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七十五节 阴影重重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七十五节 阴影重重


  同一时间,陆为民也在琢磨。

  他已经知道了省委组织部考察周培军时谈话人员名单,看得出来省委组织部这一次考察名单很宽泛,涉及人数不少,基本上涵盖了各区县的党政主要领导、纪委书记以及市级机关的一些领导,分成三个组进行谈话,约谈的人数在二十人以上,这算是一个比较大的动作了。

  照理说这一个人大党组书记、人大副主任虽然是从副厅升正厅,但是大家都知道这是从一线走向二线,周培军是老资格常委了,加上丰州地区时地委委员的资格,担任副厅级已经在十年以上,升任正厅在资历上是毫无问题的,至于说他有没有问题,有哪些方面的问题,这的确不太好说。

  周培军在担任政法委书记和纪委书记期间的风评只能勉强说很一般,尤其是在担任纪委书记期间,本职工作上无所作为,但是却很热心于干预干部调整,在这一点上也使得黄文旭和周培军关系不太融洽,如果不是黄文旭善于隐忍,只怕两个人早就公开撕破脸了,就连祁战歌也对周培军的这种行径很是反感,在民主生活会上很隐晦的提醒过周培军多次。

  无论周培军风评有多么不好,下边有多少议论,但是至少在周培军担任市人大党组书记、副主任这个问题上,市委明确了意见之后,下边是不太可能掀起什么风浪来的,至于说下边因为对周培军有什么不满或者意见自发起来反映情况,个把个人也许可能,但是要想省委组织部交换意见时所提到的这种程度,显然不可能,这只能是有人有意操纵。刻意为之。

  可有人就这么做了,目的何在?

  陆为民不想把人心人性想得黑暗,但是却不能不把人想得如此。周培军如果因为考察栽了筋斗,受影响最大的当然是丰州市委一般人。张天豪,祁战歌,胡敬东,三人三三开。

  尤其是在这个风起云涌的骨节眼儿上,省委组织部会怎么想?

  这屎盆子扣在自己头上,那可真是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丰州市之前的那些破事儿瞒不过省里,省里如果认定是自己在背后操纵,不管有没有证据。也不管查不查得出来,甚至还会不会查,都会带来一个什么样的影响?相关领导会怎么看待自己?

  心胸狭窄,毫无大局意识,睚眦必报,这些都算是小的,最麻烦的就是怕相关领导会认为自己这是在藐视市委乃至省里的决定,不讲原则,不讲大局,不讲政治!

  陆为民了解到的谈话名单。包括冯西辉、齐元俊、糜建良、章明泉、田卫东等人都在其上,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些东西,这不能不让人感觉这是一场有针对性的阴谋。想到这里陆为民脊梁骨也泛起一阵森森凉意。

  这是要置自己于死地。

  细细摩挲了一下下颌,陆为民小心的用排除法求证着。

  张天豪他首先排除了,如果是张天豪有心,完全用不着这一手。

  祁战歌也不太可能,起码陆为民认为自己和祁战歌之间相处这么久关系还算是融洽的,也没有任何利害冲突,出这种事情,在组织部长新来的情况下,他也会受很大影响。所以不太可能。

  胡敬东,陆为民琢磨过。好歹茅道庵和自己打过招呼,两个人接触机会还少。但是有这层渊源,加上他才来,和自己根本谈不上什么瓜葛,何至于此?胡敬东再蠢再有人撩拨,也不可能干这种没头脑的事儿。而且出这种事,他一样也多少受影响,所以绝不可能。

  排除了这三位之后,也就只能是局外人了。

  要真说恩怨,只怕当事人周培军才是最大的嫌疑人,只要他有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气魄,玩这一招苦肉计,完全可以用这一手来把自己推上了风口浪尖,甚至可能让自己功败垂成。

  不过杀人三千自伤八百,要算下来还不止八百,万一省委组织部真要较真儿,查出个什么问题来,他周培军就成了赔了夫人又折兵了,陆为民不认为周培军有此魄力,所以周培军反而是最不可能的。

  除开周培军,能扳起指头上算的就只有曹刚、魏宜康了。

  但这两位有这个必要么?目的动机何在?

