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六十三节 狙击,较量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六十三节 狙击,较量


  田卫东抬起目光看了一眼章明泉,章明泉也是个眼眨眉毛动的灵性人物,立即就意识到了田卫东这一眼的含义,心中一抽,眉毛微微一动,“不至于吧?这本来就和大家利益相关,……”

  田卫东苦笑了一下,“明泉书记,那得怎么看。你不去找上官市长,闫天佑,不去找徐越,不找田大宝,结果发言提议的就成了冯西辉、糜建良、丁贵江,嘿嘿,都是阜头出来的,外加一个齐元俊,那又是双峰出来的,你说说,张书记怎么想?有些人又会怎么想,怎么说?”

  章明泉干咳了一声,似乎要给自己打气,“张书记的心胸没那么狭隘,我这是就事论事,丰武公路本身联系丰州城区和南潭,我不找他们找谁?闫天佑、徐越、田大宝我也找过,闫天佑和田大宝我不是很熟悉,也只是提了提,齐元俊和我是老同事,找他顺理成章,冯西辉和糜建良也一样,这怎么了?”

  “张书记可能不会想那么多,可难免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在里边要撩拨搅合。”田卫东语气寡淡。

  田卫东在市委办只当了一年主任,但是对于市委里边那档子事儿却很清楚,陆为民到丰州让很多人心里既不爽又心怀忌惮,这一两年看似相安无事,但实质上却是有顾忌,是在等机会,现在瞅准机会说不准就有人要跳出来挑事儿了。

  章明泉沉吟不语。

  田卫东的担心并非无因,他给陆为民打过电话,但是陆为民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说县里可以先把相关前期工作做起来,不管丰武公路日后怎么来修,什么时候来修。总归要修,所以前期工作可以有条不紊的先做起来。

  之前章明泉是找过分管经济工作的市委副书记吴光宇和副市长吕腾,当时也就是想借人代会造出来的势尽快推动这个项目的立项。

  吴光宇表示需要综合统筹考虑。但是也认同这条公路的重要意义,认为的确有必要上马这个项目。而吕腾反倒是提出来在资金的筹备上有难度,让南潭县方面要多方面考虑筹措资金的渠道,这让章明泉一度担心这个项目会不会在市政府这边卡壳。

  谁曾想到这个项目意见是在政府常务会议上获得通过,最终却是在市委常委会上被搁置了,而其中吴光宇扮演了一个在章明泉看来很不光彩的角色,这也让章明泉很是愤懑不平。

  “陆市长那边我汇报过了,他只说市委那边既然没有通过,肯定也有市委的考虑。今年市财政情况虽然有所好转,但是需要开支的地方很多,所以市里边有其他考虑也是正常的,要我们理解。”章明泉叹了一口气,“理解?谁又能理解我们呢?南潭本来发展就滞后了,又是全市第一人口大县,陆市长在年前就在和我说如何来解决我们丰州市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就地消化问题,说不能只图眼前轻松,一味鼓励这些剩余劳动力外出务工,会带来很多社会问题和隐患。”

  章明泉摸着下颌摇头不止。

  “我琢麽着这竹木材交易市场搞起来。规模搞大一些,能够辐射昌闽浙三省,和当初在双峰搞那个昌南药材交易市场一样。除了和县里的竹木加工产业互相促进外,也可以多带动诸如运输、餐饮、住宿这一类的第三产业,解决就业,可要搞这种大型交易市场,除了本身资源和相关产业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先决条件就是交通条件,只有交通瓶颈解决了,这个市场才能说是真正有了底气,我们县里的产业才能真正受惠。哼,但市里好像却从没有考虑过我们下边的难处。”

  田卫东深以为然。

  一个大型专业交易市场对相关条件要求很高。南潭竹木资源相当丰富,相邻的淮山资源也类似。再加上南边闽省武夷地区的几个县情况都相似,这个地区本身就具备了建设竹木材交易市场的条件,再加上南潭又有京九铁路通过,而且竹木加工产业蓬勃发展,可以说这是一个难得的机遇。

  唯一相对较弱的就是公路交通设施。

  南潭东连淮山,南接武夷,西通阜头,北靠丰州市区,阜头通往南潭的公路早在几年前陆为民还在阜头担任县委书记时就已经改造成为标准二级公路,南潭到丰州市区的公路也是二级公路,路况也还说得过去,但是南潭到淮山的路况就只能说勉强了。

