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一百零三节 发招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一百零三节 发招


  恽廷国和高晋走近起来也是这半年的事情。

  高晋之前对恽廷国虽然也还算熟悉,但是毕竟那属于纯粹的工作上的联系,但这半年的情况略有变化。

  恽廷国主动靠近,当然这个主动靠近也还有另外一层因素在其中,高晋中央党校的一位同学兼战友牵线,甚至不惜两度来昌江。

  恽廷国之前并不属于自己这个阵营,高晋很清楚,汪正熹才是恽廷国的最初举主,他们总体来说都属于本土成长起来的官员,在政治理念上介乎于国内两大阵营之间,某些观点与精英派接近,某些观点则和稳健派一致,所以很难判断。

  但对于恽廷国来说,能够从基层一步一步走到现在正厅级岗位上,殊为不易,他后来和汪正熹渐行渐远,而“投靠”了莫计成,莫计成对于恽廷国的成长起到了关键作用,从常委到常务副市长再到市委副书记,这几步走得很稳,而现在的恽廷国还有着更上一层楼的潜力,所以当汪正熹退居二线而莫计成离开时,恽廷国寻找别的支持,也是可以理解的,起码在一些观点理念上,恽廷国还是和高晋比较合得来的。

  高晋对恽廷国的靠近也并不反感,在他看来,只要是有能力的人,哪怕是并不属于一个阵营,或者在观念上有些差异,都可以接受,兼容并蓄这句话并不只是针对一个人,同样也在一个阵营中需要,这才是一个群体成长发展的源泉,死死抱残守缺,只会逐渐凋落。

  恽廷国和高晋的那个同学兼战友是一个部队服役的战友,只不过那个战友却是来自京里,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当时特定时代下为了躲避喧嚣的政治运动而被父母送进部队里躲避风头以免出事儿。不知道怎么就和恽廷国对上眼了,两人关系一直很密切,除了汪正熹和莫计成外。应该说此人也是恽廷国的一大奥援。

  这样的牵线搭桥,对于双方来说都是乐于见到的。

  高晋看着眼前这个气度沉稳的男人。微微啜了一下嘴。

  虽然恽廷国个头不高,皮肤也有些偏黑,但是五十岁的男人举手投足却自有一股劲道十足的风采。

  这个男人在昌州市里的评价也是比较复杂,赞赏他的人认为他有魄力敢担当,眼界也很开阔,而且为人行事极有分寸,很有点儿言必行行必果的味道,批评他的人则说他心胸狭隘。刚愎自用,而且喜欢任人唯亲,另外也对此人私生活有很多传言。

  高晋也听到过关于这个男人的一些私生活传言,这在国外可能就是绯闻,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到恽廷国的政治前程,这个人仍然一步一个脚印的从正处到副厅再到正厅的走了上来。

  作为昌州市委副书记的恽廷国渴望自己能在仕途上再前行一步,但是他知道自己面临着巨大的阻力。

  就连自己曾经最大的奥援汪正熹也很坦率的告诉他,在正厅级岗位上自己要想再往上走,那就需要各种因素促成了。

  能力、政绩、人脉背景以及机遇,缺一不可。能力有,走到这个位置上谁都不缺,政绩也不会缺。在一个平台上怎么也能有一些拿得出手的东西来,人脉背景则更简单,走上这个岗位,多多少少也会有几个欣赏自己或者和自己亲善的领导,而机遇则是最难得的。

  机遇不仅仅是指在某个特殊时间节点存在某个适合自己的位置,其内涵很丰富。特殊时间节点存在某个适合自己的位置只是机遇含义中的一部分,就像现在自己一样,自己已经是正厅级干部了,现在市长出缺。作为市委副书记似乎也是顺理成章接任市长的最热门人选,但是恽廷国却知道这个市长位置不属于自己的。虽然一步之遥,但却难以跨越。

  恽廷国也没有奢望过能跨上那个位置。至少目前还不行,但他希望自己能从现在这个位置上走出来,走上一个更能展示自己的舞台,所以这么久来,他一直在努力的寻找着机会。

  左云鹏能帮自己一些忙,但是左云鹏也坦诚,正厅级职务上的调配,尤其是各市州一二把手人选不是他能左右的,他有建议权,甚至可以说他可以给谁想上这个位置设置障碍,但是却无力推某人上这个位置,这些位置更大程度取决于主要领导尤其是一把手的一些想法,当然在一些特定情况下,二把手也能起到特定作用。

