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八十一节 悟不透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八十一节 悟不透


  *的来袭的确有些意外,当大家都还认为*不过是局部地区的问题,对自己的生活不会有什么影响时,*疫情却陡然放大,在南粤、京城等地迅速蔓延开来,这立即引起了刚成立的新一届中央政府的高度重视,于是乎各种应急措施迅速启动起来,掀起了一场针对*的全面战役。

  不过对于昌江对于丰州来说,并非主疫区让大家虽然高度警觉但是却并未受到太大影响,各项工作依然有条不紊的推进,即便是受到一些影响,也都在可控范围之内。

  正如荣道声所说的那样,*即是一场灾难,一场危机,但是对昌江来说,同样也是机遇,招商引资和经济发展仍然要坚定不移的推进,而且要鼓足全力,力争上游。

  随着五一过去,受*影响,五一黄金周也较以往少了一些火爆,但是仍然保持着高热度的旅游产业使得丰州的旅游依然热闹,尤其是随着青云涧——翠峰山景区的翠峰山部分景区对外开放,更进一步扩大了阜头——双峰这一带一路景区的旅游火爆,丰州市政府提出阜头——双峰景区全面整合,将骑龙岭——鲛湖景区整合进入整个丰州旅游资源群,这样有助于打造整个丰州的旅游品牌,这个意见也得到了省委省政府的支持。

  华侨城集团和省旅游公司、省投资公司三家关于就昌南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和双峰旅游发展有限公司进行资源整合,组建新的昌南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的想法也得到了各方的积极响应,进入实质性的谈判阶段。

  ****************************************************************************************************************************

  “双峰是个问题。”

  张天豪似乎并没有受到周培军事件的影响,仍然气色上佳。

  省委组织部的二次考察已经结束,同时省纪委也对关于周培军的一些反映作了核实,绝大部分都是属于查无实据的空穴来风。当然也有一些比较轻微的细节问题,比如用车问题、办公室装修问题,省纪委也都对市纪委以及周培军本人提出了批评和要求。责令即刻整改,但这并不影响周培军的考察。现在考察结果已经报到了部里边,就等省委常委会过会了。

  祁战歌听得出张天豪语气的含义,是个问题,那就真是一个问题了。

  双峰的情况的确有些让人蛋疼。

  原本是丰州六县一市经济基础数一数二的强县,不知道为什们这么几年里就这么不愠不火的温吞水一般耗着,经济增速从2000年开始连续三年,一直位居全市倒数一二位,好在经济总量还是在那里摆着。不至于太难看。

  但就这样,2001年经济总量被古庆超过,从全市第二滑落到第三,2002年双峰虽然仍然保持全市第三,但是却是因为丰州市一分为三,丰城区本身也表现不佳,但是若是把丰城、伏龙和双庙加一起,则远远超过了双峰,而且大垣这两年发展势头迅猛,已经逼近了双峰。和双峰的差距也就在一两亿之间。

  今年一季度,双峰经济增速再度位居全市末尾,更让市里边恼火的是县委书记邓少海和县长蒲燕之间关系恶劣。两个人在双峰也是僵持不下,直接影响到了双峰的发展,这也是双峰目前最大的一个问题。

  “战歌,你的意见呢?”张天豪没等祁战歌多想,把话题抛了过来。

  “嗯,双峰的情况不宜再拖下去了,何况邓少海也在双峰担任县委书记六年了,论理早就应该考虑调整,因为各种其他因素搁下来。现在我觉得市委应该认真考虑整个双峰县委班子的调整问题。”祁战歌已经听出了张天豪的意思,也就跟上话头建议道。

  “哦。敬东,你的意见呢?”张天豪缓缓点头。目光望向胡敬东。

  胡敬东一看这个阵势也知道张天豪怕是下了决心了,专门把自己和祁战歌叫来,这不是要进行人事调整,还能是干什么?