  路况最糟糕而就目前来说有最重要的丰武公路南武段,这条路是确保南潭作为日后的竹木深加工产业基地的一条关键道路,只有这条公路通畅了,武夷地区的竹木资源才能源源不断的运进来,同样南潭这些竹木加工企业才能有充足的原料保障,竹木材交易市场也才能真正做大做活。

  所以这条公路对于南潭日后的发展堪称命脉,南潭县委县政府也早就做好各种思想准备,要大干一场,又快又好的把这条路建起来,没想到这一记闷棍敲下来,愣生生把南潭敲得发蒙了。

  “下一步我们怎么干?真的像陆市长所说的那样只是把前期准备工作干起来?我们前期已经做了一些工作了,现在沿线各乡镇心气很足,大家都想要大干一场,这样不明不白的搁下来,很伤士气。”田卫东也很是不甘,但他却不能不考虑陆为民的难处。

  章明泉吐出一口浊气,发狠道:“先前吴光宇和我打电话说了之后,我也只是和陆市长在电话里说了说,很多事情电话里不好讲,也讲不清楚,我打算去找陆市长再谈一谈,车到山前必有路,市里不支持,我们就只能等死?没那个说法,南潭县委县政府也有自己的独立性,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没有必要过于去照顾别人的情绪想法。”

  田卫东听得章明泉这么说,有些担心,看来这事儿对章明泉刺激有点儿大,的确也是,这样毫无理由的来一棍,谁受得了?成天吆喝着下边要加快发展,可是事到临头,市里边却来拖后腿,这让下边怎么搞工作谋发展?

  ****************************************************************************************************************************

  曹刚乐呵呵的与魏宜康一起走下楼梯,“怎么天豪书记还没有走?”

  “嗯,老周还在天豪书记那里,下个星期省委组织部要考察。”魏宜康很随意的回答道。

  “老周怕是有些失落吧?”曹刚嘴角抽动了一下,看了魏宜康一眼。

  “也谈不上吧,政协主席和人大副主任、党组书记,区别不大,就是个虚名而已,张书记不也说了,要看下一步么?”魏宜康笑了笑,“何况这么久了,老周心里就算是有些堵,也该通了,他儿子不是才解决了正科么?他女儿的事情,张书记也专门去找了关系帮忙协调,银行本来就和咱们不隶属,再加上又在昌州,张书记还得要注意影响,也花了不少心思,也解决了,他还不满足,那就有些过了。”

  要看下一步?曹刚也笑笑,周培军自己心里大概也很清楚,他是没指望能当人大主任了,所以才一门心思想要去争那个政协主席,可终究没能成,还是只能去人大副主任、党组书记,虽然也是解决了正厅,但是这个人大主任头衔怕是不太可能落到他头上了。

  “也是,都是正厅了,何必去争那个虚名?”曹刚点点头,“不过老周还是有些情绪,我看会上他脸色很不好看,语气也很冲。”

  “恐怕不是因为这个情况吧?我看他前几天精神挺好,开会之前一直情绪不错,只是说到丰武公路的时候才有些激动。”魏宜康淡淡的道。

  “其实也没啥,大家都是为了搞好工作,有分歧也很正常,当然丰武公路就目前来说条件还不成熟,不能因为我们市里财政状况有所好转就当败家子吧?”曹刚无可无不可的道:“我在南潭呆过,南潭和南边闽省武夷联系并不多,当然可能这两年联系多一些了,但是市里用钱的地方很多,是需要统筹平衡,不能因为谁嗓门大,多找几个人要喊几嗓子就该考虑谁,轻重缓急的考虑上是该由市委来决定。”

  魏宜康笑了起来,“嗯,我也觉得应该如此,重大事项本身就应当要由市委常委会来研究决定,动辄几千万上亿的项目不是大事,还有什么是大事?重大项目也不是谁可以私相授受的,这一次常委会我看才算是真正树立了正气,不能因为谁态度强硬爱耍横就放纵,这不成了爱哭的孩子有奶吃了?”

  曹刚也一边点头,一边会意的笑了起来,两个人施施然的下了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