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五十二节 各退一步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五十二节 各退一步


  就在祁战歌还在琢磨着怎么来破解当下三个区县主要领导人事僵局时,却未曾想到这个结解得这么轻松简单。

  事实上连祁战歌也没有想到他和张天豪的谈话变得如此简单利索,同样和陆为民的意见交换也格外的顺利,这让他简直有点儿不敢相信。

  是什么原因让这两位都突然变得通情达理起来祁战歌无暇过问了,时间拖得太久,已经再也无法拖下去了,否则就真的赶不上各区县人代会了。

  张天豪很干脆的同意了祁战歌和黄文旭的方案,同意田卫东出任南潭县委副书记,作为市委的县长候选人推荐给南潭县人大常委会,作为新一届南潭县人民政府县长候选人,当然阜头县长的候选人是市委副秘书长何青。

  祁战歌一度对陆为民是否会坚决反对何青这个人选感到担心,但是陆为民很坦然的接受了这个安排,也让祁战歌有些意外。

  阜头是陆为民发迹地,也是陆为民这几年顺风顺水青云直上的一大铭牌,阜头这两年固然给张天豪带来了不少荣耀,但是无论是谁也无法忽视阜头仍然再给陆为民的光鲜政绩上源源不断的添彩。

  何青是张天豪从昌西州带过来的人,准确的说是张天豪担任丰州地区行署专员时,何青从昌西州政府副秘书长调任丰州地区行署副秘书长兼行署办主任。

  在张天豪担任丰州地委书记之后也就转任了丰州地委副秘书长,这一次从市委副秘书长位置上直接出任阜头县县长也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动作。

  能够让张天豪从昌西州调过来的人,其与张天豪的关系可想而知,对于这种有些不避行迹的跨地市州调动在体制内来说是有些避讳的,除非你是一把手,而作为行政首长搞这种动作就有些招人眼球且容易受到非议了。

  据说当时何青从昌西州调过来时。时任地委书记的孙震就很不以为然,甚至还引起了孙震和张天豪之间的一些嫌隙。

  对于这种事情陆为民倒是不太在意,也能理解。他自己也干过,从双峰到阜头时。他不也是把关恒和章明泉带到了阜头?

  章明泉也就罢了,当县委办主任,孤身一人到阜头要打开局面,没有一个帮衬不行,但是关恒到阜头担任县委副书记就有些出格了。

  好在当时要让阜头迅速改变局面的这一意愿让李志远最终认同了这一出格要求,后来事实也证明了陆为民这样的要求并非没有道理,阜头的出彩和关恒的表现也足以当得起。

  当然这并不能成为值得示范的先例,没有哪个领导喜欢这样的举动。即便是现在的陆为民也意识到了这种举动已经有些不合时宜了,其负面影响很大。

  当然虽然不认同,但是陆为民还是能理解,这是国内政治生态的真实写照,不是你不喜欢不认同就能否定的。

  只是现在张天豪让何青出任阜头县长,给人的感觉就是去陆为民化的动作太明显了,昔日与陆为民一道在阜头“打江山”那帮人基本上就消失殆尽了,取而代之的是“彻头彻尾”的张天豪的“嫡系”了,这在很多人眼里看来就是一种无言的“侵蚀”本该属于陆为民的荣光。

  这也是当初祁战歌最为担心的,虽然他也不认为何青出任阜头县长有什么不妥。但是这种情况下关键是陆为民会怎么想?

  让田卫东出任丰城这个昔日勉强可以算是张天豪老巢所在区的区长张天豪不同意,现在你却堂而皇之地把何青安排到了阜头这个我的大本营去当县长,县委书记、县长都是“你的人”。就算你是市委书记,但这样也是不是有些太磕碜人了?

  何青出任阜头县委副书记、县长候选人,丰城区区长候选人却变成了丁贵江。

  这也算是一个变相的妥协。

  单从能力来说,丁贵江并不是丰城区合适的区长候选人,而且丁贵江年龄明显有些偏大了,和田大宝要都手腕心机,陆为民觉得够呛。

  再退一步说,就算是田大宝能和丁贵江相安无事,丁贵江从阜头到丰城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估摸着等丁贵江真的把情况摸清楚,也是一年半载以后的事情。问题是丰城区就这么拖下去?