  “我赞同祁书记的意见,双峰这几年有些问题,县委班子不团结是其中主要原因,这个问题不解决,还会进一步制约双峰的发展,是该认真考虑这个问题了。”胡敬东连忙附和道。

  “那组织部有没有合适的计划?”张天豪语气变得更坚定。

  “暂时还没有。”这一点上胡敬东倒是不敢胡乱开腔,县委书记人选没有市委书记的首肯,那都是白搭,何况现在还不清楚张天豪只是局部调整,只调整县委书记一人,还是要对整个双峰县委班子都要动手术。

  “战歌,双峰县委班子问题恐怕不仅仅是个别人的问题,整个班子僵化保守,缺乏活力,也缺乏自我批评和自我修正的能力,这么几年里,双峰县委班子变动不大,我个人觉得这也是其中一个因素,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一个班子如果长期保持静止状态,那么这个班子的活力和创造性都会受到很大影响,我是这样认为的,双峰原本在95、96年曹刚和为民搭档时经历了一段时间高速发展,一跃成为全地区前列,但是后来双峰就有点儿躺在功劳薄上睡大觉的感觉了,发展慢慢落下来,邓少海一直在双峰任职,和蒲燕搭班子也是未见起色,嗯,县委其他几个班子成员也变动不大,相反,你看像从双峰出来的几位同志却迅速成长起来,曹刚、章明泉、齐元俊,以及已经离开我们丰州的关恒,这说明不是谁的能力不行,关键还是在于一个班子营造的一个环境,一个人的能力也会因为环境的不同而成长速度也不同,这一点很关键。”

  张天豪这一番话落在祁战歌和胡敬东耳朵里也都别有一番滋味,张书记这话是什么意思?

  曹刚不说了,他在担任县委书记时陆为民都还是县长嗯,而章明泉、齐元俊和关恒是什么人?这不都是外人眼中陆为民一党么?

  张书记不评价也就罢了,怎么评价还是一副赞誉的口吻?而且还把环境和机制联系起来,说得这抑扬顿挫四平八稳,这倒不是说这几个干部的成长就和环境机制无关,但在出了周培军这件事情之后,张陆二人的关系似乎变得有些微妙起来,这个时候张天豪却用这种口吻来谈论,就太有深意了,深得让祁战歌和胡敬东都有点儿悟不透了。

  难道说张天豪真的要走了,省里边已经给张天豪透露了意思,于是乎他这是在为陆为民上位造势打好舆论铺垫了?

  祁战歌立即否认了这个可能,就算是张天豪要走,陆为民要接任,张天豪也不可能用这种方式来体现,相反张天豪说不定还会用更强硬的姿态来体现他的意图,这才符合张天豪的风格,而恰恰是这种赞誉和友善的姿态,反而意味着有其他可能的存在。

  见祁战歌和胡敬东面色有异,张天豪也不理睬,径直道:“敬东,组织部可以考虑一下双峰县委班子问题,做一个考察,拿一个或几个方案出来,这边战歌你和为民和老吴也碰一碰头,交换一下意见,争取在近期开个书记办公会议一议,方案可以考虑做局部调整和较大调整两个方向来考虑。”张天豪一锤定音。

  “天豪书记,您所说局部调整和较大调整是否是指个别主要领导和两位主要领导?”胡敬东赶紧问道,这个问题要问清楚,这关系到整个双峰县委班子的布局,如果是后者,那也就意味着邓少海和蒲燕都要调整,而且很明显张天豪的语气态度里,蒲燕是没有接任的可能。

  张天豪想了一想,点点头,“我倾向于后者,但是以书记办公会和市委常委会意见为准,战歌和敬东你们可以多征求一下为民和老吴的意见,听听他们的看法。”

  ****************************************************************************************************************************

  替江冰绫把茶端上来之后,吕文秀就很知趣的消失了。

  看见江冰绫脸色有些潮红,陆为民也有些好笑。

  这女人来了自己这里那么多次,但每一次来都还是有些放不开,总还是有些局促不安的模样,但是一旦到了工地上,却半点看不出她娇柔文弱的模样,用英姿飒爽来形容都有些单薄了,用骁悍刚烈倒是更合适一些,尤其是在对那些建筑公司的现场负责人和监理们更是如此。

  “蒲燕找你诉苦了?”

  还能再有几张推荐票么?我要前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