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九十八节 死结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九十八节 死结


  “还不是苏谯发展思路问题,秦市长认为苏谯虽然经济发展比较快,但是还不够,也没有资格对外来投资项目做过多的选择,她主张必要选择可以,但是不能把门槛设得太高,苏谯只有真正发展起来了,才有资格来说筛选别人,现在苏谯还不够格。”雷志虎叹了一口气。

  “秦市长的观点其实也没有错,苏谯现在看起来不错,但是那也是在矮子里边充高个,真正要和沿海发达地区的县市比起来,仍然是难以望其项背,所以她所说的现在还是要全力以赴谋发展,不能过分计较其他因素,也有道理,只有等你真正发展起来了,有了底气了,你才可以真正的考虑其他,现在,我没还真没资格。”

  对雷志虎这番话陆为民只是皱了皱眉,良久才缓缓道:“秦市长这番话略微有些偏激,但你也说得没错,苏谯的确没资格挑三拣四,但是我觉得并不是说我们还比较落后,我们就不加筛选,捡到篮子里都是菜了,苏谯是有主导产业扶持政策的,对于符合苏谯产业政策的,当然欢迎,如果其中有环保方面不过关的,可以有区别的加以对待,能通过上环保投入或者技术支持解决的,政府可以通过政策支持,对必须要通过物理技术处理的,苏谯也有污水处理厂,但是对于那些的确属于高污染且难以解决污染问题的,那我觉得还是不宜。至于说对于不符合产业扶持方向的,规模较小的,这一类的,苏谯应当有所选择,比如不一定要放在钢铁工业园,可以引导到苏谯其他产业园中。……”

  陆为民有意把话题引偏了,秦宝华的观点在很多人心目中虽然无法明言,但是却是认同的。其实这也是落后地区很多干部的看法,即便是陆为民本人。他也不认为这种观点就错误了,在他看来,这种观点还是要实事求是,就事论事,不能一概而论。

  苏谯的确有了一些底气,但是也还远远不够,作为目前各方面设施算是宋州最好的产业园,苏谯钢铁产业园对很多投资项目吸引力比较大。有所选择也是必要的,但是秦宝华提出的苏谯没资格挑三拣四也不无道理。

  苏谯城市化进程仍然滞后,虽然工业园区发展很快,但是苏谯其他乡镇的发展却没有跟上,所以陆为民才提出苏谯应该考虑在钢铁产业园之外设立一些辅助的产业区,可以为那些进入钢铁产业园在产业导向和项目规模上不符合的项目提供一个选择项。

  一方面这些小项目日后未必就不能培育成大企业,另一方面也可以为苏谯日后产业的综合型扩展发展提供一些可供筛选的培育选项。

  但是陆为民也能听得出秦宝华言外之意,那就是这位市长似乎也是一个急于要让宋州发展起来的心急角色,甚至不惜在环保、安全这一类因素上降低要求,这在这个时代的确很平常。

  雷志虎也是聪明人。他感觉出了陆为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评价秦宝华,所以也有意跟随陆为民把话题拉开了。

  宋州的局面不好,无论是刚离开的雷志虎。还是已经离开宋州几年的陆为民,谈到这个话题上,两个人还是有不少共同语言,“孙承利现在入丧家之犬,华东软件园的事情他算是把老童和老魏给坑了,老魏算是脱了身,但是童书记现在可算是猫抓糍粑——脱不了爪爪了,现在市里和几大银行关系很紧张,一直没有能协调下来。据说方书记很恼火。”

  对于孙承利,陆为民的确没有太多话好说。好大喜功志大才疏这两个词儿用来评价算是比较中肯的,但恰巧又选准了拓扑这个坑货。硬生生把宋州给坑了进去,陆为民当初煞费苦心的想要把这个项目给挡下来,但是的确没能做到。

  有时候真的是不作死不会死,孙承利以为华东软件园可以让他以宋州软件产业之父的名义名垂青史,进而成为宋州朝阳经济的领军者,没想到这一跤摔下去,恐怕就真的爬不起来了。

  “栽了筋斗就得想办法尽快爬起来,要面对现实,敢于承担,这么拖着耗着,最终吃亏的是谁?”陆为民摇摇头,“童书记顾虑太多了,事实上这种事情有时候壮士断腕也得干,总比失血过多好吧。”

