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六十八节 总有意料中的意外发生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六十八节 总有意料中的意外发生


  一直到多年以后,黄文旭依然记得陆为民的这句话,干自己的,任他们说,最终自有分说,陆为民当时表现出来的淡然和自信,让黄文旭也慨然不已。

  陆为民的确觉得自己不需要想太多,手里边有太多事情需要继续落实敲定做下去,丰武公路不过只是其中一项。

  既然确定了让南潭方面先行把前期准备工作干起来,陆为民也就丢开了这番心思,除了南潭,双庙和伏龙的进一步招商引资和项目企业落地跟进,经开区的机械加工产业勃兴并逐渐与两大厂对接成型,还有阜头仍然马不停蹄的发展,双峰和淮山正在进行艰难的产业调整,古庆和大垣原有产业基础上的进一步拓展,这一切几乎每一样都足以让你耗尽精力。

  问题很多,希望很大,这是陆为民给丰州当前经济发展的定义,和张天豪的那个说法有些近似,但是陆为民更着重具体的短板弥补。

  南潭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路径,开始摆脱困境,竹木加工产业——地板、门和楼梯三大产品,足以支撑起当前南潭工业板块的崛起,同时食品产业同样也是南潭的一大支柱,但是这些产业都需要有充沛的原料支撑,而原料供应却又依赖于市场体系和交通条件,这就是南潭现在要解决的难题。

  同样经开区也找到了打开局面的钥匙,机械加工产业持续发展,尤其是与两大厂结成了对口支援之后,无论是技术力量还是经济协作,以及职业教育的合作,这一系列举措使得两大厂与经开区的关系牢牢捆绑在了一起,形成了携手同进的大好局面。仅仅是2002年第四季度,就是七家总投资超过五千万元的机械加工企业在经开区落户开建,在这一点上糜建良居功至伟。

  在很多人看来。南潭和经开区打开局面,也是市委在选人用人上走对了路子。章明泉和糜建良这两个头羊发挥了关键作用,这同时也让很多人心里不是滋味,怎么就恰恰是陆为民选的人做到了这一点?

  双峰和淮山低迷更是让阜头的亮丽光彩似乎都黯淡了不少。

  现在要做的就是要好好为双峰和淮山好好脉,把双峰和淮山存在的问题认真梳理分析一遍,看看究竟是什么症结导致了一个先进县划入了后进县行列,而另外一个像却始终在后进县里边苦苦挣扎。

  同样存在问题还有丰城,这个原本是口岸最好的老城区现在竟然找不到属于自己的位置,拿丁贵江的话来说。他到丰城两个月,主要精力就是应对各种各样的扯皮闹事儿,企业破产改制的,征地拆迁赔偿的,到目前为止他都还没有真正把丰城区的底子摸清楚,这一点也是他最为痛苦的,他需要时间,同样也需要支持。

  对于丰城区,陆为民心里没底,丰城问题太多。积弱太深,这需要一段时间来慢慢扶正祛邪,但是淮山和双峰。这是他给自己今年定下来的任务,无论张天豪走不走,自己能不能接任市委书记,他都要让这两个县找到属于他们自身的发展路径。

  丰州这个木桶,必须要把最短的桶板补起来,丰州才能真正步入一个健康发展的境界,而丰州也才有资格去和其他市州一较高下,而现在的丰州还没有资格去和其他市州说长道短,埋头干好自己的事情。才是正份儿。

  ***************************************************************************************************************************

  “行侠市长,不。行侠厅长,祝贺你了。”陆为民脸上浮起诚挚的笑容。

  省委停车场的这一次意外相逢。陆为民也是刚得到消息。

  “嗨,真有些舍不得啊,可能和你刚离开宋州时的感觉一样。”魏行侠脸上露出难以言喻的复杂表情,似乎是在回味着什么。

  “呵呵,别舍不得了,天下无不散宴席,回到昌州和宋州也很近,你到水利厅担任厅长,也随时可以回宋州嘛,宋州水利事业肯定也需要水利厅的大力支持。”陆为民微笑着道。

  “是么?那你离开宋州以后,我看也没有回宋州几趟嘛,我给你打了几次电话,你来过几回?”魏行侠目光幽幽,“行了,你也别安慰我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没什么大不了。”

