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五十四节 狂言,各领风骚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五十四节 狂言,各领风骚


  何青是个有些傲气的人,这一点市委里边稍微有点儿名堂的人都知道,何秘书长性子冷傲,不好说话,但是有些傲气并不代表这个家伙情商就低,傲气也得要看针对什么人。

  你说他对下边人有些傲,甚至可以说对诸如市政府那边的一些副市长要矜持一番,这温有方信,可要说何青敢在陆为民面前托大矫情,那温有方绝对不信。

  就连周培军这样的老资格常委一样在陆为民的锋芒面前铩羽而归,曹刚、魏宜康这些人也一样要退避三舍,别说你何青!你何青何德何能敢和周培军这些人相提并论相提并论?!

  老板有时候容忍陆为民并不是因为怕陆为民,也不全是所谓要顾全大局,而是有时候陆为民的一些想法观点是有其道理的,有异见有分歧,并不代表老板就不能接受,这一点上老板的胸襟温有方很推崇。

  同样在这一点上,温有方都曾经很坦率的和老板交换过意见,像徐越和冯西辉搁在伏龙,当初老板也还不是一样不以为然,结果呢?徐越和冯西辉这对当初大家都不太看好的搭档,愣是在夹缝中闯出了一片天地,就连老板后来不也在一些比较私人的场合下认为在这个问题上,陆为民看人比他更准。

  温有方不相信何青长期跟在老板身边,会对这些情况不了解,那他就真的不是傲气矫情,而是脑残了。

  何青的傲气,在温有方看来,大概有点儿恃才傲物的味道,他在市委里边有这个底气,但是并不代表他到下边来也有这份资格。而他这么做了,说这番话,肯定有其含义。温有方倒是想听听。

  见温有方脸色不变,只是沉静的不语。何青也收敛了先前有些狂放不羁的架势。

  初来乍到,何青清楚,就算是两个人以前很熟,但是那时候各人身份不一样,对方是县长,自己是市委副秘书长,老板身边人,纵然他和老板关系不一般。但是也不及自己亲近,但是现在身份变了,自己和他是搭档,他是一把手,自己如果不拿出一点让人耳目一新的东西来,那么温有方表面上不会有什么,但是绝对会认为自己这是在哗众取宠,卖直取忠,低看自己几分。

  “我来阜头前,老板和我谈过一番话。我想老板肯定也和你谈过,或许谈的角度不一样,但是我相信核心内容都差不多。”何青语气变得沉静下来。“我问过老板,阜头下一步的目标是什么?十强县位置再前进一两位,还是在产业特色上做得更出色?抑或是在体制创新上做出什么文章?”

  温有方目光亮了起来,他也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因为这个问题他同样也问过张天豪,他想知道在这个问题上,张天豪回答二人的方式和内容会不会有什么不同,以及两个人在对待这个问题上的看法有什么不同。

  “唔,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温有方不咸不淡的道。

  “老板反问我。我的想法是什么?我的回答很简单,不管是经济上继续做大做强。还是要在原有的产业基础上做出更多特色,抑或是在社会事务上搞出创新。比如服务民生,只需要达到一个要求,那就是每当省里提到丰州,那么就必须要提到阜头,同时要与以往的阜头截然不同的形象,不单单是影视旅游,也不简单是电子产业,或者十强县末流地位,要用一种前所未有的崭新形象出现,要让几年之后大家回过头来看一看阜头之后说,哦,阜头这几年竟然变成了这样!阜头现在各方面条件都很好,基础已经打牢靠,我们没理由做不到更好!”

