个落后地区的优异表现,省委有意让张天豪担任省长助理兼桂平市委书记,以振兴在这一轮经济发展中处于落后境地的桂平经济。

  应该说这几个说法都并非毫无根据。

  毫无疑问,张天豪的话题都集中在一点上,那就是他在丰州这几年的表现,尤其是这两年的表现是得到了省委认可的,而且祁战歌甚至也听到一些说法,说张天豪游刃有余的处理好了与陆为民这匹“野马”的关系,驾驭住了陆为民这匹“烈马”,让这匹性格上有些特立独行的“千里马”能够把“马力”用在了经济发展上,使得丰州经济的发展迎来了一个高速增长期。

  这也就是说张天豪把陆为民这匹“马”驯服好了,并使之能力用在了丰州的发展上,取得了良好效果,这就是张天豪最大本事体现,也取得了最佳的成绩。

  当然这种说法有些有失偏颇。张天豪如果只有“驯马”的手段,那也未免把张天豪太小瞧了,但要承认。这两年张天豪处理好了与陆为民的关系,让陆为民“心悦诚服”的投身于市委统一部署安排的工作中。取得了佳绩。

  张天豪表现优异,那么去向肯定是擢拔,三个去向都有其依据,昌州市这两年发展表现不尽人意,莫计成据说卸任已成定局,铁林年龄也到点,也就是说市委书记和市长很有可能双双易人,当然昌州地位不一样。其主要领导人选需要中央确定,但是张天豪既有在中央部委挂职经历,又有在落后地区振兴经济的表现,让其在昌州这样的老大都市扛起重任也很合适。

  同样传言张天豪到商务部任部长助理也是一样,因为当初张天豪到中央部委挂职锻炼,据说风评甚好,认为张天豪学习能力强,视野宽广,大局观出众,加之张天豪是教师出身。大学学的是师范英语,虽然历经这么多年,但是张天豪依然保持着自学英语的习惯。英语口语能力不俗,连陆为民这个正经八百的重点大学高材生,在基本口语上居然也不及张天豪,所以张天豪到日后可能有相当业务要和国际国外事务打交道的商务部也并非无的放矢。

  不过这两个说法在祁战歌看来,虽然看似合情合理,但是祁战歌却知道可能性或许有,但是不太大,真正第三个倒是最有可能。

  昌州市长不是随便谁都能当的,其地位丝毫不比一个副省长差。张天豪在丰州的表现或许能当得起一个副省级干部,但是昌州市长。他的底蕴还弱了点,如果他是宋州市委书记或者昆湖市委书记。或许可以。

  至于去商务部,新组建的商务部工作内容还有些繁杂,需要时间来理顺,估计从地方上去干部的可能性不大,这不是你会不会英语那么简单,或许一两年后步入正轨之后可以。

  所以祁战歌觉得第三个说法反而最有可能。

  桂平这几年的发展速度慢了下来,经济增速一直居于全省后列,作为九十年代中期昌江省仅次于昌州这个龙头的“三剑客”——昆湖、青溪、桂平之一,桂平曾经有过辉煌的一段经历,但是却在98年进入国企改革攻坚阶段之后,桂平迅速没落了下来。

  和昆湖、青溪私营经济活跃和县域经济发达的情况不同,桂平是以机械制造业为主的重工业城市,矿山机械、工程机械、冶金机械三大机械产业在全国都有相当名气,这些产业主要都是以国有大中型企业为主,在九十年代初期这些企业红极一时,但是很快就在蜂拥而至的乡镇企业围攻下败下阵来,进而乡镇企业热潮渐渐褪去,私营企业则以更为灵活和高效的表现使得这些国企相形见拙。

  桂平有良好的工业基础,但是在发展上却屡失良机,尤其是临近的普明快速崛起,更是给了桂平相当大压力,这种情况下,昌江省委有意要调整桂平市委班子也在情理之中,当然这只能说是一种可能,调整有可能,至于说是不是张天豪,那就更当另说。

  这三个说法一度闹得沸沸扬扬,祁战歌也观察过张天豪,但是以张天豪的城府,很难看出一二来,祁战歌当然也不可能问张天豪。

  但有一点祁战歌也是承认的,那就是张天豪的确存在离开丰州的可能。

  妻子的问话一下子勾起了祁战歌的心思。

  张天豪若是要走,那么毫无疑问陆为民就是最有可能接任市委书记的人选,虽然外界也有一些评价认为陆为民有些桀骜不驯特立独行,还有诸如资历浅太年轻这些因素,但是毋庸置疑的是陆为民在宋州和丰州的表现足以让任何质疑的声音都只能哑然,在目前上上下下都要以经济发展论成败的情况下,谁敢说陆为民不行?

  何况以陆为民表现出来的老练深沉,即便是比他大几十岁的干部未必如他这么不显山露水就能搞出这么大阵仗来,看看簇拥在他麾下的这些角色,黄文旭、宋大成、关恒这些都已经是走上了副厅级岗位的干部,哪一个又是易与之辈?这还没说如章明泉、冯西辉、齐元俊这一类处级干部了,能让这些人俯首听命的,你以为真是只会搞经济的愣头青能做到?

  如果说先前祁战歌还没有想那么多,那么这个时候祁战歌倒真是被妻子一句话给问起了无限心思了。

  “张天豪要走,肯定是因为他的表现,他的表现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他和陆为民的配合,这是他工作亮点,我想这种情况下只怕张天豪也不愿意因为这些事情要和陆为民争执不下吧?同样,如果张天豪真要走,陆为民就可能要接班,这种情形下,陆为民会为了些微末小事和张天豪撕破脸?”周淑琴说得很直白,“陆为民还没哟那么蠢吧?我觉得这两个人都是在装腔作势,其实就是在等最后的妥协,结果却把你给憋住了!”

  祁战歌当然清楚这一点,之所以觉得棘手,他是需要考虑自己该在这轮较量和妥协中占什么立场,所谓不偏不倚两全其美双赢这些话都是废话,一个人就肯定又自己的立场,怎么可能不偏不倚?同样涉及到利益之争,怎么可能做到双翼和两全其美,一方得利,一方就自然要损失利益。

  他现在需要考虑的是一旦确定了立场,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来最大限度化解可能引发对自己的不满,从而实现利益最大化。

  ********************************************************************************************************************************************

  “只要您确定了目标,事情就简单了。”黄文旭点点头,“我觉得卫东的想法是符合实际的,而且也照顾了当前形势,卫东资历上还是浅了一点,田大宝这个人,不好打交道,卫东若是被拖下水,白白荒废几年,不如到南潭去开拓一番,明泉和卫东也可以携手合作,为南潭发展谱写新篇章。”

  陆为民仰起头想了想,“我也是这么考虑的,我不想给外界造成我和天豪书记好像只能同患难不能共富贵的印象,事实上现在丰州也还远没有到达到富贵这一说,比去年局面略好一些,要走的路也还长,我相信天豪书记也看得到这一点,我就是有些担心丰城。”

  黄文旭摇摇头,“市长,这不是哪一个人能解决的问题,天豪书记脾性你也清楚,他认定的事情也不会轻易改变,我觉得退而求其次是个明智之举,说实话,就算是那边同意卫东到丰城,我也不太赞同,还不如大大方方退一步海阔天空,我相信善意对方也体会得到,也有利于您下一步的工作。”

  黄文旭的建议是中肯的,以退为进,姿态更高,也有利于赢得主动,下一步的工作也更容易得多对方的支持。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