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一百零六节 探底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一百零六节 探底


  左云鹏还是比较欣赏姚放的工作能力的。

  他能理解,是人都有私心杂念,关键在于你能不能控制住,或者说如何最大限度的控制住,不至于影响到工作,传言他和陆为民都是195厂子弟,但是却很有些恩怨难分的感觉,所以他需要把这个问题搞透彻,尤其是在越来越多人关注陆为民在这一轮人事调整中去向时,就更需要谨慎。

  对陆为民,左云鹏之前也没有太多的好恶感,但他知道这个年轻人不一般。

  原因很多,但归结为一条,此人能走上现在的岗位,并非偶然。

  左云鹏从不小瞧人,这是他的优点,他一直坚信一个人的成功自然有其成功的道理,哪怕是幸运,也是实力的一份子。

  在部里边对这一轮人事进行摸底酝酿时,他就已经觉察到了杜崇山对陆为民的关注,这是一种带有欣赏味道的关注,作为组织部长,他当然对此心知肚明,但他却不能因为杜崇山的欣赏就随意改变组织部的工作意图,什么东西都要讲规矩,一切得按照程序来。

  当然,他也不会刻意去针对谁,杜崇山作为省委副书记,自然有其发言权,他也会予以程序上的尊重。

  不过在他看来,陆为民或许可以作为丰州市委书记的备选人,但是要说进入昆湖和宋州市委书记的候选人就有些破格了,甚至连宜山市委书记人选都有些不合适,之所以认为陆为民可以考虑接任丰州市委书记那也是因为陆为民长期在丰州工作,而且目前也是在丰州市长任上,同时他和张天豪的配合也还算默契,那么继任也就要合理一些。

  从这个角度来说,他认为姚放拿出来的方案是比较合适的。

  不过两个因素让左云鹏态度有所变化。一是他觉察到荣道声的倾向性有所变化,尤其是更注重在业绩实绩上的表现,对于资历的重要性有所淡化。这很重要;二是来自吕嘉薇的态度。

  他不清楚陆为民怎么和吕嘉薇这个女人搭上线了,不过能让吕嘉薇相中。只怕这里边又有许多交易,但只要这两人搭上线,有了某种联系,这反而让左云鹏有些放心了。

  这种情况下,他需要听一听姚放的意见。

  “理由么,我研究分析过陆为民的成长轨迹。”这个时候的姚放多了几分老气横秋的感觉,“不容否认,陆为民是一个很出色很优秀很有个性的干部。成绩摆在那里,没有谁能否认,从丰州到宋州,又再到丰州,但是这一路走来,陆为民把有一点表现得淋漓尽致,那就是啃硬骨头,打逆风仗。”

  姚放的话让左云鹏扬了扬眉毛,这话里边好像隐藏着陷阱。

  姚放也没有理睬左云鹏的反应,自顾自的道:“无论是最初在丰州的双峰还是阜头。陆为民基本上都是白手起家,一手一脚打江山,从无到有。硬生生把双峰和阜头的产业培育搞起来,双峰的情况下虽然不太好,但我个人认为那是继任者的问题,而阜头现在已经是全省十强县,是整个昌东地区唯一一个进入全省十强的县份,应该说他功不可没。”

  “再说说宋州,陆为民到宋州的时候,宋州经济发展处于急剧下滑状态下,而产业结构的不合理。国企改革都面临巨大的挑战,陆为民作为常务副市长很快就进入了状态。抓住了问题核心,迅速改变了局面。把宋州带上了一条稳健快速发展的道路,这一年多时间宋州状况不佳,但我个人认为不是大问题,只要策略调整,宋州可以很快回到正轨上去;至于现在陆为民担任市长的丰州,就更不必细表了,前年丰州还在全省后列挣扎,但丰州今年的经济增速排名全省第一已经说明很多了,这当然不是陆为民一个人的功劳,但是也足以说明陆为民在其间的作用了。”

  姚放的分析清晰合理,有理有据,左云鹏也要承认这家伙是下了心思的。

  “现在省里的局面很复杂,几个地市的情况也各不相同,但是也有一个大致划界,像昆湖是发展最快的,基础最牢,也是最具备冲击挑战昌州地位的,宋州有点儿问题,但是只是癣疥之疾,不足为患,宜山问题最麻烦,这几年连续低迷下滑,已经到了很危险的境地,结构性的问题,产业发展问题,都很糟糕,我相信省委如果决定要调整宜山的话,也是下了大决心的,而丰州,目前处于历史最好阶段,张陆配很合理到位,也确保了丰州的健康发展,就我个人来看,陆为民更适合到宜山,因为摆在宜山面前的问题最棘手,而陆为民是最擅长攻坚克难的,这是他的强项,同样,丰州也是一个非常好的选项,如果张天豪要动,那么陆为民继任可以确保丰州发展的延续性,未来丰州成为咱们昌江经济的几个增长极之一也是可期的。”