  很有气势的一番宣讲,配合着何青有力的一挥手,的确颇有鼓动性,温有方微微颌首,认可对方的说法,同时也对对方的口气之大感到有些触动。

  这家伙虽然口口声声说只要达到一个要求,但是这一个要求那么容易达到么?这一个要求隐藏的含义就是要在各方面都要全面超越之前的阜头,无论是经济总量上,还是产业培育上,当然更要包括在社会事务工作上拿出更新的亮点。

  不过温有方很欣赏对方这份豪气,而且对方这番话也说到了他心坎上了。

  被别人的光环所笼罩无疑是任何人都难以接受的,无论是温有方还是何青无疑都属于此类人。

  从陆为民到宋大成再到关恒,连续三届班子带动起了整个阜头社会经济事业的全面发展,这黄金七年里让阜头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农业穷县一跃成为丰州第一经济强县,同时也傲然挺入全省经济十强县。

  这也创下了一个记录,就是在整个昌东地区唯一一个进入全省经济十强的县份,而除了阜头外,整个昌东三个市中,其他任何一个区县在全省经济排位都要排到五十位以后去了。

  现在的阜头,只要大家一谈起,要么就是说陆为民担任县委书记期间的产业培育上的锐意开拓,打开局面,要么就是说宋大成期间的经济总量上的高歌猛进,一年一个新局面,要么就是说关恒期间第二和第三产业的齐头并进,尤其是第三产业的快速崛起,不但使得阜头成为全省经济十强县,同时也全省有数的三个第三产业比重超过第二产业的县份之一。

  此时的阜头已经被无数光环所笼罩,那么要想让新一届班子不至于比这些光环所遮掩,不至于在几年后大家提起这一届班子时乏善可陈,就必须要拿出属于自己的东西来,何青的话语里无疑就暗含这番意图。

  “好,老何,你这番话我喜欢听,虽然我也知道这个目标背后需要我们付出更大的努力和代价,但是没有难度,没有挑战性,还需要我们这些人干什么?陆市长、宋常委和现在的关书记创造了阜头的过去,也算是为阜头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们新一届县委政府没有理由不在现有的基础上创造一个更为美好的未来,这是我们的光荣,同样也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温有方目光清亮,声如洪钟,“愿与君共勉!”

  一句有些文绉绉的话却用相当强烈的其实说出来,何青也觉得有些好笑,但是这个时候却不是笑的时候,他郑重其事的点点头:“共勉!老板的意思我也能揣摩得到,陆市长他们这前边三届算是为阜头打下了一个基础,那么在这个基础之上让阜头再一次脱胎换骨,更上一个台阶,就该我们来实现了,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数百年!咱们不敢说数百年,十年之后,我们不会为我们在阜头这段经历而遗憾,我们可以高挺胸膛说,我们做得最好!”

  “嗯,老何,狂言是需要建立在扎实的工作基础之上,否则狂言就会变成笑话。”温有方知道何青来之前肯定是也是做了一番精心准备的,否则他先前也不敢在自己面前大放厥词,是骡子是马,也得拉出来遛遛了。

  “当然。”何青理所当然的点点头,连这一点都不明白,他还能到阜头当县长?没有三两三,哪敢上梁山?温有方又不是傻子,自己若是不能说服他,只怕连阜头都站不稳,还妄论其他?

  “好,我就等你这句话。”温有方也不多说,张天豪在何青来阜头之前也和他谈过话,也重点探讨了阜头下一步的发展大计,谈到了*会议精神给今后一段时间的工作带来的影响和变化,也很含蓄的谈到了何青在一些工作上颇有新意,让温有方和何青好好交流一番,力争携手合作把阜头推上一个更高的高度,对此温有方也是满怀好奇,看看何青究竟能有什么方略能让阜头以一个不同于以往的形象出现。

  ********************************************************************************************************************************************

  邓少海阴郁的面孔让双峰县委大院里的气温似乎都骤然下降了好几度。

  谁都知道这两天邓书记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但是却没有人能解决得了症结。

  新的一轮人事调整,似乎和双峰关系不大,除了彭元国出人意料的离开了双峰去了大垣,而这个在外界看来算是对双峰的一种肯定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在双峰激起兴奋,无他,彭元国这个在后备干部中默默无闻的角色,怎么会被市委组织部相中,让很多人都想不通。

  当然也有知道其中奥妙的,但能知猜测到其中一些奥妙的,大多数都是县委县府里边的老人了,其实就连他们也只是一种揣测,毕竟时日久长,很多东西都已经渐渐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