  陆为民脸上的表情也变幻不定,良久才吁了一口气,能说什么呢?这个骨节眼儿上突然爆发出来,没说的,肯定有人在其中起了作用,只能说是命运的无奈抉择。

  魏行侠原本是省委这一轮调整中宜山市委书记的最有力的候选人选,却未曾想到在这个时候拓扑华东软件园事件爆发,直接影响到了省里主要领导对他的观感,如果说没有考虑他动,也许他还可以继续在这个市长位置上干下去,但是组织部门已经基本确定了由秦宝华接任他市长一职,那么就是不动也得动了,只不过宜山市委书记变成了水利厅厅长。

  魏行侠自己心里也心知肚明,如果换了还是邵泾川担任市委书记时,这也许就不是问题,但是现在邵泾川时代早已经是过去式了,他就得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好在省水利厅也不算是冷门口岸,一样也有很多看点,干得好,或者说运作得好,日后未尝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准确的说不应该叫东山再起,而应该只能算是从边缘重新走入中心,但这就要看机缘和自身努力了。

  华东软件园的事情其实并不是今年才如此不堪的,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媒体上就已经陆续开始透露出了拓扑集团陷入的困境。

  2002年9月《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对拓扑集团进行了跟踪式调查,出台了一系列关于拓扑集团的报道,对拓扑系企业进行了逐一鉴别和分析,质疑拓扑集团脱离主业,资金链断裂,沦为空壳公司的猜测,这个系列报道一度在企业界引发了巨大的波澜,但是拓扑集团却反应迟钝,应对乏力,直接导致了更多猜测和怀疑。

  到了今年年初,拓扑集团问题全面爆发,涉及到大量的违规担保、拖欠农民工工资和工程款项、转移资产等负面消息,财经记者们如闻到血腥气息的鲨鱼一般蜂拥而来,很快就把拓扑集团在各地的底子掀了个底朝天,一个个外表光鲜内里寥落的现实被揭了出来,尤其是和各地地方政府的十多个软件园项目顿时成为了瞩目的焦点,宋州的华东软件园也不例外。

  三月间正当魏行侠列为省委组织部考察对象时,华东软件园被省内一家媒体曝光,称被吹嘘得红极一时的华东软件园其实已经变成一片拾荒者和当地无住房老百姓临时占领的荒地,其中还是数十栋已经建好的厂房和办公用房却因为软件团欠大量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而无法交工,即便是交了工的厂房和办公用房也一样门可罗雀,根本无人问津,而软件园数千亩土地均已被拓扑集团抵押给了银行,整个华东软件园完全就是一个骗局。

  这个消息虽然只是省内一家影响力不大的媒体曝出,并且迅速被压了下来,但是还是省里边引发了相当大的波澜,而且直接对魏行侠的宜山市委书记考察构成了致命一击,魏行侠宜山市委书记梦断,被安排到了水利厅担任厅长,据说这也是经过了大量工作后的最佳安排了,如果按照省委某些领导的意见,魏行侠更适合到档案局担任局长。

  魏行侠在华东软件园上有多大责任现在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的仕途遭受了这一事件的狙击,导致他的市委书记梦彻底断送。

  而华东软件摊现在的确像一个巨大的伤疤镌刻在宋州市委市政府身上,而且这个伤疤还在不停的流脓感染,让宋州市委市政府随时随地都能感受到那里带来的痛楚,甚至可能还会继续扩大。

  “行侠厅长,别想太多,人生不如意十之*,找个时间我们坐一坐?”陆为民轻轻吁了一口气,沉声道。

  “行,过了这两天,你知道这边刚交接,我到水利厅那边也还有几天忙乎的时候,被让人觉得我好像有情绪似的。”魏行侠和陆为民握握手,“没事儿你也去宋州走一走,老童和宝华都经常提到你,说你是贵足难踏,走了这么久,愣是没回去一趟。”

  陆为民看得出来,这件事情虽然对魏行侠是个打击,但是魏行侠仍然扛得住,情绪并未受太大影响,“嗯,会回去的,得就时间,你知道当个市长,破事儿多。”

  第一更求月票,太少了,有点儿心酸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