  就算是和自己有些嫌隙,工作上有些磕磕绊绊,但要冒这么大风险,达到阻击自己的目的,他们能落个什么?

  这风险和收益太不符了,何况要说这算不算收益都真还不好说,阻击了自己,他们能当副书记还是常务副市长?显然不可能,或者说这种可能性实在太小了,没有人会去做损人不利己的事儿,虽然能损人,但是不能利己,且有巨大风险,这种事情对于像曹刚和魏宜康这种人精来说,是不可能去碰的。

  排除了曹刚和魏宜康之后,局面就很清楚了,一个人名浮现在陆为民脑海中,吴光宇?

  吴光宇那张温良谦恭的面孔委实难以让陆为民把这个人纳入视线,就算是南武路上吴光宇毫不犹豫的投了反对票,但是陆为民也只是认为吴光宇更多的是从市里今年财政投入重心的角度来考虑,并未将这件事情看得太重,甚至还不及曹刚和魏宜康。

  但是在排除了所有人之后,吴光宇的可能性就增加了。

  吴光宇在丰州也有几年了,但是作为分管经济的副书记,陆为民知道从自己一来丰州只怕对方就一直处于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中,既希望看到丰州发展蒸蒸日上,但是却又对丰州经济工作是在市政府这边主导下的各种动作表现感到羡慕嫉妒恨,让他这个市委副书记很明显的被边缘化了。

  本身作为分管经济工作副书记的定位在市委市政府工作分工中就有些尴尬,经济工作除了大政方针方向外,其他具体工作更多的是由市政府在负责,而市政府那边也有明确分工,城建、国土、交通是吕腾负责,大农业这一块则交给了梅琳,而工业原来是宋大成,现在成了上官深雪,哪一个都不是善茬儿,吴光宇要想插手都得要琢磨一二。

  这种情况下吴光宇的憋屈也就是在所难免的了,事实上陆为民觉得上一次市委常委会上丰武路南武段项目吴光宇之所以迫不及待的跳出来反对,未尝不是一种彰显自身存在的举动。

  但陆为民的确没有想过只是工作上的分歧,会上升到这种程度,从这个角度上来说,陆为民也有些难以理解,这至于么?

  其目的动机要上升到付诸实施这个程度,陆为民觉得还是有些牵强,起码很多问题难以解释,像这样做对吴光宇有何好处?还是一个动机问题。

  可如果不是吴光宇,还会是谁?

  陆为民苦苦思索,好像有一抹灵思从脑海中掠过,却又没有能捕捉到。

  ****************************************************************************************************************************

  左云鹏眉峰微蹙,低垂着目光,听着姚放的介绍,一直到姚放把情况介绍完毕,他也没有插一句话。

  “情况大体就是这样,丰州市委那边也在做自我检查,不过我总觉得这件事情不单单是一个组织不力那么简单才对。”姚放皱着眉头道。

  “嗯,说一说你的分析判断。”左云鹏拿起搁在桌上的玉石球,轻轻摩挲着。

  “我了解过,周培军也是老资格的市委常委了,从原来丰州地委时担任政法委书记多年,到后来担任纪委书记,资历很深,也很有威信,当然干这两项工作也可能会得罪人,但是现在老周是要到人大去,大家都了解这是退二线,担任人大党组书记、副主任,也没有所谓的竞争人选,这种情况下按照常理是不太可能有什么状况才对,可就是这么奇怪,就出了这种事情。当然我们不是说反映问题不对,这些问题我们也没有核实,但是老周任职这么多年,这些问题都没有反映出来,怎么到老周要去人大了,反而给翻出来了,这太有些不符合常理了。”

  姚放语气很平和,只是在谈到自己的想法时,才略略加上了一些自己的怀疑语气。

  “还有呢?”左云鹏把玉石球放在自己手掌心上,改为用力的揉捏,似乎是在按摩着手部的某些穴位。

  “虽然胡敬东是才上任的组织部长,但是祁战歌却是老资格的副书记,分管党群工作多年,而且也担任过丰州地委组织部长,以他的工作经验和履历,如非有特殊情况,是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的,这也是我最觉得不可思议的。”姚放进一步道。

  百折不挠,再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