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七十节 我自奋发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七十节 我自奋发


  宋州有些问题,这不是魏行侠一走了之那么简单。

  秦宝华能力很强,这一点方国纲还是信得过的,虽然是个女人,但是秦宝华在担任市委副书记期间表现出来的作风和气势也充分说明了不能以性别来论英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童云松甚至魏行侠都不如秦宝华更具执行力,童云松显得有些阴柔,而魏行侠则过于稳健,都缺乏一些敢闯敢干的劲头,当然这可能也和宋州前期取得了比较满意的成绩以及邵泾川的离开有一定关系。

  而作为女人的天生亲和力也让秦宝华在分管党群人事工作上占有很大优势,唯一有些遗憾的就是秦宝华在去宋州之前,没有多少机会接触经济工作,这一点大概算是美中不足,不过秦宝华学习能力也很强,而且秦宝华也一直在努力融入宋州,这一点上童云松和魏行侠都认同。

  荣道声和自己谈过今年的工作,强调了昌江黄金三角地区的重要性,提出昌江经济发展看昌宋昆这个三角经济带,缺一个昌江经济发展就要出问题,提出了要全力保证这三个地市的经济快速发展,扛起昌江全省经济发展的担子。

  方国纲也知道荣道声的想法,昌宋昆三市人口占到全省的百分之三十左右,gdp也占到了百分之三十左右,也就是说虽然从数据上看起来昌州宋州和昆湖三市相当耀眼,比起其他地市来,三市gdp总量似乎远远高于其他地市,但是从人均gdp上来看,昌州的数据并不好看,而宋州也只能说是差强人意。只有昆湖高居榜首。

  这三个市的工业基础却是远胜于其他地市,也就是说就目前来说,这三个市从发展工业经济来说。是最具备大力发展工业经济潜力的。

  正因为如此,荣道声把重心放在了这三个市上边。他希望这三个市能够在三年内出现一个千亿市,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难度很大,要想让这三个市在三年内gdp突破千亿,也就意味着这三个市的经济增速起码要保持着在百分之二十以上的经济增速,就算是目前gdp总量最高的昌州也要保持百分之二十二以上的增速,而昆湖或者宋州,则需要连续三年保持百分之二十五以上的增速才能实现千亿梦。

  在方国纲看来。像昌州这样的庞然大物,能够保持着全省经济增速的均数不掉队已经相当难得了,而宋州原本的势头是比较好的,但是却在去年又落了下来,这一落下来要想重新起来,就需要花大力气,这里边最具条件的还是昆湖,尤其是去年昆湖的经济增速达到了百分之二十,呈现出勃勃生机,按照它去年的发展势头。也是具备冲击千亿目标的城市。

  只是要连续三年百分之二十五以上的增速,同样也是一个巨大挑战,昆湖市委班子有没有这个信心和底气。也是一个问题。

  想到这里方国纲就觉得头疼,这个目标荣道声定的太高了一点,虽然荣道声的意思是把目标定高一些可以给这些地市一些压力,让它们动力更强,但是脱离了实际的目标,反而容易让大家失去拼搏精神,这一点他好像有些选择性的忽略了。

  思路有些飘忽,好一阵后方国纲的思维才重新回到明天要去的宋州上边来。

  宋州经开区的僵局不能在这样拖下去,必须要研究出一个解决办法来。和银行系统把关系彻底搞僵对于一个地方经济发展影响是不可估量的,但是如果要让宋州市委市政府这样白白拱手让出几个亿的土地权属。这同样是不可接受的。

  这意味着宋州市委市政府在这个问题上被一个就在自己辖地内的企业给欺骗了,而且这种欺骗还是光明正大。让你完全有气撒不出,有理无处说,有冤无处伸,甚至还要招来无数耻笑,想想这个结果都让人无法接受。

  方国纲希望找到一个可供双方都接受的解决方案来,虽然他也知道这很难,尤其是在宋州市委市府没有太多底气的情况下,银行方面显然不愿意做出让步。

  ****************************************************************************************************************************

  天气骤然热了起来,还不到五一节,很多人已经开始穿起了短袖,陆为民也不例外。

  抹了一把额际上的汗珠,深一脚浅一脚的在河谷边上里走着,陆为民步伐极大,让后边的梅琳和淮山县一般人简直有些跟不上。

  “市长,你是不是太不绅士了,也得考虑一下我们女同志吧?”梅琳翻着白眼在后边一边喘气一边叫嚷着,“老冯他们都跟不上了,你这是在显示你年轻还是锻炼有成啊?”