  现在恽廷国也就是冲着高晋的特定作用而来的。

  就目前来说荣道声和高晋相处的关系还算融洽,荣道声急于振兴昌江经济,改变昌江面貌,在这一点上和高晋的想法是一致的,所以两个人虽然一些政见上还有些分歧,但是在大方向上还算是协力同心,高晋的一些意见主张,荣道声也还是听得进的。

  恽廷国同样清楚这一轮全省面临着重大人事调整,茅道庵瞄准了昌州市长一职,无论其能不能成,恽廷国估摸着他都要挪一挪位置,最起码会有一个副省长安排,当然运作得好就上昌州市长,昆湖市委书记就出来了,童云松的命运成迷,但是恽廷国判断省里迟早也是要对宋州下手的,而宜山和丰州的情形也是很明显的,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最为关键的是四个市委书记人选调整,按照常理的市长接任是最佳人选,但四个市的市长中,昆湖、宋州市长都是刚到任不久,而宜山市长则年龄偏大,只有丰州的陆为民接任的几率比较大,所以这也就意味着有三个人选都会是自己下一步竞争的机会。

  对恽廷国来说,首选就是昆湖,其次是宋州和宜山,昆湖经济活跃,尤其是县域经济相当发达,条件优越,而且交通方便,距离昌州不远不近,可以说是昌中平原经济区中核心地带,下辖各市县区的经济发展相对均衡,城市化率较高,而且也从周少游、宋振邦到茅道庵历任市委书记期间都打下了相当好的产业基础,如果自己能去,只要策略得当,立马就可以让昆湖经济体量再上一层楼,恽廷国有这个信心。

  宋州也不错,虽然这一年多来呈现颓势,但是谁都看得出来这其实就是华东软件园时间带来的负面影响,只要能够妥善处理好华东软件园带来的问题,那么宋州局面也可以打开,当然处理华东软件园需要一些魄力、手腕和智慧,也需要承担一些风险,但恽廷国认为自己也能做得下来。

  宜山稍微差了一点,这几年被谭学强给败了不少,要重振宜山需要花不少心思,但是宜山的区位优势不错,紧邻长三角地区,而且宋宜高速通车以及酝酿中的昌宜高速可以使得宜山成为昌江通往长三角地区的一大腹地,但总体来说要比昆湖和宋州略差。

  ****************************************************************************************************************************

  两个男人坐了下来,秘书把茶送了进来就立即离开了,离开时也把门带上了。

  把身体微微仰靠,目光悠长,高晋沉吟了好一阵才启口道:“老恽,省里有一些想法,估计近期组织部门也要做一些摸底交流,……”

  恽廷国没有吭声,只是很稳重的点了点头。

  “情况可能你也清楚,你在昌州工作时间相当长,基本上所有成长过程都在昌州,按照当前中组部的一些要求,都要求干部要交流锻炼,以便于干部的成长,也算是一种多岗位多地域的磨砺,所以省里也有一些打算,就是把一些年富力强业绩突出的干部要交流使用。”

  饶是恽廷国沉稳如山,听到高晋这番话,也还是不由得为之心动,“省长,我在昌州工作时间比较长,的确也应该到其他岗位和部门去锻炼一下,开阔一下眼界,省委能够考虑到我的实情,我很感动。”

  高晋摆摆手,笑了起来,“老恽,就我们俩,不要说这些客套话,现在省里还处于一个摸底酝酿阶段,我今天叫你来,也就是想听听你自己的一些想法和打算,道声书记和老杜近期也都在摸底了解情况,可以说这一轮人事调整会决定我们昌江今后几年的发展。”

  来之前,恽廷国就已经考虑了许多,他知道今天其实是高晋伸出的一个板桥,看他是能顺利走过,还是能接住这个板桥跳得更高。

  “省长,谈哪些方面?”恽廷国吸了一口气,沉静的道。

  “各方面,随便一些,想到哪里谈哪里。”高晋把身体靠在沙发里,他需要对这个人各方面的想法理念,做一个更综合性的评判。

  出差,继续抽时间码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