  “不那么简单,涉及到几个亿,还有大量工程款项,可以说宋州是被拓扑给坑惨了,欲哭无泪,现在拓扑在各地的摊子盖子都被掀开了,纯粹就是一个皮包公司,害人不浅啊,……”雷志虎叹气不已。

  “不能那么说,起码之前拓扑也还是有些实力,也的确是想做点儿事情的,只不过当人的野心超过了自己的能力时,那就比没野心更糟糕,西部软件园其实如果好好经营打造还是有前途的,当时据说也搞得很不错,但是当你要在中国这块土地上一下子复制十个八个的软件园,如果不是想要玩空手道害人,那就是主事者脑袋被驴踢了。”陆为民也有些感触。

  当时他是一力想要阻止这个华东软件园落户宋州,因为前世中他很清楚拓扑集团最后是怎么土崩瓦解的,控制不住自己野心*,在那场狂舞中迷失了自我,真以为自己可以赢得一切,结果就是黯然落幕,别的地方他管不着,但是宋州,自己就在这里,当然不能容忍,但是历史的惯性就有这么大,没有哪一个地方政府能够拒绝这样一个笼罩在高科技无污染的庞然巨物,所以自己理所当然的被搁在一边了。

  但现在事已至此,也得要面对,而如今宋州市委市政府采取扯皮和拖磨这种方式来处理,无疑是最不明智的,无论是哪一方面的影响对今后宋州的发展都是负面的,银行金融体系的纠葛,软件园几千亩荒废的土地,还有失地农民的权益保障,哪一项你到最后都得要面对,拖下去只会丧失越来越多的机会,至于说要遭受一些损失,那也是不得不接受的,当你做出了错误决策,那么就应当要为错误决策付出代价,没有谁能例外。

  ****************************************************************************************************************************

  雷志虎走了,两个人聊了两个小时,陆为民留他吃了午饭。

  两个人就在市政府食堂小酌,席间感情也是越发密切起来。

  只有当你从宋州那个群体中走出来,你才会感觉到那份情谊的珍贵,无论是大家在那个群体中居于何种位置,但是当初为了一个目标而奋斗的那种群体归属感和最终获得的成就感就足以让人毕生难忘,尤其是当一个个从其间成长起来之后,这份情谊就更弥足珍贵。

  雷志虎走后,陆为民一个人回到办公室休息。

  两杯红酒当然对陆为民没什么,但是却勾起了陆为民对宋州的很多遐思。

  他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在离开宋州这三年多时间,竟然就没有真正光明正大的回去过,似乎自己是在刻意躲避着那个地方。

  宋州算是自己败走麦城的地方么?陆为民扪心自问,好像也不算。

  一年的援藏也让自己的思维头脑清醒成熟了不少,更清楚的认识到个人在体制中的力量是多么微弱,你想要让你自己的观点得到认可,只有让自己变得更强大,除了要保持正确赢得更多的人认同外,更为重要的是你要在合适时间站在拥有足够影响力的位置上。

  毫无疑问童云松和孙承利都在“宋州战役”败北了,甚至还影响到了前期离开的魏行侠,华东软件园一局的确影响太大,但是陆为民确认为之所以酿成如此恶果,倒不完全是孙承利的责任,事实上后期宋州市委市政府的处理方式才是最失败的。

  即便是华东软件园这个构想失败了,但是几千亩土地却是实打实的摆在那里,以宋州当前的发展形势,要重新规划定位不是一件难事,至于说和银行方面的扯皮,按照陆为民的观点也很简单,就事论事,越拖下去对各方损失也更大,快刀斩乱麻的解决,力求损失减少到最小,这应该是双方都乐于见到的,至于建筑商和农民失地权益保障,陆为民感觉恐怕不是宋州没钱,而是和与银行纠纷一样,是没有人愿意或者说敢来承担这个损失责任。

  无论是最初的童云松、魏行侠、孙承利,还是现在的秦宝华,都是当时华东软件园这个问题上的局中人,这么大的损失,谁要擅自同意,也就意味着谁可能要为当初的决定负责,而这恰恰是这几个当事人都无解的死结,这关乎今后各人的政治命运,甚至可能会涉及到追究行政责任乃至刑事责任,没有谁敢去冒天下之大不韪,哪怕是秦宝华也不敢。

  出差中,很辛苦,求支持,回来补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