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一百零一节 来了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一百零一节 来了


  电话响了起来,打断了陆为民的思绪。

  他本来不想去接这个电话,但是萧樱也听到了声音,转过头来看见陆为民就这么倚着门栏看着她,有些羞涩,等了他一眼,“还不快去接电话?”

  “不想接,就想这么看你。”陆为民淡淡的道。

  萧樱不理他,转过头,“这里真没,但是好像你很少来这里住吧?我出去在花园里转了转,静谧宜人,让人有一种坐而忘道的感觉。”

  “如果你喜欢,那就经常来。”陆为民笑了笑,“没事儿,周末你就过来住也行。”

  萧樱白了陆为民一眼,她的确很喜欢这里,也知道陆为民这幢精舍应该不属于他和苏燕青的财产,虽然不清楚陆为民资产为什么这么丰厚,但是有一点她还是肯定的,那就是陆为民不屑于也不需要通过那些非法渠道去捞钱,在这方面陆为民似乎特别有底气,她也隐约从陆为民的一些言谈中听到过只言片语,似乎是和陆为民家庭或者说他个人早期的投资有关系。

  “不是我的,我来这里住干什么?”萧樱摇摇头。

  “那我送给你,行不?”陆为民不以为意的道:“就当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你知道我生日?”萧樱又惊又喜,这份喜悦来得突然,甚至比所谓礼物本身更让她怦然心动。

  “不就是下个星期四么?我记得,不过下个星期四我就没时间了。”陆为民歉意的笑了笑,“只有提前来祝福你了。”

  “有什么好祝贺的,女人都怕过生,尤其是过了三十岁的女人,更是这样。又老一岁。”萧樱有些感触的摇摇头,随即又立即道:“还不赶快去接电话,一直在响。”

  陆为民这才意识到。只能过去,拿起电话一看。吃了一惊,再看看表,才九点过,星期六这么早就来电话,肯定有重要事情,赶紧走到阳台一边,接过电话:“杜书记您好。”

  “还在睡?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啊,睡眠好。不像我们这个年龄,想睡都睡不着了。”杜崇山的声音在电话另一头很有些感慨,“为民,是不是这段时间很忙?”

  陆为民脑子飞速运转,琢磨着杜崇山话里的含义,一边适应性的回答着:“杜书记,不忙不行啊。这都快半年了,心里有没有谱就看这两个月的表现了,所以得盯紧一点,还好。丰州这边情况还行,各方面的工作不至于拖后腿。”

  “唔,我专门看了你们丰州一至五月的各方面数据。很可喜啊,全市第一,高出昆湖不少啊。”杜崇山话语里的情绪很不错,“特别是四五月份增速都破了百分之五十,还在提速,很难得,很不简单啊。”

  “杜书记,这算是厚积薄发吧,丰州底子薄了一点。前年我刚到丰州就和天豪书记商量过,不能急于求成。还得要把底子打牢靠,铺厚实。尤其是产业结构的方向一定要选好,所以去年前年我们经济增速都只能算是一般,就是希望能够让丰州能够在后边保持一个较长时期的高增速,这也是我和天豪书记约定的目标。”陆为民似乎捕捉到了一些什么,有意识的把话头子也提高了不少。

  “哦?约定的目标?”杜崇山来了兴趣,“你和张天豪有什么目标?”

  “说来还是有些惭愧,当时天豪书记提出2003年我们的经济总量能否达到330亿,让我们丰州的经济总量进入全省八强,我当时还自信满满觉得330亿是不是订的低了一些呢,是不是该定一个四五百亿的目标才合适,还和天豪书记狂言了一番,现在看来天豪书记的判断力还是准确的,我太高估了丰州经济基础和产业结构调整难度,没想到2001年和2002年这打底子的两年丰州经济总量不快,好在基础算是打下了,今年全市经济增速就明显增快了,预计全年能够实现天豪书记当时提出的330亿gdp目标,明年力争实现500亿的目标。”

  陆为民语气里充满了强烈的自信,似乎也感染到了电话另一端的杜崇山,他在电话里沉吟了好一阵后才缓缓道:“为民,恐怕你也知道,省里有一些想法,嗯,就是对我们全省几个重要经济大市、发展最快和最慢的几个地市有一些人事上的统筹考虑,……”