  应该说姚放的这番分析相当具有诱惑性,的确,陆为民每一次都有点儿是救火队员救场的感觉,锐身赴难,力挽狂澜,把陆为民放在宜山可以说是好钢用在了刀刃上,解决宜山困局,同样陆为民搁在丰州也是一个好选择,按照丰州今年的发展势头,只要陆为民在,张天豪离开不会对丰州造成多少实质性影响,丰州可以保持继续发展势头,两到三年内,丰州也许就是下一个昆湖也未可知。

  按照姚放的逻辑,像锦上添花的事情,陆为民就不必去掺和了,所以昆湖可以排除;宋州问题也不大,杀鸡无须用牛刀,也可以排除,那也就只有宜山和丰州,这是最适合陆为民的去处,一切是那么合理,一切都是为了工作。

  左云鹏在官场上浸淫这么多年,思维当然不会这么简单,姚放说得很有道理不假,但是他却有意无意的忽略了另外一种可能,陆为民似乎就不会不能不擅长打顺风仗了,似乎就做不到从一个高峰走上另一个高峰了,昆湖市委书记他做不好?宋州在他手上就不能带上更高的巅峰?就只有宜山这难题最适合他,要么就是丰州?其他人都只能打顺风仗,到宜山就得坐蜡?到丰州就得不顺耽搁发展?

  这很荒谬。

  如果是先前,姚放这番理由说辞,左云鹏也就信了认了,甚至还可以把他这番理由好生弥补一下,弄得天衣无缝,但是现在,他得要好好考虑琢磨一番。

  吕嘉薇这条线他不能断,这个妖娆女人固然对男人有莫大的吸引力,他左云鹏也并非圣人,但是对这个女人还是敬谢不敏的,但吕嘉薇有其他的门道,他很清楚这一点,这个面子他得要买,而且要买在明处。

  另外还有一个因素,他需要考虑荣道声的意图想法。

  荣道声先前的意图还只是一个大框架式的,似乎是有些要在其中筛选出一个最符合当前昌江发展和他本人胃口的构想来,但是现在有些不一样了,也许这一段时间的考虑之后让荣道声的思路越发明晰了,这种情况下,作为组织部长如果不能体会到,那就是失职,起码是不称职,而不称职也就意味着自己这个组织部长做不长久。

  左云鹏不清楚自己是不是荣道声心目中最合适的组织部长人选,但是他知道自己和荣道声的关系可能与其他书记与组织部长之间那种关系略有不同,那就是在进入这个角色之前,他们俩关系不算很亲密,也就是说,从进入这个角色开始,这才意味着他们需要进入一个从工作性质必须要密切起来的模式。

  正因为如此,左云鹏知道自己在很多方面更需要认真揣摩荣道声的意图和想法,只有那样才能有助于书记——部长的模式的稳固,否则另外一种模式书记——分管党群副书记——常务副部长就有可能让自己这个部长被边缘化,当然左云鹏相信这种模式同样也是作为省委书记的荣道声不愿意见到的。

  “姚部长,你的分析很有道理,这种一二层备选方式也很新颖,陆为民作为宜山和丰州市委书记人选的第一备选我觉得是站得住脚的,但是他是否能进入昆湖和宋州的第一备选名单,我觉得可能还值得商榷。”左云鹏没有把话说死,他需要观察一下姚放的态度。

  “哦?左部您是觉得陆为民也可以列入昆湖和宋州的第一备选?”姚放微微蹙眉,似乎在思索,“要说陆为民在能力是没有问题的,关键是这一次省委的意图是一盘棋,而且我个人认为陆为民在资历上也还是有些单薄了一些,像王舟山和安德健都曾经是他的顶头上司,经验更为丰富,而比如宋州,秦宝华和他共事过,秦宝华当时排位还在他之前,这才两三年,如果让陆为民回宋州,也会有一些负面作用,不利于工作。”

  辛辛苦苦出差中,求支持。(未完待续)