  “得了,梅琳,你和老冯他们一看就是不下基层不走路,今儿个才走多少路?”陆为民也不客气。

  “我不下基层不走路?”梅琳怪叫起来,“市长,你这说法我要告你诽谤了,我梅琳别的不敢说,来丰州这么久,那个县我没去三趟以上?那一趟我没有亲自下去看过了解过?”

  “是么?那你下来怎么不知道换一换旅游鞋?还得要弄一双皮鞋,还好是平跟的,要不我看你就得一瘸一拐回去了。”陆为民没好气的道:“你管农业水利,不去现场看,怎么算是看过了解过?你以前每一次下来也是坐在县政府办公室里看地图么?”

  被陆为民的话气得满脸通红,虽然知道陆为民这是在和他开玩笑,但是梅琳还是有些着恼,“陆市长,你再这么说,我就要生气了,你问问老冯他们,我是这种人么?谁知道你突然想起要下来,你不是说下午还有一个接待任务么?”

  见梅琳脸色真的有些不好看了,陆为民这才笑了起来,“咦,你梅琳不是自诩胸襟博大,言者无罪么?怎么这点儿小委屈也吃不消?下午接待任务也就是晚上陪吃的事儿,省投资公司一行人要来,这是看好我们丰州的投资环境,财神爷来了,我得好好陪一把,顺带看看能不能把你们这个项目忽悠他们一把。”

  “别人说我可以,你是我直接上司,这么说就不行,说明你对我的工作情况不了解不支持!”梅琳*的道,但是听到陆为民说到省投资公司的事儿,梅琳又放缓语气:“什么叫忽悠?省投资公司那帮人我还看不上呢,财政上出来的人都是那德行,目光短浅,只知道要短期收益,这水电投资大,见效慢,但是胜在长久,有眼光的人都知道,要我说,我还真不愿意这种投资者来,现在想进入这一行的私营资本多了去,只要我们开口,闽浙那边想进来的多了去。”

  陆为民放慢脚步,笑眯眯的道:“嗯,那也好,马上就到了,那梅琳你就介绍一下大小淮溪的情况以及你们的构想吧?”

  “就知道你会来这一套。”梅琳撇撇嘴,“用这种方式难道就能检验你的下属有没有深入基层,工作有没有实效?那你也太好蒙骗了。”

  “起码这是一种方式,总比什么也不问不做好吧。”陆为民也不多解释。

  两个人放慢脚步,冯可行他们也赶了上来。

  “陆市长,梅市长,你们太厉害了,你们俩的爱好是不是都是登山越野啊,你追我赶的,这条路我走不下五回了,没见过谁能走得比我快。”冯可行气喘吁吁的道。

  “行了,那是因为你是县委书记,人家不好意思走到你前面吧?”陆为民看了一眼对方,“对了可行,如果真要对大小淮溪进行开发,你们考虑过没有光是这项工程的辅助便道建设就够呛啊,这里基本上都没有路,淮山虽然不算是什么崇山峻岭,但是这全部要从头建起,都要计入成本,投资者不会看不到这一点。”

  冯可行看了一眼梅琳,似乎在斟酌话语,梅琳也把眼皮子垂了下来,一时间没有说话,陆为民有些诧异,“咦,看你们两这模样似乎还有什么隐情啊,有点儿意思,我都有些好奇了,说说吧。”

  “嗯,陆市长,您这还没等我们汇报情况,就已经把这重要的关键给我们点明了,没错,大小淮溪三级电站的开发,一个最核心的要素也是制约建设成本的最大要素就是运输问题,如果要开发,大型机械工程设备要进来,没路,怎么进来,而且还涉及到今后土石方的运送、筑坝、安装设备机组,这些都是问题,所以建设施工便道是必不可少的,但是您看看淮溪的走向基本上沿着淮山走向,大小淮溪在樱桃沟口汇合,这两线都三个电站规划上都牵扯到工程便道的建设,而现在是走小淮溪这边有一条便道,都需要加固,而走大淮溪那边就是完全没路了,所以工程量比较大,计入成本很亏。”冯可行吞了一口唾沫道。

  “那你们什么意思,直接说,别给我弯弯绕。”陆为民皱起眉头。

  努力,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