  陆为民打心眼儿里有些反感这种所谓的平衡妥协,表面上这是张天豪释放出来的善意。让曾经和自己在阜头也还算相处融洽的丁贵江来担任丰城区区长,而丁贵江也不是他张天豪的人,在外人看来,这就是张天豪对陆为民的一个姿态,他陆为民得承情。

  只是陆为民也对张天豪的这个态度无法说不。

  不是说不能说不,而是目前的局面不宜说不,张天豪自认为已经作了让步,而在外界很多人看来,张天豪也的确对自己释放了善意,做出了让步,而自己还要“不依不饶”,那就是有点儿得理不饶人了,反而让自己更被动,所以陆为民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姜是老的辣,不能不说张天豪这一手玩得相当精妙,把丁贵江从阜头送了出来,进一步淡化了阜头原有体系的色彩,也有利于温有方和何青能够更迅速的控制局面,顺带还在其他人面前向自己秀了一回善意,设了这样一个滴水不漏的局,光明正大的阳谋,让陆为民无话可说,陆为民得承认在玩这一手上,自己还嫩了一点。

  ********************************************************************************************************************************************

  看见陆为民有些郁闷的模样,黄文旭也笑了起来,“市长,别太在意,有些事情得失也说不清楚,老丁长期在阜头工作,让他出来也未必是坏事吧?我和他谈过话您还别说,我觉得他倒是信心百倍,一门心思想要在丰城干一番事业出来,人和人搭在一起,就像化合反应一样,说不定就能产生不一样的效果呢。”

  “文旭,承你吉言了,可我们干工作能都靠‘化合反应’?”陆为民没好气的道:“一个几十万人的大区,关乎一地发展和老百姓的生计,就这么草率儿戏?”

  黄文旭也不在意,“市长,有句话叫心有余而力不足,我们只能做好我们手里边的事情,有些时候退一步比进一步更有效。”

  陆为民看了一眼黄文旭,黄文旭说话越来越有水平了,看待问题也更有深度了。

  “文旭,你这话越来越有水平,但是也越来越官僚了。”陆为民不咸不淡的道。

  “呵呵,市长,我都听不出您的褒贬意思了。”黄文旭回应道:“但我知道,进不了的时候,迂回退一步未必是坏事。”

  “未必是坏事,也不一定是好事。”陆为民摇摇头,“算了,不说这事儿了,既然已经定下来了,再怎么也比拖着好,对了,还牵扯到一系列的人事都要在这几天就位?”

  “嗯,巫嗣润任阜头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彭元国已经调到了大垣,大垣的人代会是最先开的,下个星期二,还有四天时间,明天上午常委会一过,战歌书记的意思是下午就开始要安排送这些人上任,的确没有多少时间了,我也先和由选举任务的几个区县主要领导打了招呼了,要他们先把一切资料准备好,这边市委常委会一过,市委办就要通知各区县,让他们会议资料就马上开始做。”

  黄文旭话语里也是充满了无奈,这一次时间太紧,因为三个区县都要选举区县长,再加上还有一些副区县长的选举任务,所以各县区在准备人代会资料上时也是牢骚满腹,这都只有几天要开人代会了,市委却连区县长和副区县长人选都还没有确定下来,这让搞会务的人怎么做?

  除了几个区县长人选外,这一次人事调整也还包括一些副职的调整,比如丁贵江到丰城,他在阜头这边的县委副书记职位就要空出来,同样田卫东要到南潭但任县长,市府办主任也是一个不可或缺离不得人的职位,这些都需要在这一轮中得到解决,时间这么短,每一个职位变更都牵扯到好几个人事变动,所以这也是最考组织部门的时候,黄文旭也力求在这个问题上做得最细最妥,避免节外生枝。

  陆为民在关键问题上作了让步,那么作为一些平衡,祁战歌和黄文旭自然也要考虑陆为民的情绪,心知肚明的张天豪当然也不会在这些细枝末节问题上太计较,陆为民的一些意见也就会得到尊重,再加上其他一些常委们的意见也或多或少要掺杂进来,整个这些意见要在这几天之内汇集敲定,也是让黄文旭脑细胞累死不少,现在总算是有了一个定论。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