  陆为民没有插话,他知道杜崇山话还没有说完。

  “因为涉及到面积比较大,省里尚未形成一个共识,组织部也还只是在做一个初期的摸底工作,但是我感觉到道声书记很急切,可能他的压力也比较大,今年我们周边几个省份的经济发展很快,尤其是北边的皖省,所以我估计道声书记也有一些想法。”杜崇山顿了顿,“前几天道声书记和我谈了谈,让我谈了谈想法,我也说了一些自己意见,他比较赞同。”

  虽然杜崇山话语里半句没有提到相关内容,但是陆为民心里还是忍不住一阵扑通扑通猛跳,杜崇山话语里的含义呼之欲出,很明显,这是自己职务有可能要面临调整对方才会有这样的语气,而且他感觉自己职务调整可能还是省里有一些其他想法的可能。

  “丰州发展势头很好,但是体量还是小了一些,基础还是薄弱了一些,但是现在看起来天豪和你做得很好,如果丰州明年真的gdp能够达到500亿,那就真的是一个奇迹了。”杜崇山忍不住赞叹了一句,“我都觉得省里是不是应该重新考虑一些问题了,保持一些经济增速发展较快地区的班子的稳定,让我们这些地区的经济发展能够一直保持较快增长,也许三五年后你们能让丰州gdp破千亿呢?”

  陆为民吓了一跳,如果是杜崇山和荣道声都这么想,不是要让自己和张天豪就这么一直搭班子再搭几年?

  似乎是觉察到了这边陆为民的紧张担心,杜崇山在那边也笑了起来,“怎么,觉得省委好像有些不讲谱儿?”

  “不,不,杜书记,我本人坚决服从省委意见,革命一块砖嘛,哪里需要哪里搬。”陆为民赶紧表决心,这个时候还听不出一些门道来,那就是自己在装傻了。

  “嗯,为民,现在省里一直没动,就是考虑这一局太大,道声书记和高晋省长都很着急,但是他们却很慎重,这些工作却必须要反复推敲斟酌,因为这关乎我们一省今后几年的发展大计。”杜崇山大概也觉得自己说得有些多了,收住话头,“为民,你在丰州干得很不错,但你也有弱点,资历比较浅,嗯,组织部那边在摸底考察的时候可能就会有些吃亏,所以……”

  杜崇山没有再说下去,但是陆为民却已经明白,“感谢杜书记的关心,我一定把工作做到精益求精,力争更上一层楼。”

  “唔,你明白就好,无论怎么样,保持一颗不骄不躁的心态,这才是成长最好的雨露,好好干吧。”杜崇山满意的点点头,陆为民工作上没说的,既大胆敢闯,同时也肯下沉务实,同样在人情世故和待人接物上也很理性精明,这样诸多方面能力都具备的人才的确很难得。

  ****************************************************************************************************************************

  从搁下杜崇山电话之后,陆为民就知道自己恐怕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了。

  杜崇山没点透,但是这根本也许不需要点透,陆为民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

  自己优势强项在哪里都是摆在明面上的,一目了然,谁都清楚,同样,什么是自己的短板弱点,别人也一样心知肚明,关键杜崇山专门提点了一句组织部。

  谁都知道在这样一局棋里边,如果是涉及到各地市州主要领导的调整,组织部的话语权并不重,更多要考虑省委组织要领导的观感意见,但是杜崇山却专门提了组织部,陆为民就知道在这个问题上恐怕不那么简单。

  这也很耐人寻味。

  如果只是张天豪要走,自己顺位接任丰州市委书记,那么虽然两年多一点的市长接任市委书记从资历上来说稍微有些软,但是以丰州这两年的表现和变化,省里也看在眼里,就算是有些软,也不是什么问题,但是杜崇山这么一提,很显然就别有用意了。

  陆为民判断,这也就意味着起码省委有一些其他考虑,也就是说,有意让自己担任除丰州市委书记之外其他职位这种可能性,但是这种可能性大概又因为自己资历太过单薄容易在省委组织部那边受到质疑或者阻碍。

  或许杜崇山也清楚自己和组织部那边关系的疏淡才会提醒自己一句。

  出差中,我还在努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